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摊牌

第一百四十三章 摊牌


                

夏尔的提议,总算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尴尬的寂静。

伯爵呆了片刻之后,最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夏尔的提议。“好吧,如果您希望的话,那我就把她叫过吧,我希望您能够理解到我们两家之间保持友谊的重要性特雷维尔先生。”

在他的心底里,其实也是不想同夏尔决裂的,虽然对方口中说得很难听,但是他也知道对方说得并没有错,如今自己一家已经过气,再也算不上是政坛的风人物了,只能靠着别人的帮助才能保持现有的地位,没有本钱再和如今如此煊赫的特雷维尔家族对抗。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虽然他早就知道了女儿玛蒂尔达和这个年轻人有私情,但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从没有管过。他老早就想着要把特雷维尔家族当成自己新的靠山了。

可是他绝没有想到,现在对着自家开刀的居然就是这个人,一怒之下他就忍不住想要拿女儿威胁对方。

当然,平心而论,他还是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心转意的,所以也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您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她。”伯爵伸手示意对方继续做,然后自己起身离开了客厅,径直地走上了楼,向着女儿的房间走了过去。

他随手一敲门,门很快就打开了,然后玛蒂尔达出现在了门口,镜片后的眼睛,平静地打量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怎么了?”

“玛蒂尔达,我们碰上大难题了。”中年人耸了耸肩,“爸爸需要你的帮助。”

“您需要我帮您做什么呢?”玛蒂尔达冷静地问。

其实她心里是清楚的。她早就知道了夏尔的到,也猜到了两个人之间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因而早就做好了准备。

不过,从父亲的脸色看,她也猜到刚才两个人肯定吵得比较激烈,不由得有些心里不安。

“帮我说服夏尔,让他不要再对付我们一家了。”中年人以一种半是命令半是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你知道我是在说哪件事。”

“他他还是坚持要您辞职吗?”玛蒂尔达低声问。

“是啊,是啊。他一点也没有改变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中年人叹了口气。然后伸出右手抓住了女儿的肩膀,“所以玛蒂尔达,现在爸爸只能靠你了,为了我们一家的幸福,也为了你自己的幸福,去努力一次吧,说服他改变主意,你不是一直以和他都关系很好吗?现在爸爸也只能依靠你了。”

“您您拿我威胁他了?”玛蒂尔达毕竟聪明过人,她马上就听出了爸爸话里隐藏的意思了。“如果我没有做到的话,您就会拿我惩罚他?”

“玛蒂尔达,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的。”中年人的面孔十分平静,“如果他非要和我们一家作对的话那你身为我的女儿,自然也应该和父亲站在同样的立场上。”

“您明知道我喜欢他的。”玛蒂尔达低垂下了视线。“您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活得开心吗?”

“可是他现在是有妇之夫,您不应该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至少不应该爱上一个和我们作对的有妇之夫。”中年人板起了脸,无视了女儿的抗辩,“再说了,我的孩子,人没有爱情依旧可以活下去,甚至活得很好。我和你的母亲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

“像您和妈妈那样结合,我倒宁愿孤独终老。”玛蒂尔达低声答。

“所以为了让大家开心,爸爸就想要您帮忙了,去说服他吧,让一切都归原样。”中年人再度捏了一下女儿的肩膀,然后松开了手,“好吧。我们走吧,可别让我们的客人久等了。”

当再度喝完一杯咖啡之后,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夏尔,终于等到了这对父女的到。

“玛蒂尔达,好久不见!”夏尔满面笑容地站了起,然后热情地拉起了她的手轻吻了一下。“请你原谅,我这时候才见你,而且还是这种场合,我真希望能够不让你为难。”

“我确实很为难,先生。”玛蒂尔达轻轻地抽了手,然后也坐了下。

“夏尔,现在为难的可不只是玛蒂尔达一个人而已,您让我们大家都陷入为难了。”看到这年轻人如此热切的样子,伯爵心里也总算安定了许多,“你和玛蒂尔达认识这么久了,彼此之间也具有嗯,具有深厚的友谊,难道你忍心让玛蒂尔达因为你的自私决定而左右为难吗?我想您是个温柔的人,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

“我认为这种事不应该牵涉到玛蒂尔达的身上,下。”夏尔略带愠色地看着这个中年人,“您不应该拿着女儿的幸福威胁我,这并不像是一位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不像是父亲?是的,我一直都不像是个父亲,我默许了你们的私情,让你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也许是被夏尔的态度所激怒了,伯爵的语气也变得严峻了下,“如果我尽父亲的义务的话,我现在就应该为我的女儿找一个夫家了!玛蒂尔达现在都什么年纪了?!我一直都让你们可以尽情按自己的想法生活,结果你们却用这个报我先生,既然您逼迫我把事情摊开清楚说的,那么我就说个清楚吧,要么听您的,从此我们两家不相往,要么就听我的,让一切都归原样,你们照样可以按自己的喜好生活,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还真是一个负责任父亲,居然拿女儿当成筹码要挟我了!”夏尔忍不住冷笑了起,“难道您忘记了,她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为家庭默默付出,并且帮助您和您父亲维护了这个家庭吗?”

“我们谁也并不比谁更加高尚。先生。”中年人微微一滞,但还是强自答。显然并不打算改变主意了。“先生,那我们就当着玛蒂尔达的面说个清楚吧,您到底还想不想做这么毫无意义的事,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伤害一个朋友,以至于不得不离开我的女儿?”

