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章 机密与过关

第六章 机密与过关


                “皇后陛下?”因为毫无准备,所以亨利真的吃了一惊。一看

众所周知,如今的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虽然登基仅仅只有几个月,但是年纪却已经不小了,而且虽然传说有私生子,但是并没有合法的婚姻对象。

所以他重建了帝国之后,大家纷纷都在猜测陛下会不会结婚、结婚对象又会是谁,以及陛下还能不能拥有合法的继承人。

他没想到他刚刚到了巴黎,这个问题就会有了答案。

“谢谢您,下”本着八卦的精神,他微微朝夏尔凑了过去,然后低声再问,“您能否透露一下,帝国未的皇后陛下到底是谁吗?”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夏尔看到对方这一脸期待的样子,禁不住笑了出,“好吧,既然您这么好奇的话,那么我就干脆告诉您吧那是前瑞典王族荷尔施泰因戈特普家族的最后一位后裔卡洛娜。”

“一位公主?”亨利瞪大了眼睛。

“现在也谈不上什么公主了,不过确实也是王侯的血统。”夏尔耸了耸肩,“作为主持此时的人,在外交部的时候,我选定了几个人选,并且亲自和她的父亲洽谈了,最后也征得了陛下的同意,这桩婚事现在已经敲定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正式向国内外宣布,然后举办婚礼。”

“也就是说这一桩婚事是您促成的?”亨利眨了眨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的靠山原本就是皇帝陛下所倚赖的亲信,现在又亲手促成了帝国皇帝的婚事,可见在未,他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只会一路看涨,难怪这么年轻就可以当上大臣。看,自己能够攀上这位亲戚真是太走运了,以后一定要想办法继续巴结他,得到他的庇护。

“皇帝陛下的结婚仪式想必会十分盛大吧”一边思索,亨利一边顺口问,“帝国的皇帝配上一位公主,倒也十分般配。”

“是啊,您看,这不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吗?拿破仑陛下当年给自己找了一个强国的公主,给他惹上了多大的麻烦,所以我们为陛下找了一个安全的人选既身份尊贵,也不会因为家族而把帝国牵涉到不可知的麻烦当中。”夏尔以一种颇有说服力的方式,掩盖了拿破仑三世无法同强国皇室联姻的尴尬,“总而言之,只要陛下得到一位皇后,那么这样一件事实本身就可以告诉国民,帝国的长治久安就可以得到保证了。”

“可是,陛下毕竟已经这个年纪了他还能给国家带一个继承人吗?”亨利有些疑惑地问,“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即使娶了皇后也还是于事无补,皇位会传袭到热罗姆亲王的子孙手里”

“陛下还在年富力强的时候,一定可以得到合法的子嗣,让帝国国祚安全地流传下去的。”夏尔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热罗姆亲王一系以后只能继续做亲王,他们登不上帝国的皇位。 ”

这突如其的生硬态度,让亨利吓得赶紧噤声。

虽然他不明白夏尔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了,但是他本能地知道,他不应该把这个话题持续下去了。

不过,他也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在这一瞬间从窗外看到了帝国最顶尖的穹顶的真实景象外表貌似坚固,内部却其实早就千疮百孔。

在他小心翼翼的注视之下,夏尔重新恢复了平静,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跟人说清楚了。

“哦,想必您已经注意到了,我并不喜欢热罗姆亲王一家。”他平静地看着对方。“或者准确说吧,我并不希望他们成为帝国的皇帝。”

亨利没想到对方居然一下子就跟自己说到了如此严重的话题,因此有些发愣了。

“我我确实听说您同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关系不大好。”片刻之后,他略带忐忑地说,生怕自己又惹得对方不高兴。

“没错,我以前和他有一些小过节,但是对我说,过节绝对不是问题,如果只是过节的话,我随时可以向他谋求和好,哪怕求饶也没什么我不是一个死脑筋的人,相反向以实用主义的态度行事。”夏尔摇了摇头,表示对方想的并不对,“我之所以站在他的对立面,是因为我的立场,没错,作为帝国的大臣,我不能够超然事外,而是必须选择一个立场。”

“您您是说,您有意选择了一种,一种和约瑟夫亲王一家作对的立场?”亨利感觉自己越听越是迷糊了,瞠目结舌地看着对方。

“是啊,就是如此。”夏尔再度耸了耸肩,“亨利,既然你是我的亲戚,又一直为我们一家效劳了这么久,我就跟你透露一点实情吧。如今的波拿巴家族看上去如日中天,大家精诚团结,实际上内部是分裂的,而且是互相对立的,这种对立由已久,然后裂痕很深,以至于我们这些外围的支持者也被牵涉到了其中,并且不得不给自己找一个立场。一派人自然是热罗姆波拿巴亲王,另一派人是以莫尔尼先生为首,两边是难以共处的至少莫尔尼先生不会乐意看到热罗姆亲王的家系登上皇位。”

