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巨人(二)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巨人(二)


                “谢谢您的夸奖,殿下。 ”夏尔再度向梅特涅亲王道谢。“正因为我的心中充满了对您的敬意,所以诚如您所言,我可以以最诚实的态度同您交谈,我不会用虚伪的话装点门面,反正和您一样老道的人很轻易就能看穿。”

虽然表面是如此说,但是他当然不会相信自己只需要说上几句话,就会震动到梅特涅这样的人,让自己居于有利的地位,所以不管对方怎么夸奖自己,他也只当耳旁风,更不会真的如同口上说的那样“完全真诚”。

这种热情当中又隐含距离的态度,倒是外交官们所必备的。

亲王一边热情地看着夏尔,一边又朝自己的儿子理查德挥了挥手,示意他也坐下。

“特雷维尔先生,您在上任之前就认为自己的一个亲奥派,如今更加在欧洲各国都留下了这样的深刻印象,就连我的儿子都跟我大谈您对奥地利的友好,不得不说这一点十分让我欣慰。”他重新看着夏尔,不过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不过,我毕竟干这行太多年了,所以对不期而至的好意看得和不期而至的恶意一样,无法为其所动,我想,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在国际事务当中,利益要大于好感,好感要大于言辞,不知道您同意不同意我的看法呢?”

夏尔没有想到一见面这位老资格的外交家就对他这么不客气,隐隐之间还摆出了一副老资格外交家对后辈指点的架势,不过,拘于礼貌起见他并不打算和这位老人争一争气势说到底,人家现在都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了,只剩下了往事可以追忆,自己又何必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争锋呢?

“您说得对,对极了。”他马上点头赞同。

“先生,您很年轻,年轻人都会有一些激情。也会有一些感情冲动,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坏事,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我们不能把外交事务当成个人事务办。这里并没有多少感情容身的余地。”亲王继续追问。“那么,我想问一下,您对奥地利的好感,到底是出于心中的热爱呢,还是出于真正的利益考虑?”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不过夏尔倒是并非不能应付。

“您希望我是哪一种呢?”他先是范文。

“两种都是好事,毕竟友好总比交恶要令人愉快。”梅特涅亲王耸了耸肩,“不过我们都知道,前者高尚但是很难持久,后者庸俗但是十分可靠比较起的话,我倒是更加喜欢后者一些,因为大国之间的稳固关系,必须建立在利益的坚实纽带之上,如果依靠好感而冲动地走到一起话,那么当好感消退的时候关系破裂也就是指日可待了。”

“我对奥地利的热情。既自于热情,当然也自于实际的利益考虑,事实上我认为这是并不矛盾的。”夏尔摊了摊手,“我认为,就********而言,其实和尊奉清教的英国、尊奉新教的普鲁士还有东正教的俄罗斯不一样,在欧洲大国当中,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天主教大国,我们应该惺惺相惜,而不应该各自为政。以至于天主的威名在日渐衰颓……”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有宗教热情的人,而他仍旧如此认真地说,仿佛他真的把宗教当事一样,当然这种说辞是打动不了梅特涅的。

“我十分欣赏您对天主的热情。我也同您一样,痛切地感受到想要维护真正的天主教世界,就需要天主教大国一起携起手。”梅特涅不动声色地赞同了他的话,“当然我的这种想法一直被人误解,并且没有得到足够的应,这诚然是一种极大的遗憾。”

“同样。法国和贵国一直都是旧有的欧洲大国,虽然在很久以前我们之间进行了一些令人遗憾的剧烈斗争,但是我认为至少在现在两国的利益是一致的,同样希望维护自己曾有的地位。既然有同样的宗教观念,又有同样的现实需求,就我看,两国维护利益的最佳方式就是联合起,共同地为保卫欧洲和平而努力。”

“这种考虑很对,特雷维尔先生,我甚至我觉得如果法国现在的当政者如果都像您这么想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切困难都会轻松很多。”梅特涅亲王又微微笑了起,“然而,请恕我直言,欧洲各国对如今的法国都有很多疑虑,人人都害怕法国嗯,我是说法国某些人,会有一些过于危险的想法,而这种危险想法就会成为您增进和各国友谊的障碍。”

“在法国确实有某些人、特别是军人在进行危险的鼓噪,不过这并没有危及欧洲,也并不会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夏尔马上断言,“事实上无论是波拿巴先生还是我,都不想用太过于激进的方式去和各国往,过去的教训太深刻了,任何认真理智的人都会在深渊面前望而却步。”

“也就是说,您确实不打算破坏欧洲的秩序?”梅特涅亲王马上追问,“那么我听到的‘法国即将以武力手段对付俄国’是一个谣言了吗?”

“不,不是谣言,我跟您说实话,这是真的。 ”夏尔突然插言,“而且我可以向您断言,这样一场战争很快就要生,虽然不是明天。”

“什么?”梅特涅亲王骤然睁大了眼睛,显然十分吃惊。

他并不是吃惊于法国想要和俄国人干架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欧洲的外交界,到处都有人谈论,并且大家都认为已经迫在眉睫他真正吃惊的是夏尔这种毫无保留的坦诚。

他从他的儿子理查德那里得到了报告,知道夏尔是怎么应付弗朗茨约瑟夫皇帝的,那可是十分专业地掌握了外交语言的精髓,什么都说了,但是什么都没有承认,他没有想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特雷维尔居然会这么老实。

“殿下,我跟您说的这个是机密,我希望您能够为我保密,免得在其他地方激起无谓的争议。”眼见对方如此震动的样子。夏尔禁不住笑了出。

“哦,当然可以,我会为您守密的。您肯对我如此坦诚是相信我,我不会辜负这种信任。再说了,我已经退休了,可不想再在外交界兴风作浪。”梅特涅很快就过了神,然后马上点了点头,“在我这里您尽可以畅所欲言。我保证一句话都不会泄露到外界去。”

“那就太好了,谢谢您。”夏尔仍旧微笑着,“我平常说套话已经太久了,终于有个地方可以休息下,这很好。”

“我很高兴自己能够聆听您的真心话。”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夏尔突然这么坦诚的目的,但是梅特涅亲王已经完全打起了精神了,“也就是说,您承认法国和俄国的战争可能迫在眉睫,对吧?”

