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四章 故人

第十四章 故人


                “强迫买下它们?”阿尔贝有些疑惑,“好倒是好不过能行吗?他们毕竟在外国。”

“短期内当然是不行的,但是长期内我们不得不尝试这么做。”夏尔低声答。

虽然他是闪烁其词,但是他的好友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你的意思是某一天,我们可能将会同普鲁士打仗,然后将克虏伯工厂掌握在手里?”

“这么说有些过于偏颇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通过各种和平或者非和平的手段,在合适的时候,遏制普鲁士不可避免的实力扩张,并且剥夺他们通过莱茵兰成为欧洲霸权的能力和可能性。”夏尔字斟句酌地答,“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并不多,要么什么都不做,坐视他们通过莱茵兰的煤铁变成欧洲最强大的工业国,要么就在之前以断然的手段阻止他们,也就是这两条路而已。”

“行了,夏尔,你已经是大臣了,不用再跟一个外交官一样讲话了吧?”阿尔贝忍不住失笑了,“你这么一大串最后还不是我的意思。”

“正因为我是大臣,所以才不能说得那么露骨和激烈。”夏尔摊开了手,“而且,我们是在讨论一个有关于欧洲历史走向的问题,必须以礼貌妆点它。”

“你离开外交部真是太可惜了。”阿尔贝耸了耸肩。“对了,你的公开讲话里面不都是拥护欧洲和平的吗?怎么私下里说的时候就完全变调了。”

“是啊,我热爱和平,对一个国家说,和平是手段,但绝对不是目的。如果和平有利,那么她就应该保持和平,如果和平对她不利那么暂时摒弃和平,以各种手段去谋求另外一种对自己的和平就是必然之举了。 看”夏尔几乎理所当然地答,“如果只是为和平而和平的话,那么我们干脆现在就解除武装然后请外国人占领不就好了?”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些话题了反正这是你们这些大人物烦心的话题。”阿尔贝摇了摇头,看了看周围,“我按照你的指示做就好了。”

“那么,我觉得也许你可以弥补这个遗憾。”夏尔微微笑了起。

“你你是在开玩笑吗?”阿尔贝再度震惊了,“我我去当外交官?哈哈哈哈”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啊,你有家世,也有足够好的举止,有了这两点不就可以当个外交官了吗?”夏尔笑得越越深了,“其实我真觉得你挺适合当个外交官的,你善于欺骗,也善于讨人欢心,更加善于揣摩别人的想法而且其实你也谨言慎行,不会轻易被人看透,天哪,说着说着我简直觉得你是个天生的外交官了啊!”

“行了行了,别开玩笑了啊。”阿尔贝推了他一把。

“我是认真的,只要你想的话,你就能当个外交官。”夏尔仍旧微笑着,“而且我之前在外交部毕竟认识一些人,他们可以让你成为一个外交官想想吧,你可以隔三差五地就到欧洲各国的首都当中,见识那里的人物风貌和嗯,美丽的女士?”

“听上去这倒是有些意思啊?”经过夏尔的鼓动之后,阿尔贝突然也感觉有些心动,不再那么排斥这个想法了。“你让我仔细想想吧啊,好热啊!”

一边说,他一边伸手松了松领带。

这个厂房内部因为有许多蒸汽驱动的机器,所以水汽弥漫,让他们这些身穿正装的人都感觉十分难受。

夏尔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定一切生产都井然有序之后,他也觉得呆在这里有些太过于闷热了,然后他转头看向了这里的总工程师德斯蒙。

“先生,经过今天的视察,我对您工作的业绩勉强还是满意的,我希望您接下能够再接再厉,并且将不足的地方统统予以改进。记得我跟您说过的,军火的生产一定要放在最为优先的地位,但是其他产品的生产进度也不能太过于被拖后,因为这些生产同样极为重要,明白了吗?”

