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六章 争议

第二十六章 争议


                在离开了萝拉的房间之后,夏尔重新到男爵的书房,德博旺男爵这下已经把事情都交代好了,所以虽然依旧对他骂骂咧咧,但是倒也没有在留难他,很快就让他了家。

如果不是萝拉点破父亲的心思,夏尔心里原本还会对他有些愧疚,但是经过萝拉这么一说,夏尔反而倒觉得有些尴尬了。

带着这种颇为复杂的心情,他和男爵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男爵的府邸。

直到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时候,他还在味自己刚才在男爵家中的经历。

毫无疑问,今天的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之前没有做任何的准备,所以即使到了现在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然而,他更加激动于自己新的发现萝拉在他面前的那一番爆发,不仅没有吓到他或者让他心生厌恶,反倒打动了他的心。

他在见到萝拉第一次坦露心声的时候,蓦然发现这个心高气傲而且心狠手辣的女子,这个被他几次摧残的女子,其实别有几分魅力,至少已经打动了他的心。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最后说出那样的要求如果不是真的心动了的话,他不会那么做的。

他知道自己离开时的话,惹起了萝拉的恼怒,但是从萝拉的激烈反应当中,他反而看到了机会萝拉一心想要得到父亲的承认,真正继承父亲的家业,而他可以帮她做到这一点。

在孩子生下了之后,也许我们以后真的可以继续这样的关系吧

不过,下次的话我应该温柔一些,让她不要再那么痛苦。他不无期待地想。

然而,这种期待,在到了自己的家中的时候,突然又夹杂了一丝惊慌和愧疚,这个时候他终于想了起,他毕竟还是有妻子和孩子的人。

想要放纵自己,但是放纵了之后在妻子面前又会有些愧疚,这大概也是每个已婚男性的共性吧。

因为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所以他的府邸当中已经是华灯高放,和往常一样气派。

夏洛特已经从婚典上了,而且已经用过了晚餐,现在正在大厅当中逗弄孩子。

她在婚典上穿的那种蓬松的宫廷长裙,现在已经换成了家居的纱裙,将身材的曲线给衬托得淋漓尽致,再加上亮丽的金色长发,难怪在婚典上简直可以和皇后陛下本人争锋。

“终于了?”当发现夏尔到家里之后,夏洛特笑着抬头看他,“爷爷说婚典上你被德博旺男爵叫走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发生了一些小问题,业务上的问题,因为牵涉比较多,所以他带我去深谈了一下。”夏尔努力让自己的神态不显示出任何的异常,“好在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经过我们的讨论之后,问题现在已经差不多解决了。”

“是吗?那倒要祝贺你。”夏洛特仍旧微笑着,顺手捏了捏儿子的脸,“不过你倒是要小心点儿,那一家人都过于机灵狡诈,说不定背后打着什么鬼主意。”

哎,他们打着的鬼主意,你要是知道了,该气成什么样呢?夏尔突然想。

“嗯,我知道的,我可不会乖乖地任人摆布。”

“既然你知道,那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没有吃晚餐吧?”夏洛特挥了挥手,示意仆人将菜肴端上,“我吩咐厨房每隔一刻钟热一次菜,虽然鲜味已经保不住了,但是总算还算是可以下口。”

“送上吧,我不讲究。”夏尔摊了摊手。

接着,已经饥肠辘辘的夏尔开始用起晚餐,他在座位上狼吞虎咽,而夏洛特则继续拨弄自己的儿子。小小的婴儿在母亲的抚弄之下,突然咯咯笑了起,打破了夫妇之间的沉默。

“这小家伙,真是一点都不乖!”夏洛特佯装发怒抱怨了起,“我看长大了肯定也是个淘气鬼。”

“淘气点也没什么,毕竟是男孩子嘛。”夏尔终于吃完了晚餐,然后干笑着走到了母子两个的旁边,同样轻轻地**着孩子的脸。

如同男爵所说的那样,这确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白皙的皮肤,碧蓝色的眼瞳再加上柔和精致的五官,简直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

而且,因为已经九个月大的关系,他现在已经开始牙牙学语了,虽然只能说出几个字符,但是确实让人感觉十分可爱。

当抚摸到自己儿子身上的时候,夏尔一直笑着,感受着血脉得以延续的那种幸福他原本觉得自己不会是那种轻易为感情所动的人,也不相信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就会爱的不得了,但是当真正成为了一个父亲之后,他才发现,那种父母对子女的爱,是铭刻在基因当中的,由不得人不就范。

孩子,你恐怕不知道吧,过得不久,你就会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这个想法突然窜上他的心头,然后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怎么了?脸色突然这么难看?”看到他异样的表情,夏洛特奇怪地问,“不怕吓到了孩子吗?”

“啊没什么。”夏尔马上收了手。“只是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而已。”

“好不容易和儿子亲昵一下,还老是想着别的事情,你也太不上心了吧?”夏洛特横了他一眼,“大臣下现在已经忙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抱歉抱歉”夏尔苦笑着连连致歉,当然夏洛特也不会知道丈夫到底是在为什么道歉。

“今天的婚典上你可是大出风头,差点把皇后陛下的风头都给盖下去了。漂亮极了”夏尔很快就转开了话题,“我倒害怕皇后陛下有些嫉妒你了,毕竟女人总讨厌有人抢自己的风头。”

“皇后陛下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为了这种小事生气的。”夏洛特倒是为皇后说起好话了,“况且我也不想抢她的风头。”

