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四章 狂气与厚颜

第二十四章 狂气与厚颜


                到了家中之后,德博旺男爵一直都没有说话,夏尔也不敢多说,于是跟在了他的后面,一路走了进去。

平常他到这座奢华庞大的府邸时,要么心情紧张,要么志得意满,然而今天却两者都不是,反倒有些尴尬。在府邸当中穿行的时候,他总感觉旁人在对他指指点点,或者在嘲笑尽管他知道这应该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男爵应该不至于把女儿的这种丑事给说出去。

男爵很快就带着他到了他那间陈设华丽的书房当中。

然后他走到书桌后面,坐到了自己平常的座位上,抬起头看着夏尔。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特雷维尔先生!”

比起刚才的怒气冲冲,现在他倒是显得镇定了许多,看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这对夏尔说当然是件好事,不过他现在依然不清楚对方到底想要什么。

只有一点他是清楚了他绝对不希望对方把这件事真的告诉夏洛特,为此他宁可做出一些让步。

“请请指教。”夏尔仍旧一副有些畏缩的样子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下,最好要放低姿态,免得再激怒对方。“这件事确实我有错,所以我愿意做出努力补偿您和您的女儿。”

“这才像点话。”男爵点了点头,“总之,刚才你也听清楚了吧?尽管这对我说是个很大的意外,但是我要萝拉生下这个孩子,不然的话,如果强行流产,对女子身体的摧残太大,还会影响以后的生育,这样的风险不能冒。”

萝拉已经怀孕两三个月了,胎儿已经初步成型,只能用药物引产,而在这个时代,无疑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就算没有危害到生命,对她日后的生育能力恐怕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德博旺男爵现在就这个女儿了,延续血脉只能靠她,他可不敢冒这种险。

“我我很抱歉。”夏尔真的感觉有些歉疚了。

虽然他几次被萝拉触怒,但是他并不是特别恨对方,将她拉入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当中,实在是让他感觉有些歉疚。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抱歉又有什么用!”男爵瞥了他一眼,“我告诉你,你要是心里还有一点点人性的话,那就以后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因为他也是你的种,明白吗!”

“我我明白。”夏尔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现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可是他毕竟还是得接受。

“这个孩子,我要为他谋一个正当的身份。”沉默了片刻之后,男爵突然说。“他应该在爷爷的膝下长大。”

“啊?”夏尔有些惊诧了。“您?”

在这个年代,上流社会那些道貌岸然的绅士淑女们,背地里偷欢的事情都没少做,未婚女子或者已婚之妇闹出怀孕的事情也有很多,但是就算生下了私生子,普遍的做法也都是让孩子不见天日。有良心的送给别人抚养,还支付赡养费,没有良心的甚至直接扔到孤儿院或者其他地方去。

比如当今皇帝陛下的母亲、拿破仑皇帝的继女奥坦斯,她就在婚后和情人生下了孩子,然后把这个孩子直接送给了别人抚养,这个孩子就是莫尔尼,现在在为皇帝陛下服务;而夏尔自己的身边也有例子,卡迪央王妃和自己的父亲生下了一个孩子,也是交给别人抚养的。

因此,当听男爵说他想要让这个孩子生下时,夏尔以为是要和惯例一样,交给别人抚养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介意在以后照顾一下这个私生子。

德特雷维尔家族和德博旺一家现在都是上流社会的名门,也需要这种不伤及大家各自体面的解决方式。

可是,男爵的意思却和他想的大不一样,他居然是想要给孩子谋一个正当的身份,而且看上去是要亲自作为爷爷抚养。

这可非同小可,姑且不说怎么做到这一点,如果真做了,那那这个孩子岂不是会成为他正当的继承人了?就算萝拉日后还有其他的孩子,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所以,夏尔一下子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啊什么啊?都这个年纪了还一惊一乍的吗?!”男爵冷笑了起,“怎么,你不愿意?”

