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九章 错愕与爆发

第二十九章 错愕与爆发


                就像夏尔所猜测的那样,当听到了他到底在为什么而烦忧的时候,玛丽真的大惊失色了虽然他已经刻意在用淡化的语气说。,

“先生,您这是在对我开玩笑吗?”仿佛是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似的,玛丽禁不住脱口而问。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这个群问题毫无意义,于是抬起头,万分惊诧地看着夏尔。

她确实很难相信这个现实。

当年她虽然和萝拉的关系并不密切,但是也素知萝拉的为人,那可是傲慢冷酷目空一切的人啊,她怎么会私下里和人偷情,甚至珠胎暗结?

再说了,他们当年见面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有什么暧昧的情愫,反而好像各自提防,实在看不出会有什么私情。

可是今天她却明明白白地听到夏尔说出这样的话

德博旺小姐最近要结婚的事情,其实已经传遍了整个社交界,玛丽也常有耳闻,大家纷纷传言这次男爵是给她找了一个意大利的公爵作为结婚的对象。

在这个年代,有钱的金融家们为了光耀门楣,所以和古老的贵族世家攀亲事,已经屡见不鲜了,虽然初听的时候有些意外,但是玛丽很快就把这种事抛到了脑后。

现在她才知道,原这个突发的新闻里面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这竟然是她雇主的‘丰功伟绩’。

“我不是在开玩笑。”夏尔摊开了手,显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尽管并不是我希望发生的。”

玛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您您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您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因为深知自己身为特雷维尔家族仆从的立场,所以玛丽对夏尔和他的爷爷从都是毕恭毕敬,从没有说出过重话,可是这时候却难得地出现了一些抱怨,甚至就像是在呵责了。

因为内心有愧,所以她的这种表现夏尔并不引以为忤,反而因为能够找到一个人倾诉一下,他的心情舒畅了一点。

“这真的是意外,我之前只是想要惩罚她一下而已”他低下了头,再也不见了刚才的昂然气势。

接着,他和萝拉‘私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玛丽听。

在他叙述的时候,玛丽的表情不断变幻。

“看这还是那件事的延续您的妹妹干了一件多傻的事情啊!”听完了之后,玛丽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颇为复杂地看着夏尔。

“所以,您就趁着掌握了这个秘密的机会,毫不留情地利用了她的弱点,然后用您机敏的狡诈和冷酷,让她在悔恨和痛苦当中煎熬,最后让她怀了您的孩子还要忍气吞声对吧?”

这话说得十分讥讽,但是夏尔虽然想要辩驳,但是意外地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辩驳。

事实差不多不就是这样吗?虽然自己本也不想做出这种事情

“别说得这么难听”他只好无力地抗辩了一句。

“是我说得难听还是您做得难听呢?”玛丽冷笑着打断了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与往常截然不同,“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如果我哪里描述错了,您大可以指正。”

“好吧。”夏尔垂下头,不再说话了。

“您告诉我这件事,果然内心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吧?还是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玛丽仍旧冷笑着,“或者说是害怕了?害怕对不起夫人,害怕对不起她,更加害怕让她们知道这一切?”

“别说了”一听到玛丽说到这里,夏尔就感觉更加头疼了,“你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说出?一开始我真的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所以我也是猝不及防,完全没有准备。”

看到他这么苦恼的样子,玛丽终于有些放软了。

“好吧,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说这么多也没用了。总之,您现在就在为这件事苦恼,生怕被夫人知道,对吗?这件事压在您的心头,所以您打算跟我倾诉一下?”

“是的。”夏尔马上点了点头,“还有她,也不应该知道。”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现在应该不会爆出吧,萝拉的父亲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打算,那他就不会把一切事情都说出让大家难堪。而您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跟别人说”玛丽瞥了夏尔一眼,“看您很确定我谁都不会说了?所以才找我倾诉?”

“是的,我想你应该是会为我守密的。”夏尔想也没想地点了点头,“一直以你对我都很忠心,我可以信任你。虽然你和她是好朋友,但是我想你是不会告诉她的。”

这种突然而至、而且看上去出自本心的夸奖,让玛丽的脸上骤然闪过了一丝红晕,但是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那算您走运,我确实不会跟别人讲,因为我不会挥霍您对我的信任。”她面无表情地答,“可是我真的觉得她很可怜,您想想,她为了您,痴想了那么久,煎熬了那么多,不知道多少次肝肠寸断,眼见着您迎娶了别人她为了您伤心了多少次,可是您呢?不光没有应她的爱,反倒是不声不响地又了这样的事情难道您扪心自问的时候,就不觉得有些愧疚吗?”

“好了,别说了”夏尔只能继续打断她的话。“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好吧,这些事情就不提了,反正提了也只是让您更加头疼而已。”玛丽也明智地转开了话题了,从更为实际的地方开始考虑了,“现在倒还算好,那边的人会为您守密,可是孩子既然要生下,而且您答应要做他的保护人,那么日后不可能不会露出一点儿痕迹”

夏尔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得更加紧了,这也正是他担心的问题。

这种事情是很难一直隐瞒下去的,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一旦传扬出,那时候就麻烦了。

最近他一直都在为这件事而深深忧虑,当今天再度看到了父亲的下场之后,这种忧虑更加达到了顶点。

我现在和父亲还有多大区别吗?他禁不住这样去想。

“现在哀叹或者忧虑也没有用了,先生。”玛丽严肃地打量着他,“您在这个问题上迟疑,最后也只不过是让问题越积越重而已再说了,您就算心里有愧,难道又会因此而洗心革面吗?”

