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暗责

第三十六章 暗责


                “由我负责重建枫丹白露宫?”夏尔对皇帝陛下这个突如其的要求弄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他看了看旁边,但是没有一个人的视线和他相对,显然其他人也一样意外。

他身为大臣之尊,每天都有各种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情要由他处理,哪里有什么时间主持重建枫丹白露?再说了,他又从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实在没有经验,也不明白为什么皇帝要将这个任务交给自己。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皇帝陛下仍旧十分温和地看着他,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提议一样。

然而夏尔却知道,他不应该去无端拒绝皇帝陛下的指派,这才是他维持皇帝对他信任的最好方法如今对方已经是皇帝了,比起当时身为总统的时候更加不可违逆。

“枫丹白露宫对帝国的历史意义十分重大,我十分荣幸自己能够肩负起这样的重任。”他连忙说,“不过,我之前并没有类似的工程经验所以我有些害怕,自己没有能够履行好义务”

“你已经是帝国的交通大臣了,之前亲自规划和督办的工程,怎么能说没有经验呢?”夏尔婉拒的托辞马上就被皇帝陛下给封杀了。“再说了,就算你没有类似的经验,国内也有的是工程师,他们可以帮你的忙,你只需要督造就可以了难道这点事情你都没有信心能够做好吗?我打算让欧仁奥斯曼帮助你,做你的副手,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规划者,想必可以让这次的工程圆满而且快速地结束。”

欧仁奥斯曼?这个名字夏尔倒是很熟悉。

他之前是个律师,后从政,在1848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为波拿巴派的支持者。

在原本的历史上,1853年拿破仑三世皇帝任命他为巴黎警察局长,而后不久就任命他做包括巴黎在内的塞纳区的行政长官,并且封他为男爵让他成为帝国贵族的一员。

他在任期间,领导了巴黎城市的改建工作,以古典式对称中轴线道路和广场为中心,大幅改造了这个城市,使首都大部地区由陋屋窄巷变为宽街直路,建立起许多公园、广场、教堂、公共建筑及住宅区,并督建巴黎歌剧院和霍尔斯商场等,这些工程既改善了卫生状况和交通运输条件,也改变了这座城市的市容,真正让她成为了人人艳羡的欧洲都市。

既然历史已经证明了欧仁奥斯曼是一个十分胜任于督造工程的人,而且他现在已经进入了皇帝陛下的视野,那夏尔的任务确实也轻松了许多。

虽然他不明白既然有了欧仁奥斯曼为什么皇帝陛下还要让自己担当此任,但是他至少已经放下了心。

“如果这样的话我想我可以尽我的努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务,陛下。”夏尔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再犹疑,“我会让枫丹白露重新焕发出当年的光彩。”

“我深信你能够做到这一点。”皇帝微微露出了笑容,显然十分高兴夏尔能够如此识大体,“建筑的材料和工人,我都会让人给你们备齐的,所有地方政府部门也会配合你们,至于预算的话夏尔,现在帝国刚刚重建,实在难以从宫廷当中拨出足够的资金,所以夏尔人,我想请你这边多努力我听说你在部里面有一笔特殊预算?先将那些预算拿出应急吧。”

这下夏尔终于明白过了,原皇帝陛下特意任命自己负责枫丹白露宫,暗地里还有叫自己出钱报效的用意在啊只不过为了让两边都好看,所以才用一个总督办的名头而已。

他在部里面确实有一笔秘密预算,而且为数极大之前在铁道部的秘书的时候,为了让部里的工作顺畅运行,他就在部里设置了这笔暗中的预算,因为过手的钱款数目实在太多,所以这笔预算也快速积累了起,等到了他接任大臣重掌这个部的时候,商业界的人们为了讨好他也纷纷向部里输送资金,而这些资金也被全部集中到了这笔秘密的资金里面。

依靠着这些秘密资金,夏尔手下的官员们一直都是整个帝国政府当中待遇最为优厚的,他就是喜欢用这种方式巩固手下对自己的忠诚毕竟乐于牺牲不求报的人太少,大多数人是得到多少好处就办多少事,在夏尔看只要属下们把事情都办好,多拿一笔秘密津贴也没什么。

可是今天,皇帝陛下却在不经意之间踢到了这笔秘密的资金,并且明言要他拿出一部分资助皇家重修宫殿,这可不仅仅是因为资金紧张那么简单。这不啻是一种含蓄的警告你们暗地里在做什么,其实皇帝都知道,只是他不想因为这点事就处罚你们而已。