“看样子你对她的印象很好?”夏尔有些奇怪。

夏洛特一直瞧不起波拿巴家族,对成为皇后陛下的女官也并非十分情愿,所以夏尔没有想到,今天她居然跟自己说起了皇后的好话,这实在让他有些意外。

“她是个好心肠的人,而且是个真正的公主,具有公主应有的教养和品德,而且能像一个真正的皇后那样行事。”夏洛特平静地说,然后斜睨了夏尔一眼,“就算有什么罪责,也不应该由她背负。”

自从卡洛琳公主到了巴黎的皇宫当中、准备嫁给路易波拿巴成为帝国皇后之后,身为皇后陛下女官的夏洛特,就多次入宫,和未的皇后陛下结识了。

也许是因为王族血统的缘故,夏洛特对她倒是另眼相看,而卡洛琳公主也对她颇为心许,两个人很快就建立起了私交,而夏洛特也对她渐渐地改观了。

“我不觉得邀请她做法兰西皇后是一种罪责,相反我觉得这是一种荣誉。”夏尔微微皱起了眉头,“一种很多人求之不得的荣誉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成为帝国的皇后的。”

“她可不是高高兴兴地过的。”夏洛特不以为然,“实际上就是你们诱惑了她,利用了她和她父亲的窘迫处境”

“如果她不想的话完全可以不,我们并没有强迫她,也没有劫持她巴黎!实际上是她自己乘坐着马车过的!”夏尔有些不高兴了,“一个人不能又要头衔和光荣,又要十足的尊严,尤其是她出身于一个破落家庭的时候。”

“看啊,看啊,多自命不凡的腔调啊?可你不也曾是破落家庭出身的人吗?难道你就不能有一些同理心吗?”因为同样生气了,所以夏洛特冷笑了起。

“我为什么要对她有同理心?我用尽了心机和努力,才拥有了现在的一切,我可没有怨天尤人。”夏尔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这座府邸,“事实上我觉得我做得还不错。”

“是啊,你做得确实不错,不过那也不该是你蔑视她的理由,实际上她有很多苦衷,而且过得并不开心。”夏洛特还是不肯退让,“你说起她的语气,让人感受不到那种应有的尊重,别忘了,她现在是你恩主的妻子了!”

“我再说一次,我不认为王族就有什么了不起,就可以天然爬在谁的头上,尤其是一个落败了的王族。”夏尔的眉头越皱越紧了,“无疑我尊重她,但是我并不同情可怜她,因为这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你可以这么想,看上去没错。但是如果抱着这样的心态,你没办法博得皇后陛下的欢喜的,因为你完全不懂女人。”夏洛特也毫不退让,“你难道就不能设身处地想一想吗?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对世事还懵懂无知,从小也没有受过足够的训练,突然就在命运的摆布之下成为了一个帝国的皇后难道她不会紧张不安、不会倍感痛苦吗?她现在需要的是安慰和鼓励,以及殷勤的帮助,只有这些才能够博得她的欢心,一股劲地冷冷地说‘这是你自己选的’,固然这是事实,但是有什么意义呢?只会招人记恨。别忘了,也许你觉得自己是她的恩人,但是她不一定会这么想。”

接着,她稍微放缓了语气,拿起旁边的一杯酒直接喝了下去,然后继续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的筹划就会完全失败,她非但不会成为你言听计从的朋友,还会成为一个敌人。夏尔,所以你得改变一下想法。你完全是以男人的逻辑行事,满心都是利益啊,形势啊,得失啊,却想要博得一个女人的欢心!”

这下夏尔没有再说话了。

突然他觉得夏洛特说的话好像挺有道理。

夏洛特说得对,男人女人的思考方式不一样,所以尽管从事实上看自己是皇后陛下的恩人,是她应该继续报并且拉拢的人,但是皇后陛下未必会去那么想在她的眼里,恐怕自己还有可能会被当成迁怒的对象,因为她觉得自己是被逼迫过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夏尔也同样放缓了口气。

“把自己当成一个臣下而不是恩人吧,夏尔,至少现在我们得这么做。我们像对皇后那样对待她,她现在软弱无助,谁对她有帮助她就会感谁的恩。”夏洛特不慌不忙地答,“我已经打下一些基础了,至少她现在对我挺有好感,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你的傲慢而将这种好感挥霍一空,真的,你得配合我。”

夏尔静静地听着,直到最后,他抬起头,简直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我本就不蠢。”夏洛特又微笑了起。“当然,我知道你也不蠢,至少还听得进我的话。”

“可是要我对这位皇后陛下卑躬屈膝,我的确做不到。”夏尔轻轻摇了摇头,“她并没有展示出值得我这么做的价值,而且我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并不是叫你卑躬屈膝,可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静静地等待她的召唤,别忘了很多人都求着要和皇后陛下攀上关系,等着让她成为自己的盟友。”夏洛特答,“总之,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去让她感受到我们的诚意,总比站着不动要好。比如我们可以让她的父亲为我们说好话,我看她挺在乎父亲的。”

“我明白了”夏尔再度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那好,我接下就按这个办吧,毕竟还是你了解女人一些。”

最后,他摊了摊手。

“好吧,今天我们不谈这么严肃的问题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夏洛特,已经很晚了”

接着他伸出手,同时捏了捏妻子和儿子的脸,“你们先去卧室等我一下吧,我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再陪你们。”

“每次你做了什么内心觉得对我有愧的事情,你就会对我格外温柔,这次是例外吗?”夏洛特盯着夏尔的眼睛问。“夏尔,我总感觉今天你有些不在状态。”

“这当然是你的错觉了。”夏尔笑了起,然后将妻子拥入到了怀中,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好了,晚安。”(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