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三章 失信

第三十三章 失信


                在送走了英国政府派过的特使詹姆斯萨默尔之后,夏尔按照预定的行程,在加莱附近逗留了几天。

表面上是为了继续和那些他召集过的商人们商讨他构想中的联合会,实际上他却并没有参与到那些繁杂的讨价还价和繁杂的章程制定过程当中,这些事情他都交给了部下们去做,而自己却闲了下。

他没有浪费这种难得的闲暇时光,在这附近借着视察的名义到处游山玩水,加莱港附近本就是以风光秀丽著称,他在这边到处游览,倒也算是自得其乐。

身为帝国大臣之尊,又是皇帝陛下身边最为得宠信的大臣,原本有很多地方官员和有力人士想要宴请他,趁机和这位年轻的大臣下拉近关系,但是夏尔将这些邀请推却了,他不想让自己在难得的消遣当中还要为俗务所累。

这阵子他只是住在用部里经费租下的隐秘宅邸里面,过着私人的生活。巴黎一直有书信寄给他,报告政府的内部消息,他每天早晨处理这些书信,同时也作出各种决策,遥控自己手下的部门,然后下午就出去到各处名胜闲游。

玛丽这阵子一直都在身边陪伴着他,想尽办法逗他开心,她的心思灵泛,而且喜欢开玩笑,不得不说有她在身边,夏尔的闲暇要更加愉悦了不少。

而每到晚上,夏尔的闲暇就结束了。

玛丽就和之前她说过的那样,一直都缠着夏尔,仿佛真的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效仿萝拉一样。她每天晚上都闹得很欢,仿佛白天的游乐根本无损于她的精力似的。

夏尔虽然偶有后悔,虽然偶尔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种刻意为之的诱惑呢?

他们在这间别墅当中缠绵了许多次,也许可以称得上是留下了美好的忆,但是连续多日的欢愉之后,却也让他的精力急速衰弱了下,最近他白天感觉有些头昏眼花,甚至原本那种堪称无穷的精力也不见了,好像出现了些许疲乏。

他想要跟玛丽说休息一下,但是碍于年轻人、碍于男人的面子,他总是难以说出口,只能勉强自己应付,享受着那种伴着兴奋的痛苦。

但是这种努力,终归还是有达到极限的时候。

“玛丽,今天算了吧我想休息一下。”当又一天晚上,玛丽穿着浴袍到他的卧室当中时,他不由得有些尴尬地说,“我有点儿累了。”

“现在才不过八点,您就累了?”玛丽打量着他,脸上露出了颇为讥诮的笑容,“这可不像您啊”

“白天在沙滩那里的时候我有些劳累,谁叫你让我一直抱着你。”夏尔微微有些脸红,勉强给自己找个借口。

“哦,我明白了”玛丽的笑容越越深了,仿佛是不想要驳他面子似的,“好吧,那我听您的,先生。”

“谢谢,谢谢”看到玛丽如此配合,夏尔也松了口气,今天总算可以休息一下恢复精力了。

不过,就在玛丽转身的时候,她浴后半干未干的暗金色长发因为甩动而微微飘动了起,在略微昏暗的烛光下,好像每根头发的末梢都因为水珠的折射而在闪光,背后显露的肌肤也被衬托得更加白皙。

“等一下!”夏尔脱口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吗?”玛丽有些奇怪,又转了身。

“别走!”夏尔叫住了她。

“您您还要玩吗?”玛丽重新笑了起,然后讥诮的视线随着他的脸慢慢划下,最后落到了胸腹之下。“我倒是不介意但是您今天好像是不在状态的样子呀?您一定要勉强自己吗?”

如果是在平常,听到她这样讥嘲自己,夏尔肯定会怒发冲冠然后给她几个重重的“教训”,但是他今天实在是没有心力了,所以也只好在尴尬当中当做没有听见。“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要你陪陪我。吧,过吧。”

“谨遵您的吩咐。”对于他这个要求,玛丽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床边躺了下去,落到了夏尔的身边。这一幕最近时常在这里发生,她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不过因为看出夏尔今天兴致不高的关系,所以她也没有和之前一样直接褪去身上的浴衣,只是贴在夏尔的身边。

当玛丽柔软的身体再度靠在夏尔的身边时,他心里不由得微微又泛起了一些荡漾,不过因为精力不济的缘故,火焰很快就消失了,只是将她抱进怀中,轻轻抚摸着头发,就像是揉弄小猫一样。

头发当中所散发的香气时不时地传入他的鼻端,让他颇为享受,但是更让他享受的是此刻的平静与温情。

“这阵子真的辛苦你了。”他低声说。“为我鞍前马后做了那么多事”

“这是我应该做的呀?您付给我那么多报酬,我总该为您做好事,我还唯恐自己做得不够好呢!”玛丽微微眯着眼睛,好像很享受他的抚弄似的。“至于说辛苦您才是辛苦呢”

“我只是今天有些不舒服而已,谁都有个状态不好的时候吧!”夏尔不由得又有些尴尬,马上为自己辩解。

“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您最近公事繁忙,日理万机而已”玛丽忍不住又笑了起,“难道您不是这样吗?”

