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服从与安排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服从与安排


                

当夏尔以满怀讥讽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伯爵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从鲜红变成了暗红色,犹如即将变质的柿子一样。 他紧闭着嘴唇,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几乎让夏尔怀疑他都要因为憋气而窒息晕过去了。

看着父亲这个模样,玛蒂尔达不仅有些担心了,她先是怨怪地看了夏尔一眼,责备他太口不择言,然后又看向了父亲。“爸爸,您没事吧?”

“我我没事!”伯爵终于以不成调的吼声喊了出,因为已经失去了控制,他的嗓音突然变得十分尖利,刺得其他人耳膜都有些发疼。

夏尔耸了耸肩,并没有显得有多少歉意。“现在,您看,其实您现在在我们面前并没有多少秘密,也休想可以靠着对抗我们得到什么好处,我建议您冷静地面对现实,然后做出对您最好的选择。”

他之所以说出这种并不得体的话,不仅仅是为了调侃一下对方给自己出口气而已,更是以一种开玩笑的方式暗示对方,自己已经把他完全掌握在了手里,再做什么反抗也没有任何意义。

从伯爵的反应看,倒也不能说不成功。

“你们你们”伯爵怒视着他们两个人,然而夏尔却毫无所动,玛蒂尔达当然就做不到像他这么绝情了。

“爸爸,事到如今我们也没什么好吵架的了夏尔虽然说得是过分了一些,但是道理是没错的,您您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做别的选择了。”她禁不住再劝起了父亲,“如果听从夏尔的,至少您还可以得到体面的退场,要是真的作对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让大家决裂而已,对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人人就都知道您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您还能够凭借什么立足呢?听我的劝告吧我们真的并不希望您作出傻事。”

“亏你还能叫得这么亲热。”伯爵仍旧心绪难平,“你跟着外人对付你的爸爸。处心积虑地让爸爸陷入到这种境地里,还能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要是你能够得到多少东西,那也就算了,可是你能够得到什么?这个人已经有了妻子,你难道真的觉得做别人的情人有什么光彩吗?你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枉我还以为你聪明得很!”

被父亲如此指责,玛蒂尔达不禁有些羞惭交加,只能低下了头。

“我本就不觉得自己聪明。可是,难道难道我为您做了那么多事,自己做一些想做的傻事都不行吗?我有权去犯傻,爸爸、”

说到这里,父女两个再也无言,而夏尔也感觉有些尴尬,所以房间一下子就再度陷入到了寂静当中。

在这段沉默当中,伯爵终于慢慢地冷静下。最初的愤怒也渐渐地沉淀到了内心底的最深处。虽然本身算不上是个政治家,但是他毕竟是个政治家的儿子,多少年耳濡目染,也见过父亲的风范,至少也知道权衡利弊。

诚如女儿所言,现在他已经是个孤家寡人了,不光外面站着一个无法抗衡的特雷维尔家族,家里面的孩子们也各自勾结了起,再也没有人能够站在他的身边支持他,如果继续发怒的话。也许可以发泄一下情绪,但是对解决问题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难道真的要咽下这口气,按照他们的话去做?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被伯爵否定了。今天所受到的打击和挫折实在太大了。他实在忍不下气。

“特雷维尔先生,我不得不说您现在已经胜券在握了”他冷冷地看着夏尔,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略带奉承的亲热,“没错,您现在正当红,我确实无法对抗您。但是您也别想让我对您摇尾乞怜,您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吧,反正我拦不住。但是我也不会为您摇旗呐喊,我默默接受就行了我祝您以后万事顺遂。”

伯爵这么说,反倒是让夏尔感到为难了。毕竟他是玛蒂尔达的父亲,也是自己的老上司,他不可能真的让伯爵就这么落到一个凄惨的境地,公开让皇帝将他解职并且抛弃他,无异于宣判他的政治死刑,对夏尔自己说也是不利的,毕竟他还想要将这家人都引以为臂助。

“我毫无让您一蹶不振的想法,下。如果我是这么想的话,我就不会过找您的,您真的不必把我当成仇敌。”夏尔马上出言宽慰了对方,“我会给您补偿的,帝国会建立元老院,而您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

“元老院我进入政界可不是为了当个元老院去养老。”伯爵冷笑了一下,马上摇头拒绝了对方,“叫得好听,但是波拿巴先生我是知道的,他是个独断专行的人,永远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权力,那这个元老院到时候也不过是个橡皮图章而已,除了养老拥有什么用?”

