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九章 初临

第十九章 初临


                雨后的吉维尼工厂,那种经久不消的焦煤味终于被洗掉了不少,虽然天空仍旧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幕,但是空气却清新了许多。

工人们穿着制服在厂区当中四处穿行,各种运货车也在厂区内的轨道当中滑行,他们沉默无言而又十分有效率,今天白天对他们说又是一天繁忙的工作,容不得他们去欣赏天空。

而在厂区的中心,矗立着一幢几层楼高的水泥建筑,这幢建筑被粉刷成了白色,看上去和其他地方对比十分强烈,这里是管理者们工作的地方,他们在这里制定工作计划,制定薪酬标准,是工厂的心脏区域,

这幢楼里面的大部分房间都秉持着工厂的实用主义精神,布置十分简单,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而楼中有一些房间是专门供外界的客使用的,里面的陈设却十分考究。

在其中的一间房间当中,夏尔正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客人。

他今天和平常一样,穿着黑色的正装,系着黑色的领结,而他的客人,也是留着一头分发,同样穿着正装,倒也像个风度翩翩的政客。

不过,他不是一个政客,而是一个商人虽然实际上,他干的活现在和政客也差不了多少。

他叫欧仁施耐德,是赫赫有名的施耐德公司的掌舵人。

而他现在跑过接受夏尔的接见,也正是因为有求于夏尔。

至于其中的始末,说话长了。

施耐德公司,是由两兄弟共同创办的,哥哥是阿道夫施耐德,弟弟叫做欧仁施耐德。施耐德实际上是德国姓氏,这个家族祖上是从普鲁士移民到法国的,然后和大多数德国在法移民一样,世代经营银行业。几代人的繁衍之下,这家族已经法国化了,德语都不大会讲,倒是在巴黎的政经界高层一直有着不错的关系。

阿道夫施耐德是长子,所以他注定是要继承家业的,在三十年代继承了家业以后,他像其他优秀的银行家那样在巴黎混得风生水起,为人所称道。他最大的手笔,是为当时的法国政府对阿尔及利亚征服战争提供资金支持,并且因此而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也让他成为巴黎银行界的才俊。

不过,和其他更年老的银行家不同,阿道夫要显得更加有冲劲一些,他的目光并不仅仅局限于家族事业上,反而想要在别的地方拓展,以便扩张自己的资本。

他的身边有一个十分合适的帮手,他的弟弟欧仁从小就对巴黎那些纨绔子弟所热衷的风花雪月没有多大兴趣,却十分喜爱机械和发明,整天泡在各种车间和作坊里和工人混迹在一切,喜欢用摆弄各种机械打发时间。

这种奇怪的做派当然让社交界其他的年轻人十分不理解,不过法国人的一大特点就是不爱管人闲事,所以尽管有些人讥嘲他不懂风雅,倒也没人拦阻他。

然而阿道夫对他这个弟弟十分关爱,非但不阻止他的这种爱好,还经常花钱资助弟弟的研究,他这么做当然不只是因为疼爱弟弟而已,他是通过弟弟的爱好,发现了新的一条扩张家族事业的道路投资方兴未艾的重工业。

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勃然展开,欧洲大陆上也开始闻到了蒸汽时代的气味,有眼光的政治精英们决心带着自己的国家投身工业化的大潮,而商界精英们也纷纷投入其中,希望借此分一杯羹。阿道夫和欧仁兄弟也正是这一群商界精英的一员。

在经过了多年准备之后,在1835年,施耐德家族的两兄弟投资了185万法郎(毫无疑问是一笔巨款)买下了乐奎索的炼铁厂,正式投入到了工业革命的大潮当中。而这时政治环境也对他们非常有利,当时的七月王朝十分重视发展工业和铁路,投下了巨额投资,并且在1841年实现了法国第一条商业铁路的运营。

要发展工业和铁路,当然要需要大量的钢铁,数不清的钢铁,所以施耐德家族很快在这一浪潮当中收获了巨额的报,利润几乎滚滚而。当然,雄心勃勃的施耐德兄弟自然不肯就此止步,他们想要进一步深入到制造业当中,于是开始制造火车车头和其它配件设施在当时的环境下这当然也是获利甚丰厚的行业,所以施耐德家族原本就丰厚的财富也因此而快速积累起,成为了法国的工业巨头,到了四十年代中期,这一家族已经成为了全国知名的实业家,反而原本的银行业倒已经悄然淡出。

然而,就在这一家人如日中天的时候,一个个打击开始悄然临了,在1845年,施耐德家族的大哥阿道夫猝然去世,年仅四十三岁。他的去世,不仅留下了两个未成年人女儿和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也给欧仁留下了一个大难题从现在起他必须要抛弃对窗外事漠不关心的发明家立场,而要去面对政商界的刀光剑影了。