“所以您是选择了莫尔尼一派?”亨利终于差不多明白过了。

“是的,就是这样。”夏尔点了点头。“我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所以选择了和莫尔尼先生站在一边,至于之前的那些过节,只是一种借口而已。”

“您您真的笃定陛下会有别的继承人吗?”片刻之后,亨利小心翼翼地问,“如果陛下没有婚生子的话,那么帝国的皇位就将只能落到这群人的手里啊?毕竟”

“这种结果必须不会出现。”夏尔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您明白吗?必须,不会,出现。莫尔尼先生和我是有共识的,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约瑟夫波拿巴亲王成为皇帝。一看 ”

过了几秒钟之后,亨利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分量,因而震惊得说不出话了。

他一个外乡贵族,今天头一天才得以接触帝国最高层的政治机密,并且听到如此严重的秘密,自然会十分震惊尤其是,他发现自己已经牵涉到了其中。

“亨利”说到这里的时候,夏尔突然叹了口气,“您看,我对您足够坦诚了吧?这些事我是绝对不会对很多人说的。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已经到了需要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了您是我的亲戚,并且仰赖我帮助已经这么多年了,在别人的眼里您早已经是我的同党,而您也确实可以成为我的同党。如果要成为同党的话,您就得知道很多东西,比如我们的朋友是谁,我们的对手是谁,我们又应该做什么当然,如果因为感到危险,而不愿继续下去的话,其实也可以,现在您退出还得及。”

夏尔摊了摊手,然后泰然自若地看着对方,“看见危险,明智地躲开,这不是胆小怕事,反而是聪明之举,所以如果您这么做的了的话,那么我绝对不会怪您的,反而会继续将您当成朋友。”

在夏尔的注视下,亨利德拉图什特雷维尔伯爵更加不自在了。

他现在已经是公认的特雷维尔党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万一特雷维尔家族倒台,他也绝对会受到牵连,而现在他也发现了,夏尔德特雷维尔、乃至帝国本身绝不像看上去那样风光,至少前路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可是,如果真的退出的话,那么自己显然就不会再得到特雷维尔家族的庇护了,之前所得到的一切不就成为了泡影?

与其继续像之前那样庸庸碌碌地活着,还不如赌一把继续靠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靠山,以夏尔德特雷维尔的头脑,他至少不会让自己输得一败涂地吧?

最后,亨利下定了决心。男子汉,总是该冒险的。

“我仍旧忠诚于您,先生。”他突然笑了起,然后朝夏尔躬了躬身,“您对我的恩惠,足够我用忠诚酬报,我是绝不会因为危险而逃跑的人,我会选择战斗。”

“很好,那我们以后继续为此战斗吧,先生。”夏尔笑着伸出了手,然后和自己的这位亲戚握了握手,“如果不嫌弃的话,最近一段时间您可以作为客人住在这里,巴黎什么都没有,就是应酬多,您可以好好享受享受这里的生活。等到了婚礼仪式的时候,您可以参加观礼,想必那番场面足以让您味很久了。”

“谢谢您,先生。”亨利毕恭毕敬地跟他握了握手。

很快,亨利就被仆人带去了一间客房休息,而这时候夏洛特也端着咖啡走了进。

“他的神色很慌张,你跟他说了什么呢?”夏洛特将咖啡放到了他的面前,然后问。

“我跟他说了一下我的处境和现实,然后告诉他别想着只从我这里拿好处,得为我去承担风险甚至出生入死。”夏尔从容地答,然后拿起了杯子。“他也很精乖,明白现在想要飞黄腾达就非得靠着我不可,所以他决定继续为我效劳。”

“在海洋上漂泊过的人就是不一样,胆量大。”夏洛特点头赞许了一声,“我们毕竟没有白关照过这个亲戚。”

“是的,他的头脑挺好的,能看清楚形势,并且不缺乏胆量。”夏尔也同意了对方的看法,然后又笑着看着妻子,“对了,我把欧仁的事情也跟他说了,他答应以后照顾欧仁,让他的海军生涯一帆风顺。”

“那就太好了,我最近还为这事发愁,正准备跟他说呢。”夏洛特脸上出现了些喜色,但是很快又叹了口气,“哎,只是不知道欧仁到底发的什么疯,好好的少爷不做偏偏想去海上吹风!难道待在巴黎不够舒适吗?非要去自讨苦吃!”

