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五章 解惑与决裂

第十五章 解惑与决裂


                因为这里身处林间,而且实在有些偏僻,所以远处工厂的轰鸣并没有传到这里,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蝉鸣和敲门的声音荡在这片空旷的空间当中。

这里就是卡迪央王妃的居所了,就在数年之前,她跟着哥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拜访过王妃一次,并且受到了她的热情招待。

敲了几下门之后,芙兰有礼貌站在门口等候了起。

过得不久,原本的沉寂终于被打破了,一个穿着佣仆围裙的中年女人打开了门,当看到着居然是身穿华服、打扮和乡村环境完全不搭界的女子时呆愣了一下,好一会儿之后才认出她。

“特雷维尔小姐?”她十分惊诧地看着芙兰。

“嗯,是我,下午好。”芙兰轻轻地向她行了个礼,“我是今天赶到吉维尼的,我想问一下王妃殿下在吗?如果在的话,我想拜访一下她。”

“在在的,现在只是在睡下午觉而已。”女佣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您先进吧,我马上就去通知她!”

接着,她把芙兰迎了进去,让她在下面的客厅先等等,休息一下,接着她马上跑上了楼去,看样子是通知王妃吧。

很快,女佣重新跑了下,示意她可以上去拜见王妃本人。

芙兰跟着女佣一起走了上去。

和上次相比,这里布置还是差不多,看不出多少改动,只是原本几年前这里就有些色彩黯淡,到了现在更加显得衰颓,只剩下了被时光锁抛弃的气息。

式样和材料还是极好,但是却让人感受不到多少温度。

在黯淡的房间当中,王妃端坐在会客室当中,微微向芙兰笑了笑。

因为身穿黑色裙子的缘故,所以她倒是显得和这里的气氛颇为相宜,只是在芙兰看,她已经比之前见面老上了许多,两鬓的斑白更加明显了,气色也并不太好,看上去最近被一些心事压得厉害。

不过看到自己之后,她的表情则是满面的惊喜,看真的十分欢迎这位特雷维尔小姐的到。

“十分高兴能够再次拜访到您,殿下,希望没有叨扰到您。”带着心里的想法,她恭敬地对对方行了个礼。

“请坐吧,小姐。”王妃笑了笑,“您并没有打搅到我,一直身处在这种地方隐居的我,还能够被你们想起,那真是莫大的荣幸,请坐吧,让我好好看看您,感受一下外界的气息。”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也许是因为幽居太久吧,又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激动?

已经无从去分辨了。

“您最近的身体还好吗?”芙兰顺从地坐了下,然后端详着王妃。

“嗯,我现在的身体还十分不错,甚至可以说太好了,上帝还是不肯早点把我叫过去呢。”王妃略微打趣地答,“多谢您的关心,那您怎么样呢?”

还没有等芙兰答,她突然又笑了起,“看您现在的气色,怎么看都像是十分幸福的样子比起上次在巴黎见到您,那是好了太多了,真是令人欣慰。”

她们上次是在巴黎见面的,那时候王妃在包厢当中见到了芙兰,但是没有说上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她当时去巴黎的目的是见自己的老情人、芙兰的父亲埃德加。

可怜的人,她恐怕还不知道那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吧?芙兰心想。

“我确实比那时候健康了不少,殿下。”带着一种莫名的怜悯,她轻轻点了点头。

“那时候我听说您的爷爷正在费心为您寻找结婚的对象吧?现在看您这么开心的样子,莫非他已经找到了?”王妃仍旧在打趣。 看

“其实我没必要他找,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心上人,一直都有,我也发疯了一样地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芙兰低声答,“尽管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波折,前面有重重的障碍,但是我想我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看这是爱情了!”王妃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震惊,“可怜的孩子,这条路真的很难走的啊!从你的描述看,看在您的爷爷眼里,他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吧?”

