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章 和解

第九章 和解


                在昏暗的烛光当中,夏洛特跟艾格尼丝说明了自己现在的忧虑,也让艾格尼丝明白了她并不像众人表面上看起那样风光。 .访问:. 。

“你的要求我明白了,夏洛特,”她默默沉思了片刻之后,终于点了点头,“我真没有想到,原你竟然被置于这么艰难的处境里面!”

“是有些艰难,不过倒并不是过不下去。”夏洛特苦笑了起,“其实除了这一点之外,我的生活并不坏,夏尔确实对我十分尊敬,我也能够安然享受一个‘女’主人的尊荣,比起一些朋友,甚至可以称得上幸福了”

“可怜的孩子!”艾格尼丝能够看得出对方笑容当中隐含的苦涩,所以忍不住再感叹了一次。

“如果您觉得我需要帮助的话,那就帮助吧,感叹可没用。”夏洛特仍旧微笑着。

艾格尼丝一时没有答,而是默默思索了一下。

直到片刻之后,她终于点了点头。

“本一般情况下我不想管这件事,m.的,也不想干涉你们的‘私’生活,可是既然你说得这么严重,那我还真的不能袖手旁观了。”

本她并不想要干涉外甥的生活,不过夏洛特刚才居然说出了这么重大的隐秘,着实让她吓了一大跳。

虽然她知道那个人不是爱丽丝的‘女’儿,所以并不是他的亲妹妹,但是在世人眼里她就是,所以如果真的确有其事,而且传出去的话,那无异于是天大的丑闻,足以让这个年轻人前途尽毁。所以哪怕只是为了她这个外甥,她也不想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太感谢您了!”夏洛特喜出望外,连忙跟对方致谢,“我跟夏尔说的时候,他完全不肯承认,我现在有了孩子也没办法看着他。有您帮忙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您在他的心里是有威望的,我想您的话也能够作用,让他不要做最傻的事。”

“希望如此吧。”艾格尼丝耸了耸肩。

然后她站了起,拇指和食指扣在了一起,做出了一个持剑的手势,然后骤然往前一送,就好像将剑刺出去了一样,“不过,有些时候我觉得要教育孩子的话,靠说话是没用的,还得用手。”

“您还真是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她这颇具幽默感的动作,让夏洛特噗嗤笑了出。

“对我说他就是,我是他的长辈,他就得听我的,难道长大了就可以不听话了吗?”艾格尼丝冷笑,“他小时候就是我教出的,不知道都被我打过多少,现在如果不走正路的话我照样可以再打。”

“那就一切都靠您了。”夏洛特也站了起,抱起了自己的儿子,“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可等了我们‘挺’久的了。”

“那就走吧。”艾格尼丝拉住了她的手。

就在此时,特雷维尔元帅大驾光临,也让楼下客厅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元帅到了夏尔的身边,也被他身旁这群穿着军服或者礼服的朋友们簇拥了起。

元帅的目光在这群人身上逡巡,最后落到了乔治的身上。

他一直打量着这个少年人,让他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勇敢地站直了,和对方面对面对视着。

“你就是迪利埃翁伯爵的孙子?”元帅盯了一会儿之后,低声问。

“是的,元帅。”乔治按照在军校当中学会的礼节,双‘腿’并拢向他敬礼。

“哦,长得真不错。”特雷维尔元帅点了点头。

然后,他将元帅权杖抬了起,点到了他的肩膀上,但是纵使吃痛,少年人也没有往后退,仍旧硬直地站着。

“身板不错,至少到时候可以打杂了。”过了片刻之后,元帅将权杖放了下,然后笑着跟夏尔等人开了个玩笑。

“他可不止身体好而已,脑子也很好用。”夏尔也笑着答。

今天夏尔把元帅请过,除了借他的光给自己捧场之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正式向他介绍乔治,把这家人更进一步地引以为附庸。

“他这个年纪,根本不需要有脑子,只需要埋头服从命令就好了,要是东想西想那还怎么做副官?”元帅随口驳斥了孙子,然后又打量起了乔治,“能做到吗,年轻人?”

