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约定

第一百四十七章 约定


                在妹妹和萝拉离开之后,夏尔从旁边拿起了一套精装版的丛,然后对照着丛上面的绘图开始辨别温室当中的土壤,以及装载一个个盒子里面的种子。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园艺的人,不过他素行事认真,既然决定了要给自己发展一个这样的业余爱好,那就要做到底,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学习研究这些东西。再加上夏洛特已经临近产期,所以最近的业余时间他一直都呆在这座在建的温室里面,监督施工的进度,阅读相关的籍。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新爱好当中时,后背突然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夏尔放下了会有一看,发现自己的妹妹已经了。

夏尔发现她的眉头紧皱,脚步也紧绷着,好像是在憋着一股怒气似的。

“你没有跟她吵架吧?”夏尔有些担心,在他的印象里妹妹并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还是放下吧”

“我没有跟她吵架,先生。”芙兰呼吸微微变得有些急促了,显得焦虑而又愤怒,“相反,我们好好地谈了一会儿,她还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从妹妹的表情里面夏尔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情?”

“她告诉了我,她也是您的一个**的牺牲品。”芙兰紧紧地盯着夏尔,脸上都开始泛红了,当然这不是因为羞涩。“当时,听到了她告诉您的全部事实之后。您您强暴了她,这是真的吗?!”

当听到了这样的质问时。夏尔顿时僵住了。他没有想到一向傲慢而且自视甚高的萝拉,居然会肯将这种奇耻大辱告诉给别人。

但是,事实毕竟是事实,否认也没有意义。

“是的,是真的,我当时愤怒得超出了理智的界限,然后强暴了他。”他干脆地点了点头。

“您您”芙兰的脸已经完全涨红了,嘴唇哆哆嗦嗦地已经说不出话。

“她诱骗了你去帮助犯下了那样的罪行,又拿你威胁我。我当然要让她受到一点教训,免得以后再小看我们。”夏尔耸了耸肩,看上去毫无愧色,“事实证明,这个教训看上去还是有效的,她再也不敢在我们面前如此目中无人了。”

然而,虽然嘴上这么理直气壮,但是其实他心里是有些心虚的。

“是啊是啊您这个教训真是厉害啊”芙兰眼见哥哥竟然这么不当一事,于是更加恼怒了。“您您想必对自己的丰功伟绩十分心里十分自得吧?瞧呀,您把我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玩弄到了手上,成为您炫耀自己发泄**的工具。您多么厉害啊!天晓得天晓得您现在和之后还有多少目标,多少战利品!”

“你不应该这么对我说话。”夏尔听到这饱含嘲讽的话,也微微沉下了脸。“我我的私生活。我自己能够负责。”

“难道您可以做,我却不能说吗?”芙兰大声反问。“原您心里还觉得这种事不堪对人言说呀?那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么乐此不疲!您看看。我的朋友,我的敌人您一个个都追到了手上。然后却跟我装作矜持!您知不知道,这么做无异于在羞辱我,难道在您眼里,我我还不如她们吗?!”

她愤怒的地方居然是在这里!

即使是夏尔,这下仍旧忍不住大为吃惊。

他再度打量了一下对方。穿着白色的裙子,身材娇小的女子,金色的头发挽起了发髻别再脑后,殷红的面庞似乎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如果忽视那一脸的愤怒的话,居然更加有几分可爱。她长得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女子都漂亮而且并不是因为兄妹的私心他才这么评判。

“她们嗯,她们各有各的可爱,但是都不如你漂亮,对自己自信点吧。”

“那您为什么却一直拒绝我的爱意!”芙兰走到了他的面前,大声质问,“您您宁玩弄她们,也不愿意接受我的真心,为什么!”

“这不是一事。”片刻之后,夏尔略微迟疑地答,“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们是兄妹啊”夏尔摇头叹了口气,“这是不行的,这不会为世人所容。”

“不行?不行?怎么不行?”芙兰大声反问,然后蛮横地拥住了他,“您爱我,我爱您不就够了吗?我们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关心,结合在一起不是应该的吗?结果却为了一点可笑的障碍,您就说不行?我们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何曾需要管那些世人的想法?”

夏尔被抓得非常牢,以至于一下子竟然有些呼吸困难,他努力抓住芙兰的双肩,用力地摇晃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如此大吼大叫的模样,这太不像平常的她了。

“您是爱着我的,比所有人都爱我,为什么却不愿意顺应自己的心,不愿意去应我!是啊,我们一起这么多年,我能够感受到您的心跳”芙兰一边死死地拥住他,一边突然哭了出,眼泪倾泻而下,“您如果顾忌自己的名位的话,那我可以不见天日啊!我只想永远呆在您的身边而已难道连这都不行吗?您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连我这么一点点卑微的心愿都要残忍地践踏?您让我眼里只有您一个人,然后却笑容满面地跑到一边,想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何止是残忍,这是卑鄙!您太卑鄙了!”

