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二章 视察

第十二章 视察


                随着汽笛的鸣响,位于小城吉维尼的车站又迎了一阵新的喧嚣,一列列车沿着一望无垠的钢轨,急速地冲入到了这座小城。

这座乡村小城原本十分宁静,充满了乡间的优雅和情调,然而自从一年多前这座车站建成了之后,送走了古老的田园牧歌,却也带了新奇的现代玩意儿。

随着列车缓缓地放慢速度,在一片白色汽雾的笼罩下,它最后停到了月台边。

和一般的客运列车不同,这是夏尔给自己找的专列理由十分冠冕堂皇,作为帝国的交通大臣,他有必要随时赶赴任何地方去视察帝国铁道的建设,因此不得不拥有一个专列。

这列列车外面其貌不扬,而且为了减小负重也没有几节车厢,但是里面的装饰十分奢华,而且速度很快。同时,作为帝国的大臣,他可以在事前把自己的行程通过电报传递给法国在各地的铁路局以及车站,让他们为自己的行程重新编制列车表,必要的时候让成千上万人等待自己先行权力有时候就是让人可以如此方便地行事。

车厢门很快就打开了,在车站官员和职员们的列队欢迎之下,大臣下和他身边的一群人次第地走出了车厢,踏足到了这个小城之上。

尽管里面有几位是军人,但是他们都身着便装,甚至还有两位女子。

因为起雾的关系,空气有些浑浊,这两女子不约而同地掏出手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这里的空气怎么这么大气味儿?”芙兰有些好奇地问。

她是特意要求随同夏尔一起到这里的,理由是为了向哥哥学习铁路运营方面的事务,当然更重要的理由是借机和兄长亲近一下。

夏尔原本不想同意,不过碍于她一直软语央求,而且理由看上去又言之成理,最后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把她带过了。

另外一位则是艾格尼丝她是为了出散心玩的,夏尔虽然知道她的目的肯定不会那么单纯,但是既然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所以也只好一并答应了。

“这是混杂着硫磺的焦味,所以有些刺鼻,你们忍耐一下吧,等到雾散了就好了。”夏尔有些抱歉地看了一下她。“等下我们要去工厂,那里的气味要更加浓烈许多,要不干脆你们都别去了?”

没错,这就是人工造成的环境污染,而且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因为他按照当年和夏洛特所说的构想,在吉维尼把夏洛特带的庄园改造成为了工厂,结果给这里带了十分严重的污染,没用几年,因为废气和废水,这里很大一块地方就变成了污染严重的地区,再也不见了之前那副山清水秀的模样。

虽然在这个年代里,大家其实还没有工业污染的概念,但是环境污染的恶果,人总是都能够看见的。

因为环境污染很大,所以现在这边农作物的粮食物产连年降低,周围的地主原本都十分愤然,到各处去状告工厂,但是有特雷维尔这个姓氏做底,官员们又哪里敢管?所以久而久之,这些地主们也无奈地放弃了希望,选择贱卖掉地产离开,而对此夏尔乐见其成,他一直都在拨款廉价收购周边的土地,并且借助着这样的机会扩建了自己的工厂。

现在的吉维尼,已经是高炉遍地,因为炼钢需要焦炭,所以空气当中也充满了硫焦味。

这样的空气,人呆久了就会损伤肺,就会折损寿命,但是现在谁又不是这样呢?在海峡的对面,整个伦敦现在都是一个雾都,几乎所有的居民都被包裹在了有毒性的气体里面。

夏尔并不特别在乎这里居民的观感,他只要保证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并不因此而受到过重的创害就行了。至少,他解决了数千人以后还会更多人的就业,让他们足以养活自己的家人。

“大臣下,您总算了!”就在他们下车之后,一群人向他围拢了过。“我们可等您很久了。”

首当其中的是吉维尼工厂的总工程师德斯蒙,在夏尔兴建这个钢铁厂的时候,他就是被聘请过的工程师了,并且主持修建了第一座高炉,然后他就被夏尔强行留在了这里,经历了这里的每一次扩建,并且成为了工厂的总工程师。

经过几年间在这里的调养,这个中年人现在已经发福,变成了一个臃肿的水桶腰,两撇八字胡经过了修建,又粗又厚实,他的面色也十分红润,看得出身体和精神的状态都十分饱满。现在他的手底下有几百人供他使唤,收入也十分可观,倒也难怪他会这么春风满面了。

对这里的人说,他们的前途都跟夏尔德特雷维尔绑在了一起,夏尔的每一次荣升都让他们欢呼雀跃,也给他们到了实际上的利益。在夏尔的授意下,之前铁道部就以这里为主要供应商,将铁轨和其他产品的订单一股脑地撒了过,等到了他成为帝国大臣之后,更加是毫无顾忌,巨额的订单已经几乎让这里的喘不过气了,加班加点地生产各种产品供帝国使用。

“我希望我的到,没有给你们带任何干扰。”夏尔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生产任务是不能有耽误的。”

“绝不会有任何干扰,先生现在厂长和管理人员都一直在第一线监督,务必要让生产赶上您的要求。”德斯蒙十分恭敬地弯了弯腰,“现在大家都知道您要视察了,精神都十分振奋!”

