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五章 指派

第三十五章 指派


                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帝国的皇帝与皇后陛下,以及他们身边的一大群侍从和女官一起出现在了大门口,然后亦步亦趋地走了进。

为了刻意表现出那种皇家的风范,他们的穿戴都十分奢华而且庄重,皇帝陛下穿着特制的军服,还披着大氅,胸前还佩戴着他新被英国人授予的嘉德勋章。而皇后陛下也穿着宫廷的长裙,头上戴着镶嵌着钻石的宝冠,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看上去已经有了几分皇后的风范,倒不像是一个还没有二十岁岁的女子。

皇帝满怀那种志得意满却又故作威严的笑容,他陪伴在皇后陛下的身边,态度威严当中又不失体贴,时不时微笑地跟她说这话,倒是有几分好丈夫的样子。

这并不是装出的样子,自从和皇后陛下结婚之后,皇帝陛下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甚至还远离了他原本的那些情妇,倒让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桩妆点门面的政治婚姻的人大吃了一惊。

不过大家还是认为,以皇帝那种浪荡劲,这种专一的宠爱恐怕并不能维持太久。

而皇后陛下,虽然同样带着笑容,而且看上去艳光照人,但是这个笑容在一群饱经世故的人看,还是显得有些勉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疏离感。

这种态度对一个皇后说并不得体,不过大家考虑到她毕竟刚刚成为皇后没多久,所以谁也没有就此而感到不快,甚至倒还有人觉得她这样更显得纯真。

当这一对夫妇到大厅的中央时,夏尔和他的同僚们同时躬身向他们行礼,虽然动作并非同军人们一样整齐划一,但是却也显得毕恭毕敬。

这些帝国最高层的人们,在执掌权力一段时间之后,已经个个自信满满,他们的礼仪也算是像模像样,恍惚间更加多了几分国家重臣的气度,从他们庄重的脸上,谁又能够看得出,这才是一个刚刚建立了一年的帝国呢?

在大臣和侍从们的欢呼当中,皇帝和皇后陛下落座到宝座上,而其他人也纷纷坐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作为女皇陛下的首席侍从女官,夏洛特今天也到了宫中,而且被安排坐到了皇后陛下的旁边,她们两个坐下之后一直都在聊着天,看得出,当不用和皇帝陛下谈话的时候皇后陛下显然轻松下了不少,笑容也变得亲切了许多。

之前为了讨好未的皇后陛下,给丈夫拓宽人脉,所以夏洛特也压抑住了心中的不满,同意了做她的女官,而在和卡洛娜皇后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反倒是抛开了对波拿巴家族的成见,真心实意地想要和这位皇后交朋友,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与其交恶。

随着两位陛下的驾临,宴会也随之开始了,精致的菜肴早已经摆放到了桌上,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仆人送上新菜。不过,就好像所有皇家宴会一样,在座的人们并没有将心思放在品味这些佳肴上面,而是将心思放在了揣度陛下、以及和同僚交往上面。

“您有一个很好的夫人,特雷维尔下。”正当夏尔还在观察自己妻子和皇后陛下的互动时,莫尔尼突然在他耳边说,“不光富有魅力,还能够和皇后陛下成为朋友,博她的欢心——说真的,就为了这一点我也禁不住要嫉妒您。”

“我也很以妻子为荣。”夏尔笑着回答。

“哎,您真是走运,身边就有个公爵家的小姐,而且早早地攥住了她的心,只等成年就可以同她结婚……”莫尔尼仿佛在自嘲一般地苦笑了起,“年轻的时候有个公爵小姐倾心我的话就好了,我们就不用为这件事儿忧愁。”

虽然用忧愁形容有些过分,但是他所说的也是事实——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哥哥,抑或是约瑟夫波拿巴这些家族堂兄弟,在青年时代都放荡不羁,有几个情人,但是他们都并没有结婚。

这是因为他们自视甚高,一向以皇族自居,所以不愿意和平民出身的女子结婚——可是当时帝国早已经崩塌,又有几个旧家门阀的女子肯嫁给他们?于是这些波拿巴家族的成员结婚一直都很晚。

倒是皇帝的那位波兰私生子瓦莱夫斯基伯爵,因为在毕竟有个被承认的头衔,而且不甚挑剔,所以在前前后后娶了三任妻子,并且留下了几个子嗣。

如果不是路易-波拿巴趁着二月革命的机会时运转最后摇身一变重建帝国,并且成为帝国皇帝的话,恐怕这种单身状态还要继续持续下去,甚至会终身不婚吧。

是的,虽然这里充斥着重臣,但是却缺乏出身高贵的夫人们点缀其间。而在皇帝陛下娶到了卡洛琳公主之后,家族的其他成员也开始心思活泛了起,觉得自己也能够有样学样,同样和各国的王族攀上亲事。

“这次我可帮不上忙了。”夏尔耸了耸肩,然后开了个玩笑。“我没有办法再给您去满欧洲找个王族结亲,再说了,我也不能老是去做这种事啊?”

