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章 软弱与刚强

第三十章 软弱与刚强


                在夏尔略带惊慌的注视下,怒形于色的玛丽站在了夏尔的面前,然后大声斥责着他,这种突如其的爆发,是夏尔之前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

“玛丽,玛丽冷静点。”他试图让玛丽平复下,领带被扯住,他感觉十分不舒服,于是抽动了一下,“我们我们好好谈”

“还有什么需要好好谈的吗?”玛丽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您看您多么温柔啊,为了这个考虑为了那个考虑,答应了这个答应了那个,那我呢?难道我就不值得您稍微注目一下吗?难道正因为我听话,我服从您,所以您就觉得我真的没有自己的想法了吗?”

她突然俯下身,整个脸凑到了夏尔的面前,两双眼睛就这样对视在了一起。

“您看看我看看我的眼睛,这里面不是一片荒漠,这里面也有热情,也有希望也希望得到注视!”她猛地朝夏尔喊了出,然后一头扎到了他的怀里,“这里这里还有一颗希望得到慰藉的心。它在因为嫉妒而跃动,因为它发现您居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而抽搐您告诉我,难道您对它一点都没有怜悯吗?您真的觉得它一无是处吗?”

压得太紧了,虽然没有感受到那颗剧烈跳动的心,但是夏尔确实十足地感受到了那种自于女性身体特有的压力。

他仍旧不太明白为什么玛丽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不过他大概已经知道了她发怒了理由。

嫉妒。不光是在嫉妒萝拉,而且还是在嫉妒自己的妹妹尽管她仍旧把对方当做好朋友。

当朋友落难的时候,她尽心竭力地保护对方、帮助对方,为她着想为她冲锋陷阵,可是当发现朋友已经摆脱了苦难、也许很快就会迎梦想中的幸福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嫉妒了,嫉妒对方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

女人真是复杂的生物啊夏尔禁不住感慨。

其实自己也亏欠了她吧。

“真抱歉,我我让你生气了。”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对方的头发,“其实你也知道,最近我一直都在苦恼当中,而且又有那么多的公事要做,所以实在没办法去想那么多东西。”

“没关系的,您就是在执行公事、履行您的权力的时候,才最让人觉得可爱”玛丽抬起头,“是的,我喜欢您,喜欢您说出‘法国的海面上除了水妖都归我管’时的样子。所以我乐意辅佐您,让您的光辉也能够散落一些到我的旁边但是我请求您,千万不要因为我默不作声就将我遗忘掉好吗?您不能因为我服从我老实就不将我放在眼里,因为那无异于是在惩罚我的忠诚!真的,您应该奖励忠诚而不是任意地践踏它,因为忠诚从都不是天然就有的东西,相反它很难得不是吗?”

“别激动我我确实很感谢你对我的忠心耿耿”夏尔连忙打断了她的话,“我一直都在想办法报你,虽然速度可能有些不够,但是你放心,迟早你也会和孔泽一样成为拥有足够地位的人的真的,我不会让任何追随我的人吃亏的,只要我还有权力我就会照顾他们,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是的,我相信您的话您不会亏待您的追随者,您会用金钱和地位偿报他们,您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可是您似乎忘记了一点。”玛丽骤然抬起头,然后苦笑着看着他,“我和他不一样,我是个女人,我当然不介意您将金钱和地位扔给我,可是我我还想要!我还要别的,我要您的关心和爱!我知道您的爱大部分会给别人,会给您的夫人甚至您的妹妹,可是我还是想要在剩下的那些当中切割下一部分,留给我自己!我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奢望,但是我真的想要得到这样的结果,因为人的生活总归是要有些目标的,不是吗?”

夏尔呆呆地看着玛丽,他从未见过她居然这样跟自己讲过话,既新奇又大感不适应,但是他本能地知道,在这种吐露衷肠的时候,他绝不应该打断对方。

“之前我委身于您,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不过我知道这对您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因为只要您点点头,有的是女人愿意爬上您的床”在夏尔的注视之下,玛丽仰着头看着他,“我也知道,您喜欢那种性格刚强就像花岗岩一样的女子,那种意志坚定,几乎从不为人言所动的女子,这种女子最能够打动您的心,因为您已经见惯了美丽的容颜和故作娇弱的风流,也见惯了社交场上那套*的把戏所以您根本就不会把那些放在眼里,所以您喜欢那种很少见的东西您看,我比您想象得要更加了解您吧?”

