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激动与忧虑

第十三章 激动与忧虑


                确实,这对兄妹的表现过于亲昵了,简直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兄妹。

艾格尼丝也是有哥哥的,小时候也曾十分亲昵过,但是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礼节和教育开始在大家当中构筑了藩篱,财产方面的考虑也侵蚀了兄妹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哥哥的关系变成了贵族家庭的子女之间常见的那种关系彬彬有礼,但是却缺乏热情。

她和姐姐倒是一直很亲,所以才会在她死后做出那些事情

可是,这对兄妹就大不一样了,明明兄长已经结了婚,结果两个人抱起的时候,妹妹的神态却还是那样亲热,笑得那么自然和喜悦。

该说是天真呢,还是另有图谋呢?

看着她笑得如此开心的模样,艾格尼丝怎么想都像是后者。

看夏洛特说得事情真的是有可能的,这对兄妹之间,真的可能有些私情。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蓦然有些抽痛,痛心地看着自己的外甥。

夏尔,为什么你要蠢到做出这种事,难道你的脑子里面都是浆糊了吗?难道一路顺风顺水的你,终于被权力和别人的奉承冲昏了头脑,以至于以为自己做什么都不会遭到惩罚了吗?

然而,此时,这对兄妹当然无法感受到他们姨母的心情了。就像一个男孩子向别人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夏尔兴冲冲地站在妹妹的旁边,指导她这种枪的每一个细节,以及向她介绍专用的子弹,并且带着她使用这种枪打靶。

他是在满足自己体内那种男性几乎与生俱的那种对机械的热爱,虽然现在两个人挨得十分亲近,但是并没有从中感受到多少暧昧和****的存在。

然而芙兰就不一样了,她靠在哥哥的旁边,用心听着对方的每句话,但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听清一样,只觉得满心的雀跃和欢喜。

两个人已经恢复了过去的那种亲昵,这对她说就是最好最好的慰藉。

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故意,她此时变得比平常要更加娇弱一些了,一把步枪犹如是千钧之重,在手中一直都发抖,怎么也抬不起,结果为了帮她稳住,夏尔不得不几次在后面扶住她的手。背靠着兄长的胸膛,她真有些晕眩。

“哇,这种枪好厉害啊,感觉指到哪儿就能打到哪儿!”打了十几枪之后,芙兰看了看远处的靶子。

芙兰之前并没有用心练过枪,只是偶尔因为好玩打过几次老式猎枪而已,但是开了十几枪之后,她确实也感受到了这种新式枪支的实用性和优越性。

没错,依靠有膛线的枪管和特制的子弹,这种枪已经可以淘汰现在各国军队所装备的任何一款制式步枪了,夏尔所说的并没有任何的夸张。

“它确实是革命性的,射程长了几倍,弹道也十分稳定。”夏尔挑了挑眉头,然后将枪放到了架子上。

“难怪您要把这种枪搞得这么隐秘我明白了,它这么先进,确实应该好好保密,让我们的军人保持优势。”

“保密也只是暂时的,只要一开始装备军队,到时候各国军队就都会知道我们使用了这种新武器,然后他们就会发现它的优越性,接着各自谋求仿制,我们顶多只能保证两三年的优势当然,两三年的优势已经是很让人满意了,不过这不应该是我们停下改进脚步的理由,我们之后会继续研制新的枪支,争取让军队一直拥有比其他国家更加先进的步枪。”

说实话他也知道后装线膛式步枪是未军队武器的发展方向,而且还吩咐自己的手下们加紧研制,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先大量制造米尼枪争取军队的订单这理由倒是十分容易让人理解,从军队里面赚一遍钱,哪有赚两遍钱那么轻松惬意。

“这些枪都很不错,看得出你们是用了心了,谢谢。”夏尔安抚好了妹妹之后,走到了德斯蒙的旁边,“还请之后再接再厉,为帝国军队做出更多的贡献。”

“下,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德斯蒙挺直了腰答。“请您相信,我们所拿到的每一分薪水,都对得起帝国。”

“我相信你们。”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他头看了一下军队的代表们,发现这些人也一直都在验收武器,并且巡视各处的生产工序,态度貌似还算是满意。

以自己在军中的关系网络,只要军队满意,那么以后的订单就会源源不断了吧。

但是,关系归关系,质量是绝对不能有任何含糊的,这不仅关乎声誉、更加关乎尊严在夏尔看,用任何手段夺取订单都不算是行恶,但是夺到了订单之后却做不好,那简直就是耻辱了,他丢不起这种人。

现在还只是造枪,一切都还算是比较容易,但是以后的挑战就会越越大了,要制作各种大炮还要制造各种全新的武器这一切就依赖于不间断的投资,以及严苛的管理,以及坚持不懈持续创新的精深。

“以后,我希望你们也用同样的精深应付帝国新的要求。”夏尔严肃地看着对方,“挑战只会越越大,难题只会越越多当然报酬也会越越丰厚,德斯蒙先生,到目前为止您都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优秀,我希望在之后您能够继续这样表现。”