“好吧我是。”夏尔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有些不安地打量着她,“过两天我们就得去了,部里的事情我脱不开身。”

“我知道,您的行程就是我安排的啊。”玛丽毫不惊讶地答,“后天我就随同您一起去,如果您没有别的安排的话”

“你知道我的意思,玛丽”夏尔打断了她的话,“去了之后,我们就没办法像这样玩了。”

“这个我也知道。”玛丽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您放心吧,我会对一切都守口如瓶的,对您说这样的关系当然是越不为人知越好,而我也乐意不为人知。您自然可以按照您作为大臣下的日程生活”

“对不起,玛丽。”夏尔微微感到有些歉疚。“有些事情我真的没办法。”

他和玛丽这样偷情,不仅仅是为了欢愉,而且还是应玛丽的要求去给她带一个孩子。

这将是一个私生子,而且几乎不可能得到合法的身份。

和萝拉留下的结晶,还可以说是意外之后的产物,可是和玛丽的孩子如果她真的怀上了的话这可是他自己有意识下得出的结果,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他都对人大有亏欠。

不光是对玛丽,而且还是对夏洛特。

当今天难得可以休息休息的时候,过神,他感觉他已经从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和这个时代的歪风邪气越越同流合污了。

我还认得清自己吗?

“事到如今再说什么对不起不是已经晚了吗?”玛丽歪了歪头,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再说了,您也没必要跟我说什么道歉啊,现在的一切虽然不是最好,但是对我说也是够好了,我并不觉得您亏欠了我什么,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

“谢谢你能够这么说。”夏尔叹了口气,“你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照顾你的,一直照顾你。如果我们真的有孩子的话,我也会负起责任,照顾这个孩子。”

“您这么说不就好了吗?”玛丽笑着说,“我也只要您做到这个就好了您看,我对您够体贴了吧?”

“是啊,太体贴了。”夏尔点了点头,“奇珍异宝也无法报答这样的忠诚”

玛丽虽然总爱调侃自己,但是她只是开玩笑而已,而且也确实能够让他开心。

就本质上讲她十分恭顺,明白事理,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服务,从没有超越过界限、或者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也许今天是一次例外,不过,以她这几年的功劳说,就算有一些例外又何妨呢?

“现在您已经做到了承诺,我只求上帝保佑,让我的心愿能够实现。”玛丽轻轻地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虽然语气平静,但是却好像又饱含着无比的期待。“如果如果我还不够走运的话,我可以可以请您继续再为我努力一下吗?”

虽然感觉很古怪,但是看着对方期待的视线,夏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有机会的话。”

“那一切就足够让人满意了,不是吗?”玛丽笑得十分开心,“好了,您不用对我心存歉疚了,还是对自己更有自信一些为好吧?一切可都是我自己选择的,不是吗?请相信我的眼光吧。”

“这种盲目的自信我宁愿没有,我喜欢时刻保持清醒,或者反躬自省。”夏尔也笑了笑,“不过,还是谢谢你。”

一边说,他一边更加紧地将对方抱在怀中,不过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只是感受着那颗心的跃动。

“先生,我去之后也要提前安排了,如果真的怀孕了的话,有很多事情肯定不能自己去办,我得准备让人接替我一段时间嗯,也就是说我得有个副手。”

“好,没问题。”夏尔想了想,“梅丽莎怎么样?她给你做副手,应该够用了。”

“不行!”玛丽想也不想地拒绝了,然后脸色变得十分险恶,“她虽然是善解人意,但是脑子却过于灵活了”

夏尔片刻之后才明白她的意思。

然后他哭笑不得。“你放心吧,我我绝不会对她有什么想法的,她是迪利埃翁伯爵的旧情人,我对这种没兴趣。”

“那也不行!谁知道您又突然想什么去了,对您就得严防死守。”玛丽还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让您的妹妹吧。”

“让芙兰?”夏尔有些意外,然后马上就摇了摇头,“可是她现在事情已经很多了啊”

芙兰最近一直都在为他和施耐德家族的事务而奔忙,想必现在很忙,再说了,这件事如果告诉她的话,也太尴尬了。

“她的事情很多,但是该知道的东西不是更多吗?”玛丽却一点都没有退让,“再说了这也是好事,别忘了为了您她可是什么都愿意做的啊另外,您难道觉得这些事情真的应该全部瞒着她吗?就算您想,也是瞒不住的。”

“等等,你打算全部告诉她?”夏尔大惊失色。“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是的哦。”玛丽一头扎到了他的怀中,“您现在后悔也晚了,面对现实吧,先生。不过我想这对您是没有任何坏处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