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厚颜无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厚颜无耻


                费尽了巧智和真情,依靠着祖孙两代人的忠诚和付出,夏尔总算从路易波拿巴口中得到了对方在帝国复辟之后马上将自己任命为大臣的允诺。

他也并没有耽误时间,在两天后就到了他的老上司,现任铁道部部长的德迪利埃翁伯爵的府上做客。

伯爵因为老早就得到了他的知会,所以当天也推去了一切行程,留在了家里。

他一上门的时候,伯爵夫妇满面笑容地接待了他,他们相谈甚欢,仿佛一切都如同往常那样。不过,他们每个人心里其实都知道夏尔的意。毕竟,夏尔之前已经通过了他们的女儿玛蒂尔达,跟他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时伯爵拒绝了夏尔的提议,这次夏尔却不容许他再拒绝了。

“夏尔,自从你去了外交部之后,可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们了,老实说这真让我们有些遗憾。”伯爵一边带着他往自家的客厅走过去,一边笑呵呵地说,“和你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总能够找到一些好的话题,再没有别的年轻人可以给我们这种乐趣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想着吃喝玩乐……”

“其实我老早就想拜会您了,只是好不容易才从繁忙的外交事务当中解脱出。”夏尔同样微微笑着,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两个人之间的裂痕,“我刚刚才去了一趟奥地利,还要参加各种会议和典礼,有些明明毫无意义的场合我也得参加,真是岂有此理!真高兴我现在终于能找出空闲,再从您这里得到教益。”

“这可是地位的证明,你可不要觉得烦啊!”伯爵走进了客厅,然后找到了一个桌边坐了下,“前两天您是在参加大元帅的国葬仪式吧?真羡慕你可以和总统一起在全军面前露脸。”

然后,他突然收敛起了笑容,然后不胜唏嘘地叹了口气,“不过。说起,大元帅就这么离世了,还真让我想起了那些往事……那时候他是多么威风的一个人啊,哪里想得到就这么离开了我们。”

在数年之前。他还是路易菲利普国王宫廷当中的一个廷臣,虽然和苏尔特交际不多,但是还是能够一睹这位大元帅的风采,如今一想到他已经过世,而且法国已经完全变幻了一个模样。确实有些感慨。仅仅几年,法国就已经换了一个政体,而且很快就要重新再换一次,成为君主国家。

“大元帅的离世对我们说确实是极大的损失,令人悲痛。”夏尔平静地说,“总统向全军表达了自己的哀悼,他也希望能够在未用更加光辉的武勋,告慰他的英灵。”

“总统当然是哀悼的了。”伯爵微微笑了笑,不自觉地略带着一点讥讽,“能够葬在荣军院当中。陪伴在皇帝陛下的身旁,对他说已经是无比的殊荣了……”

“那当然是无比的殊荣。”夏尔貌似认真地附和了对方。

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同时笑了出。

接着,侍从给两个人送上了咖啡,于是他们暂时中断了话题。

夏尔从容不迫,一直都默不作声,品尝着咖啡,神情十分专注,好像自己专程就是为了这个的一样。

比起他,伯爵就要不安得多,他一边低头。一边却又不时地瞟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好像心事重重。

“在你离开巴黎去奥地利的时候,玛蒂尔达跟我说过一件事……”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夏尔提,于是伯爵终于忍不住了。“一些很荒诞不经的事情。”

“哦?请问是什么事情呢?”夏尔好像被惊醒了似的,十分好奇地打量着对方,然后将杯子放了下。

“她说随着法国重新成为一个君主制国家,陛下肯定会按照自己的心意重新组织内。到时候各个部长一定会出现重大的调整,而我……而我……”他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下去。“我不算是陛下的亲信,而且一直都占据着如此显眼的位置,恐怕会招人记恨。因此,她建议我最好到时候提出辞职,然后……然后推荐你继承我的职位。”

“听上去这挺让人震惊的。”夏尔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显得惊讶。“那么您是怎么看的呢?”

“我觉得她的话毫无道理,荒诞不经。”伯爵再度强调了自己的看法,然后神情变得有些紧张起,“夏尔,我并不是反对让贤给你。不过……你现在在外交部春风得意,已经创下了好大的名声,整个欧洲都在谈论你,这正是你大出风头的好时机,你怎么会乐意重新到默默无闻的部里面呢?我的女儿看是想多了。”

在伯爵紧张不安的注视之下,夏尔不慌不忙地再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将杯子放在了碟子上,接着,他笑容满面地看着对方。

“不,下,我认为这并不荒谬,因为这个主意就是我告诉玛蒂尔达的,您的女儿只是转述而已。”

如此不留情面的答,让中年人的脸色有些白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当面表达了对他职位的觊觎,甚至都不肯委婉一下。

“夏尔……这样不大好吧……”片刻之后,他语调略微有些颤地说,“你看,之前几年我们一直都在搭档,那时候我们是多么愉快啊……就算你走了,你留下的那些人我也都在重用,你的那些规划,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我都没有反对我,那么……你有什么必要抛弃掉自己的大好前程不好,非要跟你的朋友抢这个职位呢?”