“是,下!”德斯蒙腰杆一挺。

“好吧,带我到加工的车间看看吧,”夏尔继续对他下令。

“好的,下。”德斯蒙转身就准备带他离开。

然而除了阿尔贝等几位朋友之外,芙兰也跟在了后面。

“特雷维尔小姐,您还是不要去了吧那里又潮湿又闷热,对您说实在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德斯蒙有些犹豫,劝说芙兰。

“让我过去吧,先生,我也想看看您的事业。”芙兰连忙向夏尔求情。

在芙兰的央求下,夏尔考虑会儿终于同意了。“好吧,那就带你去吧,反正也就是一会儿而已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事业,感受一下我和家族的目标,未尝也不是好事。”

接着,在夏尔的吩咐之下,德斯蒙带他们在狭窄的过道当中一路穿行,最后到了一幢厂房面前。

这幢厂房的占地很大,而且建得很高,远远看去就跟宫殿似的。

“好大!”芙兰感叹。

就在这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到了他们的耳中,就连大地都震动了一下。

芙兰先是以为天上打雷了,但是一看天空还是如此晴朗,不仅有些惊奇。

“这是机械在发威,小姐。”德斯蒙看出她的异常,所以连忙解释。

到底什么样的机械有这样的威力?芙兰心里面有些疑惑。

她的疑惑很快就被解开了,走入到其中之后,她发现这里摆放着很多奇形怪状的机器,这些机器是钢铁制作而成的吗,呈现方形,分作上下两层,中间用铜管连接。

这些机器在巨大的厂房当中各处分布,尤其是中间那一台,尤其显得硕大。

“这是蒸汽锤,”夏尔在她旁边低声解释,“这是靠水蒸汽推动的机器锤,锤头和汽缸的活塞杆装置能上下活动,锤制锻件。我们列车和机器上很多部件,都是用它直接锤锻出的,它力大无比。”

在这个年代,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运输工具越越庞大也越越精良,但是诸如火车、轮船这些运输工具,体量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它们的许多部件、靠人力简直不能动它分毫,再有力气的铁匠,也只能望着那大块的钢铁而兴叹。

于是,人们迫切需要更有力量的臂膀和铁锤,以及一种新的驱动它的动力。蒸汽机的发明,也就为这两个需求提供了十分完美的解决方案。在1836年,法国巴黎的一位叫f卡韦的工厂厂主就已经制出了蒸汽锤,但还不是十分完善,直到1841年,发明家詹姆斯内史密斯制造出了更加精密并且力大无比的新一代蒸汽锤,他所发明的蒸汽锤已十分完善,锻打能力极强。

在英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当中,他的新式蒸汽锤被送到世界博览会上参加展览,在汽笛声中,许多大铁块在蒸汽锤的锻打下如同艺人手中的橡皮泥一样,被捏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引起了人们的惊叹。

在这群惊叹的人们当中,有一个就是当时作为女王客人访的夏尔。他本试图去高薪聘用詹姆斯内史密斯作为自己的工程师,但是因为内史密斯自己要经营自己的工厂所以无法如愿,不过他还是花大钱从他那里购买了他这种成熟的机器图纸和技术,把蒸汽锤引进到了法国自己的工厂当中,而且在他的敦促之下,他的工程师们也废寝忘食地进行了改进。

“小姐,您看到的这个就是‘怪物’,没错我们就是这么命名它的。”德斯蒙一脸得意的神色,“它就是一个怪物,它有将近四十吨,这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蒸汽锤之一它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骄傲,我们的怪物!”

他几乎像是在炫耀的口吻,让芙兰感觉有些可笑,芙兰四处张望,怎么也没办法在这些怪形怪状的机器当中发现多少美感。

而夏尔和阿尔贝却十分高兴地走到了这些机器当中。

“轰!”又是一声巨响,震得他耳膜发疼。

随着蒸汽锤一次次落下,一块块被锤锻好的巨型钢铁被工人们运出了厂房,成为其他工厂的原件。

“夏尔,这真是让人激动你已经完成了这样的事业!”阿尔贝在旁边惊叹,“它们能让你成为法国最伟大的实业家之一的。”

“也仅仅是法国而已。我的朋友,你看到的是辉煌,但也是虚幻的辉煌。”夏尔冷静地答,“我们的钢铁成本太高了,如果不使用关税进行保护的话,我们无论如何也竞争不过莱茵河西岸的那些工厂。你知道吗?莱茵河畔的克虏伯工厂现在也在追赶我们,也许很快他们也能够做出同样好的蒸汽锤,并且以低廉得多的价格同我们竞争他们的原料要便宜太多了。”

是的,鲁尔区的煤实在太过于丰富了,他们能够炼制更便宜的焦炭,所以德意志的工厂能够以法国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的成本生产这不是努力就能够弥补的东西。

“但是靠关税保护也不是个办法啊?人家成本比我们低,那就可以以更简便的方式行销各地,而我们只能依靠国内的市场长久看,我们竞争不过他们。”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阿尔贝有些郁闷地说。

“是啊,所以我们必要的时候就得用必要的手段解决比如摧毁那些工厂?”夏尔微笑着答,“或者强迫买下它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