“什么意思?”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您是个风流成性的人,并且将会一直都是如此。玛蒂尔达,萝拉,甚至还有我,都或多或少和您发生了点儿什么以后天晓得名单上还会再增添几个名字呢?难道您会因为担心,而跟我们断绝往吗?不以我对您的了解,您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您舍不得,您在我们这里能够找到乐趣,而您是舍不得丢掉这些乐趣的是这样没错吧?”

“别这么说了。”夏尔难得地因为尴尬而微微有些不知所措了。

是啊,他一方面觉得内心有愧,一方面却又不想放弃这种婚姻之外的乐趣,这种矛盾的心态让他有些煎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您既然都已经做了,难道还用得着怕其他人说吗?”玛丽反问。“如果您害怕夫人大发雷霆的话,那么我得告诉您,您不用抱着侥幸心理了,她迟早会知道,而且会对您大发雷霆的,与其到时候再茫然不知所措,还不如早些做出准备。”

“做什么样的准备?”已经被吸引了的夏尔,马上问。

接着,玛丽的视线斜睨了过,仿佛就是在说‘啊,看我没有猜错,您苦恼的是怎么安全地继续下去,而不是背叛了妻子啊’,让夏尔又是一阵尴尬。

“您是她的丈夫,这个问题得让您自己想,我可想不出主意,夫人的脾气那个样子,我也不知道应该拿她怎么办,只能请您自己多加小心了。”玛丽摊了摊手,表示这个问题她也无能为力,“至于另一个人那边,倒是好办得多。因为她爱您,爱得发疯了,以至于您做了任何事情她也会认为您做得对,也许她唯一不能够容忍的是您在大家当中不是最爱她,您看,就连知道了我和玛蒂尔达的事情,她不也照样忍受下了?比起夫人,她才是最爱您的!您既然已经这样不顾道德和信义了,为什么不干脆做绝一点?!难道您就忍心不让她得到一点光明吗?”

夏尔也不知道该怎么答才好了。

最后,他低下了头。“我答应她了,不过现在不是时机,她也接受了我的看法,因为她愿意为了最终的幸福而继续等待。”

又是一阵死寂。

玛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简直就和刚才听见萝拉怀孕时一模一样。

不,比那个时候还要震惊。

“您您真的能够做到底啊!”良久之后,她才长叹一声。

“你说得对,我不想看到她那样煎熬,既然我已经是个大混蛋了,那不如干脆混蛋到底。”夏尔长叹了口气,如释重负,“你看,现在我已经将心底里的秘密都告诉给你了,还请你帮我保密。”

“我会为您保密的”玛丽喃喃自语,但是思绪却已经转到了别的地方。“我真的没有想到,您居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

“其实我自己也很震惊,我也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夏尔再度叹了口气,“不过,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推诿给别人,我自己为一切后果负责,既然我答应了她,我就要做到底,既然萝拉那边打算生下,我也会遵照承诺照顾那个孩子。我只是因为心里有些难受才跟你倾诉而已,想你会为她感到高兴吧?”

“是的,我很高兴,我为她而高兴。”玛丽将手缓缓地伸到了桌子上,然后突然重重一扫,把上面的文件哐当一声扫到了地板上,然后站了起盯着他,“但是,我又不高兴!”

“怎么了?”夏尔对玛丽突然的表现感到有些奇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

她褐色的眼瞳当中此时充满了凌厉,让已经适应了她顺从模样的夏尔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您还真是温柔啊,照顾这个照顾那个,说得多好听,一定会觉得自己已经很伟大了吧?那我呢?呆呆地坐在这里,充当您倾诉的对象和忠实的走卒,然后就这样完了吗?”玛丽气恼地看着他,“难道我就一点儿都不值得重视吗?难道您就不去想想我吗?我知道在您的心里我比不上她,所以我宁可自居于她的仆从,可是可是难道我就真的一点长处都没有,以至于让您不屑一顾吗?您觉得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没错,我感激您的妹妹,所以我尽自己所能帮助她,可是我也同样想要得到和她们一样的东西啊!难道我从始至终都只能默默无闻地跟在她们身后吗?不那种感觉我多少年前就受够了,受够了!”

“不你误解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夏尔发觉对方可能有些误会,所以连忙解释,“正因为信任你,我才会跟你说这些的。”

“可是我不想仅仅听您说这些话而已!”玛丽气恼地凑到了她的身旁,剧烈的喘息喷到了他的脸上,“难道我就只是个木偶,不会有别的想法,只想着为您排忧解难吗?不,您错了,我也是很嫉妒的!嫉妒她能够拥有一切,嫉妒萝拉都能让您念念不忘!难道您忘记了吗?我对您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啊?难道正因为如此所以就显得不够珍贵,不值得您珍视了吗?”

“不我没有这样想过”夏尔从没有想过一向善解人意的玛丽居然会这样发作,他试图想让对方冷静一点,“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帮助,所以我一直以都很倚重你。”

“您所谓的倚重就是让我静静听您倾诉您放荡的欲念,然后当一个秘而不宣的观众?不我才不要这样呢!”玛丽伸手放到了夏尔的胸口,然后拉住了他的领带重重地往前一扯,让两个人几乎面对面贴到了一起,“既然您说倚重我,那萝拉都能够拥有的东西,我想要拥有也不算过分吧?难道不是我在她之前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