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一百四十一章 国葬与首肯

一百四十一章 国葬与首肯


                明明是上午时分,天空却阴沉沉地,墨色的浓挤压着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停下了脚步。

冬天淡漠的风漫无目的地在各处穿梭着,在高耸的楼宇和片片乌之间呼啸而过,仿佛是自于苍穹之上的呜咽似的。

伴随着四处荡的风吟,巴黎荣军院中整齐而喧闹的脚步声更加显得令人压抑。自从一年多以前为热罗姆亲王授封元帅的仪式之后,今天的巴黎荣军院再度成为了军服的海洋。

不过,与上次人们一个个穿着军服,面孔凝重,空气当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意味。因为今天举行的仪式有些特殊:今天不是给谁授勋或者颁布荣誉,而是给一位大人物送葬。

拿破仑帝国最后一位在世的元帅、曾任陆军大臣和法国首相的苏尔特大元帅,于一个星期前在自己的庄园苏尔特城堡过世了。为了表达对他的尊崇和表彰,法兰西总统波拿巴决定为他举行国葬,并且将他的灵柩安葬在巴黎荣军院,和皇帝的灵柩一起享受整个法国的崇敬。

按照苏尔特大元帅本人的意见,他是想要安安静静地葬在自己的庄园里的,但是在他死后,他的遗愿很快就被总统无视了,决心要将这样的殊荣给他,以便体现对他的尊崇,顺便取悦他的老部下们。

一个人,无论生前闯下多少功业,立下多大的名声,在死后,都不可避免地将会成为活人们手中的道具,放在各种各样的仪式当中体现各自的目的,又有几个人能够避免呢?

此时此刻,波拿巴总统身穿着军礼服,胸前佩戴着耀眼的大十字荣誉军团勋章,静静地站在苏尔特大元帅的灵柩前。

尽管到现在为止他还从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像当年的伯父那样打扮。他的面孔里一点也没有表现出违背对方的惭愧,只有满面的悲痛和惆怅,仿佛在感伤对方的离世似的。

木制的灵柩沉默地平躺在荣军院的大理石地面上,它的外观朴实无华,并没有时下流行的花纹雕刻,枯黄中带有黑色的棺面反射着清冷的辉光,仿佛正如那位大元帅那副冷漠刚毅的面孔似的。

在军装的海洋当中。夏尔穿着一身黑色的便服混迹在人群当中,虽然胸前佩戴着荣誉军团勋位。但是总显得不太合群,不过他的爷爷特雷维尔元帅则站在前排,吸引着所有人目光。

时间已经到了。

在司仪的一声呼喝下,全体军官马上立正,然后礼炮骤然轰鸣,随着数十门礼炮的轰鸣,整个大地都微微颤动了起。殿堂当中的气氛因为礼炮的轰鸣也变得微微松动了不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总统俯身抚摸了一下灵柩,接着。特雷维尔元帅也上前抚摸了灵柩,表达了对死去的巨人的哀思。接着,一位位陆军将领也走上前去,向沉眠于其中的大元帅致敬,就连夏尔也带着复杂的思绪混杂在了其中。

比起其他人,他对苏尔特元帅的观感要复杂得多。不过,至少。他也确实对这位拿破仑时代遗留下的最后几位巨人之一十分尊重。

拿破仑死了,亚历山大死了,塔列朗死了,布吕歇尔死了,贝纳多特死了,一大群耀眼的星辰都已经陨落。剩下的也已经时日不多,如果历史没有太大的变动的话,就在明年,威灵顿公爵就将死去,而再过几年,梅特涅亲王也将再也无法逃脱时间的罗网。

他很欣慰自己能够在这些星辰陨落之前作为新星升入天空,然后得以以优秀后辈的身份近距离接触剩下的几个巨人。

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而我们的时代已经行将到,但愿我们比你们做得好。看着沉默的灵柩,夏尔在心中默默念祷。

在所有人表达了哀思之后,旁边的卫兵抬起了灵柩,沿着大理石台阶把它向旁边已经准备好的位置搬了过去,最后轻轻地放置在了高台之上。

又是一阵礼炮的轰鸣,然后在军队鼓乐声当中,国葬仪式也到了尾声。

仪式结束之后,参与仪式的人们按照等级秩序次第离开,首先走的自然是波拿巴总统下,而特雷维尔元帅和他的孙子则跟在了他的旁边,一起坐上了总统专用的马车。

“真希望今天的仪式能够让他们消消火气。”一走上马车之后,路易波拿巴总统脸上的悲戚和愁容马上就消失了,重新恢复了他那种特有的冷漠。“最好等下下点雨吧,浇灭他们心头的火焰。”

“我认为他们现在能够感受到您给他们带的光荣。”夏尔颇为恭敬地答,“这种光荣无疑是能够取代胸中的火焰的。”

“如果能这样就太好了。”路易波拿巴冷笑了一下,“我们用得着这些人,但是却不知道他们打算怎样保卫我们,这真是让人颓丧。”

“这一点请您放心,军队对您十分拥戴,陛下。”“他们感受得到您对他们的尊重和礼遇,他们也知道您的雄心配得上您的姓氏,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些倒霉国王所能比拟。”

“这一点就够让人头疼的了。”路易波拿巴耸了耸肩,“我们毕竟不能真的对整个欧洲再宣战一次。”

“我想他们也不至于会这么狂妄。”夏尔笑了笑。

“怎么不至于?你不能低估他们的狂妄和野心。”路易波拿巴还是冷笑着,“如果我们不想办法时时拉住他们的缰绳,迟早有一天我们就会被迫和整个欧洲作战。”

“我们会为您解除这样的忧虑的。”老侯爵从容不迫地答,“只要有我在,军队没有人能够胁迫您做什么,您才是法兰西的主人。”

“我十分相信您的忠诚和冷静,元帅。”得到了这样的答之后,路易波拿巴显然有些高兴,“对于您,我只有尊崇,我唯一的遗憾是,您除了一个可以给我出谋划策的孙子之外。再没有另外一个为我带兵打仗的孙子了!”

