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二章 庆典与恩情

第二十二章 庆典与恩情


                在巴黎市中心的西岱岛上,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哥特式教堂。

和其他同样类型的建筑一样,它正正方方,高耸在天际线之下,中间有一座直刺苍穹的高塔。金秋的辉光洒落在它的身上,让这座原本昏黄色的建筑突然增添了无限的亮色,静静流淌的塞纳河在它的面前穿行而过,低沉地为她演奏华美的乐章。

这座教堂,人称圣母院,一直都被认为是全欧洲最为优秀的天主教堂之一。到处都能感受到历史的气息。漫步其中的时候,它的祭坛、廊、门窗等处,到处都充斥着精细的雕刻和绘画,这些东西看上去那么精致又那么平常,以至于身处其间的时候,人们恍惚当中会忘记自己到底处在多么宝贵的珍物当中。

平常这里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地方,寂然而又孤高地注视着塞纳河对面繁华的俗世,只有三三两两的游人穿行其中为她排解孤寂。

然而今天,这里却突然成为了华服的海洋。

从清晨开始,一队队身着显眼制服的皇家近卫军士兵开始集中到这里,然后将整个西岱岛封锁得水泄不通,他们戒备森严,但是却又对每个人彬彬有礼,显示今天发生的并不是什么噩耗,而是一件事关国家的大喜事。

而当朝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时候,一辆辆马车也沿着通往西岱岛的街道和桥梁向西岱岛上进发,这些马车都外观奢华,而且为了今天这个日子还都装饰一新。而在这些街道和圣母院之外,到处都摆满了盛开的鲜花,还有无数市民夹杂在街道的两旁,好奇地打量着今天的一切。

随着马车在圣母院之前次第停下,一位位穿着华服的男男女女从马车上走了下,然后在卫兵的带领下向圣母院当中进发。这些人当中,有政治家、有豪商、有名门贵族也有外国公使,整个巴黎的上流社会几乎已经济济一堂。

是的,他们今天过,并不是参加什么寻常的宗教活动,而是参加法兰西帝国拿破仑三世皇帝的婚典仪式。

在经过了多个月的筹备之后,皇帝陛下和瓦萨公主卡洛娜冯荷尔施泰因戈特普殿下,终于在1852年8月18日,走上了婚姻的殿堂。

皇帝陛下的婚事自然是整个帝国的盛事,也将是波拿巴家族宣告和炫耀自己已经稳固住了在法国统治地位的极好机会,所以从一开始,拿破仑三世皇帝就让自己的部下们不要吝啬预算,一定要把这次的婚典搞成令人印象深刻的宏大场面。

而他的手下们自然也心领神会,大量的鲜花和装饰品被不惜工本地订购,然后赶在婚礼庆典之前部署到位,把西岱岛乃至整个巴黎城妆点成为了一个花园,同时所有能够出席的上流社会成员都得到了不容推却的请柬。

同时,为了增加欢乐的气氛,政府还下达了行政命令,要让全国在这一天放假,以便达成举国欢庆的效果。

随着阳光越聚越亮,欢乐的气氛也变得越越浓烈了,当早上九点的时候,在全副武装的骑兵的护送下,一群人骑着马从皇宫杜伊勒里宫当中出了。

这群人都穿着笔挺的新礼服,胸前也别着五颜六色的勋章和勋带,因为精心地打扮过而各个显得自命不凡,傲慢无比,他们也是有意用骑马出行的方式,展示自己如今的优越地位。这群人,就是整个帝国现在的统治中心。

他们当中领头的人自然就是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了,他一骑当先,独享着所有人的注视,目视前方,显得坚定而又自命不凡。

当皇帝走出皇宫之后,旁边的民众几乎同时欢呼了起,“皇帝万岁”的欢呼不绝于耳,而皇帝本人则面带矜持的微笑,时不时向民众挥手示意,惹起更大的欢呼。

现代的皇室必须喜欢抛头露面,并且迎合民众的喜好,演出一幕幕壮观的歌剧,这样才会得到整个民族的喜爱和拥戴而路易波拿巴本人,是十分精熟于这一点的,他也希望将自己的婚事变为整个国家的焦点,让一位外国的公主为自己的皇家增光添彩。

