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章 密语

第二章 密语


                当夏尔和自己的朋友兼助手们一起到这座俱乐部大厅的时候,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纷纷噤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然后纷纷向这位帝国大臣行礼。。 更新好快。

和寒酸的外观不同,俱乐部的大厅金碧辉煌,到处都挂满了纷繁的装饰品,闪耀着珠光宝气。由于今天还有宴会,所以大厅角落的桌子上摆放着许多金银制的餐具,还有由玻璃杯一层层叠起的水晶塔,里面的高级香槟酒正在忠实地折‘射’着吊灯的光线,这种摆设并没有实质‘性’的功能作用,也看不到多少品位,只有那种挥金如土的气概所带的纯粹的炫耀然而却十分得商人们的喜欢,这种方式可以真正突出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诸位下午好,”夏尔只是微微摆手,然后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了下。

这里的座位都是按照俱乐部的章程,都是设置成圆桌式的,并没有主次之分,不过权力和阶级的差距当然不会因为座位的形式而有所改变,他依旧是所有人的核心。

落座以后,他先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环视了一下周边,确定一切毫无异常。

客人们并不多,虽然年纪有老有少,但是他们一个个正襟危坐,神‘色’严肃,表情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面抠出的,甚至就连举止也相差仿佛,是的,从他们的身上能够闻到同样的气息钱的气息。

在前面几个月当中,这里的人们经常还会带一个甚至多个‘女’伴,把这里‘弄’得十分气氛活泼,但是今天因为夏尔的特意嘱咐,所以他们都没有带任何‘女’伴前。

然而这里还是有一个‘女’‘性’存在。

在夏尔的注视下,一贯身着华服的萝拉今田也毫不例外。她身穿着最时兴的裙子,肩上还批了开司米白羊绒披肩,这是大英帝国万里迢迢地印度克什米尔运的高档货。裙子上镶嵌了蓝宝石的金‘色’纽扣她的面‘色’衬托得越发冷峻。

虽然似乎注意到了夏尔正在观察自己,她却仿佛无动于衷。只是注视着自己面前的一沓文件。

“很抱歉让诸位在百忙当中拨冗前,”夏尔也适时地将自己的视线收了,然后继续以那种毫无‘波’动的语气说了下去,“同时,我也要请诸位原谅,今天的会议十分重要,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削砍掉一切不必要的娱乐活动,希望各位能够理解我的郑重其事。”

“我们当然能够理解您。下。”一位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的老人答。“事实上我倒希望您能够省去不必要的繁琐接待,节省一下我这个老人所剩无几的时间。”

他看上去大概七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是也许是因为保养十分得当的缘故,他的脸上不禁没有多少皱纹,而且白里透红,看上去十分健康。

他叫若斯当卡帕菲勒,是法兰西银行的董事,也是现任法兰西银行总裁阿尔古伯爵的密友,可以称得上是经济界的重要人士之一。( $>>>棉、花‘糖’小‘說’)也许是因为地位优越并且富有的缘故,他十分注重养生。几乎可以说是把延命看成了生命中的第一大事、从中年时代开始,他就一直按照医生的固定食谱,每周吃各类益于养生的食物。而且深居简出,极少参与上流社会常见的饮宴和其他骄奢‘淫’逸的活动,在上流社会当中可以说是一个异类,但是也因此有了一副比同年人健康得多的身体。

阿尔贝对他的生活方式却丝毫都不以为然,‘私’下里说“我宁可像祖先那样因为享乐过度而早逝,也不愿意和他那样活到九十岁。”

“是啊,下,我认为我们倒应该早一点进入正题。”这时候,另一位年纪和夏尔差不多大的青年人接过了话头。“很高兴您能够为我们构造了一个如此完美的‘私’密产所,让我们既可以安心会面。又不用担心明天的报纸上会出现任何攻击和流言,光是用玩乐太可惜了。”