同时,夏尔总觉得他也是在暗示,你们拿到的所有金钱,都是皇帝带的恩赐,他可以给,自然也可以收去也许这是他多想了,但是他却总是禁不住往这里想,因为他太了解这位皇帝了,他就是这样阴森莫测。

因为皇帝陛下这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话,一下子整个大厅就陷入到了安静当中,很多人暗暗把视线集中到了夏尔的身上,有些人是幸灾乐祸有些人则是在为夏尔感到担心。

夏尔抑制住了心中升腾起的不满和焦躁,以十足的平静点了点头。

“好的,陛下,我会让我们部里面筹集资金支援这项工程的,绝不会让它因为资金的问题而陷入停顿。”夏尔昂首挺胸,“陛下的意志,对我们说就是必须达成的命令。”

“也好,就这样,夏尔。”皇帝陛下再次举起了酒杯,“那么让我们为了枫丹白露再干一杯吧。”

大家喝下了这杯酒之后,气氛仍旧还是有些沉闷,显然还是没有从刚才的小小变故当中缓过,作为特雷维尔下那样的重臣,皇帝的一言一行都必然带有重大的意义,大家都在思考这到底是皇帝陛下对他的一点点小敲打呢?还是特雷维尔已经完全失宠的征兆呢?

“皇后陛下,枫丹白露的景色十分美丽,而且那里的空气很好,对您的身体肯定大有好处,干脆我们有时间一起去那里出游一趟吧?您老是呆在皇宫里面的话恐怕也并不好。”就在这时,夏洛特突然笑了起,转头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卡洛娜皇后,“到时候我把我的儿子也带上,一起同您观赏那里的景色,您看怎么样?”

这个有些突然的要求,让年轻的皇后陛下一时没有反应过,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丈夫,不过神色当中显然是有些期待处在她这样年纪的女子,当然更加活泼好动一些,而不喜欢一直呆在沉闷的宫廷当中。

在皇后期许的视线下,皇帝陛下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宠溺。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特雷维尔夫人。”他笑着朝夏洛特点了点头,“皇后刚法国没多久,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很熟悉,还请您以后继续陪伴她,帮助她了解法国,并且成为一位称职的皇后。”

“这是我的荣幸,陛下。”夏洛特的脸上仍旧摆着笑容,只是夏尔却知道这笑容其实毫无温度,“不过,我认为皇后陛下拥有丰富的学识和仁慈的心地,她完全具备成为一位称职皇后的所有条件,并不需要我充当什么老师,我顶多只能够作为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引路人,让她可以尽快和法国的社会沟通起,感受整个国家的脉搏。”

“这也正是我想要恳请您做到的。”皇帝陛下颇有礼貌地朝她微微垂首,“您拥有完美无缺的姓氏和容貌,而这正是我国的贵族社会所必不可缺的通行证,所以我真的希望您能够帮助卡洛娜,和我国那些素有名望的旧世家们联系在一起。”

他这自然也是真心话,他做梦都想得到那些旧贵族世家们的青睐和承认,就和他的那位伯父一样。

“我会竭尽所能的,陛下。”夏洛特依旧笑容不改,“作为您的臣民,我十分乐意为您和您的皇后效劳。”

经过夏洛特的提议和皇帝陛下的反应之后,大家也看出了,皇帝对特雷维尔大臣并没有产生恶感,之前的插曲应该只是一种小小的敲打而已毕竟这位年轻的大臣春风得意,而且已经得到了太多东西,实在让人有些艳羡。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帝国高层就不会出现什么风波了。一下子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或者倍感惋惜,然后大家继续和刚才那样谈笑风生。

而夏尔虽然一直和旁边的人谈笑,并且在享用不断送过的美味佳肴,心里却十分难受,简直味同嚼蜡。

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妻子,为了自己而去跟她讨厌的人献殷勤,纵使那个人是帝国的皇帝。

这种滋味实在太过于难受了。

你以为你是皇帝,就是天神,就可以随意支使我们这些臣僚了?

你错了,你也不过是被我们捧起的,有什么资格凌驾于我的头上?

带着这种愤怒,他暗暗瞥了主座上的皇帝和皇后夫妇一眼。

尤其是那个面容姣好、茫然中又透着欣喜以及些许青春活力的皇后。

就连妻子,不也是我给你找的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忘恩负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