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一章 初露峥嵘

第二十一章 初露峥嵘


                让一个女人充当股东,并且出任董事和代表?当听到了特雷维尔大臣下的要求之后,欧仁施耐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如今的这个年代,让女性出任企业的高级职位简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欧仁施耐德当然会感觉十分震动。

然而,大臣下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显然是认真的要求。

“我知道这个要求会让您感到奇怪,但是这确实是我的要求。先生,请您相信,我的妹妹是一个很有头脑、也很有进取心的人,她乐意为国家效劳,也为我们效劳。我个人是一个坚定的平等主义者,商业活动并不依赖于体力,所以我认为一个女人只要有意愿的话,也可以在其中发挥很重大的作用,您看如何呢?”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欧仁施耐德,以这种方式暗示,自己的这个要求是不容反驳也不容许拒绝的。

欧仁施耐德明白了大臣下的意志,心里则在揣度大臣下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要求。

让自己的亲妹妹参与其中,是为了加强对自己、对未成立的组织的控制力吗?还是为了避免自己亲自出面败坏名声?抑或是包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祸心?

“您打算注资之后,占有多少股份呢?”他小心地问。

“10%怎么样?我想这个比例可以为我们在您那里争得足够的话语权了,不过我现在没办法用现金支付,只能用订单利润支付。不过您放心,只要有了我们的背书和支持,再加上您在金融界的旧关系,想要重新融资是很容易的事情。”眼见对方似乎已经意动,夏尔直接答,“当然,我并不想让您为难,如果您觉得这样的比例太高,可以提出您的意见,我并不是不能通融。”

说得真是好听,要是不明就里的话我还得感谢你吧欧仁施耐德心里冷笑了起。

大臣下要股份,但是他不肯直接给现金,反而说是用‘订单利润’抵扣,意思不就是利用自己的权势,以空手的方式拿走股份吗?这可以说是明目张胆地*了。

然而,他并不打算拒绝。

诚如大臣下所言,10%的比例并不高,确实不足以干涉到他企业的经营,只是长期看会分走他家族企业的一部分利润而已。可是现在企业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有订单维持,哪里还管得着利润多寡?再说了,如果真的能够攀上大臣下,以他的地位,未自己的企业肯定是订单肯定是源源不断,纵使一部分利润会被人拿走,但是剩下的肯定也是十分可观的数字。

所以,排除了大臣下有什么特殊目的的情况下,他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个提议。

好吧,让一个女人参与其中确实说起有些令人惊诧但是只要大臣下能够履行他的诺言,哪怕下就是想让一只猴子出任这些职位,对他说也是天大的好事。

这样的事情,大臣下本人不好出面,让亲人负责也并不算是很奇怪,谁叫他没有弟弟只有一个妹妹呢。

“好吧下,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很快,欧仁施耐德就做出了决定,“我可以同意您的意见,并且十分乐意与您和您的妹妹共事,我迫切希望能够早日为您的规划作出自己的贡献,参与到建设法兰西的伟大事业当中。”

“您这席话可真不像是个发明家,哈哈。”夏尔大笑了起,“我衷心的相信,施耐德家族的事业,将在您的手中发扬光大,您将在法国工业界的历史上留下十分浓厚的一笔。”

一边说,他一边将手伸了过去。

欧仁施耐德马上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夏尔握在了一起。

“具体的合作情况我会让别人跟您详谈的,请您相信,和我合作的人从都不会后悔。”在握手的时候,夏尔笑着对他说,“我请您不要把这看成是一次不得不忍受的勒索或者威胁,而是一次合作,一次非常成功的合作,能够给我、给您,都带极大的利益。”

“这是指什么呢?”欧仁施耐德低声问。

“法国之前八十年已经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我看未几十年也会经历同样的风雨,甚至是更加猛烈的风暴,所以志同道合的人们紧密团结起互相帮助,是十分有必要的。”夏尔的答仍旧有些躲闪,“这样才能让我们安然度过风暴,甚至在风暴当中见到光明。”

看得出,他现在确实将夏尔的做法当成‘勒索或者威胁’,夏尔也知道自己无法避免让对方这么想不过他有信心,对方在不久之后、在见识到了自己可以给他带的好处之后,改变这个想法。

“我希望能够如此。”欧仁施耐德并没有把夏尔的话当真,只是随口敷衍。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骤然伸到了他的视线当中。

这只素白、纤细的手被包裹在了薄薄的白丝绸手套当中,看上去仿佛就像是陶瓷制成的一样。它缓慢但是又十分平稳地递到了他的面前,犹如是从天而降的恩赐一样。

欧仁施耐德抬起头,然后就发现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正满面笑容、从容不迫地看着自己。

