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章 规劝与告诫

第十章 规劝与告诫


                听到背后压抑的哭声,夏尔也感觉心情十分不好,他默默地带着艾格尼丝,沿着走廊准备到刚才的客厅里面。

“我原本以为要面对狂风暴雨,倒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艾格尼丝突然说,“他倒是比想象中要克制,只是悲伤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

“任何人看见杀死自己唯一一个儿子的人,都不会很高兴。”夏尔略有些不快地答。“您对他有些太过于刻薄了。”

“难道这还是我的错了?”艾格尼丝冷笑,“难道我是平白无故去杀死您父亲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当然有您的理由,所以我们现在也不想再提及此事了。”夏尔最后叹了口气。“这件事就让它彻底过去吧,谁也不要再提了。”

艾格尼丝是把爷爷当成悲剧的责任人之一的,因此她能够好声好气和他说几句话,并且把埋葬埃德加的地点告诉给这个老人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也不能要求太多。

“是啊,那就让一切都过去吧。”艾格尼丝轻轻点了点头,刚才脸上的那种尖刻骤然消失不见,反而显得有些怅然,“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已经成为了对国家不可或缺的优秀人物,想必爱丽丝也会很欣慰吧。至于我,也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了。”

“那么,我恭喜您。”尽管理论上说艾格尼丝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但是夏尔觉得埃德加应该早点死了才好,否则也不至于耽误艾格尼丝这么多年。

是啊,耽误太久了。

他打量着面前的姨母。

虽然她的面孔还算是白皙光洁,残留有青春的余韵,但是却已经在眼角出现了微细的皱纹,显然已经开始走上下坡路了。

蓦地他感觉有些怅然。

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责备她呢?她才是受害者,也是其中付出最大的人。甚至我应该感谢她,为我们解决掉了一个麻烦。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跟你说话的。”他微微躬了躬身,然后致歉,“我衷心祝愿您接下能够开心地过下去。”

“总算你还留着最后一点点良心。”艾格尼丝微微笑了起,“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下你。”

“请问吧?”夏尔有些好奇。

“我听说一些有关于你的事情,嗯比较负面的事情。”艾格尼丝难得地犹豫了一下,显得有些尴尬。“我想跟你查实一下。”

“什么事情?”夏尔仍旧摸不着头脑,“您您也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的,谁也免不了做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情,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政敌很多,所以难免会有不少人说我们的坏话,我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不,不是政治上的事情,你们这些政治家争的那些问题我不关心,反正已经够肮脏的了,大家都知道名利场上没有好人,别人怎么说你也不关我的事,我要说的是别的事情。”艾格尼丝摇了摇头,“我听说你私下里过得很风流,和很多女士往过,对吗?”

呃

一瞬间夏尔不知道该怎么答,他下意识否认,但是在姨母的视线面前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看是听到了许多风声了吧,否定没有意义。

“并不是很多。”最后,他只能给出这样一个暧昧含混的答。“只有有那么一两位过从甚密而已。”

“你还真是”艾格尼丝皱起了眉头。

十年不见,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从少年成长成了一位青年,变成了一个权势赫赫的大人物,并且做下了傲人的勋业。然而,也变成了一个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招蜂引蝶的浪荡子,在追名逐利的同时,也放纵着自己的**。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在父亲身边的时候,也知道名利场当中的佼佼者们大多数都招蜂引蝶,虽然她自小看着他长大,并且发自内心地疼爱他,但是她也只能面对现实,他已经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那个少年完全不同了。

只是她仍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难道你不觉得愧疚吗?夏洛特那么爱你。”最后,她禁不住质问。

“我我有时候确实觉得有些愧疚,”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点了点头,“确实我觉得很对不起夏洛特。”

“是啊,你当然对不起她了,她爱着你,和你结婚,然后生下了你的孩子,并且愿意和你共度一生,”艾格尼丝冷笑了起,“可是你呢,你用什么报她的?就用私下里的背叛吗?别忘了,她不管对别人怎么样,对你可是十分贞淑的,难道你还想找到比这更好的妻子吗?”

“您说的我知道,我都知道”夏尔再度点了点头,“所以我会用我能够给的一切补偿她的。您看,现在她可是整个社交界的焦点,全国的太太们都艳羡她的地位”

“好一个补偿!你以为用钱用地位用头衔就能抵消掉爱的欠账了吗?”艾格尼丝禁不住抬起手,就像当年那样揪了一下他的耳朵,“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样对待别人了?难道你就不能以忠诚报忠诚,一心一意地对待你的妻子吗?”

“很抱歉,我不能。”

“什么?”夏尔如此干脆的答,让艾格尼丝一时都没有反应过。

“是的,我不能,非常抱歉。”夏尔叹了口气,然后突然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走到了二楼走廊的窗户边。

此时,楼下的音乐声和人们的交谈声直窜进他们的耳朵里,好不嘈杂。

“您听到了吗?这里很吵是吧?因为人太多了。是啊,人太多了,而且越越多。我有很多部下,也有很多朋友,他们忠诚于我,我也通过他们去谋求权势、达成我自己的目标。现在他们的前途、他们的希望都在我的身上,他们和我共进退,我荣耀发达了,他们就能够跟着飞黄腾达,我失势了,他们也一定会前途无望我我已经不是一个人活着了,难道我能够任性行事,随随便便就把他们的希望给弄个粉碎吗?不,我不能!同样,对一些嗯对一些我十分欣赏喜爱的女子说,我也是这样,她们要么是我的助手,要么为我帮了大忙,她们已经为我奉献了太多东西,也寄托了太多的期望,我不能说抛开就抛开,也必须为了她们的期待而做到底,是的,到现在我已经没办法放弃了,只能带着梦游者的确信一直走下去,直到终点为止!”

