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八章 重任与告诫

第三十八章 重任与告诫


                在宫廷的宴会结束之后,皇帝陛下宴请的宾客们纷纷离去,夏尔也带着他的妻子到了家中。等到他们到宅邸的时候,时间已经临到深夜。

一路上,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夏尔一直默不作声,显然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打击当中恢复过,而夏洛特自然也看得出自己的丈夫到底在为什么而不开心。

“怎么样?被人当众扇了一耳光,滋味如何?”夏洛特冷冷地在他的耳边说。

不过,虽然表面上算是在讥嘲自己的丈夫,但是她还是轻轻地抚弄上了丈夫的背,似乎要借此安慰一下他。

“滋味很难受。”夏尔十分简单地答,“不过这对我说并不是什么末日,相反他还得继续倚重我。”

“是啊,你还得忍着气继续为他服务。”夏洛特仍旧略有些嘲讽,“不过,夏尔,你确实要收敛一下了,我看宫里的气氛不大对头,很多人都嫉妒你。”

“他们嫉妒我很正常,因为我年轻有为,因为我大权在握,因为我值得嫉妒。”夏尔倒是并不惊诧。“我也很享受别人嫉妒我。”

“好了,在我面前还说这种大话,有意思吗?”夏洛特捏了捏他的脸,几乎笑了出,“好啦,我知道你有气,去好好睡一觉吧,过一天什么都好了,我看他也并不是要拿你怎么样不过他就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压你一头,提醒你不过他的臣僚而已。”

“是的,他就是这么想的。”虽然不甘不愿,但是夏尔只能承认现实,“他希望每个人都完全服从于他,臣属于他。”

“暴发户就是不懂教养。”夏洛特撇了撇嘴,显然对皇帝陛下颇为不满,“就这样你还对他忠心耿耿呢!也不知道值还是不值?”

“至少现在还是值得的。”夏尔叹了口气,“毕竟依靠着他我还有这么大的权势,还有这么多的资源可以使用”

“那就是说以后可能会不值得了?”夏洛特打断了他。

“”夏尔沉默了很久,最后颓然点了点头,“可能是的吧。”

“什么是可能?我看一定会是这样!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愿意承认吗?你这么有锋芒毕露,他迟早会容不下你,因为他喜欢奴才不喜欢朋友!”夏洛特不满地啐了一口,“他伯父不就是那样吗?容不下塔列朗也容不下富歇,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更加走运一些!”

“好了,这么挖苦我有意思吗?”夏尔有些挨不住了,“要是我投靠波旁家,没准现在还在颠沛流离呢,哪还有资格担心未?”

“你就是能在我面前充英雄,刚才怎么不这么说话了呢?我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我爱你!”也许是因为被夏尔讥刺了的缘故,夏洛特也生气了,“我只是在跟你说事实!事实!难道你连事实都没办法接受吗?”

“不我能接受。”夏尔皱起了眉头,“而且我会想办法避免这样的局面发生,或者说就算他想要丢弃我,我也要让自己无法被丢弃。”

“这才有点志气。”夏洛特一把抱住了他,然后轻轻地贴了贴他的脸颊,“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的身边,我们夫妇是一体的。”

有夏洛特贴在身边,夏尔只感觉身边多了一份温暖的触感,忍不住也伸手将她抱在了怀中。“谢谢你。”

“谢什么谢?”夏洛特白了他一眼,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反正一定是要破财的干脆就破大点吧?”

“什么意思?”夏尔不太明白。

“不很简单吗,你现在手里有大笔的钱,虽然那时国家的预算,但是现在它就是你的钱,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而且有大把人等着孝敬你为什么你还要搞得这么小心翼翼呢?难道你想要做清高给谁看吗?你就算真做到了清高,就会有人感谢你吗?别说笑了,大家只会觉得你这个人吝啬无比,只想着一个人吃独食!你看,你的同僚们今天没有一个人替你说话,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情况不妙吗?”夏洛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平常专注于你的那一块业务,你做得很好,嗯,大家都知道你很好,可是你有这么大的钱袋子,那就都拿出吧不然大家都会恨你。”