“也请您同我握一握手吧,先生。”她的笑容令人看起简直如沐春风,“以后恐怕我就得同您共事了,还请您多多关照了。”

即使对特雷维尔家族的做法心怀不满,但是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欧仁施耐德仍旧忍不住有些心生**。

多可爱的女子啊,。

“我十分乐意帮助您,小姐。”他也伸出手,跟特雷维尔小姐握住了手。

轻轻地捏住这只手时,他感觉触感十分柔软,在那双美眸的注视下,似乎好像心情都突然变好了。不过碍于礼数他当然不能一直握下去,只好在握了一会儿之后略带遗憾地松开了手。“有了您和您哥哥的帮助,我想一切都会朝对我们有益的方向去发展的。”

“我也坚信如此。”芙兰点了点头,灿烂的金发、以及脑后的深红色大蝴蝶结也随之微微摆动,“之前我并没有过类似的经验,不过我会认真去学习的,吸收我兄长和您交代给我的任何知识和经验,我也会积极地参与到机构的事务当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你们。当然了,我认为既然我们吉维尼和乐奎索两边的工厂,都已经是庞大的企业,而且肯定会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所以为了增大我们的话语权,我们应该以统一的步调行事。诚如先生所言,我并不会干涉到您的正常经营当中,只会专注于协调工作而已不过,如果您在经营上有什么重大变动的话,我也想请您预先告诉我,同时也请您郑重地对待我的建议。”

以严肃的态度说了这些话之后,她突然又重新笑了起,“可能这些话不会让您感到高兴,但是我认为有些事情预先说出比较好,这样对我们未的合作很有利,您说是吗?”

这次的笑容虽然同样可爱,但是欧仁施耐德却不如刚才那样轻松了。面前这个美丽女子说的话很有机巧,表面上看礼节备至,实际上却是在不动声色地点明自己的超然地位,要求他不要因为自己不占多数股份、以及是个女子而小看自己,同时还要求自主地行事。

看起这么年轻可爱,说起话倒跟个老狐狸一样滴水不漏,难道这就是名门的家学吗?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位特雷维尔小姐并不像是个花瓶而已,而是他不得不同样认真应对的对象至少她的脑子应该很好用。

哎,特雷维尔家族还真是难缠,要是再一次什么革命,把他们和波拿巴家族一扫而空就好了!他突然心想。

“我会不遗余力地将我所知道的东西告诉您的,小姐。”他略带无奈地答,“当然,为了协调两边的经营,我也会很认真地听取您的意见。”

“那就太好了!”夏尔轻轻地鼓起掌,“我仿佛看到了我们的光辉未,而这一天绝对不远了。施耐德先生,您这次去之后,就做好准备吧,有大笔的订单将会向您倾泻而,因为我对目前法国的铁道事业进展并不满意,所以准备进一步地扩大建设事业,具体的规划已经做好了,随时将会进入实施阶段。”

“那就太好了!”欧仁施耐德禁不住欢呼了起,一直忧心忡忡的事情终于得到了解决,他肯定会感到如释重负哪怕这种解决实际上是靠付出了大量代价。

“对了,您还得另外做一些准备。”夏尔突然又说,“我需要您在近期就开始生产一种枪支”

“枪支?”欧仁施耐德愣了一下。

“对,就是一种新式枪支,不过是以吉维尼工厂的名义生产。”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解释,“不瞒您说,这里的工厂除了钢铁之外,还涉足了武器的制造政府最近大量采购的一种新式枪支,就是我们所开发的。这是一种优越性无与伦比的枪支,所以陆军对它十分感兴趣,订单量十分大,我们虽然已经十分努力,但是一时还是没办法完成所以我觉得可以将一部分交由您的工厂做,价钱好说。”

“枪支”欧仁施耐德有些踌躇了,倒不是他不想接受订单,而是施耐德家族的企业迄今为止并未涉足过军火行业,所以害怕做不好。

“您不用担心做不好,我们会把专门的图纸和样枪提供给您的,还会派专门的工程师和工人前去指导。”夏尔微微笑了笑,“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尽快完成政府的订单,让陆军全体官兵能够早日装备上新式的武器。”

这当然不是他的全部目的,这么做一是加强两边的合作关系,二也是借此增加对施耐德企业的渗透和监控。“能够制造出精良的制品和设备的工厂,就有足够好的工人和机器,而这些工人和机器就能够去制造杀人的武器只要有足够多的资金和决心,幸好这两样东西我们都有,那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不早点去做呢?施耐德先生,想必您不会拒绝为国效劳吧?”