“不得不说您给我提出了一些过于难以达到的要求”德斯蒙苦着脸说。

“这就是我将您提拔为总工程师并且让您领这么高薪水的原因。”夏尔耸了耸肩,“如果您觉得我提出的要去过高,以至于超过了您的能力范围之外的话您现在就可以提出。”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先生,事实上我十分愿意为您效劳!”听到了夏尔的威胁之后,这位工程师连忙为自己辩解。

接着,夏尔带着自己的一行人离开了庞大的工厂区,到了周边一座属于夏洛特名下的田庄里面。

因为工业污染有些严重的缘故,实际上农田的产出已经比之前大大下降,不过胜在景色还是可以,所以夏尔每次到这个工厂视察的时候,都会这里休息,不过夏洛特是不会了。

因为事前就得到了电报的通知,所以原本积了一些灰尘的宅邸被重新打扫一新,以方便夏尔和他带的这群人的入住。

乡间最多的是什么?当然就是酒了。

他们一到这里,就扎入到了美酒佳肴的盛宴当中,夏尔原本就想要讨好这些军方的代表,并且让自己的朋友们在这里玩个开心,在乡间又不用多顾忌,所以就搞得十分随意,大家一坐下就毫无拘束地互相攀谈,然后很快就在酒精的作用下陷入到了泥醉的状态当中。

这群人在这里互相交谈开玩笑,很快就进入到了男性们最常见的话题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女子悄然走了进,然后马上惹起了他们的惊呼。接着,男人的喊叫和女人的笑骂就混合在了一起。她们都是阿尔贝的“朋友”,昨天特意乘坐一列列车到这里的,为的就是兑现阿尔贝对乔治的诺言。

在看到这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之后,已经很有醉意的乔治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妖魔一样。

“小朋友,你看,我满足了你的愿望了吧?”阿尔贝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起你的勇气,让她们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吧!一个勇往直前、无畏的男子汉”

“啊!这!这样”少年军校生语无伦次地喊了起,好像还没有认清楚现实一样,虽然他心里早已经有了类似的憧憬,但是真正成真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娜娜,妮妮你们两个带他上去,好好让他享受下吧,这年轻人是我的朋友,你们要认真点儿。”阿尔贝抬起手,指了指其中两个女子,然后叫出了的花名,“对了,他还是个雏,你们得让他留个好一点的忆啊!”

“哈哈哈哈!”在餐厅的哄堂大笑当中,两个吃吃娇笑的女子拉住了乔治的手,然后将他拉着往外面走了过去。

楼上有很多空房间,随便哪一间都足够给这个少年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忆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个腐化堕落的集团就将又增加了新的一员。

在这哄堂大笑当中,剩下的人们更加放浪形骸起,他们继续狂喝滥饮,然后和旁边的女子们肆无忌惮地调笑起。

而夏尔这时候却并没有参与到其中了,他站了起,离开了房间。

倒不是说他道德有什么高尚,而是他对这种勾勾手指头就能弄到手里女子并没有什么兴趣,吕西安和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也走了出,他们两个都因为各自的理由而不想参与到这样的狂欢当中。

在醉眼惺忪的迷糊当中,他们决定到阳台上去玩玩牌,然后马上就走了过去。

而夏尔的妹妹也并没有休息,一到这座宅邸当中,她就吩咐仆人给自己备马,然后骑马离开了这间宅邸,虽然在仆人的极力要求下,有两个人跟在了她的后面,但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这两个人不得不放开了距离,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深怕大臣下的妹妹有什么闪失。

芙兰并不是兴之所至想要出看看风景,事实上她催动着马,直接按照记忆当中的道路在森林和乡间的小径当中一路穿行。

天气有些炎热,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她默默忍受了这种不便。

很快,她就到了另外一座乡间宅邸的门口。停下了马之后,她吩咐跟在后面的人牵着她的马等在门外,不允许打搅她,理由是她想要在这里见自己的一位朋友。

然后,她推开了篱笆,走入到了这间宅邸当中。

相比上次的时候要更加破败了许多,杂草在周围的篱笆上染上了一道道的青绿色。台阶也出现了点点裂痕。最近几年已经习惯了富贵生活的她,碰到了这种衰颓的样子,倒是突然觉得有些美感了。

然后,她带着有些紧张不安的心情走上了台阶,轻轻地敲响了门扉。

“请问有人吗?”(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