“如果要玩乐的话我认为您府上倒是首选。我可一点都没有和您一家竞争的*。”夏尔笑着开了个玩笑,然后各位客们除了萝拉之外,也识趣地凑笑了。

关于他的介绍就没必要那么详细了,他叫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是詹姆斯德罗特希尔德男爵的长子,也是大名鼎鼎的罗特希尔德家族法兰西分支的未继承者。

他的年纪和夏尔一样,都是1827年出生的,现在25岁。因为他的父亲已经60岁了,‘精’力开始衰退,所以在父亲的提携下,他已经开始掺入到了家族的事业当中,并且已经在社‘交’界当中留下了些许名气。这个俱乐部也是他父亲让他进的,意在为儿子培养人际圈,以及扩大家族业务。

詹姆斯德罗特希尔德男爵因为之前在法国发行奥地利国债、为奥地利筹集了大量钱款的功绩,特别被当时的奥地利皇帝弗朗茨一世(也就是拿破仑皇帝的那位仅比皇帝大一岁的丈人)封为男爵,从一介商人,正式踏入了贵族的行列。

如果说在封建传统根深蒂固的维也纳,那些脑袋僵硬的德意志贵族们还不喜欢这位暴发户银行家的话,如今早已经只认金权的巴黎,却早早地拜入了这位大银行家的脚下,这位男爵素以喜欢举办大型宴会宴请宾客著称,因此他府上也就成了上流社会的一个著名集结地。

“好吧,既然各位都是大忙人,那我就开宗明义吧。”笑了一会儿之后,夏尔重新恢复了严肃,“诸位想必都知道,虽然我在几个月前才刚刚担任大臣,但是之前铁道部初成立的时候,我曾经在里面任职过接近两年,所以我倒也算是轻车熟路,许多建设计划和规划甚至是我个人在离开之前确立的。”

大家都知道这些事实,所以没有人‘插’嘴,等着他进入正题。

“然而。当重新到我曾经供职过的地方时,我却基本上全部推翻了之前的计划。”夏尔继续说了下去,“原因只有一个。这些计划当时看起贴合时宜,但是现在却难以跟上形势的变化。各位,我可以毫不迟疑地告诉你们,就在近期,也许一两年内,欧洲的形势就会发生剧烈的、根本‘性’的变化,并且给帝国带前所未有的挑战。”

眼见他说得如此严重,其他在座人士都脸‘色’有些变了。

夏尔德特雷维尔出了名的毫无顾忌、心狠手辣,他这些话可不是只是虚言而已。

“请问。您所指的挑战是什么呢?”片刻之后,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小心地问。

“诸位想必也都知道,我在担任大臣之前,曾经短暂地在外‘交’部任职过,虽然没有办成过多少业绩,但是也曾经到了几个国家逛了一圈,并且多多少少地跟各国的政要会晤接触了一下。”夏尔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严肃了,“诸位,我要在这里跟你们说一项国家机密,而这正是我力求保密的原因这个机密。现在在国内还鲜为人知,但是已经在陛下和他的内里面成为了确定的共识。”

他突然转头看向了一直在沉默中低头记录的加斯东,“加斯东。这一段话不要记录!还有,任何我提到了陛下的话,都不允许记录在案。”

“是,下!”加斯东连忙在笔记簿上划‘花’了几道线,删去了他上面的一段话。

“各位本人或者所代表的人,我认为,都是我国经济界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所以这个机密应该提前知会各位,但是还请各位保密。”接着。夏尔继续转过头看着这群人,“没错。我们已经和英国人达成了共识,接下将会组成联军讨伐俄国。而且会很快,甚至有可能就在明年。”

果然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这些经济界人士人人都面‘色’一变,显然很受震动。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面,英国和俄国都是欧洲的头等大国,而且因为拿破仑战争时代两次杀入巴黎,俄国和她的军队已经在法国人当中形成了某种‘阴’影,他们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系骤然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人人震骇。

“英国英国的态度坚定吗?”沉寂了许久之后,若斯当卡帕菲勒低声问,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捏在了一起,显得有些紧张,“这会不会是他们有一次挑动不和摆布我们的伎俩?他们会不会打算‘诱’骗我们顶上去对付俄国人,然后什么都不做,在背后笑看两国厮杀?”

