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章 回礼

第四章 回礼


                狂欢的放纵消褪之后,很快夏尔就从最初的疲惫当中苏醒过了,弄清楚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之后,他稍稍偏过头去,然后发现萝拉还在沉睡。

因为他刚才毫不留情的殴打,她的脸到现在还是微微有些发肿,并且眼角还带有泪痕,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裂,而且凌乱不堪。她的脖子和手臂上也还留有淤痕,肚子上甚至还留有斑斑污迹,无言地诉说着自己刚才所遭遇的可怕对待。

我是不是做得有些太过分了?他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他继续看着沉睡中的萝拉,也许是因为还在梦乡当中的关系,她平常总是沉着的脸,现在也舒展开了,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精致的面孔现在看上去倒颇有些可爱。

明明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不错的,为什么偏偏却要有那么恶劣的性格?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小心地走下了床,然后走出这个房间,到自己刚才所在的地方。

阿尔贝、加斯东等人都还在,当他重新出现的时候,这些人或敬佩或畏惧的眼神,看着他们的大臣下。

“夏尔,你可真厉害!真没想到你平常那么保守,这次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就把她拖走了,”阿尔贝略带夸张地喊了出,“那女人滋味怎么样?”

“好了,别说这个了,朋友。”夏尔摇了摇头,然后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了一瓶酒,直接就对着瓶口扬起脖子灌了下去。

一大口烈酒下了肚子以后,他原本有些混沌的意识慢慢地又恢复了正常。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了,我没有疯!”他马上就感觉到大家看着自己的视线有些不对,立马大声呵斥。

“我们知道你没有疯,但是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大臣下?”阿尔贝问。

“不需要你们怎么办,你们都给我保密,装作没发生过就好。”夏尔马上答。

“我们可以装作没发生过,可是她可以吗?她爸爸可以吗?”阿尔贝却没有发起,仍旧追问。他和夏尔关系非同一般,自然不希望夏尔因此而受到影响,“夏尔,可要早点做个准备啊。”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夏尔摇了摇头,“她不会跟她父亲说的。”

“你都做得这么粗暴了,她还不跟父亲告状?”阿尔贝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我说没事就不会有事,也许她特别爱我呢?”夏尔微笑着答。

他不想将萝拉弑兄的事情说出,而且因为自己的妹妹也参与到了其中的缘故,他甚至不愿意别人想到那个地方去,所以只好开着玩笑把话题转开。

“别傻了,那种女人怎么会爱上别人?”阿尔贝还是不相信,“你还是早点做些准备吧,话说到现在你也不用害怕那位男爵了吧?现在你是帝国的大臣,有的是人想要跟你抛橄榄枝,就算他也没办法把你怎么样。”

“要说怕确实不用怕,不过现在我还用得着他们,正如他们用得上我一样。”夏尔平静地笑着,“好了,你们真的不用为我担心,现在你们去给我找一条裙子吧。”

这里原本就是交际场所,寻欢作乐的花样少不了,自然也不缺女人的裙子,很快别人就给他找了一条裙子和内衣过,他拿着就往刚才那个房间走了去。

这时候萝拉还在沉睡着,他轻轻地关上了门,然后往床上凑了过去,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对方的脸。就在他的手刚刚触及的时候,萝拉慢慢地张开了眼睛。

当看清楚了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之后,她的视线骤然就从混沌变得锐利了。原本柔和的线条也变得紧绷了起,表情严峻而又忿恨,再也看不到之前的那种恬静。

真是的,原本可以很可爱的啊。夏尔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萝拉很快就对自己的处境一清二楚了。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床上和身上的一片狼藉,然后骤然抬头看向了夏尔,目光当中满是憎恨。

“你你”

“好了,不要这么看着我。”夏尔摊开了手,然后将手中的裙子扔到了萝拉的身边,“好了,换上它吧,现在你身上穿的那些已经破烂了。”

萝拉一把接过了裙子,但是并没有立即穿上,而是继续恨恨地看着夏尔。

“好吧,抱歉。”夏尔耸了耸肩,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之后,等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停下了以后,夏尔重新走了进去。

“我已经跟他们关照过了,谁也不会再提及此事,并且他们都已经避了,等下你径直离开就好了,谁也不会再关注你。”

萝拉却仍旧满怀憎恶地注视着他,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

“好吧,我知道你恨我”夏尔叹了口气。

“恨你?不,我不恨你。”萝拉突然大喊,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想要杀了你,想要一点一点地勒死你,把你刚才让我受到的苦楚,十倍百倍地偿还给你,让你在痛苦当中煎熬,让你哀嚎!”

“也不用说得那么严重吧”夏尔苦笑。

“严重?到底是谁更严重?你你再次强暴了我,让我这么痛苦,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颜面扫地!”萝拉大声喊了出,“一个人能够对另外一个女人所做的全部羞辱,你都已经对我了一遍了,你还指望我对你心怀善意?你这个无耻的狗杂种。”

“好了好了”夏尔再度叹了口气,然后突然走上了前去,抱住了萝拉,“威胁我的话你说得太多了,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赌咒发誓要让我好看,可是现在你那我没办法,那不管你怎么认真看上去就会像个笑话。除了发泄无聊的怨恨之外,只会让我心存警惕而已你既然是个聪明人,那就应该知道聪明人只做不说,嗯就像是你杀掉哥哥时那样。”

被夏尔抱住的时候,萝拉感觉好像触电一样,全身都因为不适而颤抖,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因而也更加愤怒了。“你你还在拿那件事威胁我吗?你真以为抓住了一个把柄就能对我为所欲为吗?!”