“也许也是是吧。”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他的看法。

他喜欢那种意志强烈的女子,希望她们意气迸发时的那种别具一格的魅力,这种魅力能够打动他,让他在那种随处可见的风流手段之外看到真正的人心。

玛蒂尔达就是这样,他现在还在味那一晚他初次感受到这种魅力时的激动,那种仿佛是真正感受到了活着的意义一般的激动。

所以他才会对玛蒂尔达那么恋恋不忘。

萝拉也是一样,尽管明知道她是一个多么邪恶的人,但是当她在自己面前吐露衷肠的时候,他真的心动了,甚至希望能够看到她愿望成真。

“是啊,我明白我明白可是您明白吗?这种魅力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只有那些从小就不必对他人卑躬屈膝的人,才有可能目空一切,才有可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坚定地向自己的目标那里往前走!”玛丽苦笑了起,“我也想做这样的人,可是我做得了吗?命运跟我开了一个个玩笑,我的地位不如别人,我遭了不少难,我费尽机智才得以从困境当中逃脱,处在我这种立场上的人,难道有办法不去想怎么去逢迎别人吗?难道有办法不去让自己更加为人所喜爱吗?难道有办法不去费尽心思去像老鼠一样保有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吗?”

“别别这么说了别这样自贬”看她说得这么凄凉,夏尔忍不住劝慰她了。

“不,不用可怜我,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更加可怜。我所郁闷的只是一个事实而已,我的脑袋不比谁差,我也同别人一样机敏,要是我和芙兰一样有特雷维尔这样的姓氏,有您这样的呵护,有爷爷宠爱,难道我不会变成她吗?要是我和萝拉一样有那样的父亲,难道我不能目空一切吗?可是我没有所以我只能按照您所不屑于瞩目的方式生活,做一个卑微的凡人。”玛丽的眼角当中突然闪现出了一点点泪光,“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有我的志趣和梦想,我还是不甘心于接受一切,难道我就不能去做梦吗?您没有看错,我是在嫉妒,我尽心尽力地帮助您的妹妹,可是我还是时时忍不住嫉妒她,嫉妒她可以如此轻易地得到幸福,嫉妒她可以如同我梦想地那样生活真让人伤心啊,她还时常觉得自己可怜呢!您会因此觉得我很丑恶吗?”

“不,我并不觉得这丑恶这恐怕是人之常情吧?谁也免不了的”夏尔连忙劝慰了她,“您能够尽心尽力地帮助我的妹妹,这已经足够对得起她了正因为”

“我帮助她,不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她,而且也是因为您!”玛丽大声打断了他的话,“我原本以为,您会在瞩目她的时候稍稍去注意我,就算是这样我也愿意接受,可是就在刚才我才发现我错了,有的时候人就是要站出去拼去抢,因为如果默不作声的话那么就算做出任何努力也不会有人注视到,只会被人当做理所当然!是的能够帮助我的人只有我自己了,所以我冲您大吼大叫,冲您说了这么多话,因为我想奋力挣扎一下,至少让您看到您的世界里面还有我这个人!”

接着,她又把脸凑近到夏尔的面前。“那么请告诉我吧,我在这样一番挣扎之后,您是否又被触动了什么还是说仍旧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呢?”

在她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

“我一直都没有遗忘你。”过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开口了,“我我恐怕只能说我很高兴,因为我因为我自己,居然被你当成了实现自己梦想中幸福的一个标的了,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这未必就是幸福。”

玛丽沉下了视线,然后胸口微微起伏着,最后突然大声喊了出。

“这件事情由我自己评断就够了!”

接着,她把脸再凑了过去,消去了两个人之间最后的距离,然后就这样吻到了夏尔的脸上。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报时的时钟开始敲动的时候,两个人才慢慢地重新分开。

夏尔不消说还是有些惊诧莫名,而玛丽的脸上也充满了红晕,胸口更加是不住地起伏着。

她的心里并不是仅仅只有羞涩而已,更多的反而是激动。因为就在这一刻,她知道,她和她最耀眼的几位同学们一样,同时在这个人身上铭刻下了印记,而不是仅仅被当做一个可有可无、召之即挥之即去的仆从而已。

她们所想要得到的东西,自己终于也能够碰了,也许这对她说,就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吧。

内心中的激动和喜悦无可言说,仿佛像是打赢了一场战役的将军一样。

不,最后还要索要一些战利品,如果能够先于她得到就更好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尽管这种事情永远不能对外宣扬,但那也是她足以铭记一世的‘胜利’。

“先生,我我也想要一个孩子,或者两个。”她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然后重新靠到了夏尔的身上,再度给他带了奇异的触感。“既然您都能够让萝拉都拥有的话,那么您为什么不能够再给我呢?我也想要和您的孩子,让他陪伴我孤独的一生,您能够发发慈悲吗?”

她知道,在见识到了刚强的意志之后,她所中意的这个年轻人,也不介意再去感受一下柔软,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她也知道,不管是不是真心如此,她必须表现得毫不给自己退路只有这样才能打动对方。

“别顾忌她了,她不是一个不肯分享的人,我说过的,她只要您最爱她,那么是否分了一些给别人倒也没关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