“你倒是真能开玩笑啊……”莫尔尼禁不住失笑了,“夏尔,我可不敢和陛下一样把你当媒人使唤,不过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找到合适的伴侣的——比一个公爵小姐还要合适。”

“那么我就祝您早日找到咯?”夏尔拿起酒杯向对方敬了一杯酒。

他这真的只是开玩笑而已,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什么都不做,这些一心一意要和欧洲大陆上旧王族攀亲事的波拿巴们,仍旧会借着法兰西帝国的实力和影响力而获得成功。

在那个世界,1857年这位莫尔尼娶了俄国特鲁别茨科依亲王的女儿,而在1859年,约瑟夫-波拿巴娶了撒丁王国的克洛蒂尔德公主,他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对象,而且实现了梦想。

也就是这一代人当中,波拿巴家族终于甩掉了土豪暴发户的标签,终于为欧洲各国所接纳,成为了王族们的一部分。天知道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天知道法国又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

当然,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现在那位要和约瑟夫-波拿巴结婚的公主才九岁呢,夏尔只是开了一个不算恶意的玩笑而已。

“夏尔?”正当他和莫尔尼还在打着趣的时候,皇帝陛下突然抬起头叫了他。

“陛下?”夏尔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下了寒暄,抬头看向皇帝。

“听说你的儿子很可爱,能不能过阵子送进皇宫里面,让我们也给看看呢?”皇帝陛下微笑着看着他,“卡洛娜很羡慕你的妻子,她也想要先体验一下母亲的生活。”

“当然可以了,陛下。”夏尔马上答应了。“我很高兴克洛维斯能够有这样的荣幸,能够经过皇后陛下的亲自祝福。”

说完之后,他朝皇后陛下笑着点了点头,而皇后却只是冷淡地微微颔首,好像并不因此而高兴。

看她现在就已经感受到了压力了啊。

和那位伯父一样,在得到了一位公主作为皇后之后,他现在一心想要为帝国得到一个正统合法的继承人。而皇后陛下,自然也就肩负了尽快为皇帝诞下子嗣、让帝国国祚得以延续的重任。

尤其是,时间还不等人,皇帝陛下已经四十多岁了,天知道他还能再拥有几年的精力,只能尽快抓紧。

在这种情况下,卡洛娜皇后心怀压力甚至忧虑,也就十分正常了。她想要看一看夏洛特的儿子,恐怕也是一种舒缓压力的方式吧。

这么一想的话,夏尔突然觉得对方可怜了——又有哪个女人在这种压力面前不倍感焦灼呢?

“今天大家济济一堂,实在是难得的盛事……”皇帝陛下的心情显然甚好,拿起酒杯冲着所有人摆动,“大家干杯,为了美丽的法兰西。”

“干杯!”其他人纷纷迎合了陛下。

“巴黎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多了,人多了空气就不纯净,声音也嘈杂,这对需要安歇的人可不怎么好……”喝完酒之后,皇帝陛下突然说。

因为不明白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大家谁也没有接茬,只是互相使了眼色,揣度陛下的心意。

“所以,为了让卡洛娜可以静养,我打算要重新修缮枫丹白露,把那里作为离宫。那里的空气非常好,卡洛娜一定会喜欢那里的,这对我们的生活也很有好处。”皇帝陛下一边说,一边朝他的皇后笑着点了点头。“是吧卡洛娜?”

“是的,陛下。”声音很清脆,但是却显得有些虚弱。

夏尔和莫尔尼都算是在社交场上历练过多少年的人,他们都能看得出皇后陛下对此并不是特别热衷,只是为了讨皇帝的欢心才这么说而已。

枫丹白露之前是法国古代国王们狩猎的行在,在拿破仑皇帝时代曾经大肆扩建,变成为一座富丽堂皇的行宫,并且长期居住在此。不过在皇帝逊位之后,之后的国王们并不喜欢那里,所以现在那里已经颇为荒废。

“夏尔,你现在还能抽出空吗?如果可以的话,你就负责督造枫丹白露宫的重建工作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