“是!”乔治马上反应了过,再度大声应。

“很好。”元帅笑着点了点头。

吕西安则暗自松了口气,看妻弟肯定已经能够成为元帅的副官了。

高兴之余,他心里也有些感慨。

军队当中人与人之间藩篱就是这么让人无话可说,有些人拼死拼活半辈子也升迁不了,有些人贵介子弟少年时就可以在元帅的身边,年纪轻轻就注定飞黄腾达。

他真的希望自己以后可以打破这种令人无奈的格局,至少能够让那些基层军官有更多的出头机会。为此,继续依靠特雷维尔家族的庇护,也是必须的吧。

就在这些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夏洛特和艾格尼丝也到了客厅当中,并且很快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夏洛特是‘女’主人,怀中又抱着特雷维尔新一代的继承人,被大家所注视当然理所当然,不过艾格尼丝却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reds;。

因为常年运动的缘故,她看上去纤细而又轻盈,看上去却一点都不显老,站在一起的时候很难让人相信她居然比夏洛特大了十几岁。而且由于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漂泊,所以极少有人认识她,远离时尚的她,着装品味也停留在了当年,一身黑裙相比如今的时兴风格要显得保守得多。

这种风格如果在一般人身上那就是老古板、落伍,但是她穿上去却显得十分合适得体,再加上脸上的讥诮笑容,所以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看到她骤然和特雷维尔夫人登场,在场的人们注目之余都心里暗自好奇,心里揣测这个他们在社‘交’场上从未见过的美人到底是谁。按理说能够和特雷维尔家族这么亲密的人,不应该籍籍无名才对。

有些人小声地窃窃‘私’语,互相询问,一下子客厅里面就变得有些喧闹起。

“她是谁啊?”乔治看得有些入‘迷’,忍不住好奇地问。

“她是夏尔的姨母,诺德利恩小姐。”阿尔贝在旁边答了,“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话,趁早绝了吧,她能打你十个。”

乔治‘迷’‘惑’地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确实马上绝了念想,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原是这样”

大臣下的姨母,那可不是能随便就发生点风流韵事的。

“原你是这种喜好?”阿尔贝似乎看出了这个少年人心中所想,“你喜欢年纪大一点的?”

乔治马上想要反驳,但是阿尔贝继续笑着问。“如果你喜欢这种的话,到时候我可以为你安排。”

“我我算是吧。”乔治马上改口。

出乎他意料的是,阿尔贝这次倒并没有取笑他,反而骤然沉默了,好像在缅怀什么一样。

“年轻人,都这样。”片刻之后,他轻轻拍了拍乔治的肩膀,“长大了就好了。”

乔治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突然却听到了旁边的一声轻响。

他下意识地转头一看,然后发现元帅脸‘色’发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刚才注目的那个‘女’人,元帅杖也落到了地上。他的表情之可怕,犹如是见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怎么事?这位‘女’士有这么可怕吗?难道有什么内情?不止乔治一个人这么想。

夏尔见势不妙,连忙从地上拾起了元帅杖,然后搀扶住了元帅。“爷爷,镇定一点。”

“是是你把她请过的吗?”元帅的身体有些僵硬,声音也十分干涩,仿佛是从‘胸’口传出的一样。

“不是,我之前也不知情”夏尔摇了摇头,“是夏洛特请过的吧,她们两个好像关系‘挺’不错的reds;。”

“是吗,是吗”老人无意识地重复了几句,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清醒。

看到艾格尼丝,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以及他最终被人杀死,甚至连埋骨之地都不知道在哪里。

虽然他不成话,但那毕竟是他的独子,他也曾倾注了所有的希望和爱。虽然之前就已经听过夏尔说起儿子的死讯,也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一见到艾格尼丝的时候,从前和儿子相处的一幕幕又重新涌上心头,让他一时竟然难以自持,就连眼泪都快流下了。

“您您别伤心了,对身体不好。”看到他这副模样,夏尔禁不住有些担心,“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下吧?”

然而老人却有另外的打算。

“我是要找个地方休息了,但是你让她过见我,我有些事要问她!”

“这”夏尔有些犹豫,生怕老人等下会发生什么。

但是老人严峻的视线下,夏尔也只好同意了他的决定。“那好,我这就去叫她,您您先去休息吧。”

接着,夏尔让仆人带老侯爵去休息室,然后自己向夏洛特她们走了过去。

“晚上好。”走到她们面前后,夏尔十分有礼貌地躬了躬身。

“晚上好,夏尔。”艾格尼丝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看样子您对我不太高兴?”

“这是您第一次我家做客,我当然高兴了,只是有些意外而已”夏尔苦笑了起,“如果我早知道的话,就不会把爷爷叫过了。”

“如果他不高兴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啊?”艾格尼丝笑着答。

说实话她十分不喜欢老侯爵,因为她觉得埃德加这么恶劣的‘性’格,就是因为他的溺爱而造成的,更何况在埃德加犯下罪行的时候,他还主动选择了包庇和隐匿,差点让那个罪人逍遥法外。

“别这么说,您您和他至少还是亲戚呢。”夏尔有些勉强地说。

“亲戚?我真恨不得从头到尾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艾格尼丝沉下了脸,“好了,你跑过不是为了他而呵斥我的吧?”

“哦,不是。”夏尔连忙答,“不过,我的爷爷想见您一面,您能赏光吗?”

