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章 再度的惩罚

第四章 再度的惩罚


                随着夏尔将自己的打算和计划一一阐述出,在座的其他人们的意见也开始转变,由刚才的激烈的反对,变成了含蓄的观望,最后反而变成了踊跃的支持,随着阿尔冯斯的表态,夏尔在这场会议当中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他即为帝国接下的战备计划作出了贡献,也让自己建立联合会的构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只有得到财界支持,他才可能真正地让帝国的铁道事业变成官方与财界的垄断事业。

“那么,还有人对我的构想有意见吗?”夏尔在发言完毕之后,以一种颇具魅力的笑容面对着客人们,“帝国的铁道事业是帝国经济的坚实保障,也是帝**队的最有力的后盾,我衷心希望各位能以自己的热忱参与其中。”

“我们乐意参与其中,只要它可以让我们的投资者有利可图。”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这次很捧场地附和了夏尔,“我也十分坚定地相信,只有在您这样精力充沛坚强有力、而且富于远见的大臣的带领下,帝国的铁道事业才会以坚实的脚步发展,并且成为帝国最有力的工具。”

夏尔仍旧微微笑着,连连向对方道谢,虽然他心里知道这只是不值钱的恭维话,但是像罗特希尔德这样的金融巨擘当面恭维自己,仍旧让他感到有一种成就感。

“那么,我们就为了今天的决议,以及明日的辉煌,庆祝一下吧。”他欣然提议。

在他的带领下。这一群人离席走到了香槟塔的旁边,然后走进了几个人。把一箱箱最顶级的香槟酒从箱子里面拿出,毫不吝惜地从顶上倒了下去。泛着泡沫的酒液滚滚而下,势不可挡,淹没了下面一层又一层的酒杯,这些酒液在镀金吊灯的照样下闪烁着灼眼的金黄色,犹如是金钱的洪流一般。

等到了最底层的酒杯也差不多灌满的时候,夏尔率先伸手,拿下了顶层的酒杯,然后其他人也纷纷拿下了酒杯。

“为了帝国,干杯!”在夏尔的带领下。所有人一同喊了出,然后将酒液倾泻到了自己的嘴中。

随着这样一次庆祝,今天的会议也到了尾声,夏尔正准备叫加斯东拿会议记录给自己看看的时候,阿尔冯斯突然拿着酒杯找上了他。

“大臣下,不得不说您今天给了我们一个惊喜。真没想到您在暗中已经做成了这么多事,以至于就连我们也不得不紧随而上。”他笑眯眯地看着夏尔,比起刚才的恭敬现在倒是多了几分亲切,“说真的。我确实挺佩服您。”

“我想您并没有什么必要佩服我,先生,您拥有一个卓越的家庭。”夏尔笑着答。

“您的家庭也同样卓越,不是吗?”阿尔冯斯微笑着反问。“然而我离开了家庭未必还是我,您不姓特雷维尔照样是您,您单枪匹马走到了如今的地位。甚至还能够和各国的君主畅谈,让他们按照您的步调行事我得说您的未不可限量。至少比我高多了。”

“您真是太会恭维人了”夏尔禁不住笑出了声,“我相信您也同样能够继续将家业发扬光大。正如您的父辈们一样。”

“我当然也希望如此了,不过这还得有赖于大家的帮助,尤其是您这样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们的帮助。”阿尔冯斯潇洒地耸了耸肩,“说实话我真不敢相信您居然会给予我这样的机会,原本我只是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过的”

“为什么您会这么想呢?”夏尔反问。

“嗯人人都说您和德博旺男爵往甚密,并且曾经得到过他的大力帮助。所以我们曾以为您应该是会颇为倾向他们一家的。”阿尔冯斯低声答,“您真的是一个公正而且富有远见的大臣,是帝国的栋梁之才!”