她一边咒骂一边哭泣,把夏尔的衬衫也给打湿了。

因为她哭得这么凄惨,所以夏尔心里忽然有些不忍了。于是也不再试图挣开,只是抚摸了她的背。试图安抚下对方。

“不光是世人不认可,爷爷也不会同意的。难道到现在你还是没有看到现实吗?我们现在拥有了一切。也几乎超脱于法律之外,所需要顾忌的仅仅是最后一点点东西而已,为什么我们非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做这少数的几件事,以至于让我们都面临莫大的风险呢?你知道吗,如果这件事传出去的话,我们我们两个人都会面临什么样的窘境?”

他与其是劝慰妹妹,倒不如说是在跟自己说,提醒自己不能形势大好的时候主动犯下大错。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如果不能为别人所知。那我们就不要为人所知就好了,如果畏惧人言,我们就让别人再也不敢说不就好了!为什么反而要偏偏去约束自己呢?”芙兰将头埋入到了哥哥的怀中,“我知道这很任性,这很让人为难,可是您什么都知道您什么都做得到,那您一定办得到的!而我而我虽然不够聪明,不够有能力,但是我会一直陪伴着您。为您服务,用无比的忠诚弥补自己的无能!只要我们在一起努力,只要我们互相守密,那又有谁能够以毫无根据的怀疑打击我们呢?先生。求求您吧,答应我!”

“别说这种傻话了,孩子。”夏尔轻轻摇了摇头。

“那您真的不爱我吗?”芙兰仍旧执拗地问。

“我怎么不可能不爱!”夏尔大声答。“可是这不是说爱就够的问题。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当中!”

是的,他怎么可能不爱呢。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一点点看着她成长。变成了如此美丽的女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的爱变成了夹杂着亲情和爱情的混合物,甚至哪边更多也说不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听到了芙兰背叛自己的时候,他才会那样伤心,以至于几乎失去了理智。

“您爱我,我也爱您,这不是十分简单的问题了吗?为什么您还要犹豫那么多!”芙兰毫不退让地看着他,“什么现实世界,我们所要做的一切,难道需要任何人评判吗?不,谁也没有这个权利!”

“别说这种傻话了!”夏尔忍不住再次呵斥。

“这话哪里傻了?我不是孩子,我是一个成年人了,我有权去争取我想要的东西,就算是您也没有权利叫我放手。”芙兰一边哭,一边牢牢地抓住他,“真的,先生,您这辈子对我百依百顺,我很感激,但是其他的东西我现在都可以不要,我只求那一件事了,我求您看在我如此真心如此忠诚的份上,答应我,好吗?您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我都可以原谅您”

夏尔不再说话了,他发现在妹妹伴着悲泣的哀求当中,他居然已经完全地动摇了。

这么美丽的女子对你倾诉衷肠的时候,又怎么能够不产生“那就答应她吧”的想法呢?

可是,她真的想得太简单了。

“这种事情,想要瞒过世人,是很难的”夏尔叹了口气。“再说了,你又有什么必要去过上这样的生活呢?你是能够拥有一切的人,没必要为了我而牺牲自己的一生。”

“可是您就是我的一切。”芙兰将头从他的怀中抬了起,用满含着泪水的眼睛“如果您抛开了我,不在我的身边,那一切对我说又有什么意义?我还不如重新再一次算了”

“不,不要!别这样!”夏尔当然明白她这个重一次到底是指什么,慌得他连忙制止。“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已经让我和爷爷伤心透了一次了,不要再第二次了。”

“如果没有绝望的话,我怎么会这么做呢?我怎么忍心让您两个人受罪?”芙兰的眼泪又留下了,“可是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真的难以忍受啊!”

“再难以忍受也不能去寻死。”夏尔打断了她的话。

“那您现在就给我个答案吧,到底是行还是不行!”芙兰一直都看着他,好像要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决心透露过去一样。“不要再逃避了,这不是您的风格!您是要选择将爱展露出。像一个特雷维尔那样快意过活,还是要畏畏缩缩地活在世人的牢狱里面。断送掉我的一生,也让自己难受!”

“你是在威胁我?”夏尔脸色一僵。

“这不是威胁,这是让您直面问题!”