“好了,这样的好话我不想听。”夏尔摆了摆手,“只要生产一切正常就好。”

接着,在德斯蒙等人的带领下,这一行人坐上了马上,然后很快就到了工厂当中。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原本狭小的工厂已经成为了一片庞大的厂区,四周都有围墙包围,从外面只能看到一座座高耸入的高炉,犹如是支撑世界的擎天柱一样,这些柱子一直都在往外面冒出黑烟,空气里面弥漫的焦味更加浓厚了几分。

“敬礼!”

在马车驶进工厂的时候,门口已经集结起的工厂保安们同时举手向他们的雇主、帝国大臣致敬。

这些人穿着十分显眼的制服,并且荷枪实弹,简直就像是真正的军人一样。

他们干的活也很军人们差不多,除了维持工厂内外的治安秩序之外,重点就是盯防那些工人们,绝对不允许他们有任何怠工现象,至于私下里串联组建工会更是严厉禁绝。

当夏尔等人到了厂区内之后,他们发现这里俨然就成为了钢铁主宰的世界,倒处都是钢铁管道和厂房,地上也并不干净,到处都掉落着渣灰,并且一股股热浪向他们扑面而,熔融的钢水在高炉下流淌而出,然后引入到厂房当中,并且在那里慢慢冷却,最终制造成为钢轨和其他制品,并且用这些东西彻底改变世界的面貌。

这里的温度比外面还要高上好几度,夏尔这些男人们还好,芙兰和艾格尼丝都感觉有些难受,她们的装束也跟这里粗犷的陈设格格不入。

到处都是工人在进进出出,尽管他们十分忙碌,但是仍旧不禁往夏尔这一行人张望。这些衣衫敞开、脸色脏黑的工人,和这群衣冠楚楚的人,看上去简直是自两个世界。

“他们现在的待遇怎么样?”夏尔随口问了一下旁边的德斯蒙。

“有您的亲自关照,他们的待遇那当然是好啊!顶呱呱的好!”德斯蒙为了讨好夏尔人,夸张地做了一个手势。“他们的工资待遇,还有平常的饮食供应,都是同行业里面最好的,所以现在这里已经成了工人们的福地了,不少人求着想要进呢!”

仿佛是为了增加他的说服力似的,他用力点了点对面的一群正在用力抬起钢轨的工人,“您看,他们多壮实啊,要不是在这里吃得好,他们哪会有这么大力气?”

“那就好。”夏尔耸了耸肩。

他确实给了工人们相对较好的待遇,但是本质上说他这是用国家的预算慷他人之慨他在部里高价给了这些工厂订单,它们当然利润率足够充足,可以稍微改善一下工人的待遇了,这只是为了提高工人的积极性以完成生产任务,并不能说明他比其他人更有良心一些。

另外,这也只是小恩小惠而已,工人们用自己的劳动换了微薄的报酬,除了十分长的工时和强度极大的劳动之外,他们还不得不放弃了组建工会的权利。然而,就是这样的小恩小惠,都足以让工人们感恩戴德这就是这个残忍而绝情的时代的一缕剪影。

“今天有加餐,好好干!等下有鳕鱼,还有牡蛎!”就在这时,旁边监视的工头们对着各处的工人们大声喊了起,“大臣下亲自视察啦!你们要拿出干劲,别让下失望啊!”

“哈!哈!”

工头的话引起了一阵欢呼,好像工厂内的温度又提高了几度。今天是大臣下亲自视察,工厂的管理者们都个个打起了精神,非要让大臣感受到自己的忠心和执行力不可。

“下,您看”德斯蒙满脸笑容地表功,“一切都是这么顺利。”

“如果之后能够继续这么顺利就好了,你要继续盯着,防微杜渐,不允许任何怠工或者破坏生产进度的事情发生,所有不稳定分子都要直接清退!”夏尔板着脸下了指示,然后他指了指后面的几个人,“好了,您带我们去造枪的车间去吧,这几位都是军队内的人士,他们要看看新式枪支的生产进度。”

所谓的新式枪支就是吉维尼1850式步枪,这是他之前弄到手的步枪设计,并且在他的一力推动下,这种枪也被确定为法国军队下一代的主要制式枪支,然后自己也在这里建立了一间工厂生产这种枪支,由于这种枪的革命性进步,所以陆军上下都对此十分满意,价格开得十分优惠,它也成为了这间工厂的重要现金源之一。