“我我并没有什么资格说不愿意,不过这确实让我有些意外。”夏尔有些踌躇地答。

如果男爵真的这么安排的话,对他说倒也没有什么损失,倒不如说反而有利。

“莫里斯已经死了,我虽然难受但是我接受现实。”男爵继续说了下去,“那么现在我必须得为未着想,去找寻下下一代的继承人。我的年纪已经大了,等也等不了太久,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纵使再难受我也得接受,不如从好的方面去想,至少我可以早一点教好孙子。”

这也能去往好的方面去想?夏尔的心里还是有些惊叹。

只能说,不愧是商界纵横了那么多年了。

“如果能有个像你儿子那样的孩子在身边,倒也不错。”男爵突然说。“我见过他,很漂亮,也挺聪明,招人喜爱,谁也不会拒绝有那样的孙辈。”

接着,仿佛是在生气,又仿佛是在调侃,他又瞥了夏尔一眼,“混小子,实话告诉你吧,之前有那么几刻,我想过让你做我女婿的!结果一切的发展却这么出人意料哎,上帝跟我们开了多少玩笑啊!”

夏尔终于明白了,男爵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生气,实际上他虽然意外,但是并不拒绝拥有一个混杂了自己骨血的孩子刚才那一番做派,实际上是为了挤兑自己,让自己承认这个孩子,并且做他未的保护人。

该是为此感到尴尬呢,还是为受到这样的看重而感到高兴呢夏尔已经想不明白了。

他并没有和他一起长吁短叹,良久之后,终于勉强地接受了现实。“那那您打算怎么让他的身份合法呢?”

“让萝拉结婚啊,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男爵大声答,然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有的是钱,找个名义上的丈夫容易得很,倒不如说还能给家门的纹章加上几道装饰。意大利现在有的是穷困潦倒只剩下个头衔的公爵亲王,随便找个就行了!我的孙子用个公爵的姓氏,倒也不算辱没自己了。”

“您都已经想到这个地步了吗?”夏尔思索了一下,觉得这倒也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法,“这这倒也可以。”

“别以为恭维我几句话你就逃得掉!”男爵却并没有对他和气一些,“告诉你,哪怕冠上了别人的姓氏,那也是你的孩子,你必须对他的未负上义务!快,给我写!”

一边说,他一边随手将书桌上的笔墨推向了夏尔,看是要他践行诺言,写一份承认书。

夏尔无奈之下,只好拿过了这些笔墨,准备写。

“别哭丧着脸,好像自己亏了什么一样!”男爵继续呵斥他,“我让你的孩子有机会继承我的亿万财富,你居然还这么不情不愿?你脑子里真的只剩下精斑了吗!?”

一想也对啊

构思了一下文词之后,夏尔拿起纸笔写了起。

“我,夏尔德特雷维尔,在命运无情的安排之下,与德博旺小姐产生了私情,最后不慎留下了结晶”

他刚刚写了这个开头,男爵就骂停了他,“怎么?在这种时候还耍花腔?别给自己涂脂抹粉,给我改成‘在无耻欲念的驱使之下,诱骗了德博旺小姐,并且让她怀了身孕’!”

夏尔有些犹豫。

“快写!”男爵再度催促之下,夏尔只好按照对方的要求写好了证明书,并且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封书信,我请您千万不要公诸于世”他慢慢地递给了对方。

男爵直接一把接过了这封自供书,然后草草审阅了一下,也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只要你遵守诺言,做个合格的男人,我当然不会公布出去了,难道让我们两家灰头土脸很好玩吗?”

接着,他将这封自供书小心地放到了一个文件匣里面,然后又装进了一个保险箱当中。

“好了,先生,至少今天你还有个人样,负起了应该负的责任,我也不想再骂你什么了,我知道你的脸皮够厚,再多骂也没用。”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夏尔。“去看看萝拉吧,因为你现在她受了多大的惊吓,你得跟她道歉!”

然后他叫了一位使女,让这位使女带夏尔前往萝拉的卧室。

门并没有关紧,使女敲了敲门之后,见里面没有应就直接打开了门,然后让夏尔进去。

一进,夏尔就被其中的景象给震惊了。

这间房间很大,大得倒像是别人家的客厅,而且被装饰得熠熠生辉,四周的墙壁挂满了画作,各种古典或者时兴的流派都有,家具都漆成了白色还包成了金边,是家具和镜子的缝隙当中还错落地摆放着的小型的雕塑,尽管琳琅满目但却不显得拥挤。

在卧室天花板的正中央是一盏镀金的枝形吊灯,让里面一片通亮,而在最里面的那一壁,一张大床铺在了地摊上,这张床的四柱都有纹饰,而四柱的顶上则由一个中国式的宝盖,从宝盖的周边垂下了粉色丝绸纱帐,将整个床笼罩在一片模糊的光景当中。