既然同样身为金融家的巨头,罗特希尔德家族和德博旺这两位男爵家庭自然有不少竞争,各自也拉拢培植了不少政界的同盟,夏尔也暗地里被视作为德博旺一家的同盟。在夏尔担任帝国交通大臣的时候,罗特希尔德家族曾以为夏尔会尽自己的职权范围报这一家人,没想到他居然把联合会对所有人敞开了大门,这实在让他大喜过望,自然不住口地恭维夏尔。

“德博旺男爵是我的朋友,过去是,以后也还会是。”夏尔颇为含蓄地答,“不过,我是帝国的大臣,我要考虑的是帝国的利益,而不能是某一家人的利益,只要对帝国的事业有利,我并不介意从任何地方寻求帮助。”

“而我们,乐意给任何人帮助,我们也同样想要为帝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阿尔冯斯笑得更加欢畅了,“大臣下,既然您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那么今后您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那就尽管跟我们开口吧,我们也是您的朋友,而且是忠诚的朋友。”

既然身处在金融界,罗特希尔德家族自然对时局把握十分敏感。随着时代的发展,铁道事业必将成为极为重要也极为有利可图的事业,在夏尔德特雷维尔得势并且统管铁道事业的时候,他们也颇为忧心,深怕失去抓住时机进入这些事业的机会,以至于落于人后。所以他们现在当然想要讨好夏尔,让他不要只帮助德博旺一族,

从现在看,这位帝国大臣的态度是十分开放的,并不排斥他们。他们并不怕夏尔谋求个人私利,只要他肯收钱,那就不怕轰不垮这座堡垒,就怕被德博旺一家卡得太紧,钱都没地方送。

“那么为了朋友,干杯。”夏尔拿起了酒杯向他伸了过去。

两只酒杯轻轻地碰撞了一下,然后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倒映着两个年轻人满面的笑容。

“下,等下恐怕您要面临一点小小的麻烦了。”喝完酒之后。阿尔冯斯突然说。

“嗯?”夏尔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刚才我们干杯的时候,德博旺小姐好像不情不愿。香槟喝得像是毒液一样到现在好像她还是愤愤不平。”阿尔冯斯一边说,一边瞥了不远处的萝拉一眼,然后又笑了,“恐怕等下她就会找您了吧。”

顺着对方的视线,夏尔也看到了萝拉,她现在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根本不与人交谈,显得有些焦虑不安,甚至可以说是愤怒。

“也许她会找我吧。”

“下。我认为您这样的青年才俊,完全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威胁。”也许是发觉有机可趁的缘故,阿尔冯斯笑得更加殷勤了,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完全拉拢夏尔,“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可以支持您。”

“谢谢您,先生。”夏尔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想事情并不会糟糕到那种地步。”

“那好,希望您一切顺利。”阿尔冯斯并没有因为夏尔的婉拒而失落。只是笑着跟他告别。“我先不打搅您了。”

诚如阿尔冯斯所预料的那样,在所有的客人都走了之后,萝拉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俱乐部当中。

她满怀不满地径直走到了还坐在沙发上审阅记录的夏尔面前。

“特雷维尔先生。为什么您要这么做?”

“您是指什么?”被打断了思绪的夏尔,将记录放到了一边。

“我想您知道我是在说什么。”萝拉用一种你少跟我装傻的眼神看着夏尔,“您违背了跟我们的承诺。先生。”

“如果您是指联合会的承诺的话,那么我认为我没有违反承诺。我说动了陛下,并且将会设置这样一个机构。”夏尔不慌不忙地答。“而且我也让您一家参与其中,如果您愿意的话,那么也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另外,我要跟您强调一下,现在您得称我为下,德博旺小姐。”

“可是您却做了出乎意料的发展,您把其他不相干的人也拉了进!”萝拉反驳了夏尔的话,“尤其是您还将我们的敌人给拉了进!您这样做,明显是违背了承诺,我和我的父亲难以接受您这样的安排。”

