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四章 情报

第三十四章 情报


                作为复辟王朝和七月王朝的王宫,杜伊勒里宫之前几十年就已经被历代国王精心经营维护,十分奢华,而自从它变成了帝国的皇宫之后,为了展示帝国的那种豪阔气,短短时间里皇宫又经过了一番修缮,更加显得气派奢华。

今天,帝国的重臣们都到了皇宫当中,参加皇帝陛下亲自举办的宴会。这种宴会既是帝国高层官员们献媚讨好皇家的机会,也是他们向旁人炫耀自己地位和财富的机会,所以他们个个都精心打扮,唯恐自己不显眼。

“特雷维尔大臣下,祝贺你拿到了这枚勋章!瞧瞧,多么英俊帅气的年轻人啊!”

在金碧辉煌的厅堂当中,帝国内政大臣、帝国皇帝的同母异父兄弟夏尔莫尔尼,满面艳羡地看着夏尔胸前佩戴的巴斯骑士勋章。

波拿巴家族的皇帝们一直都有任人唯亲、喜欢提携家里人的爱好,作为皇帝的弟弟和亲信,他自然也不例外,因为他在之前的政变当中有功,所以在帝国成立之后,他马上就被皇帝陛下任命为内政大臣。

这既是一种奖赏,也是一种安全措施内政大臣掌管着全国的警察机构和密探机关,在国民议会被大大限制职权的今天,内政大臣的权力大得惊人,路易波拿巴自然不放心这样的权力落到别人的手里。

富歇给波拿巴家族留下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路易波拿巴是怎么也忘不掉的。

不过,即使位高权重,莫尔尼还是对夏尔有些许嫉妒,尤其是这位同僚获得了在整个欧洲的知名度、并且被女王陛下亲自授予了勋章之后。

这一方面是官僚对待同僚的本能嫉妒,另一方面当然是自于一个中年人对年轻人的本能嫉妒。

没错,几乎每个帝国的高层官员都对夏尔德特雷维尔艳羡不已,因为他实在太年轻了,让这些中年人只能直面青春的冲击。

不过这种嫉妒并没有让莫尔尼冲昏理智,他依旧将这个年轻人视作是自己重要的朋友。

所以他只是以一种略带嫉妒的调侃语气同夏尔打招呼。

“这枚勋章,只是英国人用收买我们的工具而已,并未见得有什么宝贵。”夏尔虽然表面上显得谦虚,但是内中的骄傲倒是溢于言表。“只是我恰逢当时负有外交任务,让女王陛下留下了印象,所以才得到了这样的机会,本质上只要能够拉拢我们,英国人甚至乐意给魔鬼发一枚勋章。”

“这么说您倒是自比魔鬼了?”莫尔尼装作没有听懂他的调侃,反而笑了起,“其实这个比喻倒也十分贴切。”

这句玩笑话让两个人都笑了起,然后,他们漫不经意地走到了厅堂角落边的沙发上坐了下。

在两位大臣落座并且谈笑的时候,虽然表面上没有一个帝国官员或者宫廷侍从试图接近他们,但是暗地里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猜测着这两位帝国大臣暗中到底在谈什么。

“夏尔,前些天你到了加莱和英国人谈得怎么样了?”一落座之后,莫尔尼就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这个中年人已经略微谢顶,不过因为现在位高权重,所以多少也有了些威严,再加上穿着一身宽大的

这是一个外交问题,本看似跟他这位内政大臣没有多大关系,不过莫尔尼一向以帝国的首席臣僚自诩,所以他想要试图掌控职权范围之外的信息自然也很正常。

“英国人向我们继续重申了决心。”夏尔也没有惺惺作态,而是将这个原本只应该报告给皇帝陛下的事情告诉给了对方,“他们告诉我,英国政府的更迭绝不会影响英国的既定政策,他们依旧会按照之前两国之间的默契行事”

“这些英国人倒还真是狡猾。”莫尔尼倒是并不意外,只是淡然点了点头,“我就说嘛,他们现在离不开我们,他们需要我们的枪,我们真应该跟他们再强硬一点。”