夏尔并非没见过世面,他多次去过杜伊勒里宫,也到过英国女王和奥国皇帝的居所,所以他更有资格对此地做出评判。

就算是公主也未必有这样的享受吧。第一次到这里的夏尔,对萝拉生活之奢侈再度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从小过着这样的生活,难怪养出这样的性格,他暗想。

他踩在松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到了床边。

在纱帐后,萝拉的身影若隐若现,她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抱着腿蹲坐在床上。

“您好,德博旺小姐,我我看您了。”夏尔先给她打了个招呼。

但是很久都没有应,夏尔也不以为甚,直接伸手拉开了纱帐。

当光线投入到床中的时候,夏尔终于看清了萝拉。

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原本就精致的面孔,现在更加显得像个人偶一样,她只是垂着头看着床单,对夏尔的到好像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似乎已经被未婚怀孕的惊慌所击倒了,这种难得一见的样子倒是让夏尔有些惊诧。

不过,想想夏尔也释然了不管平常多么傲慢多么冷酷无情,萝拉终究还是个青年女子,婚前怀孕这种事对她说有些超出想象,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没有想到居然会产生这样的后果。”因为心中有些歉疚,所以夏尔的语气比平常温柔了不少,“我知道说这种话也对现实没有帮助,但是我想,事情终究还是有得补救。”

萝拉还是没有答话,夏尔抬头看了看周边,确定了旁边没人之后,他俯下身,凑到了萝拉的旁边。“那件事我没有跟你父亲提过半点,我只是说我诱骗了你,所以你放心,现在你是绝对安全的。”

萝拉猛然抬起头看着夏尔,眼睛里充满了厌恶与憎恨。“你指望我因此感激你吗?”

“不不用感激我。”夏尔先是被她的突然举动弄得有些惊愕,但是马上反应了过,“真的,我不会假惺惺地跟您忏悔,我有实际的行动,也有承诺。我已经跟你的父亲说了,孩子出生了之后,我会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对待他,让他万事顺遂是的,我将是他的保护人。”

“爸爸已经把一切都跟你说了吗?他的安排也说了?”萝拉反问。

“是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夏尔叹了口气,“如果您对他的安排有什么不满的话,那也可以告诉我,我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改改主意。”

“不满?不这件事上我没有不满,被安排嫁给一条虫子也不会让我有什么不满,爸爸要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我明白他的意志,我会遵从这个意志。”萝拉却根本没有听他话的意思,“难道我有什么资格不执行他的意志吗?”

“抱歉”因为听得出萝拉心中的怨气,所以夏尔不禁再度道歉。

“道歉?你要道歉什么?你发自内心歉疚了吗?这种废话就不要对我说了好吗,你这个人渣!”萝拉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冲他大喊,“得了吧,我们都一样,你也谁都瞧不起,只想着为所欲为!没关系我既然输了一阵,被你惩罚被上帝惩罚那也活该,败者本就该是这样的下场,你用不着跟我道歉,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别这样了”夏尔看不下去了,伸出双手,将她抱在了怀中。“这阵子你好好休息吧,生孩子可是个苦活,危险的很。”

“给我滚开!别靠近我!”萝拉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别摆出这样一副怜悯的样子,让我作呕!我需要你怜悯吗?我我是胜利者,现在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地位,只是现在一时陷入了一点点困顿而已,用得着你可怜吗?”

“好了。”夏尔无视了她的挣扎,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我是说真的,情绪激动对胎儿并不好,你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

“你这个人渣,除了比我多点力气还有什么!无耻之徒,可恶至极!”萝拉挣扎不过,最后只得气愤地看着他,“你们你们一个个都自命不凡,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其实我看你们只不过是可怜虫而已,可怜虫!”

说着说着,她突然哭了起,泪水肆意流淌,沾湿了他的衣服。

夏尔体谅她现在的处境,所以仍旧抱着对方。

“没错,我现在是很生气,生气极了,可是我不是为了孩子的事情生气”在夏尔的怀抱当中,萝拉好像终于软化了一点点,“我生气,是因为爸爸找上了你见鬼,他找上了你!”

“嗯?”夏尔有些奇怪,“他他找上我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不对完全不对!”萝拉抬起头,充满雾气的眼睛看着他,“你不知道爸爸的心中所想吗?当得知我怀了孕、而且是你的孩子之后,他他竟然没有生气,见鬼,他没有生气!”