留给他学习的时间并不多,仅仅在三年之后,七月王朝在革命当中轰然倒塌,而法国也随之变天,波拿巴家族取代了奥尔良家族成为了法国的主宰。这一时势的巨变,给法国许多家庭带了戏剧性的变化,如果说夏尔因此而飞黄腾达的话,施耐德家族差不多就是相反了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重工业巨头和政府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彼此之间密不可分,阿道夫施耐德在世的时候,就是依靠自己和王朝政府的良好关系,为自己家族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现在,摆在欧仁面前的,是一个新的王朝了。

原本对他说这也不是很大的问题,他的家族当年能够依靠金钱打通七月王朝的人脉,现在自然也就可以去依靠金钱打通波拿巴皇朝的人脉然而,当做出这样的尝试之后,欧仁却愕然发现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他所想要踏足的每一条路,最后似乎都有一个人挡在面前。

夏尔德特雷维尔。

借助法国政局在几年间不可思议的突然转变,这个年轻人依靠波拿巴家族的支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蹿升,并且很快就成为法国有数的权力人物之一,有人甚至认为他是波拿巴阴谋集团的首席智囊,一切罪恶的渊蔽。

他到底有多坏欧仁施耐德不清楚,但是欧仁发现自己每当想要联系政府部门,让他们给自己更多的铁路和其他工业订单的时候,那些接洽的官员总是向他露出一副既像是无奈又像是嘲讽的笑容,然后说“您去跟德特雷维尔先生请示吧,这件事没有他点头是批准不下的。”

特雷维尔先生要是想收钱,那是小事,以他的地位,只要他肯让路的话多少钱欧仁都愿意拱手奉送。可是他现在并不是要向自己收钱的架势,反而倒是想要挖断施耐德家族的根基欧仁施耐德发现这位先生居然自己也在创办企业,涉足到工业界当中。

一位政府权贵放着好好的轻松钱不收,非要跑去做实业,欧仁怎么想也想不出理由,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情况持续下去的话,那么这个消息对他、对他一生的事业说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自从号称要专门经营国家铁道事业、扩张国家实力的铁道部设立之后,施耐德家族的工厂收到的订单反而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原因当然很清楚特雷维尔家族的吉维尼工厂一直都在扩张产能,一步步地侵吞挤占施耐德工厂的份额。

虽然这很明显是私相授受、滥用职权的**行为,但是施耐德知道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无法用法律衡量的,他们之前做过,现在别人也是在做同样的事情而已,抱怨甚至告状是没有意义的。

眼见现在波拿巴家族的统治越越牢固,看上去不大可能在短期内崩溃,而德特雷维尔本人也青直上,正式成为了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帝国大臣,欧仁发现形势越越严峻了。

吉维尼工厂现在越越大,眼看已经规模要超过施耐德家族的乐奎索工厂,以后恐怕还会继续挤占施耐德家族的空间。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他一直都想要和特雷维尔家族攀上关系,向对方服软输诚,以便让所以几次想要求见夏尔为了家族事业的延续,哪怕是必须要乞求对方,他也准备这么做。

然而,几年虽然他多次恳请,而且言辞越越恭敬,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允许和这位大人物见面,这可让他愁坏了。

而就在半个月之前,他终于收到了信,德特雷维尔大臣下决定在吉维尼召见他,请他到时候与会。

虽然觉得在吉维尼这个地方去求见对方实在有些屈辱,但是欧仁也知道自己现在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也就带着一丝庆幸踏上了前吉维尼的旅途。

到工厂区当中以后,他很快就惊叹于这家工厂的规模和技术了,在他这个内行人的观察当中,他发现工厂比他原本想象得还要规模潘达,某些地方甚至比他苦心经营起的工厂还要先进。

在惊叹之后,便是忧心忡忡。

吉维尼已经被这位大人物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以后他的工厂应该怎么办呢?最让人可怕的是,这家工厂后面还站着一位目前无法撼动的靠山,这位靠山决心用一切手段喂养这家工厂。

带着这种忧虑,他忐忑不安地到了这幢楼当中,并且最终等到了大臣下的降临。诚惶诚恐的招呼过了之后,他终于正式得到了和大臣下会晤的机会。

和他想象的不同,当见到真人的时候,他发现大臣下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待人接物都十分客气,并没有多少世家子的傲气。

不过,颇为让他不大自在的是,大臣下不是一个人进的,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很年轻,而且十分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他生平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之一。刚进的时候,她还腼腆地跟自己笑了笑,这个笑容几乎让已经到了中年的欧仁施耐德一瞬间都忘记了自己的忧虑。

可是,从年纪上看,她不可能工厂的管理者。

应该是情人吧哎,多可爱的人啊!不过,大臣下毕竟年轻,有这样的爱好也不足为奇吧,上层社会谁不是这样呢。

可是在这种秘密会谈当中插上一个花瓶,总让欧仁感到十分不自在,很多话都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施耐德先生,容我跟您介绍一下”正当欧仁还在犹豫的时候,夏尔突然笑着跟他介绍了,“这是我的妹妹,芙兰德特雷维尔小姐。”

“啊?”欧仁一时没有反应过。

“您好,先生。”芙兰继续满面笑容地看着他,蔚蓝色的双瞳似乎让人如沐春风,“很高兴见到您。”(未完待续。)(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