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章 底定

第三章 底定


                夏尔此言一出,满座的人都顿时又沉默了。

毫无疑问,如果这样一场大战爆发的话,以政府平常的财政支出是不可能承担的,必须要通过财界筹集资金,而且是要大规模向本国和外国市场借债,金额可能会数以亿计,对任何有实力的金融家说,承销这样的债券和债务将是一块极大的蛋糕,实在让人动心。

“虽然现在没有十足确切的把握,但是我认为大多数条件已经集备了,先生们,一场欧洲大战已经迫在眉睫,这是一场远征,两国以罕见规模而进行的远征,帝国政府必须要作出足够的准备,无论是军事上的还是财政上的。”还没有等他们缓过劲,夏尔继续说了下去,“任何一场战争,都是准备更好更充分的一方具有优势,如今也不例外。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各位也不例外。”

“先生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您的话是在暗示着,如果有人今天不为您的构想而筹措资金的话,那么未就不能为国家而筹措资金?”沉寂了良久之后,又是若斯当卡帕菲勒发问了,也许是因为有些激动的缘故,他原本就十分红润的脸一下变得更加发红了,花白的山羊胡子也微微颤动了起,“您将此次的筹款看成了前置条件?”

“我们欢迎一切为国家出力的人。”夏尔对他的问题不置可否,“谁对国家更加忠心耿耿,那么谁就肯定会更加得到陛下的欢心。”

“陛下的欢心”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重复了一遍,然后和旁边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

这些人都是财界的重要人士或者代表,他们早已经不是那种需要荣誉和头衔妆点自己的人了,因此对‘陛下的欢心’自然不大热衷。可是这位大臣下已经几乎明确地暗示或者可以说威胁他们了,他们自然也会明白夏尔这席话的分量。

“您预计追加多少投资进入新的建设计划里面呢?”对视了片刻之后。若斯当卡帕菲勒再问。

“具体的计划我已经编制好了,各位可以看看。”夏尔招了招手,加斯东走上前,将自己手中的一份份文件递给了在座的每个人。“这里有详细的计划,告诉我们哪些线路对我们不可或缺,应该加快进度。哪些线路需要追加投资”

“大臣下,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您大概就算跟我这么说我也听不大懂。”阿尔冯斯颇为礼貌地笑了笑,“所以下,您干脆以说一些我们能懂的问题吧您预计要追加多少钱?”

“您还真是直接”夏尔微微笑了笑,“经过我们专门部门的测算,两年内需要追加资金总额大约为一亿八千六百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能还会稍微节省一些。”

“一亿八千万!”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犹如是一枚震撼弹,让在座的人们再度相顾失色,就连若斯当卡帕菲勒这位法兰西银行董事也坐不住了。

在座的都是财界人士,他们对国家的财政情况当然十分了解,如今国家支出一年也不过是十五亿法郎左右,两年就是三十亿左右,而追加一亿八千万资金就等于平白将6%的国家预算骤然投入到这个建设计划当中。

“孤注一掷。”一直沉默的萝拉,突然冷冷地评论。

“简直是疯狂。不,是彻底的疯狂!”若斯当卡帕菲勒说得更加直白了。“我们一下子上哪儿去筹集和投入这么多资金?下,我理解您对国家铁道事业的热爱,可是您不能不顾预算的平衡作出这样的行动。”

“陛下已经同意了这个行动,所以这必然就不会是疯狂的,先生。”夏尔不慌不忙地答。

若斯当卡帕菲勒一时语塞,他毕竟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指责皇帝陛下。所以只好止住了口,不过那种不满却还是溢于言表。

很明显,他们都不情愿达成夏尔的希望。为了参与后续的战债计划他们原本愿意给政府付出一些钱,但现在看这个入场券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夏尔的意见,确实得到了皇帝拿破仑三世陛下的首肯。实际上他加速铁道建设。正好贴合路易波拿巴“扩大政府财政支出,扩张就业,提振经济”的施政理念,所以很快就成为了帝国在战争之前的既定政策。

毫无疑问,这么做会加大政府的债务,让原本就债台高筑的帝国政府进一步加大负担,但是他们现在也没去想那么多了只要战争打赢,在财界和民间信心大涨的政府就有办法按照既定方针继续施政,财政总有弥补亏空的那一天,如果战事不顺或者甚至失败了,那反正这个政权注定倒台,大家注定完蛋,哪里还需要管洪水滔天。

“看诸位都有意见啊”夏尔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么庞大的资金,就算对各位说,也是不容易轻易筹集的。不过我想,各位都在财经界拥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如果付出一定的努力的话,也未必不行”

“恐怕是不行的,下。”虽然还是十分礼貌,但是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婉拒了这个要求,“我想您是知道的,我们一家拥有众多投资项目,流动资金并不宽裕,恐怕难以满足下的需要。”

“说不行,可不是罗特希尔德的风格吧?”夏尔笑着追问。“谁不知道您一家坐拥金山呢?”