“不相干的人?谁是不相干的人?今天在座的人们都是至为相关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将他们叫过。”夏尔马上反驳,“我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难道将罗特希尔德叫过也合情合理吗?”萝拉反问,“他和我们一家关系可不是那么好。 ”

按她原本的考虑,建立这样一个垄断机构,应该是以德博旺一家为主导的,就算拉一些人,也不过是用妆点门面的陪衬,结果夏尔虽然确实设立了联合会,却将几位寡头都拉了进,这极大地违背了她的初衷而且她相信以对方的能力,这绝不会是疏忽之下的错误,只能是有意为之,正因为如此她才怒火中烧。

“我得向您指出,把他们拉进里面,比挡在外面要好。”夏尔冷冷地答,“在里面,我们可以用各种方式防备他们,限制他们,他们得按照我们的规矩行事;可是如果我们把他们都挡在了外面,他们必定心里愤愤不平,到时候肯定会想尽办法要搞破坏,到时候反而会让我们举步维艰。这个道理我相信您的父亲是能够明白的。”

“您您是这个打算吗?”听到了这样的答复之后,萝拉的气势稍微削弱了一些,“那么您可以保证,以后协调的时候,会以我们为主吗?”

“这个我无法保证,未的事情谁也无法保证,况且我也没有办法无条件地帮助你们,我是帝国的大臣,理应按照帝国的利益行事。”夏尔摇了摇头,“不过,出于我们的友谊考虑,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会优先考虑照顾您一家的。”

“出于帝国的利益行事!”萝拉气得笑了出,“先生,这像是您说的话吗?您可不是这种按公益行事的人!直白说吧。您是觉得自己如今的地位优越,所以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了对吗?我得说。如果您这么想的话,那么您就大错特错了。就算身为大臣。也得需要自旁边和下面的帮助,否则被人轻易架空的大臣部长不知道有多少!您推开我们的友谊,绝对对您有害无益”

“这是在威胁吗?”夏尔瞪大了眼睛。

“这是在陈述事实!”萝拉大声敬,“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看看谁是您的支持者,谁只是旁观者,甚至是对您心怀恶意。”

“我的决定既然已经做出了,那么就不会轻易改变,至少不会因为您而改变。”夏尔冷笑了起。“如果您对我的做法不满,那就把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都去告诉您的父亲吧,我相信他能够做出足够明智的判断。”

这毫不留情的答,无异于当面表示“你的等级不够,需要让你的父亲做决定”,萝拉听了自然更加愤怒了,她涨红了脸,表情变得愈发凌厉。

“好,好我会跟父亲禀的。我相信他会给您一个答复,先生。”

接着,她转身就想离开。

“站住!”夏尔喊住了她,“我刚才说过了。您现在得叫我下。而且,我们还有一件事没有说清楚。”

“什么事,先生?”萝拉过头。略带嘲讽地看着他,显然不打算听从他的命令。

“那天为什么要跟我妹妹说那些事?”夏尔皱着眉头看着她。“为什么要告诉她?”

“为什么我不能告诉她?”萝拉冷笑着反问,“难道您的光辉业绩不能讲述给别人听听吗?”

“似乎你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受害者了?我不明白你有什么资格跟别人诉苦?别忘了当时是你求我帮助你。我只是收取一点点报酬而已。”夏尔更加生气了,“在我们之中制造纷争和不和,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不是受害者,难道您就是吗?不,您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混蛋,靠着抹杀良心和干尽坏事一步步往上爬。”萝拉反问,“您看看自己,就您这样的人,也能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在我面前,我所有人面前摆出一副大臣的谱吗?我可看不下去。我认为您应该好好地认清一下自己,至少在您的妹妹面前您更应该诚实。别忘了,她可是对您”

“你给我住口!”夏尔怒气升腾,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怎么?慌了?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萝拉笑了出,“你们兄妹既然敢做,那就不要怕别人说才对吗,我可是很羡慕纯白无暇的爱情呢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可是十分愿意祝福你们的哦。我看她可比您妻子可爱多了,您更应该结婚生子的对象,是”

混蛋!