他用这种开玩笑式的语气,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特雷维尔元帅的年纪实在太大了,他担心元帅死后自己在军队里面没有十分有力的亲信和支持者。

这句玩笑话因为特别具有现实意义,所以祖孙两个都明智地没有选择接口。

“要将军队握在手里,一味地表达尊崇是远远不够的,给一个孩子糖吃只会让他们期待下一颗下下一颗糖,现在的将军们都不是我一手提拔起的。所以我要尊崇苏尔特,可是我们不能一直如此。”在旁人的沉默当中。路易波拿巴低声自语,,“我们现在纵使不能让整个军队都对我们感恩戴德,至少我们可以在禁卫军做到这一点,禁卫军不能被污染了,元帅,请您慎重挑选人选。”

法国军队一直桀骜不驯,而且波拿巴重掌大权只有几年而已,如今的将领们大多数跟路易波拿巴并没有恩情可言。他们只是被笼络在他麾下而已。而这种局面,当然不是路易波拿巴所乐意看到的,他要的是令行禁止,而不是别人为了利益而暂时附和自己。

所以,为了拱卫自己的王朝,同时在陆军一部分官兵建立直属于自己的体系,路易波拿巴自从决定复辟帝国之后。就决定要复活禁卫军,然后从各个部队当中挑选最为精锐的军官和士兵充实到其中,作为自己的嫡系部队这些官兵的待遇比一般的官兵要优厚许多,而且是真正受了他的恩惠,他认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掌握一支真正直属的军事力量。

作为他的亲信,特雷维尔元帅就被授命亲自负责挑选禁卫军人选。路易波拿巴明确地要求他不要挑选已经有了派系瓜葛的人,而挑选那些会感恩的人。

元帅当然是明白他的深意的。“我只会让那些仅仅忠于您个人的人分享您的荣誉的,陛下。”

听到了这一声提前到的“陛下”之后,路易波拿巴脸上的冷笑终于多了几分暖意。“您的忠诚无疑会得到最牢靠的报的,元帅。接下的远征也请您尽早准备吧,我相信在这样一场您亲自指挥的战争当中,会有足够的功勋落到您的身上。以及那些您青睐的人身上。”

要用一次战争提拔皇帝的亲信军官,然后用这些亲信军官替换到前朝遗留下的将帅们,慢慢让军队真正变成皇帝私人的军队,这是路易波拿巴个人的需要,也是他的党派共同的利益需要。这一点三个人都彼此心照不宣。

“为了不让那一天到时我们手忙脚乱,我已经在挑选到时候的军官人选了。”老元帅轻轻点了点头,“我要的是既有能力又有志气的人,幸好这种人法国军队有很多,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郁郁不得志,所以他们会很感激您给他们一个机会的。”

“我当然会给他们了,只要他们忠于我,忠于帝国。”路易波拿巴一边答,一边突然把视线放到了夏尔的身上,“夏尔,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想象得还要优秀,你这一年以的外交成功,比路易菲利普十年的都要大。各国从都没有这样静心聆听过法国的意见,并且他们都重新看待我们的力量和决心了。”

“这都是因为法国有了您,您给法国注入了力量和行动的决心,不然我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夏尔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答了,“我只是按照您的心意执行外交政策而已,我很高兴各国都因此而重新正视了我们。”

“我并没有给你什么授意,是你在按照我们的共同意志执行外交,而且执行地很不错。”路易波拿巴笑着摇了摇头,“你的成就,倒让我舍不得让你离开外交部了。你确定你还是想要换个地方吗?”

“我依旧没有改变想法。”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颇为不安地答,生怕对方改变主意,“我的爷爷上了战场,我虽然没有参加军队,无法在前线为他拼杀,但是我想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自己的爷爷打赢这场战争,让他的大军没有后顾之忧陛下,我知道我这个年纪当大臣可能有些惹非议,但是作为孙子,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哪怕您在战后要解我的职,我心甘情愿。请您请您满足一个孙子的诚心吧。”

他的用词如此恳切,令路易波拿巴觉得没有必要伤这两个亲信的心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急切地想要帮助自己的爷爷,那我不应该伤一位孙子的心。”路易波拿巴再度点了点头,“你胜任目前为止的所有位置,我相信你也绝对能够胜任接下的位置。”

“谢谢您,陛下!”夏尔大喜,连忙躬身向对方致谢。

“迪利埃翁伯爵那边要我直接通知他吗?”路易波拿巴再问。

“不我亲自告诉他吧。”夏尔微微笑了起,“他为国家贡献了这么多辛劳,理应得到一个体面。”

这个答让路易波拿巴有些疑惑,不禁扫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轻人表面上谦和,但是内心是毫不留情的,从不会在乎任何人,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给别人留情面按理说,伯爵在父亲死后,家族已经算不上什么很有政治分量的势力了,就算得罪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也许他还顾念这之前两个人一同共事的情谊吧,他们并且曾经一起密切合作过两年。

毕竟是个年轻人啊。

“好吧,已故的伯爵对我们帮助很多,现在我们理应照顾一下他的儿子。”只是沉吟了片刻,路易波拿巴就答应了下,“那么,你去让他明白我的意志吧。”

“谢谢您,陛下。”夏尔再度对对方躬身行礼。“我会体面地把这样的小风波平息掉的,帝国的臣僚们理应精诚团结。”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未的皇帝大笑了起,“早做准备吧,惊人的考验还在后面等着我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