作为波拿巴王朝的核心人物之一,莫尔尼在皇帝心中颇有分量,因而对国家政策也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和皇帝以及大部分同僚相比,他虽然并不反对帝国接近英国,不过他同样也重视体现法国的主体性也就是说,他希望能够在向英国靠拢的同时保持法国的灵活性,或者说逼迫英国人提高出价。

他的意见也不能说没道理,所以对其他人也有些影响,不过在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看,眼下帝国的根基不稳,所以为了法国国内和国外形势的稳定,英国人的好感在所必须,所以他更加倾向于继续推进和英国人的关系,夏尔所执行的英法煤炭贸易协议,正是他这种努力的一部分。

不得不说,这种思潮,也确实在法国内部颇有市场在这个时代,法国人一直都对有英国有猜忌甚至憎恨的心理,毕竟英国是整整两百年间和法国为敌,是压制着法国无法称霸欧洲的罪魁祸首。

“我们是欧洲大陆的一份子,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谨言慎行,没有办法同时跟每个国家都交恶。”夏尔耸了耸肩,然后字斟句酌地说,“既然我们决定和其中一个交恶了,那么我们暂时就得和其他人交好。”

“虽然你已经离开了外交部,但是这种外交官派头倒是十足十,夏尔。”莫尔尼仍旧微笑着,“一句话都能说得那么弯绕,要是智力不够的人恐怕得如听天书吧?好吧,不过我承认,你说得是有道理的,既然我们要和俄国人开战,那么英国人的友谊就至关重要,虽然这份友谊并不令人欢喜,但是至少是惬意的。”

夏尔微微有些不安地看了周边,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两个的话才稍稍放下了心虽然今天在场的都是帝国的官员,但是这种消息还是不能说出口。

“别那么惊慌,夏尔,我知道分寸。”看到夏尔略微紧张的样子,莫尔尼笑得更加浓厚了,“有些事,我们只是在私下里说说,谁也不会去告诉别的人的。”

夏尔听出了对方好像意有所指,所以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等待着他揭开谜底。

“当上了内政大臣之后,好多事情都涌到了我手头上,真是让人焦头烂额,一下子都不知道优先去干什么事情更好。”莫尔尼漫不经意地给自己灌了一口酒,“好在我们的秘密警察还是够好用,他们终究还是揪出了一些俄国人的间谍。”

“俄国人的间谍?”夏尔有些惊诧。

他倒不是惊诧俄国人在法国部署了间谍,这件事并不意外,每个国家都会对别国这么做,他惊诧的是莫尔尼为什么要去主动去排查那些间谍、以及为什么会把这种消息告诉给自己。

“是的,我们顺藤摸瓜,查出了不少俄国人的间谍,现在名单还在我的案头上。”莫尔尼平静地答,“不过,我当然不会一时兴起把他们都抓起,我只是让人制造了一点意外,然后尽量不着痕迹地逮了一两个人,然后亲自审问。”

说到这里,他突然颇有兴味地笑了起,“审问他们的是部里的专家,是真正的专家,他们的技术很好,我以前真的没想到警务部门里面还有这么厉害的专家。看了他们的技术之后,我觉得死人在他们面前也得开口如果我想要一份口供的话。”

这个略微有些残酷的玩笑并没有激起夏尔的共鸣,他只是耸了耸肩表示遗憾,然后十分感兴趣地看着对方,说实话他也有些好奇莫尔尼到底得到了什么。

“从他们的口中,我们得知,俄国人现在十分紧张我们,他们想尽办法要收集我们国内的情报,尤其是有关于军事调动的、以及有关于我们私人的。”莫尔尼十分享受这个后辈的眼神,“夏尔,你当然也在他们颇为关心的名单当中,我想在俄国政府和沙皇那里,也许已经有几寸厚的材料了,很多人都在对你品头论足。”

“我很荣幸。”夏尔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相反他觉得这是应该的,自己现在理应享受到这种待遇。