“好一番歪理啊!照你这么说,你这反倒是负责任了?明明是自己克制不住**四处留情,反倒说得好像自己在做什么好事一样!”艾格尼丝气极反笑。“难道报那些女人的方式就是背着妻子偷情吗?难道你就不能以其他方式为她们谋求幸福吗?不,不要骗自己了,您是有办法的,之所以不那么多,完全不是出于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是你的个人私欲!你就是为了满足私欲才背着妻子做那些放荡的事的,就和其他人一样。”

“是啊,您说得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也许确实有办法让她们离开我而依旧幸福,但是我不想选。”夏尔放低了声音,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我就享受她们留在我身边的乐趣。我曾试过和其中一位告别,但是天哪,太难受了,我不想再重新品尝那种感觉。您可以蔑视我,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就是想要把她们留在身边。如果您咒骂,那就咒骂吧,我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混蛋,并且以后要继续这样下去!”

“难道有什么乐趣是你的妻子给不了你的?!”艾格尼丝大声质问。“你这样也算是一个丈夫吗?”

“我很遗憾,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夏洛特自有夏洛特的好,但是我能够在别人身上找到别的乐趣。”夏尔以一种冷静的态度答,混不管自己的话听上去有多么厚颜无耻。“既然她们乐意呆在我的身边,并且带给我不一样的乐趣,那么我为什么要改变这一切呢!”

“啪!”

艾格尼丝再也忍不住了,她挥起手,然后就是重重的一耳光打到了脸上,她的手劲可不比常人,生气的时候自然也没想过控制力度,所以这重重一击让夏尔顿时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被人当面质问并且打了一耳光,这几年里面,人人都是对他奉承逢迎,哪有人这样对待过他?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夏尔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可是夏尔并不打算跟自己的小姨翻脸,所以只好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击。

“夏尔,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人了?”艾格尼丝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严峻了,不光是脸都涨红了,她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你看看自己,你这样怎么做好一个丈夫和父亲?我真没有想到我真没想到”

“我是在认真地跟您说明情况,艾格尼丝姨妈。”夏尔十分恳切地答,“当然了,出于您的立场,我不指望您能够完全理解我的决定,但是我想请您不要把我的话跟夏洛特说,以免惹得她伤心,也让我们的生活兴起波澜。您看,虽然我不能做一个完美的丈夫和父亲,但是我可以尽量尝试做一个还算不错的丈夫和父亲。”

“靠什么做?靠欺骗吗?”艾格尼丝反问。“难道在妻子和儿子演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就是你应该做的了吗?”

“如果只能靠欺骗,那就欺骗吧,就算是欺骗编织的幻梦,也要比残酷的现实要好不是吗?再说了,我也没有完全欺骗她,结婚以后我十分尊重她,除了这样一点事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已经全部听从她了,夏洛特至少享有着其他人无法企及的荣华,哪怕是在我们家族都没有人敢于和她争吵,这样难道还不够吗?”夏尔一边忍受着脸上的疼痛,一边低声答,“我不是在为自己做什么辩解,我知道我这样的做法很邪恶,但是我服从自己的愿望。”

“这还真是”艾格尼丝已经无话可说了,她发现自己除了恼怒之外,更多的是担心,更是苦涩。

不知不觉当中,她突然想起了他的父亲,那个同样放荡不羁的人。

爷爷是这样,父亲是这样,孩子又怎么可能不是这样?她蓦然心想。

这家人从根性上就是如此的邪恶,却每次都能吸引女子飞蛾扑火,真是令人不快的事实。

难道又要走上父亲的老路吗?当年的悲剧难道又要重演吗?

这太可怕了。

“我明白了,现在看,要你收敛自己的**,一心一意地忠诚于夏洛特就像她对你做的那样,已经不可能了是吗?”沉默了许久之后,艾格尼丝低声问。“你直言不讳地告诉了我你的想法,并且以后会一直这么做是吗?”

“是这样,我十分爱怜她,但是没办法一心一意地忠诚于她,所以尽管时而有愧疚,并且因为愧疚而做出了许多补偿,但是我仍旧将那些关系持续了下。”夏尔长叹了口气,“以后也会这样吧。这些话我不会跟夏洛特说的,我希望您也对她保密,因为嗯,似乎太残忍了。”

“你”艾格尼丝想要再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了。

她已经明白,想要靠言辞批判让他幡然醒悟是不可能了,这个人自负而又傲慢,因为权势和他人的逢迎而变得更加固执,他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大概就会做到底。

难道痛苦和悲剧就要这样一代代延续下去吗?

也许他说得对,夏洛特不知道这些事情更好吧,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罢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情,就算有什么悲剧她都不愿意去管了。说到底,夏洛特和夏尔都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而不是她的直系亲属,她也无权去管束太多。

但是,唯独有一件事,她觉得自己必须干涉。

“我不是生活在一个虚幻世界里面,我也知道很多人都和你一样,但是他们至少还有底线,夏尔,我希望你明白你即使身为帝国大臣,有些事也是绝不能做的,你好好记住我的忠告吧。而则,你会不仅仅自己失去一切,还会让你的妻子和儿子所拥有的一切都化为泡影,并且沦为笑柄。”

将自己的手帕扔到了夏尔的脸上之后,艾格尼丝转身离开。

“记住我的话,不然就不是一耳光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