“当然不会了,我十分乐意为国效力!”欧仁施耐德马上下定了决心,说到底其实他也很希望进入高利润的军火行业,如今能够得到特雷维尔这样的贵人相助,倒是少走了很多弯路。

“您看,您马上就看到了和我们合作的好处了吧?”夏尔大笑了起。

和夏尔密谈之后,欧仁施耐德带着还有些患得患失、但是总算如释重负的矛盾心情,离开了这间办公室,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保证和承诺。虽然要付出一些让人痛惜的代价,但是至少此时此刻,他保住了家族的产业,并且看到了未进一步发展扩张的曙光。

而他离开了之后,房间里面剩下的两个人却没有走,仍旧留在了其中。

“他并不喜欢您。”沉默了片刻之后,芙兰突然说。“如果有机会背约的话,我想他会这么做的。”

“我不奢求见了一面之后别人就会喜欢我。”夏尔摇了摇头,“他喜不喜欢我这也不重要,我至少达到了目的,以后他会慢慢地依赖我们的毕竟我们可以给他很多利益。”

“您好像很刻意地在对他示好?”芙兰离开了自己所坐的沙发,然后直接坐到了兄长的旁边,然后倚靠到了夏尔的身边,“我觉得我们根本没必要对他这么让步呀?他现在是有求于我们的。”

在她看,哥哥根本没必要对这位施耐德先生这么宽松,毕竟现在特雷维尔家族是优势一方,根本没必要以这么宽大的条件绕过他们。

被妹妹这样突然挨到了身边,夏尔略微有些感到不太适应,但是稍微挣扎了一下之后,他也就默认了现实。

“饶过?不,我本就不想弄死他们。”夏尔勉强地笑了笑,“我们毕竟不能把一切都揽到手里。这不仅毫无必要,而且很危险。”

“您是觉得我们已经得到的太多了,所以不能再得寸进尺,以至于招人记恨吗?”芙兰马上问。

“对,就是这样,我如今所做的这些已经足够招人眼红了,只要继续目前的趋势,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工业界的领头者之一所以现在我不需要再把其他人都排斥在外了,相反我要给我们增加一些朋友,一些可控的朋友,我看这位施耐德先生就是一个合适的朋友。”

“如果有这样一群朋友的话,想必您的地位也会更加坚如磐石。”芙兰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也是您设置这个联合会的目的吗?”

夏尔没有答,只是耸了耸肩。然而这时他突然发现,胸前被压得有些不舒服。“喂别靠得这么紧啊,呼吸都不通畅了。”

“我就是要靠在您的身边,听听您的心跳,不然您老是爱骗人,谁知道哪句话是真的。”芙兰微笑着说,不过,她也微微地有些气喘。

“我没有骗过你。”夏尔苦笑。“好了,现在你该满意了额吧?我为你铺好了路,剩下的就看你怎么走了。”

“我会用我最大的热情为您服务的,先生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忠诚于您了。”芙兰满怀深情地说,“您绝对会庆幸于自己今天的决定。对了,您觉得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我之前没怎么和这种人打过交道”

“表现得不错。”夏尔点了点头,“继续保持吧。”

“太好了。”芙兰笑了起,然后用手勾到了兄长的颈后,然后微微用力,将他的头压了下。

但是夏尔有些尴尬,并没有如同她所愿。

“别忘了您答应过我什么!”芙兰睁大了眼睛,看着夏尔,“难道您其实只是在欺骗我吗?”

“好吧,好吧。”夏尔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垂首吻住了对方。

在两唇即将相接的时候,芙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心满意足地笑了起。“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

一时间房间内陷入到了令人羞怯的沉默当中,直到良久之后两唇才互相分开。

芙兰的脸如同樱桃一般红,好久都没有消散,显然她刚才并不如同表面上那么毫无顾忌。

“您让我以这种方式进,是不是为了不刺激不刺激夏洛特?”她突然又问,“你用一个监督合作者的名义的话,夏洛特就不好反对了。”

“如果你知道,就不用多说。”夏尔垂下了视线。“过一阵皇后陛下要了,婚礼上我原本想要你参加的,但是这次你不要参加了好吗?你既然要做这些大事,那就不要多在公众场合露面。”

“你放心吧,我不会在你面前说她坏话了,也不会和她争锋。”芙兰再度笑了起,“她想要多少光彩就要多少光彩吧,我在您身后默默地帮助您就可以了,至于公众我巴不得这些苍蝇遗忘我呢。”(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