她心里知道对方说得也不错,在拿他没有办法的现在,说再多的狠话也没有意义,平白无故只会招人耻笑而已,但是心里的愤怒却难以抑制,只能以这种方式宣泄。

除了愤怒之外,她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恐惧,夏尔德特雷维尔已经掌握了她最大、同时也最见不得人的秘密,他利用这个秘密也多次尝到了甜头,要是他觉得可以继续拿这个秘密控制自己,继续要挟,那又该怎么办?

在这位位高权重的帝国大臣面前,如果没有父亲的保护的话,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今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也没人能够帮上自己的忙,正是一个明证。

难道自己要因此而坠入地狱了吗?萝拉扪心自问。

然后,她下定了决心,宁可大家一起毁灭,也决不让自己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她苦心孤诣那么久,硬下心肠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可不是为了给谁当奴才的。

“不,这不是什么把柄,一件事归一件事,既然上次我已经收过你的报酬了,那我就不会再拿那个威胁你。”出乎她的意料,夏尔却摇了摇头,否认了她的疑问,“之前我跟你说过我不会再提那件事,更不会威胁你,现在仍旧有效。而且嗯,我要跟你说声抱歉,刚才我确实太粗暴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至少应该给你留点美好一些的忆才对”

他如此奇怪的举动,让萝拉更加感到奇怪了,萝拉提防地打量着他,想要弄清楚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至少心已经放下了不少。

“我不想同您有什么美好的忆,您把我放开,让我离开就好了。”

“不管你想不想,至少现在事实已经是这样了,我们应该向前看。”夏尔无视了对方的要求,然后颇为无耻地越过了刚才的话题,“我承认我刚才确实有不对,即使你在激怒我,但是作为一位贵族,我应该仍旧对你彬彬有礼。既然过往的事情我们已经不再提了,那么这次就是我做错了,大错特错,我不仅应该跟你道歉,而且应该想办法补偿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萝拉当然不会相信夏尔会有这么好心了,马上反问。

“嗯,我们争执的原点,其实就是一个承诺问题,您觉得我没有遵守承诺。我承认我事先没有跟你沟通好,这确实是我的不对,不过请您相信,我现在依旧十分重视和您父亲的友谊并且一点也没有更换合作伙伴的打算。”夏尔不慌不忙地答,“所以请您放心,您一家在未铁道事业的优越地位是有绝对保障的,只要您不首先断绝我们的友谊,否则我一直都会以您一家的友谊为优先顺序考虑。”

“我该怎么相信你?”萝拉再次反问。“您说话不算数的次数还少吗?”

“在有需要的时候我确实会不算数,但是我不会在有利可图的时候还自己破坏自己的承诺。”夏尔低声答,“我需要您的父亲帮忙,我也十分尊敬您的父亲,他的能力和远见令我十分敬佩,我也十分需要他未的帮助。他想要成为法兰西银行的总裁,而我也正好想要一个法兰西银行的总裁作为朋友所以不管怎么样,我是会帮助您一家的当然,前提是他也得帮我。”

在夏尔的解释之下,萝拉渐渐地相信了他的话。的确,他还需要自己一家的帮助。

身上的痛楚已经渐渐平息了,刚才的怒火也慢慢地被压到了内心的深处。

在一片狼藉的床上,这一对男女抱在了一起,然后几乎是贴着脸说话,这样的场景要是在常人看会有些不对劲,不过这两个人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反而并没有多少暧昧的色彩。

“这次联合会的理事长到底是谁?”萝拉问。

“迪利埃翁伯爵,他是之前的铁道部部长,有威望而且又是这一行的,应该能够服众吧。”夏尔马上答。“嗯,当然,在正式任命之前,我们会有一次装模作样的选举。”

“这个人好吧,倒也算是个不错的人选,至少好摆布。”萝拉轻轻点了点头,“那好,我要求成为他的副手,不管叫副理事长还是叫别的什么名目随便你,反正我就要那样的位置。如果你同意了,那我就相信你。”

“好吧我会努力争取的。”犹豫了片刻之后,夏尔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您该放开我了吧?”萝拉冷笑了起。

“难道我们不能个告别的吻吗?”夏尔笑了笑,然后看着萝拉,“我不喜欢我们两个之间拥有的全是这样的灰暗忆,至少我个人不希望如此。那么,请为我,为我们,为我们两个家族,留下一点好的忆吧,我发誓以后不会那么对待你了。”

这是真心话,夏尔发觉自己当了大臣以后受尽了奉承,所以有些得意忘形了,刚才的粗暴行为也是这种得意忘形的表现,他心里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倒不是因为他特别可怜萝拉,而是他需要继续秉持着之前的那种谨慎和沉稳的态度前行。

萝拉被他几乎贴在了脸上看着,忽然感到有些不舒服,想要别开脸去,但是夏尔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直接抓住了她的脖子,然后骤然将脸往她的脸上凑了过去。

萝拉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的脸一点点地向自己凑近,最后贴到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她的嘴唇也被覆盖上了。

舌头侵略性地伸了进,好像着了火一样发烫,她支吾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仿佛在享受似的。

然而,突然她重新睁开了眼睛。

“啊!”夏尔一阵吃痛,松开了她的身体。

他的舌头被咬出血了。

“这是我的礼,下。”

夏尔痛得差点流下了眼泪,但还是忍痛耸了耸肩。“好吧,至少你叫我下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