夏尔又沉默了,平常的话,如果有人威胁自己,自己绝对是决不退缩。可是唯独是她,自己真的无法再硬下心肠了,他承受过一次那样的痛苦,再也不想再一次了。

是啊。比起失去她的痛苦说,面对所谓的世俗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知不知道你究竟选择了什么?”他叹了口气,然后郑重地问。

“我知道。”芙兰坚定地答。

夏尔再度无言了,是啊,怀中所抱着的女子是那样的富有魅力,让人难以推却。

世上毫无保留地爱着我的人寥寥无几了,她是其中的一个,即使从没有得到应,也没有磨损掉热情。

那就不要再管那么多了。夏尔心里一横。

“真的,至少在现在不行。”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答。

“现在不行”芙兰睁大了眼睛,然后瞬间变得狂喜。因为她听明白了对方话中的含义。

多年都憧憬,多年的心愿,难道真的可以实现吗?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我啊她再度流下了眼泪。只不过这次是因为喜悦。

“谢谢您,先生。我真的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喜悦。”

“我只求你不要后悔,真的。有时候有些事情做了就没办法头了。”夏尔摇了摇头。

“我不后悔,永远不会。”芙兰斩钉截铁地答,“您是知道我的,我一旦认定了什么事情,就一定会走下去,不管怎么样也要走到底,绝对不会头。”

“我倒但愿你不要这么坚定和极端”夏尔再度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灿烂而又细滑的头发。“早知道这一切的话,我不会像过去那样对待你的。”

“那现在您后悔也晚了。”芙兰突然笑了起,这带着泪珠的笑容,还是那么可爱。

“好吧,那就等待吧。”夏尔松开了手,也挣脱了对方的怀抱。

“那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行呢?”芙兰疑惑地问,“我已经这么大了难道您想等到我青春消褪,容颜老去的时候吗?您忍心吗?”

“冷静思考一下吧,现在我们是不能随心所欲的,爷爷也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做,他绝不会允许我们因为任性而破坏他几十年的心血和培养。”夏尔平静地答。

“如果爷爷不阻挠的话,您就会同意吗?”芙兰反问。

夏尔从她的话里面嗅到了一点危险的气息,他早就知道妹妹比他想得还要富有行动力、也更加没有顾忌。

“喂!不要乱!他是我们的爷爷,是照顾了你二十年的人!你要是胆敢对他不利的话,我绝不会原谅你的。”他严厉叮嘱了对方。

“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我怎么会对他做出恶事?”芙兰苦笑着反问,“难道您的心里,我已经成了这样的人吗?好吧,也许这倒是一种赞誉呢,为了您,为了得到您,我确实什么都愿意去做。不过请您放心吧,我绝不会对爷爷不利的,我我只会去用我的努力、用我的真诚去感化他,让他明白我我们的决心,我相信,纵使一时不能理解,但是他终究是会同意我们的,会祝福我们的”

不知不觉当中,她的笑容里面已经满是憧憬,好像是想到了久远的未似的,“而那时候,我们就能够幸福地一直生活下去了,再也没有谁能够拆散我们。”

“到了那时候再说吧。”夏尔叹了口气,“你先去吧,换身衣服,你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他的衬衫已经被泪水所打湿,几乎湿透了,黏在身上很难受。

“好,我先去了,不过在这之前,您您得为您的承诺附上一个保证。”芙兰答。

“保证?”夏尔有些疑惑。

“是的,保证一个让我能够相信您的勇气和承诺的保证,我不想上您的当了。”芙兰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丝的红,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您您从没有主动吻过我,如果您这次肯的话,那我就相信您。”

这夏尔大为尴尬。

“您不敢吗?”芙兰略带挑衅地问。“只不过是吻一下而已。”

被她这么一激,夏尔皱着眉头,然后低下了头。

然而,当两个人嘴唇即将接上的时候,夏尔却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天哪,我是在发什么疯?在自己的家里,主动和妹妹接吻?他脑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然而,已经晚了,芙兰揽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重重地往下一拉,两个人就这样吻在了一起。

最初的时候夏尔还有些慌乱,但是当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慢慢地也失去了理智,沉迷在了对方毫无保留的爱意当中。两个人在独处的水晶屋里面就这样吻了起,好久之后才分开。

芙兰同样也陶醉在了其中,她为自己终于看到了曙光而兴奋,也为自己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爱而迷醉。天地好像在这一瞬间都静止下了一样。

谢谢你的指点,玛丽。看无论任何时候,眼泪总是有用的,只要找对了机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