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和盘托出

第一百四十六章 和盘托出


                

听完了夏尔的话之后,萝拉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虽然并不喜欢这个年轻人,但是她觉得对方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隐性的垄断,总比明目张胆地直接排斥要得好看一些。

“您的意思是,要建立一个企业之间的联合体,再由这个联合体进行垄断?”片刻之后,她终于抬起头看着夏尔,“我可以去跟父亲商量一下,不过条件是我们必须占到主要的地位。”

毫无疑问,虽然这个什么铁道联合会是排外性的企业组织,但是必定不止一家能够参与其中,萝拉当然想要为自己一家谋求最有利的地位了。

“主要的地位?您的野心倒是很大。”夏尔耸了耸肩膀,然后随手将自己手中的矮凳放在了地上,“不过我得告诉您,我对每个朋友都一视同仁,不会过于偏爱其中的一个。如果您希望占据主导地位的话,那就请尽您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这个地位,我只能提供一个入场券,至于在里面怎么表演,那就是您自己的事情了。”

“这个答案倒是不太能够让我父亲开心。”萝拉不动声色地答,“我们并不喜欢公平竞争,尤其是有捷径的情况下。”

“捷径总是会有的。”夏尔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无奈地说,“我已经找了一个人充当未联合会的首任理事长了,他应该能够帮助您达成目的。”

居然已经谋划到了这个地步了吗?萝拉心里再度吃了一惊。

“您找了谁呢?”

“当然是最为合适的那个人了我们现在的铁道部部长下。”夏尔笑了笑,“我抢了他的位置,总要给他一点补偿。他这几年在业内名望很高,出任理事长名正言顺,而且他现在对我言听计从,如果他当了理事长的话,您您可以得到他的帮助。以一种不那么明显的方式,夺取主导地位。虽然他不可能一直担任理事长,但是他在的几年之间,相信您能够在其中建立自己的地位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萝拉终于明白了对方的盘算。

真是奸诈。要不是我拿出父亲逼问,到最后他还不打算亮出底牌,而是想要再观望吧?

一想到这里,萝拉不禁冷笑了起,“那这位伯爵还真是可怜呢。被您抢走了位置还要替您干活。”

“话不能这么说,德博旺小姐。”夏尔突然眼前浮现出了之前在伯爵府上的那一幕,立时感到有些尴尬了,“年轻人替换前辈,这是自然的更替而已,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势当中他能当几年部长,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再说了,我将这个职位奉送给他,可是对他极大的照顾,相信他一定能够从中获利甚丰的。”

“玛蒂尔达在其中调和。一定很辛苦吧。”萝拉突然问,眼睛里满是不怀好意的调侃。“她恐怕是世界上最不希望您和伯爵产生矛盾和争吵的人。”

“还好吧,毕竟这是对两方有利的事情。”感受到了对方的恶意之后,夏尔不禁越发尴尬了,连忙转开话题。“德博旺小姐,现在我已经把我的盘算都告诉给您了,以后我们就需要继续仰赖您一家的帮助了。”

“这一点毫无疑问,既然和您的友谊让我们有利可图,我们自然希望这种友谊能够持续下去。”萝拉毫不犹疑地答,“特雷维尔先生。我父亲要我转告您,我们在铁路上挣到的每一个子儿,都会有您的一份儿。”

“事实上更需要您照顾的不是我,”夏尔轻轻抬起手指。指向了站在旁边的芙兰,“而是她。”

“她?”萝拉微微睁大了眼睛,不明白夏尔的意思。

“嗯预定的理事会里面,我希望她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当然,是以某种不太引人瞩目的方式。”夏尔点了点头。“我的妹妹年纪很小,而且她以前没有做过太多类似的事情,所以经验十分不足,以后她就仰赖你们照顾了。您想,只有大家互相合作,才能够得到共同的利益”

夏尔的态度十分诚恳,但是却也明确无误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是想要让自己的妹妹作为代理人参与其中的,也只有在自己一家得到足够的补偿之后,他才会尽心尽力地帮萝拉的忙。

萝拉当然是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的,她一时没有答,只是微微皱着眉头,转头看向了芙兰。

一直没有做声的芙兰,在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十分明媚地笑了,仿佛是在拜托对方以后多加关照似的。

又是这样。

亏你能够这么无辜地面对我,就好像自己圣洁到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股怒气突然从她的心底上涌了出。之前对方给她带的耻辱,她可以难以忘怀的。

不过这股愤怒与其说是自于之前的耻辱,倒不如说自于嫉妒。

为什么你能够有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兄长,而我却不能有?