就在这群人出之后,几辆马车在骑兵的簇拥下,突然从宫门当中闪现了出。这几辆马车都是由纯色的高头大马拉动,不光马车本身装饰奢侈,就连马的身上都挂着蓝宝石吊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当看到这几辆马车的时候,街道两边的欢呼声更加响亮了,因为人们都知道,这几辆马车的乘客当中,就有一位是法兰西帝国未的皇后。法国人对女人一向是十分宽容的,所以纵使有人对波拿巴家族心怀不满,但是他们仍旧乐意给未的皇后陛下奉上欢呼。

就在欢呼和花香的海洋当中,帝国最有权势、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踏着街道向圣母院走了过去。这毫无疑问将是整个帝国最为光彩的瞬间之一。

作为帝国大臣、作为拿破仑三世陛下的亲信之一,夏尔德特雷维尔当然也在骑着马向圣母院前行的人群当中。

虽然他的骑术并不是太好,但是因为今天的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易于驾驭的马,而且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所以他倒也可以应付得不错。而旁边和他紧紧挨着的,是他的爷爷特雷维尔元帅。

虽然元帅年事已高,不过因为精于骑术的缘故,所以他倒是显得比夏尔更加从容。不过,他的脸上略微有些疲倦,好像并未受到巴黎今天的狂热气氛的感染。

“爷爷,您的身体不好吗?要不要休息下?”看到爷爷如此表现,夏尔有些为他担心。

“不,我没事,夏尔。”特雷维尔元帅仍旧半睁着眼睛,不过嗓子倒是中气十足。“我只是觉得有些厌倦而已,打不起精神。”

“这样的场面还打不起精神吗?”夏尔半开玩笑地问,“你看全城都沸腾了呢。”

“这样的场面你们见得少,可是当年我见多了,那时候时不时就有庆典和阅兵,波拿巴家族的人就爱搞这个。”特雷维尔元帅淡淡地说,也不知道是在缅怀还是在讥嘲,“当年皇帝娶路易莎的时候,场面比今天还要大,我也在场没想到,一下子就过了四十年了啊皇帝那时候笑得多开心啊,谁能想到后面发生的那一切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长叹了口气,为时间的流逝而感到不可思议。

“庆典是有好处的,至少我们把人民哄开心了,法国人民就爱虚荣。”夏尔笑着转开了话题。“我想只要这个目的达到了,这一切就是物有所值的。”

“他们只要这里欢呼,就有免费的酒水喝,还有礼物可以领,当然十分兴奋。”元帅眯着眼睛答,“可是当把我们送上断头台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发出一样的欢呼。”

“这样的日子您就别说这种话了吧”夏尔微微感到有些发窘。

“哈哈哈,年轻人,听不得坏话可不行。”特雷维尔元帅大笑了起,似乎是在为逗弄了自己的孙子而高兴。

很快,这群人就到了巴黎圣母院的门外,在士兵们致敬的时候,他们纷纷下马,然后在僧侣的带领下走进了教堂当中,此时的教堂内已经挤满了人社交界的翘楚、外国的公使、法国各地的政府代表、甚至还有一些经过精心挑选的巴黎市民。

在陛下走进之后,大家一边欢呼,一边热切地注视着春风得意的皇帝陛下,似乎是在分享他的喜悦。

在1572年8月18日,巴黎圣母院也曾举办过一次婚礼,婚礼的双方同样头极大。男方是当时的纳瓦拉国王亨利(也就是未的法国国王亨利四世),女方是瓦卢瓦王朝的公主、当时的查理九世国王的亲妹妹玛格丽特,两个人缔结了婚姻,也几乎确认了未法国王位的归属就是为了纪念这个有历史意义的日子,所以婚典被特意安排到了今天。