他没有生气?夏尔更加震惊了,这这实在有些超乎自己的想想。

“很奇怪吧?爸爸居然这样。”萝拉笑了起,只是这种流淌眼泪的笑看起实在有些凄凉,“他表面上很生气,但是我了解他,我太了解他了,他没有生气一点没有。当听到了女儿未婚先孕的时候,他竟然一点气都没有生!这就是一个父亲!”

“为什么?”夏尔禁不住问了。

“因为他欣赏你啊!尽管他一直都十分欣赏你,但是我从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萝拉满怀厌恨地对他说,“他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当继承人,一定要让你做孩子的保护人,想必你也看不明白吧?”

“我我确实不明白。”夏尔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他看不起我啊!”萝拉在夏尔的耳边大声咆哮了起,“他不相信自己死后我能管好家业,他想要让你让你和你的孩子,在他死后打理这份家业!尽管他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看得出!我我为成为他的继承人,苦等了二十年,做了这么多事,做了这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结果到最后他还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可恶!可恶!!”

夏尔吓得有些呆了,尽管萝拉一直在他面前十分高傲冷漠,但是今天这样狂怒绝望、不顾仪态的样子,是第一次。

他好像第一次触碰到了她内心当中最隐秘的想法也是他也是唯一一个。

在他的注视下,萝拉的狂怒仍旧在持续着。

“凭什么凭什么!我的头脑比谁差吗?我的意志比谁差吗?我不够尊敬父亲吗?我难道没有一直按照他的教导行事吗?为什么为什么对要这样对待我?我马上!”萝拉一边哭一边大声质问,“就因为我少长了一点东西?可是那到底有多少关系呢?银行家是在纸上冲锋陷阵啊,用不着跟谁搏斗!”

这些质问夏尔没有办法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答,所以只好继续抱着对方,任由萝拉进行这种奇怪的质问和倾诉。

也许萝拉也是此生第一次对人说这些事情吧。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在恨!我恨这个世界!我恨这个以无聊的性别区别对待每个人的世界!我我一定要生个女儿出,然后看看他大失所望的样子!”萝拉抽泣着继续说,“到时候他一定会垂头丧气吧,结果到头一切都还是得给女人,哈哈哈哈!”

“别说了”夏尔发现,他第一次,真正地对萝拉产生了些微妙的情愫。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承认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非得逼着我走到那样的境地!我恨你们!”萝拉的声音即使混上了哭腔,也仍旧是那样的坚定,“迟早有一天,爸爸会承认的,我是他最优秀的后代,是最能够承载他事业和雄心的人迟早有那一天,你们都会承认的迟早会有那么一天”

她不住地重复这句话,仿佛是一句咒语一样,眼泪也慢慢地停了下。夏尔不顾上臂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湿透,一直抱着她。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已经发泄完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萝拉最终平静了下,然后催夏尔离开,“你在这里够久了,这出戏码爸爸应该已经看不出不对劲了。”

“离开之前,我能不能提出一个要求?”夏尔有些犹豫地说,“嗯,一个可能有些令人为难的要求。”

萝拉疑惑地看着他。

“你你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先生结婚之后,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同房?反正只是名义的婚姻吧?就算不做那些事也没关系。”夏尔大起胆子说,“萝拉,我知道这么说可能有些厚颜无耻,但是但是我觉得如果你这么做的话,对我们可能会更好一些,因为我因为我喜欢只属于自己的东西,特别不喜欢跟人分享。当然,我也十分乐于帮助你,在在任何问题上都可以帮助你,毕竟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嗯也是我的情人。”

这是夏尔突然升腾起的想法,刚才他甚至想都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萝拉刚才那一瞬间的爆发打动了他的话,恐怕他也永远不会想到这一点吧。

尽管听上去有些厚颜无耻,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萝拉先是疑惑,然后震惊,最后,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

但是红晕马上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我我怎么让虫子碰到我?虫子虫子想想都恶心!”萝拉冷冷地说,然后,她骤然抬起腿,狠狠一脚踢到了夏尔的腰间,疼得他皱起了眉头,“滚!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好,我这就滚。”夏尔笑着从纱帐里走了出。

然后,他朝萝拉躬身行了个礼,“保重身体,萝拉,你还年轻,未的机会无可限量,你父亲的事业,终归还是需要你继承的,再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