萝拉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的这股忿恨明显地流露出。她知道现在并不是和这家人撕破脸的时候。

“我会尽我的能力帮助您的妹妹的,先生。”她以平静到了极点的语气说。

“那就谢谢您了。”夏尔摊开了自己的手,“我想,虽然前面还有不少的障碍在等着我们,只要我们两家紧密合作,一切都会变得顺利很多。”

然而,萝拉却还是没有伸出自己的手。

“德博旺小姐,我希望我们能够忘掉过去的不愉快。”夏尔冷笑地盯着对方,然后平静地说。“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这种平静,其中似乎蕴含着极大的力量,好像由不得人拒绝一样,就连萝拉,一瞬间似乎也好像被慑服了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但是她很快就过神了,然后马上抽了自己的手。

“过去的事情。终究会在我们的心里留下痕迹的,先生。”她平淡地扫了对方一眼,“虽然我们可以向前看,但是我们还是会记得那些过去的事情。”

“如果您非要记得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夏尔无奈地耸了耸肩,“希望这不至于影响到我们的合作。”

“不,当然不会了,我分得很清,绝不会感情用事。先生。”萝拉斩钉截铁地答。

芙兰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两个人,她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话里面好像隐藏着什么深意,而不光是在说之前自己和萝拉的那些过节。

萝拉并没有打算再和这两兄妹多说了。

“看,这里没有什么事再需要告诉我了吧?”

“嗯,目前是没有了,以后希望您能够和我的妹妹好好相处,毕竟你们将是同事了。”眼见对方执意要走,夏尔也不打算强留,只是再嘱咐了一句。

萝拉恍若未觉,她转身就离开了。

夏尔没有做什么表示。芙兰却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追了出去,在萝拉到了前庭的时候,她终于追上了对方。“德博旺小姐?”

萝拉听到了招呼之后,停下了脚步。“什么事?”

“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所以我想跟您打打招呼。”芙兰一步步地走到了对方的旁边,“以前的事情,说起是我们两个人都有错,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为什么非要记恨到现在呢?您已经得偿所愿了啊好吧,如果您非得要一个道歉的话,我可以给您道歉。因为我不想让过去的事情影响到未。”

“真是难得,您居然会跟我道歉。”萝拉微微有些惊诧,“不过,不用了。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

“我是真心想要做好这一份工作的,为此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向您道歉”芙兰以一种罕见的严肃表情看着对方,“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今天的结果,哥哥原谅了我,也接受了现在的我。愿意饶恕我的过失,也愿意像以前那样对待我所以,为了让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我一定要做好他交代给我的事情,谁也不能破坏我的事业,您明白吗,谁也不能我想您是知道我这话的分量的。”

萝拉静静地看着对方,听着她说出自己的心迹,看得出,她是十分认真,甚至可以说认真得可怕了。

“您这一份爱,真是值得钦佩。”片刻之后,她叹了口气。“有时候是我倒真是为您不值,他配不上您这么痴心。”

“刚才我就想说了,您不能对我的兄长如此无礼,德博旺小姐。”芙兰皱起了眉头看着对方,“我爱他,也崇敬他,我不希望看到您说他的坏话。”

“坏话?我有说他的坏话吗?”萝拉突然冷笑了起,“我只是据实以告而已。”

她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想要让这个幸福得过了分的孩子好好尝尝痛苦。哪怕代价是将自己心底最深的疮疤再揭开给人看。

“那一天,您发了疯,威胁了我,我没办法可想,所以只好见了他,跟他和盘托出,请求他的帮助。您想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对待我的吗?”萝拉的语气里面突然多了一些说不清的意味,“他强暴了我,无视了我的反抗,趁人之危。”

“什么”芙兰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难道我说得不够清楚吗?玛丽,玛蒂尔达,还有我是啊,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把我们都玩弄了,而且为此自鸣得意!”萝拉冷笑地斜睨着她,“唯独好像却留下了您一个。我是该祝贺您的幸运吧?”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