“不会,先生,尽管您说的确实有些像是英国人的秉‘性’,不过这次我可以明确地说他们不会这么做。”夏尔摇了摇头,“英国人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以绝对的决心和意志,拼尽帝国的力量去打垮俄国人向欧洲扩张的脚步,守卫他们的国家利益reds;。我去英国的时候,无论是首相本人还是帕麦斯顿外相,甚至是‘女’王陛下陛下本人,都言之凿凿,向我们保证他们一定会出动他们的陆海上的全部力量去遏止俄国人,甚至在密约当中明确规定了两国绝不退缩的义务,他们不会拿着英国的信誉开这样的玩笑。”

“已经有了密约了吗?”阿尔冯斯再度吃了一惊。

他绝没有想到,看上去一心只想着在国内夺权的‘波’拿巴党人们,居然暗地里都已经筹划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这群人居然在刚刚立足的时候就马上想着要打仗,而且是打大仗真是一群疯狂的赌徒!

“是的,已经有了密约了,而且是我,代表陛下签订的。”夏尔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地向旁边瞥了一眼。

加斯东果然听从了他刚才的命令,在他提到了陛下之后,将刚才那句话划掉了。真的是个可造之材。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国家机密,但是即使明知道若斯当去之后会告诉法兰西银行总裁,阿尔冯斯去之后会告诉他父亲罗特希尔德男爵、甚至可能暗中通知奥地利皇帝本人,夏尔也毫不动摇地将这个机密透‘露’给了这群人,因为他需要营造一种“一切尽在我们掌控之中”的氛围,以及突出自己的“需要”。

“既然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帝国的打算,那么有件事我想诸位都是明白的。”夏尔再度环视了周围一圈,不过这次要冷峻得多,“为了完成计划当中的备战,让我们的军队可以快速地机动到预定的战场,并且能够在开战后得到最大限度的供给,以赢得最后的胜利,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高效有序、并且规模前所未有的运输网络,不管是铁路还是海运,都需要有之前所无法比拟的改观,而为了实现这一切,我们不缺乏聪明的工程师,也不缺乏劳动者,我们只需要钱准确地说,我们要很多钱,要数不清的钱。而我相信,如果要快速地筹集资金的话,求助于诸位是最为恰当的。”

当听到了夏尔的要求之后,这几位客面面相觑,互相观察了一下,但是谁也没有先开口,突如其的沉寂一下子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诸位有什么意见吗?如果有的话尽管提吧。”等了片刻之后,夏尔再问,“我想这几年的事实已经跟诸位证明了投资铁路的报了吧?”

“投资铁路的报当然巨大,不过下,一旦加上军事目的就未必如此了,没有庞大的客流保证,铁路未必能够盈利。”若斯当卡帕菲勒以一种字斟句酌的谨慎态度开口了,他的资历和年纪最高,因此大家心照不宣地把他当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同发言人,“下,我绝对不是在怀疑陛下的英明,而是指出一个事实我们同您一样热爱国家,不过商人的投资是为了利润,不能把别人因为信任而‘交’给我们的钱,白白投入到会亏损的地方去。”

“我理解您的想法,资本是一个会增殖的动物,而各位是动物的主人,你们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宠物白白受伤。”夏尔点了点头,“不过,陛下和我当然不会让你们为此‘蒙’受损失,我们会以足够的偿报弥补大家如果陛下下令,谁为我们投资,谁就在战争开始后负责战争债券的承发,诸位会如何想?”q

ps:貌似是第六卷呢,昨晚眼睛‘迷’糊了么已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