“嗯,我爷爷十分不同意我的要求,完全不同意。”芙兰点了点头,“当然他的想法左右不了我,我会坚持下去的。”

“可怜的孩子!”王妃长叹了口气,“他不是贵族吧?哎,如今这个年代,又何必再去坚持这样无聊而且毫无意义的藩篱呢?大人就应该随着孩子的喜欢啊不要害怕,孩子,如果你的爷爷不同意的话,我会完全支持你的,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

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突然笑了起,“那么我现在到底应该是叫您特雷维尔小姐,还是该叫什么夫人呢?”

“我们并没有直接造成既成事实的打算。”芙兰脸上一红,然后马上转开了话题,“夫人,我今天找您,其实倒也不是为了求助,而且为了弄清楚一些事情、以及告诉您一些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呢?”王妃有些奇怪。

“我想问一下问一下”芙兰踌躇了片刻之后,终于横下了心,“我听到一些传言,说您和我的父亲嗯,在过去曾经有过私情,对吗?”

当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王妃的脸色顿时沉了下。

她十分犹豫,不知道怎么答,但是在芙兰盯视着视线下,她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说出谎话。

哎,到了现在,说谎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曾有过私情不过并没有持续太久,也没有耽误到您兄妹的生活,还请您原谅我原谅我们曾经的一时糊涂吧。”

“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几次,只是模模糊糊听到别人提到过他许多次而已他们都说他早年放荡不羁,和许多女性有染,所以,就算您就算您曾被他诱惑过,我也并不会因此而责备您,请您放心吧。”芙兰仿佛是安慰她一样,“那么,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想继续问您一件事您,和他,到底有没有留下孩子?”

“没有!绝对没有!”仿佛是触电了一样,王妃突然抬起头大喊,“这是彻头彻尾的污蔑和诽谤,小姐,不管谁跟您这么说请您千万都不要相信这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污蔑!”

然而,从她如此剧烈的反应当中,芙兰却得出了另外一个结论或者说,确认了自己原本的结论。

“可是说这些话的人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告诉我,我不是父亲和母亲留下的孩子。”芙兰微微闭上了眼睛,“而是从外面抱养进的。”

“谁?!”王妃厉声喝问,仿佛是把她当成了敌人一样。“谁在跟您说这些蠢话?一个字都不要相信!!”

“可是我很难不相信她的话。”芙兰摇了摇头,并没有因为王妃的剧烈反应而动摇,“在您和我见了面之后,那位德诺德利恩曾经找过我们,然后告诉了我们一些事实”

她轻轻叹了口气,“她说您和我父亲曾经有过私情,并且并且我不是母亲的孩子,真正的孩子已经随着母亲入葬。她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她信口胡猜,而是因为,因为因为她真的挖开了母亲的坟墓,然后从中发现了一具婴儿的遗骸,任何一个处在和她一样处境的人,也会相信那才是母亲真正的孩子吧?如果当她跟我说清楚情况的时候,连我也相信了她的话了。后,我又见到了父亲”

“你见到了他?”王妃又是一声惊呼。

“是的,在他被艾格尼丝追杀最后被救下的时候,我跑到了他那儿去,然后问了他这些事情,他”芙兰顿了一下。

“他怎么说?”王妃马上追问,浑然忘了自己的表现有多么奇怪。

“他说我是他的女儿,但是并不是母亲的女儿也就是说父亲还是父亲,母亲却不是母亲。”芙兰以一种奇特的平静答,“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十分认真地答复了我,我想一个父亲也不会轻易跟女儿开出这种玩笑吧?所以我大致明白了,我应该不是合法的婚生子,而是借着母亲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叫她母亲了和她孩子的横死,而暗地顶替了身份,成为合法子嗣的幸运者这个现实十分残酷,殿下。”

“是啊,十分残酷,非常残酷。”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妃也不再争辩了,只是喃喃自语。

“但是就算残酷,我也得面对现实,我想知道真相到底是谁生下了我?所以我四处探访,准备询问一下父亲的旧情人们,您您是第一个。”芙兰说。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呢?”王妃反问。

“因为根据我现在知道的情况,您是最有可能的人。”芙兰抬起头,看着对方,“更加是因为,如果非要接受这种命运的话,我我希望至少生下我的人是您至少那样的话容易接受一些。很抱歉我问了您这么无礼的问题,如果我所问的事情跟您毫无关系的话,请您不用放在心上,就当我是在胡说八道吧,我立刻就走,再也不会谈论类似问题。”

