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章 转机

第三十章 转机


                “别顾忌她了,她不是一个不肯分享的人,我说过的,她只要您最爱她,那么是否分了一些给别人倒也没关系”

当玛丽贴到了夏尔的身边,以直言不讳的语气要求分享和萝拉一样的‘馈赠’时,也许是因为距离的缘故,她的话夏尔听上去多了一种别样的情愫,耳膜带动心脏微微颤动。就连唇舌之间,似乎也残留着刚才两个人亲吻时的香味。

这是真话,还是假话?芙兰真的愿意容忍她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吗?

这对好友互相伤害却也互相敬重,彼此之间可以赴汤蹈火,但是真的能够分享到这样地步吗?

也许确实是真的吧,不然的话,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了两个人之间有私情,但是她还是和玛丽靠得这么近。

这样说的话,就算真的如同玛丽所愿,也不算是背叛了吧

这样的想法一窜上心头,夏尔就感觉整个人的意识更加模糊了,他也抱住了对方,两个人就这样亲密无间地腻在了一起。

不过这时,从窗外传的海涛声和楼下商人们的谈笑声再度不绝于耳,也让他保持了最后的一点理智。

我诉苦诉苦怎么诉着诉着就又和人躺一起了?

“玛丽,好了,好了,别这样了”他慌忙伸手扶助玛丽的腰,然后让她稍稍离开了自己的身上。“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不能给别人看了笑话!”

“您您不愿意倾听我的倾诉吗?”被推开之后,玛丽显然有些失望,泫然欲泣地看着夏尔。“难道您就这么不把我放在心上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我十分重视你,你希望你能够在之后继续作为我们的朋友待在我们的旁边”夏尔连忙摇头,“我只是说,今天在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做一些不太合适的事情我们还是先到刚才吧,不然下面真的会发现什么了,你也不想过几天到处就出现一些流言蜚语吧?”

“您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又没说在这里做什么!”玛丽的脸微微一红,然后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我只是直抒胸臆,告诉您我的心中所想而已好吧,现在请告诉我吧,您真的不将我当做一事吗?还是说您不打算对我不闻不问?”

“我没有这个打算,这下你应该放心了吧?”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夏尔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她脑后的头发,安抚了她的情绪,“好吧,好吧,今天就当做我们什么都没说吧?”

“不,我不能!”玛丽却一反常态,执拗地看着夏尔,“我我已经忍受不了在这种暧昧不清介乎于焦灼和耻辱之间的尴尬状态了,告诉我吧,要么让我看到希望要么让我看到绝望,求您了!”

一方面她确实是心急,生怕被落到了别人的后面,被遗忘;但是另一方面,她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都敲定她知道她的雇主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容易说话的。

夏尔原本有些尴尬,但是在玛丽的注视之下,他终于垂下了视线,“好吧,我答应你,绝不会抛开你。”

“您还要给我孩子!”玛丽依旧没有放开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要求,“既然萝拉都能有,我也要有!”

“这这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说给就给的”夏尔尴尬地答。

虽然这个答有些可笑,但是隐含的意思玛丽倒还是听得懂的。

“您放心吧,我健康得很,这绝对不成问题!”虽然这个情形实在有些古怪,但她还是马上答,“我绝对能拥有一个最聪明的孩子,甚至比您还要聪明!”

接着,她自己也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大对劲,于是噗嗤地笑了出,就连夏尔也忍不住笑了起。

“那么,您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以馈赠呢?”笑了一会儿之后,玛丽重新问。“一天天拖下去可不行。”

“嗯”夏尔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是含混地应了一声。

“要不就今晚?”玛丽却没有给他余裕,直接再问。

“今晚?”夏尔吓了一跳,连忙摇头,“恐怕不行今晚我要和英国首相派过的人会谈。”

“那就明晚,明天晚上您总没有事要做了吧?”玛丽用一种别再和我耍花招的眼神看着他,“您的行程是我安排的,如果您有什么突发的事项的话,您可以现在就跟我说了,我重新安排一下?”

在她的步步紧逼之下,夏尔有些无奈。“好吧,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

“那我就先静静期待明天吧”玛丽浅笑着微微闭上了眼睛。

“一天也未必能达成目的,这种事要碰运气的。”夏尔忍不住告诫了一下她。

“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只要您践行您的诺言,我们当然就能达成目的!”玛丽一边脸红一边却毫不迟疑地说,“机会总是有的不是吗?”