法国有几十万常备军,要求尽快换装,尤其是,很快就要与俄国打仗了,时间更加紧迫。所以生产任务也很重,上下都十分重视。今天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自觉就代表陆军前视察生产进度。

一听到对方是军队里面的人,德斯蒙也不敢怠慢,直接将他们带向了厂区内生产步枪的工厂。

为了保密和安全,这间工厂在厂区内的最深处,占地也十分广阔。当夏尔等人到这里的时候这里也正在紧张地生产当中。

同刚才的那些厂区相比,这里要凉爽一些,也相对安静了许多。架子上已经摆放着一排排已经做好了的枪支,还有不少工人在机床旁边操作,小心翼翼地制作着这种新式枪支。

几位军方人士马上迎了上去,开始仔细地查看起这些生产好了的枪支,然后走到了工人旁边,询问起了枪支生产的每一个细节。

夏尔也没有闲着,他随手抄起了几根枪管,然后抬起,犹如是望远镜一样端着,然后透过管子看起了里面的细节。

芙兰心里起了好奇,她凑到了夏尔的身边,然后看到了这些枪管内犹如万花筒一样的螺旋线。

“这是什么呀?”她禁不住问。

“这是膛线,也可以说是枪管的灵魂,,膛线可以赋予弹头旋转的能力,使弹头在出膛之后,仍能保持既定的方向,变得更加精准,射程更长。当然,必须配合专用的子弹,这里同样也可以生产子弹。”夏尔耐心地跟她解释,“这也是这种枪十分出众,以至于饱受青睐的原因,有了这种枪之后,我们的军队会更加犀利。”

虽然他是在耐心解释,但是芙兰听得有些迷迷糊糊,不太懂。不过她从哥哥满面春风的表情看,他应该对此十分高兴。

男孩子都喜欢摆弄机械玩意儿呢,她心想。不过这种样子也好可爱。

夏尔没有顾忌她的心思,转头看向了德斯蒙,“步枪的产量跟得上吗?”

“现在现在还是有些勉强。”德斯蒙一下子变得谨慎了起,“这主要是因为人手不够,以及机械不足的原因。不过您放心,我们现在正在规划扩大厂房添置机器,等到计划完成,我们就能够把年产量提高到十几万支。”

“要加快速度,确保一定能够达成我提出的要求!”夏尔微微皱起了眉头,显得有些不悦了,“先生,我想告诉您的是,对于我们未的斗争说,新式步枪的生产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之后帝国军队因为武器的原因而受挫,难道我们能够承担这样的责任吗?再说了以后我们还要制造大炮,如果连枪都做不好,陆军还怎么信任我们?到时候您还怎么保持您现在的盛誉呢?!”

他这一通呵斥,让德斯蒙面色有些发白,几乎站都站不稳了。“下下,我们会想办法的,一定会赶上陆军的要求。”

这时候,芙兰也小心地扯了扯夏尔的衣襟,让夏尔终于从怒气当中恢复了镇定。

“抱歉,我有些着急了,今天有陆军的代表在这里,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他把口气放缓了不少,“这样吧,今后你可以把新式步枪的生产作为工厂生产的最优先事项,必要时可以动用其他地方的人力。有关于武器生产的一切事项都可以向我报告,任何事。”

“好的,好的先生,请您放心吧!”德斯蒙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之后绝不会再有任何怠慢。

这时候,夏尔才转身离开。

“您您对他的态度有些严厉了,先生。”芙兰这时候小心翼翼地跟在了他的身边。“刚刚他可是吓坏了。”

“吓坏了才好。”夏尔平静地答,“他在这里养尊处优,也没有人管他,我不找点机会吓吓他,以后他怎么还有工作积极性?放心吧,他从我这里领了很高的薪水,骂几句不会伤了他的心。”

“我明白了,原是这样”芙兰点头,表示明白了哥哥的用心,心里感觉自己又学到了一招。

接着,她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从架子上拿起了一把枪。

“诶,好沉!”

“是挺沉的。”夏尔看她吃力的样子,禁不住笑了出。“想要试试开枪吗?就当是验收吧,看看枪的质量如何。”

“可以吗?好啊!”芙兰也笑了出,“我就想试试呢。”

然后,他们到了车间内专门试枪的地方。

芙兰艰难地抬起了枪,然后向靶子瞄准。

看她摇摇晃晃的样子,夏尔忍不住了。

“你要抬稳啊!”他站在背后,握住了妹妹的手。

“谢谢您,先生。”芙兰略有羞涩地笑了。

然后,她借助夏尔,抬起了抢,瞄准了远处的靶子,脸上也带着十足满足的笑容。

“砰!”

看,是有些不对劲啊。站在远处的艾格尼丝看着这一幕,默默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