“傻孩子,真是个傻孩子!”然而,这次王妃却没有否认了,她反而沉痛地感叹了起,“为什么非要寻根究底呢?为什么就不能当做一切都没发生呢?艾格尼丝是破坏不了你的地位的,你只要安然享受自己的地位就好了啊!”、

“也就是说您承认”芙兰垂下了视线。

“现在,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吗?”王妃苦笑,然后再度看着芙兰,只是这次她的视线里面不再有掩饰,而是完完全全关爱。“孩子,你真不知道那次你到我这里的时候,我有多么高兴!”

“我也很高兴,虽然那时候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我真的觉得同您十分亲近。”芙兰点了点头,“也好,这也是不幸中的幸事了吧。”

“孩子,我不知道得知这件事之后你会怎么看我,到底是爱还是憎,但是如果你乐意的话,抱我一下可以吗?”王妃的眼睛里面突然浮现出了点点泪水,“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对不起,但是但是真的不敢说啊!”

“其实您也没有必要说对不起,我相信您这也算是为了我好并且您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活。”芙兰站了起,然后走到王妃的面前,“我只是很抱歉,我我真的不习惯叫妈妈,这么多年了我没有跟任何人叫过,现在实在叫不出口。”

“没关系,没关系,”王妃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然后骤然抱住了芙兰的腰,“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芙兰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任由王妃泪水连连,说实话即使以她的意志,这个时候仍旧感到有些悲悯。

但是,决心已下,不容再犹豫了。

等到王妃的泪水渐渐止住之后,她重新看着王妃。

“现在我想知道的事情大多数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

“什么事?”王妃抽噎着问。

“您和父亲生下的孩子,是只有我一个,还是另有其人,是不是我在外面还有一个哥哥呢?”芙兰忍受住了心中的连连,“请您如实告诉我好吗?我想我是有权知道这个真相的。”

“上帝啊!上帝啊!”王妃大声喊了起,“求求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被自己的女儿当着面如此拷问,又有哪个女子会忍受得了呢?

“到底是不是有这样一个男孩呢?他被您寄养在了外面,然后健康地成长了起,并且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尽管心里有些酸楚,但是芙兰仍旧继续问了下去。“后,他曾经化名伊泽瑞尔******,到了法国,对吗?”

“他果然是找了你这个傻孩子,我跟他说过那么多次,他怎么就不听呢!”王妃的眼泪又流了出,“明明大家不要破坏各自的生活是最好的啊”

“他是个很好的人,十分正直,而且十分爱护我,我很感谢他。”芙兰低声说,“承蒙他关照。”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就是正直过分了!”王妃苦笑了起,既像是抱怨又像是赞扬,“你一定会怨怪我们的吧?当时你刚刚出生,却发生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埃德加说为了你的未着想,干脆让你去顶替那个爱丽丝流产的孩子,我我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答应了,因为你知道的,一个男孩子做私生子,他还有多少机会可以靠自己发迹、可是一个女孩做私生子,她这一生,没有财产,没有父母,不受祝福这一生该怎么办啊?!所以我同意了埃德加的提议,让他把你带了去,他自从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一直都想尽自己所能地帮助你,让你过得幸福。你不知道,为了你,我到底暗地里吞下了多少眼泪,万幸的是,你的爷爷和哥哥也很爱你,他们一直都对你关照有加真的,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很欣慰。”

“是吗?我也很高兴能够得到您的祝福。”芙兰平静地答。

如果是平常的往,王妃当然能够看出芙兰的异样,但是现在她已经满心激动,又怎么听得出奇怪?

