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章 阁下

第一章 阁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令人难捱的冬天,在春风的召唤下,大地重新恢复了生机。

这股春风不仅让万物开始复苏,也让巴黎这座城市恢复了旧日的生机,原本经常呆在屋内的人们开始出活动,而去外面越冬的达官贵人们也纷纷巢,整座城市又开始变得繁忙起,现代文明这枚心脏,又在以凡人无法追及的速度搏动起。

而在这座大都会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重新燃起的激情却好像没有感染到这里,这座灰色的建筑大门紧闭,外面也是一片萧索行人寥寥,犹如时间被静止了一样。

然而,和毫无生气的外表不同,建筑内部的陈设却十分考究,到处都奢华的装饰品,就连窗户也被流苏所遮盖。虽然处处门窗紧闭,里面的光线却十分明亮,各处吊灯都灯火通明。每一个厅堂和房间都被精心装饰过,内部都还设有房、图馆、餐厅和娱乐室。

是的,这里是精心模仿了英国人的那种俱乐部的形式而设置的场所。

然而,虽然这个俱乐部装饰得十分奢侈,但是却很少有外人进入,这是一个私密的接待和沟通,几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过要借此盈利或者说,它盈利的方式要更加高端一些。

此时,在俱乐部二楼的台球室当中,正有两个年轻人拿着球杆互相较技,他们都穿着马甲,一个别着黑色的领带看上去神情严肃,一个则别着蓝色的领结。神色颇为轻浮。而另外还有一群人站在旁边,犹如是他们的随从一样。

新的一局开始了。一个年轻人拿起球杆平放在随着蕴含着力量和技巧的一击,球迅速地四散而开。两个象牙制作的小球同时滚落进了袋中,看到自己的一击如此完美,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禁不住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接着,他看向了自己的对手兼好友。

“手法生疏了很多了啊,看真是贵人事忙无心娱乐了,夏尔。”

“阿尔贝,你知道,接近一年我都没玩过台球了。”夏尔耸了耸肩,然后自己挥杆击球,“那么多大事等着我办呢。”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答我,”阿尔贝大笑,“我们的大臣下的生活真是太充实了,为国家殚精竭虑,还要兼顾欧洲的大事,最后了家还要给小孩换尿布!这一天天忙下去我看一定会比我老得快很多。”

“我从没有给儿子换个尿布。阿尔贝。”夏尔要了摇头。“不过你倒是说得对,这一两年我确实感觉自己老了许多”

在上一个冬天,路易波拿巴登基为帝建立了帝国,成为了真正名正言顺的帝国皇帝。而很快他就改组了自己的内,把铁道部和其他的交通运输部门结合起,成为了一个交通运输部。总管全国的铁路、公路和水运运输事业,原的铁道部部长德迪利埃翁伯爵请辞让贤。而他的心腹夏尔德特雷维尔则被任命为了交通大臣。

年纪才二十五岁就成为大臣,他已经足够引人艳羡了。不过却极少有人对这项任命抱有微词,因为这位年轻人业绩卓著,并且已经蜚声于欧洲内外。更何况,他还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对付政敌从都不客气,因此这项任命在悄无声息当中就完成了。

这个交通部仍旧以铁道部的旧办公地作为自己的办公场所,而身为大臣的夏尔也在一干老部下的欢呼当中到了铁道部当中。

因为原本这里的架构就是自己一手创建的,而且上任的部长对他一直言听计从,所以夏尔归之后并没有进行多少清洗,很快就将部门掌握到了自己的手中,贯彻了大臣的权威。

而他在这之后很快就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从部里的预算里面专门拨出资金,在僻静的地方租用寓所,改造成英国式的俱乐部,供部里的官员和民间人士们使用。

虽然他的要求有些不近人情而且涉嫌违背了法律,不过却没有经过任何怨言就被贯彻了下去在这个年代,大部分的财务官员都具有某种本能,知道如何从国家预算里面以十分体面的扒出足够数量的金钱,满足自己或者上司的需要。更何况铁道部原本就是拥有极大投资和债务的部门,随便从里面划拉一下,就可以让大臣和他的亲信们享受最为优越的条件更何况,这些官员们自己也能够成为里面的客人。