“他想见我?为什么?”艾格尼丝有些惊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夏尔摇了摇头,“不过我想请求您,看在老人的份上也好,看在我的份上也好,去见见他吧。”

夏尔如此恳求,让艾格尼丝也有些动摇了,沉‘吟’了片刻后她点头答应了夏尔的请求。

“好吧,我可以去见他。不过我得事前说好啊,我可不会对他毕恭毕敬,要是又气到了他我也不会负责。”

“好吧,好吧,没关系,只要您见了就行。”夏尔叹了口气,“我可以跟您保证,我绝不会让他对您做些什么的,我可以在旁边看着。”

“说得好像谁怕了一样。”艾格尼丝又笑了起,“我还没老到得让大臣下您庇护的地步呢。”

接着,夏尔和艾格尼丝一起到了会客室当中,因为他事前吩咐,所以其中所有人的都离开了,只剩下了这三个人。

老人一直低垂着视线,不肯看任何人,和刚才的威风赫赫相比,他神‘色’沮丧,反而尽显颓唐。

“埃德加,真的已经死了吗?”良久之后,他问艾格尼丝,尽管心里知道答案。

“是啊,死了,不然我怎么会呢?”他的最后一丝期待,也被艾格尼丝马上打破了,“不仅是死了,而且是被我亲手杀死的,公平的决斗,他本事不济被我打得遍体鳞伤,最后一剑捅穿了心脏。”

她每说一句,老人的脸‘色’就难看一分,最后连手都抖了起。

“先生,您的儿子,在我看怙恶不悛、死不足惜,杀他只会让我感到开心,不过在您看未必如此,我也不打算求您理解我”艾格尼丝抬起头,盯着面前的老人,“所以如果您想要报复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尽管放马过就好了。不过我希望您最好不要让夏尔和他的妻子卷进,这对大家都不好。”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报复什么!”老人重重地一拍桌子,然后大喝起。

接着,他颓然低下了头,“好吧,如果这就是结局的话,那也不错不错。不过,我有一件事请求您,请您能答应。”

“什么事情呢?”艾格尼丝问。

“告诉我们,你把埃德加埋在哪里了!”老人颤抖着问,“我要派人去英国,把他的遗体火化,把骨灰带埋葬,这是我最后一点请求了,我想这并不会影响到您完美的复仇吧?所以,请您请您告诉我吧。”

一边说,他一边忍不住流下眼泪,“我想把儿子埋在他母亲身边,埋在我未的坟冢旁边,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也许是因为老人的真情流‘露’而心生恻隐的缘故,艾格尼丝低声答,“您的要求并不过分,我也不打算阻挠您。不过杀他埋他的时候,我并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挖出的问题,所以没有牢记过方位,只能大致提供一个位置而已”

“这就够了,我会让人仔细找的,”老人马上答,“我会让人静悄悄挖出火化的”

一边说,他又禁不住潸然泪下。

“好吧,那我现在就告诉您。”

接着,艾格尼丝凭借记忆说出了大致的方位和特征,而夏尔则小心地记了下。

老人一直耐心听着,直到艾格尼丝说完了之后,他又看着艾格尼丝,“小姐,正如您之前所说的那样,随着埃德加的死,困扰着我们两家的噩梦已经终结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不会再找您报复,但是我也希望您能够将将那些过去的事情都放下,不要再把仇恨延续下去了。”

“那是当然的,仇怨到埃德加死时已经结束了,我也不打算一直活在仇恨里面。”艾格尼丝笑了起,“我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可以过,现在是要趁机及时行乐,哪还有心情再和谁置气呢?”

因为她的这个玩笑,房间的气氛稍稍放松了下。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您,这样就太好了”老人拿起了手帕,然后挥了挥手,“好了,请你们离开吧,我我想独处一下。”

“事已至此,本有些话我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又忍不住了。”然而,犹豫了片刻,艾格尼丝又加了一段话,“恕我直言,若您能够做好一点的话,这些事情本是不会发生的,您的眼泪纵使情真意切,那也太迟了,这些悲剧,您是直接的责任人。当然,我可以代表姐姐原谅您,希望您到时候见到她的时候可以轻松点吧。”

“希望是这样”老人还是神‘色’黯然,然后陡然抬起头,目光中带有十足的痛切和懊恼,“哎,当初要是他娶的是你就好了,你能压得住他的!”

“我怎么会抢姐姐的东西呢?”艾格尼丝先是一愣,然后突然大笑了起,指着夏尔,“再说了,那不就没他了吗?”

当夏尔和艾格尼丝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听到了背后传的沉闷哭声。

无节制宠爱孩子,会带多可怕的后果啊!我可要吸取这样的教训。刚刚成为父亲的夏尔心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