“是啊,所以请你不用抱怨,你很幸福,这么多人都爱着你,祝福着你,你可以拥有一切,就像公主一样!你好好生活吧,忘了我们,做你当之无愧的特雷维尔小姐,没有人没有人能够夺走你的幸福,艾格尼丝也不行!她想要对付埃德加,这是情有可原,我能忍,但是她若是想要对付你我就要让她尝尝厉害!虽然现在已经改朝换代了,但是我终究还是有些老朋友的。”

她的安慰,她的恳切,是那样真实,以至于芙兰一瞬间忍不住感动了,她垂首站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对了,我想问下,伊扎现在在哪儿?我很久没有收到他的信了,十分挂念他。真是的,这么大一个年轻人了,连给母亲写信都不知道。”王妃突然问。

“他被我开了一枪打成了重伤,然后送去了美洲,现在大概还是不吧。”沉默了许久之后,芙兰以一种异样的语气答,“今天我,除了想要问清楚这些之外,也想把这件事告诉您。”

王妃再度睁大了眼睛,以一种仿佛看待异界生物的眼神看着芙兰。

“你你说什么?”

“他被我开了一枪,送去了美洲。”芙兰继续重复了一遍,每一个字都如同重锤,击碎了母亲脆弱的心。

王妃一阵晕眩,几乎摔倒到了地上。

“你你”

“我想说对不起,不过我知道说多少对不起也没用,我之所以这么做也不是因为我发了疯,而是因为有我的理由。”芙兰扶住了王妃,然后低声在她耳边说,“当时的情势是我必须这么做,虽然我想你和他未必会理解我。”

“你你怎么这么残酷!”王妃终于反应了过,对她大吼。

“残酷吗?也许是吧。”芙兰苦笑了起,“但是有个人告诉过我,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残酷,虽然我们并不喜欢残酷。”

接着,她平静地扫了对方一眼,“我虽然不得已之下这么做,但是我当然不想他就这样死去或者遭受大难现在他在美洲,身无分文,恐怕过得很苦,所以我想请您去美洲找他吧,搭救他,让他免于这种横祸,毕竟毕竟”

“他是你哥哥啊!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王妃怒吼着质问。

接着,她焦急地站了起,六神无主地四处扫视,仿佛中了枪的人是自己一样。

“这正是我想说的,我已经有了一个哥哥了,不再想要另外的一个。”芙兰平静地答,仿佛被质问的人不是她一样,“对他的帮助,我十分感激,但是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偿报你们了。现在我建议您早点去美洲吧,找到他,接济他。”

“我会去的!”王妃痛声答,“我会去的我马上就会去的!”

接着,她以迷惑不解当中又伴着厌恶和痛恨的目光,看着芙兰。“我真的没想到,你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殿下。”芙兰叹了口气。

“没有人叫你做出选择,大家都希望你作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小姐活下去,幸福地活下去!”王妃气得全身发抖了。“没有人会妨碍你,也没有人想要妨碍你!”

“这不是妨碍不妨碍的问题了总而言之,我既然今天向您证实了这件事,那么要做的事情也十分简单了。”芙兰紧咬了一下嘴唇,然后骤然抬起头,“殿下,请让一切都尘封在尘土当中吧,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您真的找到了******先生,请您告诉他,我以后不想再和******先生扯上任何关系了,也请他不要再以任何理由接近我们,并且做出危害我们的事情,并且请您约束他让他不要这么做。”

“好好这就是你的要求?这就是上帝给我的惩罚吗?”王妃反而笑了出,“可以,您放心吧,您的富贵我们一点也不想沾光,也不希望和您沾上任何关系,您好好过您的生活吧!既然上帝因为我造下的孽要惩罚我,我我会默然承受的。”

接着,她一把推开了芙兰,然后冲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很快,她就了,手中拿着一副画框,然后扔到了芙兰面前。“这是上次您在这里留下的画,请您今天也拿去吧,我我无福拥有您的作品,愿您幸福!”

看着她如此表情,芙兰几乎流下了眼泪,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

是啊,既然一心想要这样的结果,那再哭哭啼啼岂不是可笑?

她默默地将画收到了怀中,然后欠了欠身。“也祝您幸福,殿下,再见,我不打搅您了,非常抱歉叨扰到您。”

直到最后,她最终还是没有办法硬下心,把爸爸已经被杀死了的事情告诉给王妃。(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