财务官员以别的名目列支了一个财政项目,然后将钱转入到了私人账户当中,接着用私人购置了一座宅邸,然后又花了大钱将这里改造装修,最终把这里改成了巴黎最为豪奢的私人俱乐部之一,铁道部官员们也由此得到了高出其它部门一截的享受只要他们能够认真贯彻夏尔的意图,毫无迟疑地执行每一个命令,夏尔并不介意给自己的手下谋取最优厚的待遇。

今天,夏尔又带着自己的几个心腹到了这个俱乐部里,不过他当然并不只是为了放松一下身心而已。

“阿尔贝,其实我觉得你也该收收心了,给自己找个妻子生几个孩子,没那么可怕。”夏尔突然又劝起了自己的好友,“你看我现在不也好好的。”

“好了,别劝我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阿尔贝却没有听从他的意思,只是继续挥杆击球,“我还年轻,还没到必须要结婚的时候,我又不像你是独苗,家里也没指望我把这个姓氏传下去,所以我干脆再多玩上一些念头吧,到那时候再看看”

“好吧,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法勉强你。”夏尔放弃了自己的念头。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正装、相貌颇为英俊的年轻人突然走进了他的旁边,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

“下,那些人都已经了。”

“加斯东,让他们等一下,等我打完这一盘。”夏尔不慌不忙地挥了挥手,然后继续和阿尔贝进行这局球赛。

“好的,下。”这个青年人点了点头,然后退到了一边。

“加斯东,你干脆去接待一下他们吧。”这时候阿尔贝笑着对这个青年人说,“你还年轻,要多认识一些人,他们正好又是你需要认识的那些人”

“我想我还是在这里聆听下的训示好了,那边现在不需要我。”青年人十分严肃地答。

这个看上去十分斯文的年轻人就是加斯东路易德舒瓦瑟尔普拉斯兰公爵,这位公爵是特雷维尔元帅的好友奥拉斯塞巴斯蒂亚尼元帅的外孙,因为父母亲都意外过世,所以这几年一直都受到外公的监护。

然而就在去年,这样元帅不幸去世了,而按照他生前对特雷维尔元帅的请求,特雷维尔家族也成为了他和他的兄弟新的保护人。所以,这位堪堪二十岁的公爵,现在成为了夏尔的私人秘,最近以,刚刚从学校毕业的他经常被夏尔带到身边,将自己的很多事务言传身教给他。

像任何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人一样,他还有些小小的自命不凡,喜欢用各种方式表现自己的聪明才智。然而,年轻人们的这种努力,大多数时候是注定不会奏效的。不过,经过了多年教育的他,还拥有良好的教养举止,以及沉稳的谨慎,相应地也冲淡了一些锋芒毕露的棱角,同时他也不缺少学习的热情。

经过几个月的观察,夏尔对他差不多也有了个了解,他是一个十分聪明也很热情的年轻人,他十分感激特雷维尔家族对他的保护和提携,因此一心想要用自己的表现报这个家族的恩惠,证明自己值得这么被看重。同时,他也比较聪明,思路敏捷,并且直言不讳。

不过,也不光是有优点,他的缺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有时候容易急躁,同时因为自己的家族出身和爵位头衔,他有些眼高于顶,除了夏尔和阿尔贝等同样出身旧门第的人他敬之三分以外,对旁人他总是有些傲慢。不过一般年轻人都有这样一些通病,他也不苛求那么多了,没有人是完美的,他也不需要完美。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大臣和他的重要助手旁若无人地打完了这一场台球,然后让旁边的侍从收好了他们的球杆,并且重新穿上了外套。

“我想他们应该等不及了吧。”阿尔贝耸了耸肩。

“而这正是我要得到的效果。”夏尔却只是微微一笑,“我手握数不清的预算和项目,理应占据主导权,而且也应该让他们明白这一点。”

“如果谁不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吃大亏吧?”阿尔贝反问。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向着客们所聚集的大厅走了过去。

“那是当然。”夏尔斩钉截铁地说,然后他朝加斯东挥了挥手。

“下?”加斯东走到了他的旁边。

“加斯东,麻烦一下你了,今天你做一下会议记录,无关的人谁也不许靠近。”

“是,下!”加斯东毫不迟疑地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