“我们没有金山,金山是别人的,我们只是代为保管,不仅要付出利息,而且还要为保住甚至增殖他们的财富而殚精竭虑。”阿尔冯斯笑眯眯地答,将拒绝圆滑地融入到了礼节当中,正如他那位大名鼎鼎的父亲一样,“所以,下,我们是要负责任的。尽管我们深爱这个国家,但是我们不能以牺牲客户利益的方式去爱。”

“法兰西的利益正是您那些客户的利益。”夏尔先是这么说,然后耸了耸肩,“好吧,我知道这种漂亮话是打动不了您的。不过,请您相信。我们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法兰西的利益而不是去损及每一个人。”

还没有等人们从这句话当中品味出真实含义,夏尔又继续说了下去,“实际上,陛下也考虑到了突然追加资金会给国家和财界带的困难,所以,他想要以某种方式,让大家以皆大欢喜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他是财界的朋友,绝不是敌人。”

“什么方式呢?”这下阿尔冯斯已经看出不对劲了。连忙追问。

“在我的倡议和实践之下,帝国的铁道事业将会全部以规范化和标准化的方式由帝国政府进行统一而直接的管理,这就需要民间企业的全力配合”夏尔微微笑了起,“所以,我认为需要成立一个民间的企业机构,由他们整合所有相关企业,规范技术和标准,并且互相调节人力和财力资源。嗯名字我也想好了。帝国铁道联合会。”

“联合会?”若斯当卡帕菲勒这下又了兴致了,“它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机构?仅仅具有咨询作用。还是具有决定作用?”

“具有决定作用。”夏尔马上答,“实际上这将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政府可以保证它的权威,而它也可以协助政府统合所有相关的民间企业。;另外,就我看,为了帝国铁道事业的发展。任何不符合标准的企业都必须最终予以裁汰,或者变更经营方式。”

这就是夏尔真正的目的之一了,他推出了一个符合路易波拿巴心意的建设计划,但是又肯定会面临资金不足的窘境,所以为了讨好财界。设置一个联合会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下他的话再次引发了骚动。

人们再度互换了眼色,虽然大臣下说得遮遮掩掩,但是他很明显就是说帝国政府将会协助民间实现铁道事业的垄断化,同时似乎是和这次的追加投资挂钩的?

“那么什么人可以进入这个联合会呢?”阿尔冯斯果然年轻,脑子转得最快,第一个就反问了,“您是否是指谁为这次您的计划注资,谁就可以参加联合会?”

“如果您非要这么理解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夏尔微笑着答。

“您可以确定您说得一切都是真的、都具有官方层面的保证吗?”另外有一个人追问,“下,我能否要一份面上的保证?”

“如果您要面上的保证的话,我无法给到,甚至可以说,不给面上的保证才是我们将各位秘密召集的目的。”夏尔仍旧笑容满面,不过语气却微微加重了,“不过,我现在可以跟你们保证,我现在的话就是官方的态度,只要我不倒台,只要我还在任上,我所说过的一切话都可以作数而陛下也是站在我这边的。”

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为了提高商界对铁路投资的积极性,同时加速铁路事业的推进,我已经征得了陛下的同意,从不久之后,铁路事业的相关交易和债券交易都可以减免税收,只需要经过联合会报备然后交给本部批准就行了。”

这些商界人士已经彻底明白了今天大臣给他们带的是多么大的惊喜。

“铁路事业的相关交易和债券交易”是一个十分宽泛的词,只要有了这个减免税收的优惠,他们可以想办法将很多不相关的交易都挂靠过,同时争取减免谁说,反正联合会就是他们自己开的,自己批准很简单,而大臣下本人也很好说话的样子。

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么一切就十分明显了。

“下,您说的事情十分重大,我需要去考虑一下。”若斯当卡帕菲勒沉吟了片刻之后,突然说。

“下,我想我们可以参与到您的计划当中。”而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就直接多了。“希望您能够赐予我们为国效劳的光荣。”

他一脸热诚地提出了要求,仿佛刚才拒绝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种随时依据需要变幻立场的能力,几乎是每个金融家所必须的,而看他已经学得不错了,果然是家学渊源。

“我很理解您,先生。”夏尔一脸真诚地朝他笑了笑。

“我一直认为,您是我国最杰出的青年才俊,下。”阿尔冯斯站了起,向他行了个礼,“真的很荣幸能够领受您的教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