夏尔一下子沉默了,他微微沉吟。仿佛在纠结什么。

“怎么样,夏尔。已经考虑到后果了吧?”发现了自己的威胁有效之后,中年人终于微微笑了起。“现在改变主意还得及,我也并不希望干涉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

“我只想说一件事。您小看了自己的女儿,下。”就在这时,夏尔也突然笑了起,“玛蒂尔达,你看,一切正如我预料的那样”

“什么意思?”这个答让伯爵吃了一惊,他连忙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难看。太难看了爸爸,真的太难看了。”一直沉默的玛蒂尔达,终于开口了,她镜片后的眼睛,看不出任何喜怒。“在爷爷安歇的地方,您居然您居然会说出这些话,我真不敢想象他的在天之灵该有多么伤心”

“你你什么意思?!”这突如其的发展。让中年人有些不知所措。他茫然抬起头,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扫视。

这两个人,同样镇定而又从容不迫,仿佛事先就有了默契一样。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您拿我威胁别人很难看,在有必要的时候。您拿自己的女儿,甚至自己的妻子做筹码威胁,这并不难堪嗯,虽然我有点伤心。”玛蒂尔达以十分平静的语气说,“但是,您不该如此不注意形势,更不应该茫然无措。只有在事到临头的时候才知道做些徒劳无功的反抗如今您拿我威胁只能证明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您毫无办法,恕我直言,您这样太难看了。”

中年人的脸色有些发白了,从女儿的态度当中,他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寒意。

“没错,您毫无办法,因为在您这浪荡虚浮的四十多年当中,您毫无建树,也没有威望,甚至连必要的眼光都没有,您自觉自己交游广阔,也没有人畏惧憎恨您,您把这当成是与人为善,不,这只是您无能的后果而已,殊不知这世上没人怕您就没人敬您!您先是依赖父亲,然后依赖我,接着把一切当成天经地义,优哉游哉地过着自己的富贵生活结果爷爷给您留下的资本,您已经挥霍一空了。事到临头的时候,您茫然四顾,却发现一个能帮助自己的人都没有!”玛蒂尔达抬起头,以一种冷静评判的态度看着父亲,“这时候您怨怪人家对您不利抱歉,这一切后果不是您自己造成的吗?”

“怎么你要和他一起对付我吗?!”伯爵终于过味了,大声呵斥自己的女儿。

一直以,他都是把这个女儿当成最为得力的助手的,可是哪里想得到她居然胆敢违逆自己的父亲!

“谈不上对付您,因为您不需要我们认真对付。”玛蒂尔达毫不留情地说,“我跟您明说吧,如果您胆敢拿我威胁夏尔的话,那么我就再也不会为您出力了,没有我您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的,我知道,您也知道。另外,我想做的事情,您是绝对拦不住的,家里面没人会听从您看押我,我出入自由。姐姐和姐夫也只会支持我,因为您从就没让他们尊敬过。现在,是您该考虑了,到底是听从我们,还是顽抗到底?听从我们,您终究会得到补偿,夏尔会尽自己的努力,按照承诺补偿您,我以后一如既往地帮助您,您只不过丢失了一个按您的话说,有名无实的职位而已,难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女儿,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伯爵咆哮了起,再也不见了之前自诩的风度。

“我难道说错了什么吗?我们一家在您的手上已经没落了,这是您的责任,现在您应该让它得到一个尽量体面的归宿,难道还有比依附于特雷维尔家族更好的吗?”玛蒂尔达反问,“算了,考虑到您一直不肯认真思考,也从都看不清楚形势,我也不跟您说这么多了。总之现在,就连乔治也知道怎么做。”

“乔治?”中年人睁大了眼睛,“他也知道了?”

“是啊,我早就告诉他了,他将会在未的远征当中,担任特雷维尔元帅的副官,元帅会作为他的保护人,亲自照顾他提拔他,让他成为军内的新星而他说他完全尊重我的决定。”玛蒂尔达仍旧平静地答,“我觉得,乔治聪明而且务实,他的成就会比您强得多。”

中年人说不出话了,他现在才知道,原儿子女儿们全部已经暗地里背叛了自己,都已经没把他放在眼里了。

“其实我觉得现在把一切都摊开说挺好的,以后大家就不会闹出什么误会了。”就在这时,夏尔耸了耸肩,“伯爵,想必您现在已经明白了吧?您是过气人物,而且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就连您的儿女们也并不支持您,所以您并没有什么筹码威胁我,不管您怎么做,玛蒂尔达都会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而不受您的强制。所以在我看,您最好还是听从我的劝告为好”

“你你”伯爵的脸已经完全发红了,脖子似乎也肿了起。

“如果您不听从我也不强求,但是您恐怕会晚年堪忧。”夏尔又叹了口气,“您私下里做的一些事,梅丽莎都告诉我了,她也知道您私下里为自己攒下的钱放在哪里,如果您非要与我为敌的话,恐怕”

这突如其的重重一击,让中年人全身都剧烈摇晃了起。“梅丽莎,你你把她也收买了?”

“准确说是她主动要求我收买的。”夏尔摇了摇头,“她迫不及待地想要从这段生涯当中解脱出,我只好答应了。”

“为什么?”比起女儿的背叛,中年人似乎对这个事实更难接受。

“这不是很正常吗?您是个过了气的大人物,已经走下坡路了,她为什么要在您的身上消耗自己所剩的青春。”夏尔平静地答,然后,他突然恶作剧似地笑了出,“更何况您还只有五分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