她忘了自己刚刚还在赞海上的男人有气概,像每个宠爱弟弟的姐姐那样为弟弟担忧。

“人各有志,欧仁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不能强求其实我支持他。”夏尔笑着答,“好了,既然他帮了我们的忙,这些天你也好好招待他吧,多介绍些人给他认识他会因此而感激你的。”

“这个我当然会做了。”夏洛特盯着夏尔,看着他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之后,脸色慢慢变得严峻了起,“不过有件事,大臣下您好像忘记说了吧,是不是也该跟我解释一下呢?”

夏尔心里暗叫不妙,但是脸上强装作镇定,慢慢地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你是指什么呢,洛洛特?”

“我指什么你心里清楚啊?”夏洛特冷笑了起,“我刚才不是问过吗?你刚才脸上的伤口是怎么事?说话为什么又口齿不清,是舌头也受了伤吗?”

“我我想我已经解释过了。”夏尔罕见地出现了一些动摇,但是还是强装镇定。

“是啊,你解释过了,不过这个解释太过于牵强了。”夏洛特仍旧盯着他,湛蓝的眼睛里面凌厉的光,“是什么样的情况下,在聚餐当中一个人的脸和舌头才会受伤?我在社交界上也混了这么多年了,可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喝了点酒,大家有点没控制住。”夏尔颇为无奈地答。“我也是因为酒才口齿不清的,过会儿就好了。”

“喝了点酒就会出现这种事吗?”夏洛特一脸愠怒。“还有,那个‘大家’到底是谁?”

“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没办法,谁叫我是大臣呢!”夏尔霍得站了起,显得十分不耐烦的样子,“我必须出席一些场合,宴请一些我不喜欢的人,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我今天请了几位银行家,他们有钱可是他们都很爱胡闹,所以我只好和他们一样胡闹了,这世界就是这样,你不愿意和光同尘就只会被人扔到一边!可是可是别人到家里可以休息一下,为什么我不可以?为什么我到家之后却要被人这么审问?难道我就不能像一个大臣一样办事了吗?”

看着突然发作的丈夫,夏洛特原本凌厉的眼神微微变得发软了。她也知道丈夫现在十分辛苦,每天要做太多的工作了。

“我知道你是大臣,你很忙,你得做很多事我也愿意继续支持你。”

“那不就好了吗?我每天都这么忙碌,哪有时间和你想的那样荒唐?”夏尔马上答,“我们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情争论了,总之,请你放心吧,我会尽好一个丈夫的职责的,把我能够给你的都给你,让你成为巴黎最耀眼的女主人。”

他心虚,不想要再继续说下去了,只希望尽快糊弄过去,不要再被妻子如此难堪地追问,

“除了要你爱我,并且一直爱下去之外,我要过你什么吗?”夏洛特反问,“我一直爱着你,并且想方设法成为你的妻子,难道只是为了让你给我华服,给我珠宝?不,我要的不是这些。夏尔,看着我,告诉我你是爱我的,是真心爱着我的。”

“我爱你。”夏尔毫不犹豫地看着对方。“就像过去一样爱你。”

“那好,我们不争吵了,因为我愿意相信你的话,也愿意爱你。”夏洛特垂下了视线,仿佛借此确认到了夏尔的心意似的,“你是大臣,确实有时候必须要应酬,做一些荒唐的事情,这也没办法,我也是在社交场上长大的,不会连这点事情都接受不了,你尽管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可是夏尔,我想请你记得你自己说过的一切,信守对我的承诺。”

“没问题,我都记得,我不会辜负在你和你爷爷面前所作出的承诺的。”夏尔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并且永远是我的妻子。”

一提到孩子,夏洛特的心也全部放下了。

孩子现在需要她去照料,她也不想再为这件事浪费时间争执下去了。

“那你今天事情处理得怎么样?”她转开了话题。

“做得很好,一切顺利。”夏尔点了点头,“我花了各种手段,威逼诱骗,终于说动了他们,让他们乐意配合我的计划,我想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他们已经都成了我的朋友,而且不得不听从我的调遣对了,现在他们都求着我,如果你有想要的东西的话,跟我说一声吧,他们都会奉送给我的。”

“那太好了。没事了,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吧。”夏洛特笑了出,“或者再跟我个吻?”

夏尔如释重负也笑了出,然后走上前去,温柔地和妻子吻在了一起。

在唇舌纠缠当中,夏洛特的脸微微发红了,似乎感到十分满足,并且发出了微微的哼声。夏尔也对自己终于安抚住了妻子而心里庆幸。

确实是被人咬伤了,夏洛特心想。

脸被划伤还有的说,舌头被咬伤总不至于还是男的吧。

你这个混蛋。(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