“我需要为自己早一点得到大臣的资历,也需要为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们积储财富搞外交什么都可以得到,就是很难得到钱,这诚然是一个遗憾。”无视了对方急切的表情,夏尔从容不迫地答,“另外,我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为我的爷爷分忧。”

“这是什么意思?”伯爵没有领会过。

“哦,一句闲话而已,您不用在意,总之我想告诉您的是。我需要成为一位部长、一位大臣,而且越快越好。”夏尔微微笑了笑,“最后,我想纠正您一下。国家公职并不是私人东西,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和国民的利益,谈不上什么抢或者不抢。”

“对于您的高风亮节,国民一定会十分感动的。”因为夏尔的最后一句话实在有些讽刺,所以伯爵忍不住怒极反笑。“夏尔,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对待我们,一直以我们一家都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我也一直将您一家当做最好的朋友。”夏尔平淡地答。

“朋友……呵,朋友,可没有这样对待人的朋友吧?”伯爵不满地嚷了起,“我们这么真诚地对待您,可您在跟我们下刀!”

“如果我真的下刀的话,就不会今天过,还这样跟您说话了,下。”夏尔并没有为对方的怒容所动。“我就是想要让我们两家之间的友谊继续维持下去,才特意通过您的女儿传话,才特意今天再过跟您好好商量。”

“你这是在跟我商量吗?”伯爵大声反问,“你这是不给人留余地!”

就在他的怒视下,夏尔突然又笑了出,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年轻人自顾自的笑。这笑声当中,又有嘲讽又有怜悯。

“可是事到如今您觉得自己还有余地可言吗,下?”笑了好一会儿,夏尔终于重新开口了,“我们未的陛下。已经下定了决心了,他要将,这是不可违逆的意旨,我想您应该能够明白实际形势。我跟您说过。这是国家的职位,也只有国家的主人才能决定授予给谁。您所能选择的,只是到时候体面辞职还是被人赶走而已。”

当夏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伯爵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阵白一阵红。纵使心里极度不满,然而他也知道。如果波拿巴真的下定了决心的话,他是无法反抗这个决定的,而已这个年轻人和波拿巴家族的关系,他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

“你就一定要把我们当成敌人吗?”他颤抖着身体,怒视着对方,“我们……我们没有必要闹到这种地步吧,夏尔。只要我还留任,你的利益一定会得到完全的保障的啊?何必要给自己添加敌人?”

“您现在又怎么能做我的敌人呢?”夏尔反问。“您打算用什么反对我。”

这个毫不留情的反问,让中年人好像被噎住了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等着夏尔。

“所以,您现在也看清楚了吧?您不能把我怎么样。所以大家心平气和说话吧,下,生气对谁都不好。”夏尔继续从容地看着对方,一脸是成竹在胸,“您错在还看不清形势,老是活在十年前。十年前,您的父亲在世,他多年交了很多朋友,也威胁了很多人,所有拥有了莫大的影响力……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已经死了,而且您并没有能够继承他的威望,更别说继承他的势力了。虽然现在您是部长,但是您只是部长而已,不是党派领也不是一个集团的代言人,更加没有有力的靠山,我说得明白一点吧您现在是个政治上的弃儿,能用以维系自己权位的只剩下别人的好意了,而好意,是从不长久也不牢靠的。就算我现在不逼迫您,难道以后就不会有别的人逼迫您吗?那时候您还不是会同样会陷入到和现在一样窘迫的境地当中?哦不,是会比现在更加窘迫,因为别人不见得乐意补偿您。”

这个世家子弟生于富贵家庭,父亲一直是高官显宦,自己一出道也当了廷臣,后还成为了内部长,虽然父亲死了没了靠山,但是不明就里的人看仍旧还是权势赫赫,一直被人奉承逢迎。在这样的逢迎当中,难免就看不清现实,或者说不愿意看清现实。

本他愿意逃避现实是他的事,不过现在利益相关,夏尔也只好自己打醒对方了。

“你……你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已经牢不可摧,以及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吗?”

伯爵已经气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正因为夏尔说的是实话,所以更加令人生气。

“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夏尔并没有和对方置气的打算,“下,我今天只是请您认清现实而已,虽然这个现实很令人难以接受,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您的一家已经不是棋手了,相反现在已经置身于棋盘当中,要做被人摆布支使的棋子。但是纵使是棋子,也是有区别的,有人会把您当成随手可以抛弃的卒子,而我愿意把您当成象和马看待,绝不会让您遭受被人丢弃的灾难。”

“这么说我倒是应该感谢您了,特雷维尔先生?”伯爵的怒气慢慢消失了,不过已经是满脸的阴沉,看得出他的怒气已经到了极点。

“不用感谢我,大家各取所需而已,我也需要同党。”夏尔好像没有看出对方的心情似的,微笑着答,“如果非要谢的话,谢谢玛蒂尔达吧,她让我觉得有您父亲的遗风。”

“亏你还有脸提我的女儿!”伯爵终于爆了,“玛蒂尔达跟你往,我一直都装作没看见,结果你就这样报我们……先生,我们一家虽然现在势弱,但是也是有尊严的,您如果不肯让步,那么我也绝不会让步了。本着家长的职责,我绝不会再忍受她和你往,决不!”

“我不明白您在生气什么。我和她往了很多次,每一次都很令两边满意,您是指哪一次往让您难以忍受?”

这句话说完之后,客厅突然陷入到了死寂当中,不光伯爵瞪大了眼睛,就连夏尔也止住了口。

虽然表面上理直气壮,但是将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夏尔自己有些窘了。他自己也觉得在一个父亲面前说出这种话实在太过于无耻,只是看见对方太过于冥顽不灵,而且拿玛蒂尔达威胁自己,所以忍不住讥刺了一句而已。

伯爵恼怒,夏尔尴尬,一下子客厅里面陷入到了难堪的沉默当中。

“我觉得还是把玛蒂尔达叫过吧,她应该能够帮助我们得到一个满意的接过,下。”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提议。(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