夏尔这下倒说不出话了,夏洛特原本很少同他谈论这种问题,今天这么一说,他感觉确实很有道理。

“你你说得没错。”

“当然没错了,我爷爷当了几十年大臣,什么东西没见过?”夏洛特冷笑了一下,“这阵子啊,我在皇后陛下身边呆了那么久,也算是把你们这群人看透啦!要说现在这个帝国和原本的王朝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也只能说是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没有底线。”

夏尔不禁微微有些尴尬,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实话。

“我看你啊,就别心高气傲了,把钱袋子打开,慷慨点儿。别人不是想要吗?那我们就撒给他们,要多少我们撒多少。钱这玩意儿,我们撒出去的越多,自己手里的才会越多,当我们手里奇多无比的时候,那就没人能把我们怎么样了,不是吗?”夏洛特仍旧冷笑着,“我爷爷那里有个账本,上面一大堆人收了他的钱,成了他的朋友,也成为他的势力源就靠着这些势力,他就是靠着这些东西躲过了风暴,革命击倒了波旁却没有击倒他,只不过当不了大臣了而已那东西现在是没用了,不过难道我们自己不能再编一个?”

夏尔静静地听着夏洛特的建议,心里则在思索具体的可行性。

确实很有道理啊。

“那我应该跟哪些人好处呢?”他小声问。“有些人我再怎么样讨好也是没用的,我挡了他们的路。”

他倒是没有那么多顾忌,毕竟夏洛特说得对,如今这帝国,谁都是这样,他不这么做,人人还会把他当异类呢。只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年轻人,没有什么经验,在具体的事务方面还能够驾轻就熟,可是在这种人情世故上还是需要历练。

“爷爷的账本上有的是经验,我们照他的方法做就行了。”夏洛特毫不犹豫地答,仿佛那是什么藏宝图一样,“帝国和王朝虽然表面上有些不同,但是权力运作的本质应该是不会变的,我们再因地制宜一下,看看哪些人值得我们拉拢,哪些人不值得夏尔,我们有时间,有的是时间,我们比他年轻二十岁。”

“说得很对很对。”夏尔被妻子最后一句话所振奋了。

是啊,自己最宝贵的财富,不就是年纪吗?自己有的是时间学习怎样在部门之外构筑一个权力网络,用金钱或者用别的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必须摆脱那种臣僚的地位。

“我有很多建设计划有急的,有不急的,我可以稍微安排一下它们的进度,所以我能够将大笔的资金先截留下”沉默了很久之后,他突然说。

“真聪明。”夏洛特笑着敲了敲他的脑袋。“我们早该这么做了,闷头苦干谁会理会你。”

“真的,夏洛特,这事没你不行,你负责使用这些资金吧,我毕竟不能把精力太过于浪费。”夏尔感觉全身上下又有了使不完的劲头,将夏洛特突然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嘴唇贴着她的脸颊胡乱地亲吻了起,“我想把精力放在这儿”

“做什么呢!”夏洛特一阵慌乱,急忙就想要推开丈夫。“你疯了吗?”

“我没疯,夏洛特我们再要一个吧。”夏尔饶有兴味地看着妻子,“不,一个不够,我们继续要下去吧,特雷维尔家族注定在我们这里开枝散叶。”

“就算要,也不是现在。”夏洛特的脸微微发红,显然也有些动情了,“我还想要再玩一阵,生个孩子太辛苦了,我得放松下”

“那好,我们就放松吧。”夏尔吻住了夏洛特的嘴唇。

在当天深夜,一个不速之客跑到了夏尔的府邸当中,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他是特意趁着这个时间的。

因为之前就有过知会,所以夏尔并不对他的到感到惊奇,他每天晚上都要处理公事到很晚,所以当他了之后,直接就将他请到了自己的书房当中。

一看到夏尔,这个热情的俄国人连忙向夏尔走了过去,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夏尔好不容易才让他这种亲昵的举动停了下。

“大臣下,好久不见。”安德烈别祖霍夫,这个俄国小外交官一脸亲切地打量着他,“最近您真是好忙啊,想要见您一面也太难了。”

“没办法啊,我想您应该是能够谅解我的吧。”夏尔耸了耸肩,示意他坐到沙发上去。“请坐。”