然而,也就是这场婚礼之后,法国猝然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混乱。

1572年8月24日凌晨,巴黎数万名天主教民兵,伙同警察和士兵一起,猝然对城内的新教胡格诺派教徒进行血腥的大屠杀。

他们根据事先画在胡格诺教徒居所门前的白十字记号闯进屋去,把多数还浓睡未醒的人尽行杀戮,然后将尸体抛进塞纳河中,这种灾祸并不只是降临在平民身上而已,多位贵族和高官因此而丧命,甚至连当时宿于宫廷党总的亨利及孔代亲王,也都在冲进宫中的天主教民的压力下,被迫改宗天主教。

继巴黎大屠杀之后,许多其他法国城镇也发生了屠杀胡格诺教徒的事件。由此又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宗教战争,直到1598年,已经成为了法国国王的亨利,颁布了南****令宣诏各地赦免新教徒后,才告停息。

当然,今天的波拿巴王朝内,自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经过了数百年宗教战争、以及数十年大革命的洗礼,如今法国人的宗教热情早已经消褪得不剩几分了,更何况未的皇后陛下已经改宗了天主教。

在皇帝和他的臣仆们进入圣母院辉煌的前厅之后,整个前厅的气氛开始变得十分紧张起,人人都看着门口,等待着今天的另一位主角。

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很快,身着白色婚纱的卡洛娜公主从门前出现了。她的婚纱是经过专门的工匠订制的,将原本就青春靓丽的公主本人,衬托得魅力动人,却又多了几分皇后的威严。

洁白的裙琚从后面垂下,拖得很长很长,以至于必须要侍女在后面抬着才能够前行。

“多美的皇后啊!”人们互相交替了几个眼神,充满了赞叹和钦羡,有些人则还有隐隐约约的惋惜。

然而,不管心里作如何想,人们口中还是发出了近乎于整齐一致的欢呼,一时间整个前厅都沸腾了起,帝国最为辉煌的一刻终于到了。

然而,旁人的欢呼却并没有触动这位公主殿下,她昂然抬着头,旁若无人地看着前方,一步步地向前走着。她的脚步平稳,眼神犹如是踏上注定征途的士兵一样。

何等意志坚定的人啊,她看不会轻易满足于一个虚荣的皇后地位的。夏尔一边心想,一边琢磨该怎么应对。

而在皇后陛下的后面,跟着一群盛装打扮的贵妇,她们同样穿着华丽的长裙,但是却又谨慎地以细碎的脚步跟在皇后后面,既为皇后提供了陪衬,但又绝不遮挡皇后陛下的光彩。

这群贵妇最前方的是夏洛特,她面带笑容地走在前方,好像真的很满足于自己的地位、以及波拿巴家族的光辉一样。

因为刚刚生育过的缘故,她经过了细心的调养,从没有为社交活动所累,所以肌肤圆润洁白,在灯火下晶莹透亮,更让她的笑容显得迷人。蓬松的长裙间,一头瀑布般的金发倾泻而下,虽然已经刻意掩饰,但是看上去绝不比皇后陛下失色至少夏尔看是这样。

“你倒是给我们找了个好皇后。”就在这时,特雷维尔元帅突然在夏尔旁边说,“不过你得小心,她看上去不是个善茬。”

“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极力推荐她的。”夏尔笑着答。“法国和皇室需要一位有头脑而且有决心的女子充当保护人,很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合适不合适还得往后看吧。”特雷维尔元帅耸了耸肩,“要是生不出孩子,再有头脑也白搭。”

“该有的东西总会有的,皇后陛下这么年轻健康,想必能够为帝国带合适的继承人”夏尔随口答。

就在这时,好像是不经意的一样,未的皇后陛下突然将视线微微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细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这惊鸿一瞥别人都没有怎么注意到,然而夏尔却没有忽视,他停下了话头,满面笑容地朝皇后陛下微微躬了躬身,而这时候公主马上转开头去。

“她好像对你印象不怎么好。”元帅低声问。“怎么事?”

“忘恩负义,是君王们的特权,爷爷。”夏尔耸了耸肩。(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