“难道您现在不应该去养老了吗?”夏尔反问,“您在政治上已经失败了,没有党徒维护您岌岌可危的地位,也没有人为您说情,人人都知道您败落了,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多少人就会落魄下去,躲到乡间了却一生,而您您能够得到一个元老的名位作为安慰,这不是很好吗?”

因为这话是事实所以尤其伤人,伯爵的嘴角又微微抽搐了一下。

“好,很好,可是我拒绝接受,先生。”

“我知道光有头衔还不够,您肯定不会满意的。”夏尔对他的答并不意外,反而笑了起,“我知道您还热爱着铁路事业,没关系,到了那时候我会组织一个半官方的铁路组织,由铁路的相关企业和退休的官员充任,推进法国的铁路事业。作为法兰西的第一任铁道部长,我认为您完全有资格可以作为首席顾问,成为企业与官方推进合作的主要桥梁之一嗯。如果您选择和我继续站在一起的话,那么到时候您就是元老兼铁路联合会的首席顾问了,难道这对您的隐退生活说,不是十分值得庆幸的事吗?”

夏尔以一种十分具有挑动力的语气谆谆善诱。而伯爵也静静地听了下去,而没有再打断。

无疑,比起之前的话,这一席话要好听多了,也足够具有诱惑力。至少可以让一个人忘却仇怨。元老的头衔,铁道联合会的首席顾问,名利双收的结局,作为退休生活确实足够吸引人了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铁道部长,当然会知道其间的利益有多大,而且以后只会越越大。如果真的当了这个什么联合会的首席顾问的话,那肯定会收入十分丰厚,甚至可能比现在还要丰厚,至少足够支撑自己的退休生活了。

“您说得是真的吗?”沉默了片刻之后,伯爵低声问。

不知不觉当中。他的脸上已经再也没有了怒气了。

“我当然是认真的了,伯爵,在这种场合我不会胡乱开玩笑。”夏尔平静地点了点头表示确认,“很遗憾我为了一些理由,不得不坐上您的宝座,但是和别人不同,我看重您和您一家人,所以就算是为了玛蒂尔达,我也会给您一个足够体面的出路,体面到足以不让任何人在之后小看您。”

伯爵低下了头。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单看现在的条件的话,并不算那么令人反感了,除了以后不能享受部长的权柄和风光之外,以后他可以得到足够的保障关键是。如果拒绝了这个年轻人的条件的话,他还是保不住权力。

是要拒绝掉这种还算体面的下场,还是硬要和这个人对抗到底呢?

纵使再愤怒,人也应该按照理智生活。

“爸爸,别再犹豫了,难道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就在这时候。玛蒂尔达也忍不住劝起父亲了,“您如果没有了夏尔的后援,反正是保不住目前的地位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早点找好后路,这个后路已经很不错了,我和夏尔商讨了很久,他是有确切把握可以达成承诺的而且我也会继续在您的身边帮助您。”

“你们倒是什么都想到了啊”中年人苦笑了起。

虽然现在还是有些不情不愿,不过相比于几分钟之前的愤怒,他现在要平静得多了。

“夏尔,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处心积虑到了这种地步,我的儿子女儿,甚至我的情妇都被你收买过去了”又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抬起头看着夏尔,“你居然这么不留情面。”

“有时候我们没办法留情面,毕竟需要分出一个胜负。”夏尔略微抱歉地笑了笑,“不过,分出胜负之后,我会留情面的。只要您合作,以后我们依然是好朋友,我们两家依旧是紧密的同盟,谁也不能轻易改变这一点。”

其实不同了,以前是盟友,现在是主从,地位随着形势变,仅此而已。

“乔治的话,你们真的会提携吗?”伯爵再问。

“真的。”夏尔再度表示认可,“我的爷爷年纪已经大了,他原本就希望趁着自己还在位的时候多提携一下和我们家亲密的人,吕西安是这样,乔治也是这样。我相信以乔治的能力,只要能够有足够的机会,一定可以很快在军内出头,最后成为闪耀的新星”

“我可不要他做什么闪耀的新星。”就在这时,玛蒂尔达突然插话了,“夏尔,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如果他死了我们的家系就要断绝了我请您千万不要让他上战场。就让他做特雷维尔元帅的副官吧”

“如果他愿意的话,不上战场也可以。”夏尔耸了耸肩。“反正他总归是能够出人头地的。”

“呵真是奇怪,一个儿子的命运父亲把握不住,倒是让姐姐把握了。”伯爵苦笑了起,“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觉得我没能耐,没办法像父亲那样做一个大人物”