仆人端上了咖啡,马上退了出去,书房里面很快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您这么晚上拜访我,想必有很重要的事情吧?”夏尔不慌不忙地拿起咖啡,轻轻地吹着。“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您可以畅所欲言。”

“其实倒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安德烈别祖霍夫伯爵罕见地显得有些尴尬,“最近我们大使馆一直都在盯着你们和英国人的互动,大使几乎做梦都想知道你们在谈什么,我是想要提醒你们,小心一点儿。”

“我会小心的。”夏尔耸了耸肩,“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将你们的暗探都除掉。”

“除掉?”安德烈有些迷惑。

“对,我们已经挖出了不少为你们服务的人了而且随时都可以把他们铲除。”夏尔微微笑了起,“这一切只看我们的心情。”

“你们还真是”安德烈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郁闷。“哎,这也算是好事。”

“其实这事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安德烈,我们是朋友,我就跟你照直说了吧,一场与你祖国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夏尔突然把咖啡重新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又强调了一遍“是的,我的意思是完全不可避免。英国人已经跟我们做出了保证,他们不会动摇,所以战争大概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打起。”

“什么”因为太过于震惊,所以原本拿着咖啡的安德烈差点将杯子摔了下。

但是很快他又镇定了下,然后苦笑。“这这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所以我认为,不管是你,还是你的父亲,都可以早点做准备了,免得在意外当中受到损失。”

“我会的,先生。”安德烈点了点头,“不过老实说我还是觉得有些郁闷。”

“我能理解。”

“好吧,我把另外一件事也说了吧。”沉默了许久之后,安德烈叹了口气,“我父亲想要邀请您过去彼得堡一趟,有要事相商。”

“我的人?”夏尔一下子有些惊愕,然后禁不住失笑了,“我现在这个身份,怎么可能离开国境去你们国家呢?如果是之前倒还有些可能。”

“那就让您信得过的人士去吧。”安德烈对他的答倒也并不感到意外,不过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要求,“我父亲说这件事很重要,他有很多东西要亲手交给你们。而且这些东西一定会对你们有帮助。”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夏尔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安德烈的父亲皮埃尔别祖霍夫,是俄国有数的地主和富豪,不过奇怪的是这样有地位的人却以摧毁整个帝国为己任。以他的地位和财势看,他如果说某些东西很重要,那就一定会很重要。

那么,自己的身边有什么人是可以绝对信任呢?而且还要委以这么重大的责任。

如果是孔泽的话,倒也可以,可是他已经被自己派走了,现在还在路上,想要通知显然也晚了。

“让您的妻子去怎么样?”安德烈小心地建议。

“不行,夏洛特是皇后身边的首席女官,她去了和我本人去有什么区别,别人一定会觉得不同寻常。”夏尔马上否认,他想了一下,突然灵光一现。“那么让我的妹妹过去怎么样?她年纪很小,而且喜欢画画,去俄国旅游一趟名正言顺。”

“您的妹妹”安德烈显然有些迟疑,“她可靠吗?”

“她很聪明,也低调,能够保守秘密。”夏尔认真地答,“而且她身边还有一个密友,很明智,能够帮她。”

“那好我们恭候特雷维尔小姐的到。”安德烈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点了点头,“那么我亲自护送她们一起彼得堡吧?由我邀请特雷维尔小姐游览俄国说出一定不会有人感到奇怪”

“这样就好。”夏尔蓦地感到有些奇妙的乐趣,因为他突然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妹妹当成了最可靠的人对待。“记得,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

“那当然了,这是我们作为绅士的责任。”安德烈昂首挺胸,“您放心吧,我们家有的是钱,所以也有的是人保护我们。”

“那就好。”夏尔笑了笑,然后将已经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的刺激让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安德烈,我的朋友,有件事我得先告诉你。”

“嗯?请说?”安德烈有些疑惑。

“办事是办事,别掺杂别的东西。你要是敢对她做些别的什么,我会砍了你的腿。”夏尔微微笑了起,然后加上了一句,“三条都砍掉。”

“呃”虽然觉得夏尔是在开玩笑,但是安德烈仍旧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后背出现了冷汗。“我知道。”

“那就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