夏尔已经完全暴怒了,他再也不管别的顾忌了,骤然从椅子上跳了起,然后手重重地挥了过去。

萝拉想要闪开,但是她哪里有对方动作的敏捷,结果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都好像震动了一下。

萝拉被甩到了地方,这重重一击眼泪都流出了。

“居然对我动手?”疼痛让她的仇恨更加增长了几分,她坐在地上,丝毫不顾仪态地大骂了起。“你这个人渣!无耻的变态狂,你和你妹妹”

还没有等她再说话,夏尔就压了下去,然后从身上抽出了手帕,强行地塞到了她的嘴里。

萝拉说不出话了,但是她仍旧挣扎着想要爬起,同时还用手往夏尔的身上乱抓,甚至就连脸上都出现了划痕。

夏尔二话不说,再打了她一巴掌,然后从脖子上抽下了领带,一边压住她的身体一边用领带绑住了她的手。

现在,他的脸上已经没有愤怒了,只剩下了不祥的冷漠,表情严峻得可怕。

而这时,因为听到了响动,阿尔贝和加斯东以及其他几个人都冲了进,然后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一片狼藉的底面,桌子和椅子四处散乱,还有酒液四处流淌。一个被塞住了口、被绑着双手的女子剧烈挣扎,踢翻了旁边的椅子。而一个穿着正装的金发男子跨坐在她的身上,这确实是富有冲击的一幕。

“下?”加斯东颤声问。

“愣着干什么。把你的领带给我!”夏尔大声向他下命令。“我要再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

“下”这位年轻的公爵还是没有反应过。

但是旁边的阿尔贝却推了他一下,“给他啊。加斯东。”

“可那不是一般女人,那是德博旺小姐啊!”加斯东连忙反问。

“那又怎么样?”阿尔贝反问。“你怕吗?”

加斯东又呆了片刻,然后骤然伸手去解开领带,因为手一直在抖,所以花了老大功夫他才解开,然后颤抖着手递给了夏尔。

夏尔一手拿过了领带,然后轻易瓦解了萝拉的反抗,将她的腿也绑上了。

接着,他双手抬起萝拉就往旁边走。而萝拉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哀鸣,像是在求救。

然而没有一个人阻止大臣下。

“这这真是”当夏尔消失之后,加斯东老久才恢复了正常神志,他绝没有想到,平常看上去文质彬彬、镇定自若的大臣下,居然会有这么暴烈的时候。而且居然还是对德博旺小姐这么做。

“想不到吧?”阿尔贝笑着说,“你以后跟着他做事,更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呢,这家伙看上去沉稳。其实比谁都激进。”

“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加斯东小心翼翼地问,“不会闹出什么问题吧?要是一般女人就算了,这个女人可是那位男爵的女儿。”

“好不好我不知道,既然夏尔都这么做了。那就只能让他做咯。”阿尔贝不慌不忙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不过我真是挺佩服夏尔的。那种女人看着就扎人,我有多远躲多远。他居然也去摘!”

“哈”年轻的公爵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您说他们会不会之前也是这样的呢?一种新玩法什么的。”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阿尔贝睁大了眼睛。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果然有想象力。”

夏尔当然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这两个人调侃的对象,他只是抱着不断摇晃挣扎的萝拉,穿过了走廊到了一个小房间。

这里原本就是用招待客人的地方,所以从不缺寻欢作乐的场所,这间房间除了有一张大床之外,隔音效果也很好。

夏尔将萝拉抱进了房间之后,一把将她扔到了床上,然后随手关上了门,接着他站在门口,俯视着对面的女人。

萝拉当然还在挣扎,不过因为被绑住了手脚所以只能滚动几下而已,看上去颇有些凄惨可怜,她嘴中也说不出话,只能以仇恨的视线看着夏尔。

夏尔俯身下去,从她的口中拿出了自己的手帕。

“你这个畜生,混蛋!”萝拉几乎马上就破口大骂了起,不过虽然她用尽平生所学,但是词汇量仍旧十分贫乏,只能不停地重复着,“下流的蛆虫,无耻的淫棍!人渣!”