他继续苦笑,然后长叹了一声,“但是乔治他和我不一样,虽然他是我的儿子。但是他要坚定得多也要敏锐得多我的父亲坚持让他进了军队,我也帮不上忙,以后就交给你保护了,夏尔。”

夏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好的。”

玛蒂尔达也欣慰地笑了起,父亲终究还是认清了形势,选择了投降。

“需要我什么时候写辞呈?”长吁短叹了片刻之后,伯爵终于重新端正了面孔。

“时候还早,您可以慢慢准备。大概还有一个月吧。”夏尔马上答。

“好,那到时候你通知我吧,我就写辞呈顺便推荐你。”伯爵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玛蒂尔达,“好了,不用那么麻烦,到时候你写吧!反正这么多年你帮我写了那么多公文,早就驾轻就熟了,省得我写得不好又招你们的怨”

“爸爸”父亲这暗含怨怼的话。让玛蒂尔达心里一酸。

“好了,别说了,难道现在还没有说够吗?”伯爵突然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你们出去,出去!和我这个糟老头子呆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你们不是喜欢呆在一起吗!去吧!”

因为理解对方的心情,所以夏尔也没再多说,拉起玛蒂尔达离席,走出了客厅。即使响起了压抑的哭声,他们两个也没有谁再头。

两个人一起到了玛蒂尔达的卧室里。刚刚关上门,玛蒂尔达就略有些怨怪地看向了夏尔。

“您刚才为什么要说得那么过分呢?如果您好好说,爸爸不会受到那么大的打击。”

“如果打击不重,他就不会很快从幻想中醒过。”夏尔叹了口气。“我也是没有办法。”

“您有时候太过于严厉了。”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她的脸略微有些发红了,“有时候还很厚颜无耻”

“我只在需要的时候厚颜无耻。”夏尔摇了摇头,然后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俯身亲吻了过去。“比如现在。”

“不!不要这样!”玛蒂尔达重重一挣,阻止了他的动作。“今天大家心情都不好,算了吧。”

“那好,下次见。”夏尔理解她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对了,有件事我要请求您帮忙。”玛蒂尔达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弄乱的衣裙,然后扶正了有些歪斜的眼镜,然后一脸肃然地看着他。“刻不容缓,得尽快去做。”

“什么事?”夏尔有些好奇,“尽管说吧,我一定会做的。”

“赶紧让梅丽莎走吧,今天已经闹成这样了,爸爸肯定会恨死她的。”玛蒂尔达微微显得有些急迫,“爸爸的性格我最清楚了,他不敢对你也不敢对我撒气,但是他一定会对梅丽莎撒气的,如果不阻止的话,她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你不恨她?”夏尔更加好奇了。

“当然不恨了,我有什么必要恨她?她做错了什么呢?错的是爸爸,又不是她,就算没有她,爸爸也会找另外的人的。”玛蒂尔达摇了摇头,“先生,您把她送走吧,告诉她再也不要了。”

“梅丽莎已经死了。”夏尔淡淡地说。

“什么”玛蒂尔达张大了口,“您您为什么”

“哦,你理解错了,我没有杀掉她,只是说梅丽莎已经不再存在了而已。”夏尔笑着答,“她要求我重新给她一个身份,嗯一个贵族身份,所以我承认她是我的一个亲戚,不过换了个名字。”

“为了对付父亲,您您还真的舍得下血本啊”玛蒂尔达怔了一怔,片刻之后才苦笑,“真希望您以后不要再处心积虑对付我们了!真让人可怕”

“其实这个决定也没有那么艰难。”夏尔仍旧微笑着。

说实话他还是不能理解这年代贵族们对所谓的家名和荣誉的重视,没想到竟然连玛蒂尔达都不能免俗。

在他看,不过就是认个女人当亲戚而已,有什么艰难的。只要特雷维尔家族说梅丽莎是贵族,那她就是了,所需要的只是准备一个身份而已。

况且,只要这么做了,梅丽莎就是他的手下了,以后还能继续当他的棋子一个美丽而又聪明、又善于诱惑他人的女子,总是会有足够的利用价值的。

“玛蒂尔达,我知道,为了我,现在你们已经做出了足够的努力和牺牲了我十分感激你们。而我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报你们的,财富和权势我都能够慷慨送给听从我的人。”夏尔轻轻地握住了玛蒂尔达的手,“真的,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什么都做得到。”

“您倒是挺会说话的。”因为害羞,玛蒂尔达垂下了自己的视线,不过手却在微微颤动,“不过您可以再多说些多少都好。”

“可是我现在不想说了。”夏尔重新再将她揽入怀中,然后无视了她的反抗,强行吻了下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