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章 雄心与盛事

第六章 雄心与盛事


                在萝拉离开了之后,夏尔也告别了这个俱乐部,在暮色当中到了自己的家中。

比起以前的幽静,这座府邸现在已经热闹了许多,到处都能够听到人声。因为刚刚拥有了一个孩子的缘故,他家中又新雇佣了一些仆人按照惯例,贵族妇女是不会给自己的孩子哺乳的。所以这也是不可避免的结果,他虽然并不是特别喜欢热闹,但是也只好听任需要。

随着家中人口未的增长,也许以后会更加还会热闹吧。

夏洛特一向都喜欢交际,在待产的时候不得不憋了好几个月,所以生育下孩子以后,只休息了个把月恢复身体,就立刻开始重新参加社交活动,经常在家里举办宴会,夏尔对此并不热衷,不过只要妻子有交代他就捧场,倒也因此多认识了不少人。

不过,今天夏洛特倒没有举办宴会,因为她在家里正接待一位客人。

当夏尔到客厅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马赛的亲戚亨利德拉图什特雷维尔伯爵正在和夏洛特相谈甚欢。

“哦,亨利!”夏尔淡漠的脸上瞬间变出了笑容,然后张开双手快步向这位远亲迎了过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了啊!”

“接到了您的邀请,我怎么能不快点呢”亨利向他躬身致敬,然后笑着答,“您的新府邸真是漂亮,要不是有人给我带路的话,我都该迷路了。”

他原本一直都在马赛,在前几天的时候收到了从巴黎的电报,要求他巴黎一趟。发电报的人是他在巴黎的亲戚兼靠山、现在已经成为了帝国大臣的夏尔德特雷维尔,他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就收拾了行李,乘坐火车到了巴黎,并且提前到了特雷维尔大臣的府上。

因为是亲戚,而且这几年对自己一家十分恭顺、还经常送珍珠之类的礼物孝敬,所以夏洛特对他的接待可谓是破格隆重,停下了一些饮宴,然后单独接待他,在夏尔之前,他们已经谈笑风生很久了。

“这里确实挺大的,我平常都觉得有些冷清了。”夏尔随口说,然后他再问,“让你一路上风尘仆仆地跑过,真是抱歉。”

“夏尔?”还没有等亨利答,夏洛特突然看向了夏尔。“你怎么了?声音那么奇怪?”

接着,她凑到了夏尔的身边,仔细地看向了夏尔。“怎么事,声音变沙哑了,脸上也有伤口?”

因为萝拉之前激烈的反抗,以及最后临别时的一咬,夏尔的脸上有一些浅浅的伤口,舌头也出了血,说话都不大灵便了,夏洛特一看自然就觉得不对劲。

“啊没什么,只是刚才在和同僚们开会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而已。”夏尔连忙答。,“我中午的时候在招待一些客人吃午餐,结果不小心弄伤了,一点小伤口而已,很快就会好的。”

“是吗?那这顿午餐还真是让人不愉快。”夏洛特的目光变得越越奇怪了。

“嗯,很不愉快。”夏尔叹了口气,“我还和人吵架了,差点打了起!这些商人各个都太鬼精了,没有一个人是好摆布的。”

但是她头一看,发现亨利正在看着他们,于是为了避免在外人面前争执,她暂时收下了疑问。

“时间不早了,我去让人准备晚餐吧。你还有胃口吗?有的话我就让人多准备一些。”她放缓了语气,不过仍旧十分严肃地看着夏尔。

“多准备一点吧,夫人,一次丰盛的晚餐有助于大家相谈更欢。”夏尔暗暗松了口气,然后转开了话题,“对了,你今天在外面玩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呢?无非就是在旧地方转个几圈,都是那些地方早就厌烦了。现在这季节时不时就下雨,哪能给人什么好心情”夏洛特略有些抱怨,“再说了,我还得看着孩子啊,哪能放开心去玩。”

因为刚刚生育,所以她最近不可避免地比以前胖了一些,虽然就夏尔看这称不上臃肿顶多只能叫丰腴,可是夏洛特却看得很严重,心心念念地就是要恢复之前的体型,所以现在经常带着孩子到郊外去走动,饭也吃得很少。

“这个事我得跟你道歉了,一直以我太忙了,所以没办法分担你的压力”夏尔略微歉意地眨了眨眼,“不过以后我会注意的,会尽量抽出时间陪你们两个。”

“谁敢劳动大臣下您的大驾呢?”夏洛特冷笑了一下,“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国家可缺不了您。”

接着,她快步走了出去安排晚餐,同时也给了两个男人私下谈话的空间。

“真的很抱歉,亨利,一下子把你叫过,”夏尔再次跟对方道了歉,然后坐到了沙发上,“不过,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当面说清楚比较好,这样比较安全。”

“我也是您这样想的。”亨利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另外,请您放心,我对您毫无怨言,事实上自从上次告别之后,我非常渴望能够再拜见您,向您表达我对您的感激和尊崇。如果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您可以随意支使我。”

自从那次碰运气巴黎找亲戚,并且真的和京城里面的亲戚搭上线之后,亨利德拉图什特雷维尔伯爵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一样的变化,从穷困潦倒当中一跃翻身,成为当地数得着的大人物,人人都知道他背后靠山的分量因此对他毕恭毕敬。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切是得自哪里,所以为了保住目前已经得到的一切,他也愿意为这位靠山做任何事。

“您说得可太生分了,我只是给了您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毕竟我们是亲戚。”夏尔笑了起,“亲戚之间,互相照应是应该的。”

夏尔知道自己现在得势,所以对方这么说也正常,如果万一哪天失势了,对方可就未必还会随叫随到了。所以他也并没有飘飘然,而是依旧保持着冷静的态度。

“说到这里,上次我还得感谢您呢,要不是您,恐怕我的妹妹可就要惹上大麻烦了。”仿佛是刚想到似的,他再度跟他致谢,“您可以详细跟我说一下当时的情形吗?我的妹妹受到了惊吓,所以描述有些不清楚。”

“好的,下。”亨利马上原原本本地将那天的所见所闻告诉给了夏尔,就连最后的善后处理工作也没有漏下。

夏尔认真地听着对方的叙述,仔细地和妹妹的说辞进行对比,最后确认两边的说法基本一致之后,他终于放下了心。

“这么说,他已经被送往美国了对吧?”