“噗哈哈哈!”夏尔终于忍不住了,大笑了起。“那我们就撞撞运气吧”

他这阵子在加莱港办事,行程多少也安排了几天,用“撞运”倒也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得到了夏尔的承诺之后,玛丽好像已经把自己的勇气全部用光了似的,脸红着瘫倒在夏尔的身上。

“你真是一只猫,我永远也猜不到你在想什么。”夏尔一边笑着,一边继续抚摸她柔顺的头发,就像是真的在抚弄一只猫一样。

“可这不就是您喜欢的吗?”玛丽微微眯着眼睛,像是抱怨一样地呢喃。“我要是不跟您发发脾气,那我就会被您遗忘啦!”

“可是老发脾气也不行啊”夏尔叹了口气。

“那就偶尔发下脾气不就好了?就算是猫,也有咬人的时候不是吗?”玛丽就和过去一样,将手放到了脸颊边,凑出了一个像是在嗔怪的鬼脸,“喵!”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之后,原本相互之间紧绷的气氛终于放松了下,夏尔在暗松了口气之余,也将玛丽重新扶到了刚才的座位上。

经过这么一闹,两个人之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重新开始话题,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

“我们去吃饭吧?恐怕那些人也等了我很久了。”夏尔试探着看着她。“我想他们会给我们准备丰盛的午餐的。”

“好吧,先生”玛丽轻轻点了点头,好像自己也在为刚才突然的爆发而感到不好意思似的,“我们走吧。”

夏尔如蒙大赦,十分殷勤地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走了出去。

一楼的客厅里面,今天被夏尔召集过的那些商人们都齐聚在这里,一边谈笑一边吃午餐,用加莱的海鲜冲淡他们今天所受到的冲击,而当大臣下揽着他那位秘书的手从楼上走了出的时候,所有人还是恭敬地停下了用餐,目视大臣下,等待他的训示。

不过,大臣下显然并不想打搅他们的用餐,或者说他也难耐饥饿,所以他并没有再长篇大论,只是随口说了几句问好的话就离开了这幢别墅,到城内的另一个久负盛名的餐馆当中去用餐反正是花费公帑,他当然要为自己的公务外出定出最高的标准。

这些商人们之后也会留在这里几天,直到为夏尔构想的联合会制定出一个初步的章程、同时选出自己的监事会为止,不过夏尔就没有兴趣参与其中了,有的是秉承他旨意的下属们去做这种繁杂的小事,他只需要在几天后出席对这些商人们的欢送会就可以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夏尔带着玛丽离开了这幢别墅,当经过孔泽的身边时,玛丽微不可查地向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既是在炫耀,也是在示威。她用这种方式告诉孔泽,她才是大臣下身边最亲密的助手。

孔泽明白她的意思,他也知道因为之前自己在英国的时候,对她和对特雷维尔小姐颇为不敬,所以在她们心中有些坏印象,不过他也并不害怕,只是微微朝对方耸了耸肩。

承蒙夏尔的关照,他现在有了大笔的财富,而且有了以后可以过正当生活的身份,他也知道自己只需要忠于大臣下,就永远有被重用的机会。

等到大臣下离开之后,午餐重新开始,大家又互相攀谈起。在场的人们都看出了,大臣下和他那位美丽秘书的行止颇为亲昵,不过并没有人为此而感到有什么不妥,顶多就是笑谈了几句就过去了。

作为商人,他们实在已经对政界人士的放荡行为见怪不怪了,甚至他们自己也私下里浪荡,这种场面都不值得作为谈资。说到底,帝国的权贵谁不是这么玩的?就是皇帝陛下本人,不也是风流成性吗?大臣下就算真的私下里做了些什么也不足为奇。

他们的想法夏尔当然无从得知,夏尔只是带着玛丽一起共进午餐,一起在海边欣赏加莱港的美景,并且透过狭窄的多佛尔海峡欣赏对面那个岛国若隐若现的轮廓。

直到当天晚上,一位不速之客到了他所下榻的旅馆当中。

“特雷维尔先生,真的很荣幸再见到您!”詹姆斯萨默尔,这位夏尔访问英国时被派在他身边的外交部官员,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