“是的,确实如此。”

“既然您刚刚掌权的时候就投入到了一场和欧洲大国的战争当中。那么您又怎么能够让人相信您保卫欧洲现有秩序的热情呢?”梅特涅亲王十分犀利地反问,“我觉得这似乎是很难的一件事?”

“如果有人将保卫欧洲看成是无所作为、一如过去的话,那么他恐怕确实无法相信我们的诚意,但是……”夏尔突然昂起了头,然后加大了音量,“恰恰相反,在现在,保卫欧洲秩序需要的是行动!而且是立即行动!现在破坏秩序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另外一群人,他们满怀侵略的**。只想着到处扩张,并且已经占领了广袤到无法言述的土地,我们必须为了保住剩下的欧洲不被他们侵蚀而奋战。”

夏尔突然的爆,让梅特涅亲王有些出乎意料。他看了看他的儿子,然后皱起了眉头。

“也就是说,您认为动一场对俄国战争,是维护欧洲现有秩序的积极行动?”

“现在已经没有欧洲秩序可言了,殿下。”夏尔冷静地答,“您看看。几十年前的秩序现在还有谁尊重?人人都想着扩张自己的势力,大国到处都在自行其是,我们只是和别人一样做而已,这是一种必须的应急措施。既然欧洲的秩序已经破灭,我们每一个负责任的大国都应该站出,拿出自己的勇气和实力,为欧洲谋求一种新的稳定秩序,让和平重新降临到每个大国中间,这才是真正有效的行动。”

如此直白的话,让亲王的脸色更加白了,因为他听出了其中的隐含意味。“您的意思是,您的目标是重建一种更加积极的欧洲秩序?”

“您让我说实话,那我就一次把实话说完吧,您所构建的维也纳体系已经摇摇欲坠了,而且很多人并不以此为憾,相反他们对此十分兴奋,跃跃欲试,想要在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为自己的国家谋取私利,他们野心勃勃,而且**无穷无尽,如果不用最强烈的意志和最坚决的决心阻止的话,一切都会不可收拾,并且会让您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我们正是站在您的思想上,所以才想要恢复一种可以令人满意、并且维持得下去的欧洲大国秩序,换言之,我们是承继了您的思想理念而行动的所以这并不背离我们的初衷。”

梅特涅亲王的脸色变得越古怪了。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将武力对付俄罗斯说成了维护欧洲秩序的必须举动,甚至说成了‘对自己思想的继承和扬’,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还没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人。

倒真是有本事。

亲王忽然从这个昂然的年轻人当中,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青年人特有的活力。

这个年轻人说他辛苦构建的维也纳体系已经崩溃了,虽然这话很难听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现实。

“我明白了,您想要构造出一个新的欧洲秩序?”

“一个秉承了您思想,让每个大国都可以处于合理地位、而不是让某一个国家可以肆无忌惮的秩序,我相信这种秩序正是您所需要的,也正是您希望看到的欧洲,不是吗?”夏尔极具自信地反问,“您的努力,是需要有人继承的,而法国有实力、我也有意愿继承您的精神和努力。”

“这种说法令我十分感动。”沉默了许久之后,亲王才重新开口,“所以,您希望奥地利也加入到您这种重建欧洲新秩序的努力当中?”

“我相信这对奥地利是有利的,它应该加入。”夏尔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对方的理解,“我们都看得到,奥地利现在面临着太多太多的挑战,是无法停留在旧日的。在这个急变幻的时代里,如果奥地利不做出某些革新性的改变的话,那么就会在时代的变动当中当其冲,这些雄心勃勃,妄图想要获得维也纳体系之外更高地位的国家会四处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而某些时刻,他们就会……可能就会拿奥地利当做牺牲品。殿下,我希望您不要将我的这番话当做危言耸听。”

梅特涅亲王再度沉默了。他知道夏尔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在欧洲各大列强当中,现在的奥地利是处于下风的一个,只是比普鲁士好上一点而已,而它却据有了太多的土地和财富,每个心怀不满的大国,都会想要从它的身上撕咬下几口,壮大自己的实力。

“某种程度上,我承认您说的话很有道理。”又过了片刻之后,他颓然地点了点头,“我们确实面对了太多的风险,所以我们确实也需要积极地为保卫自己而行动。”

片刻之后,仿佛是觉得自己说得太过于露骨似的,他马上又改换了口风,“当然,我国的实力仍旧足够强,可以打消所有心怀不轨的人对我们的觊觎,所需要的只是积极参与到维护稳定的欧洲秩序而已。”

“在我看,我们的想法是天然一致的。”夏尔再度笑了起。

就在亲王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然后理查德起身去开了门。

和夫人交谈了几句之后,他马上了,然后给出了一个简短的解释。

“俾斯麦先生已经了。”(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