过往的可怕忆已经重新到了她的脑海当中,那是她绝无法忘怀的记忆,她没有想到在这种场合他居然也敢当着别人的面动手,简直就是个野蛮人!

夏尔任由她咒骂,充耳不闻,只是看着她因为刚才的一幕幕而裸露出的肌肤。耀眼的这一片耀眼的白腻,他之前曾经品尝过,老实说滋味还真不错

他伸手抚摸着这片肌肤,然后从裙子的缝隙当中慢慢下滑,然后重重一捏,激起了萝拉的痛哼。

“除了没叫我下之外,你还做错了三件事。”他冷冷地盯着对方,犹如是即将啃食猎物的狼一样,“第一,你不应该说出我妹妹的事情;第二,你不该拿我的妻子和儿子开玩笑;第三你不该诱惑我。”

没错,最初他动手是因为愤怒,但是很快他就受到了诱惑。这个过于高傲的女子,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和征服欲,他想要惩罚蹂躏她,就像之前那次一样。

接着,他另一只手又撕开了裙裾的下摆,又有大片白腻的肌肤出现在了眼前。然后,他一边看着这幅图景,一边脱下了自己的衣裤。

“混蛋!”萝拉仍旧破口大骂,不过眼睛里罕见地出现了惊慌,她已经知道接下自己面临的将是什么了。

还没有等她骂完,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压到了她的身上,然后让她发出了沉闷的痛哼。

“之前你不是很洋洋自得吗?结果现在怎么又落到了我的手里?”夏尔突然笑了起,这个笑容略有一些狰狞,勾起了萝拉的忆,“上次我记得我已经给过你教训了,结果你居然还敢对我如此不敬?!好的,那我就可以再教训你,让你明白有些人注定是要你仰望的。”

这可怕的刑罚再度降临到了她的身上,可是在这个残酷的男人看,似乎还是不够。

“你,一个杀了自己亲哥哥的凶手,一个以残忍为乐的恶毒女子,应该很能欣赏这种结果吧?有些人天生就能凌驾于他人之上,就好像现在这样!”夏尔一边说,一边在她的身上耸动,只有萝拉的闷哼声在一旁伴奏,“好好记得这每一刻吧,我要让你永世难忘!”

接着,他突然伸出双手,卡住了萝拉的脖子。

已经头昏眼花的萝拉突然感觉脖子被一股巨力约束住,好像呼吸变得更加困难了,每一次的冲击都让她难受之极,她想要吐,却怎么也吐不出,犹如身处地狱一样。

“痛苦吧?害怕了吗?”夏尔看她这么难受的模样,却只是大笑,“好好记得这一切吧!”

随着呼吸被剥夺,萝拉渐渐地陷入到了意识昏迷的状态,已经什么都听不清楚了,甚至就连身上的痛苦也慢慢变得不再那么难受,她的呼吸越越困难,视线越越模糊,就连身体也好像变得越越轻,好像随时都有可能飘到空中一样,这种可怕的经历,她肯定会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视线越越模糊了,面前的男子好像已经看不清了,他的声音也好像是从几千里外发出的,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他的笑容越越狰狞可怕,扭曲得让人心生惧意,原本如此俊朗斯文的一个人,怎么会作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呃呜啊”因为窒息,萝拉本能地张开口想要吸气,发出了含义不明的怪声,然而这一切徒劳无功,她只能随着意识的沉寂而慢慢地沉入可怕的黑暗当中。

就在她感觉自己即将被黑暗吞噬的时候,脖子上的可怕压力突然被解除了,如同被从地狱门口被拉一样,她忽然浑身僵住了,然后飘上了端,飘到了意识混沌的地带,然后停留在了那里。

而这时候,男子也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伏在了她的身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