“是啊,我们把他绑着扔上了船,是我亲眼看着的。”亨利点了点头,“船长和船员我也都认识,我吩咐了他们途中一定不许松绑,但是也不能断绝食物,就这样送到美洲去。”

“很好。”夏尔再度笑了出,“亨利,您果然是值得信赖的人,非常非常值得信赖的人”

“作为特雷维尔家族的旁系成员,作为您的朋友和下属,我有义务在本家遇到麻烦的时候挺身而出。”亨利昂首挺胸,一片慷慨激昂,“特雷维尔小姐不应该为了一些流氓的恶劣行径而受牵累,我很高兴自己保护了她。”

尽管就族系和序列说,特雷维尔公爵的那一支系才能算作是本家,但是亨利却无视了这个明显的事实。如今特雷维尔元帅这一支得势,公爵本人又已经过世了,没有再起的希望,他倒宁愿讨好这一边。

再说了,夏洛特夫人追溯起也算是长支的嫡系长女,也不算他无视事实。

“嗯,您的努力一定会得到报的。”夏尔突然伸出手,轻轻地敲了一下茶几,“其实我把您叫过,当然也不只是为了问这件事而已。亨利,陛下接下打算扩建海军了,他准备大量追加对海军的预算这事想必你也听到了些风声了吧?”

“嗯,我们确实听到了一些风声,对此我感到十分振奋。”亨利点了点头。

自从路易波拿巴上台以,海军的状况一直都在改善,等到他称帝以后,更加大幅增加了对海军的拨款,虽然还没有落到实处,但是却已经让海军上下感到十分振奋。

“那么,你现在还希望在海军当中继续高升吗?”夏尔已经变得很严肃了,“这个问题请认真答我。”

“我当然希望如此。”亨利马上答,“我的家族一直都有在海上作战的传统,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位海军统帅。”

“那好,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会想办法为你达成的不过,如果这样的话,你就不应该再在经济事务上面分心了,要一心一意地当个将军。”夏尔仍旧十分严肃地看着对方,“一个海军将领不应该涉足商业,哪怕背地里这么干也不行。所以如果你想要继续往军内发展的话,那就必须退出一切经营,把手上的事情都交给别人做,顶多只能占股拿一些分红而已。所以,我再问你一次,继续经营你的商业,还是在海军当中提升,你到底想要选哪一边?”

这下亨利不能再轻松答了,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这个问题的分量。

沉吟了许久之后,家传的雄心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我还是想要继续在海军当中有所发展。”他满怀期盼地看着对方,“下,请继续帮助我吧,为此我愿意付出代价!”

“很好,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的,谁叫我们是亲戚呢!”夏尔微微点了点头,“那等你去以后,就将手中上的事情都清点一下吧,我会派人接收的,他们会成立新的企业把你的那些家当都收拢进去,然后折算成股份,按期给你分红。以后你不能再参与经营了,一心一意地管好你的舰队吧。”

“谢谢您,下!”亨利当然明白这位大臣下到底已经给他承诺了什么,因而有些感激涕零,“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您的恩惠的,我愿意做任何事报答您的恩情。”

他知道有些事情问得越少越好,否则会给自己带意想不到的灾祸。

“说到这里我还有事想要请你帮忙呢。”夏尔耸了耸肩,“夏洛特有个弟弟,嗯,也就是我的堂弟,他的名字叫欧仁,他想要参加海军而且他的父亲已经答应了。所以,以后我和夏洛特得拜托你照看他了,你能帮这个忙吗?”

“当然可以,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公爵的儿子为什么会想要去海军服役,但是亨利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了,“他也是我的亲戚,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会照顾他的。”

“那我先替夏洛特感谢你了。”夏尔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好好干吧,朋友,有你扬名立万的时候。”

“下,我想问下,陛下和您和您的这些举措,意思是不是说,有可能要打仗了?”迟疑了片刻之后,亨利期期艾艾地问,“总感觉现在国内的气氛不对头,陆军和海军的拨款突然大幅增加,而且陛下和您和您的举措都十分急切,好像恨不得短期内就个大变样。”

夏尔没有立刻答,而是悠然打量了对方一眼,直到对方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他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很快就要打仗了,而且这次海军要派上大用场,所以好好准备吧,亨利。请相信我,我的安排都是在为了大家好,就如同过去那样。”

亨利还想再追问具体的细节,但是他看出夏尔明显不想继续解释,只好按住了心头的疑惑。

“对了,这阵子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在巴黎多呆一会儿吧,难得一趟,错过盛事就可惜了。”夏尔突然转开了话题。

“盛事?”亨利有些疑惑。

“对啊,法兰西帝国将有皇后,难道不是盛事吗?”夏尔突然大笑了出,“好好准备下行头吧,朋友。到时候别在陛下面前出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