“另外,从俄国人现在的态度看,他们他们也许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了,不过似乎还是抱有某种侥幸。”莫尔尼仍旧冷笑着,“他们对我们不抱希望,认定我们对他们怀有敌意,但是他们似乎不相信英国人会跟他们直接作对,更加不相信会有人想要远渡重洋去和他们交战,所以他们现在还是认为自己有行动的自由余地。”

“这种自信是俄国人常有的,虽然不知道源自于何处。。”夏尔再度耸了耸肩,“不过我想这对我们有好处。”

“显然对我们有利。”莫尔尼也点了点头,“这些名单我接下会誊抄一份交给你,如果你需要对他们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就直接去做吧,事后给我报备一下就行。”

“给我?”夏尔更加惊诧了,“不是应该给外交部吗?”

“外交部的人行事太浮夸高调,我并不喜欢他们,他们也难以守密。”莫尔尼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再说了,现在的外交大臣也干不了多久,天知道那位先生掌了权之后会怎么想?”

他说完之后,抬起手虚指了一下场中。

夏尔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马上就看到了一个正在谈笑风生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穿着十分鲜艳华丽,长相也风度翩翩,十足的外交官风范,不过从面部的轮廓上,倒也能够看出些许自于父亲的痕迹。

夏尔知道,他叫亚历山大科洛纳瓦莱夫斯,或者说,他是拿破仑皇帝在波兰留下的那个私生子,当今皇帝陛下不能直接承认的堂兄弟。

他于810年生于瓦勒维斯城堡,是皇帝临幸的情妇玛丽瓦莱夫斯卡所生下的孩子,那时候皇帝因为帮助波兰复国而被波兰人奉若神明,所以连带着对这个孩子也毕恭毕敬。拿破仑虽然不便公开承认他的身份,但是还是赐给这个私生子帝国的伯爵勋位,两年后又封给了他一笔巨额的财产。

但是好景不长,当他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原本如日中天的皇帝就在各国的围攻之下陨落了。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过着贵族式的生活。

1830年的波兰革命当中,他到了法国,不过七月王朝并不特别喜欢这位前皇帝的儿子,所以对他也颇为冷淡。他后加入法军,在阿尔及利亚服役了一段时间。但是在1837年他辞去军职,最后辗转进入了外交界。政府想要远远把他打发走,所以先是派他出使埃及,后把他派往阿根廷当大使。

不过,在堂兄弟取得法国的最高权力后,他就时运转了,他很快就被法国政府召欧洲大陆,然后被任命为驻佛罗伦萨的使节,夏尔也是在那时候跟他认识的。

人人都知道他肯定在未会被大用,所以夏尔也对他颇为客气,算是交了个朋友。

“您的意思是他将在未执掌外交部?”在最初的迷惑之后,夏尔很快冷静了下。

这对他说并不算是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

“就算不是现在,终究有一天也会如此。”莫尔尼干脆地点了点头,“我的朋友,我就告诉你吧,皇帝陛下过得不就就会让他去当驻伦敦大使,过渡一下他就会执掌大权了。”

“我明白了”夏尔点了点头。

“所以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合作了吧?外交部不能够负责一切外交事务,尤其是是一个亲俄派手里。”莫尔尼笑着跟他解释。

“亲俄派?他不是波兰人吗?”夏尔再问。

“正因为有波兰血统,所以当了帝国的外交大臣之后他就更加需要亲俄,因为我们如果不亲俄没人会指责我们,”

也对啊,华人当了美国的官员之后不也最**吗?以他们的尴尬身份,他们必须表现得让人无可指责。夏尔一想也就想通了。

不过他也知道,莫尔尼这么做不仅仅是出于什么亲俄反俄的考虑,更加是为了建立自己在帝国这个家族式政权中的地位他不容许另一个私生子取代他的地位。

“皇帝陛下暨皇后陛下驾到!”就在这时,厅堂之外再度响起了一阵骚动,夏尔和莫尔尼马上停住了口,然后纷纷站了起,迎向了门口的方向,等待着高居帝国顶尖的那一对夫妇的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