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佳候选人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佳候选人


                在朝阳的照耀下,载着夏尔和夏洛特的马车队离开了美泉宫,一路向北疾行。

秋天的季节正是一年当中最令人心旷神怡的季节,马车行驶在宫外的大路上,夏尔和他的妻子欣赏着奥地利的原野风光,一时间浑然忘却了其他的事情。

不过,他们终究还是无法斩断尘世当中的一切纷扰的,相反,为了维护自己和整个家族的利益,他们注定还要深深地涉足进去。

车队并没有离开多远,相反,在到一座庄园的旁边时,它们反而一一地停了下。

当马车停下之后,特雷维尔夫妇的欣赏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夏洛特,你好好休息吧,这些事情我一个人解决就行了。”夏尔摸了摸妻子的额头,然后跟她短暂道别,“午餐等下有人会送上的,你多吃点吧。”

因为已经到了中午时分,夏洛特感觉自己有些疲乏,所以只是躺在了坐垫上,眼睛半睁半闭。

“好吧,夏尔,祝你”正当她打算祝福夏尔的时候,却禁不住笑了出,“这次,我都不知道自己该祝你成功还是祝你失败”

“那是祝我成功吧,洛洛特。”夏尔也笑了,俯身亲吻了一下夏洛特的额头。

“对了,你的怀表呢?”夏洛特仍旧昏昏沉沉地,“一路上我好像没发现你看过时间胸口也没有装着。”

一瞬间的慌乱并没有表现出,夏尔脸上仍旧维持着笑容,“嗯,在美泉宫出发之前,我不小心把怀表摔坏了,我已经给了使馆的人,让他们抓紧时间给我修好,到时候从这儿再给我寄去,说不定我们到法国的时候东西已经到了巴黎了。”

“你总是不小心!”听到夏尔的解释之后,夏洛特瞪了他一眼。“什么好东西你都能弄坏,以后注意点啊!”

不过说归说,她知道始末也就放心了,这只怀表虽然金贵,但是在她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嗯,我会注意的,再见!”

夏尔带着毫无破绽的笑容离开了马车。

他一下马车。跟随着他踏上另一辆马车的使馆秘书就凑到了他的身边。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夏尔收敛起了笑容,直接问。

“是的。准备好了,先生。”这位秘书毕恭毕敬地他答,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请跟我。”

他们这一群人踏过了路边的篱笆,走入到了庄园当中,而他们没走几步,他的朋友,年轻的理查德冯梅特涅正好带着人向他迎了过。

“夏尔!”他一边走一边招手打招呼。

“理查德!”夏尔也高声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快步向他迎了过去。

两个年轻人握住了手。一起为再会小小地庆祝了一下。

然后,理查德看向了旁边慢慢跟上的一位穿着军服的中年人。“殿下,这就是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

然后,他又对夏尔介绍,“夏尔,这位就是瓦萨亲王,古斯塔夫冯荷尔施泰因戈特普殿下。”

夏尔顺着他的手势。看向了默不作声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个头挺高,看上去五十几岁年纪,不过面相挺老气,看上去要比实际更老一些。

他的典型轮廓分明,看得出年轻时还称得上英俊,不过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残留。而且他的眉头时常紧锁,额头上也充满了皱纹,好像有解不开的心事一样。如果不是理查德亲自向自己介绍的话,夏尔不过就是将他当做平常乡绅一样看待了。

“殿下,很高兴见到您。”他脸上堆满了礼节性的笑容,然后向着这位亲王伸出手。

看到他表面恭敬,实则压迫力十足的表现。中年人的脸上明显地出现了一些动摇,然后最后还是伸出手,和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也很高兴见到您。”

这位亲王,是瓦萨亲王古斯塔夫,他是瑞典之前的王族荷尔施泰因戈特普家族的成员,而这个王族是鼎鼎有名的德意志王族奥尔登堡家族的一个支系,在1751年的时候随着弗雷德里希一世的登基而君临瑞典。

这位亲王的父亲,就是在1792年到1809年在位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四世。

他本是国王的长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在国王死去之后继承王位,君临瑞典,然而人世间偏偏多有意外,他父王古斯塔夫四世的一系列失措,断送了他的王国,也断送了这位曾经的王太子的一切前程。

长话短说,仅仅从古斯塔夫四世在位的时间看,就明白他身处在一个一切都在急剧变化动荡的时代,1792年他继位的时候法国革命已经如火如荼,他身为国王,自然对法国的那些暴民充满了痛恨和恐惧,十分害怕雅各宾病毒流传到他的王国当中。

在1805年,他还是没有被拿破仑的天才所吓倒,与其他欧洲国家一起参与了第三次反法同盟,对法国出征,但是他的军队却并不如他设想的那样强大,在强悍的法军面前瑞典军队出师不利,瑞属波美拉尼亚很快就被法军占领。

新仇人打不过,旧仇人这下子又了,当时同属反法同盟的俄罗斯,本为瑞典的盟友,但俄国皇帝亚历山大1807年在蒂尔西特与拿破仑媾和,只剩下瑞典和葡萄牙与英国并肩作战。1808年2月21日,俄罗斯以威迫瑞典服从拿破仑的大陆封锁政策为名入侵芬兰,只一个月就攻下了大部分芬兰。1809年9月17日,瑞典宣布战败,签订弗雷德里克港条约,把瑞典东部三分之一国土割让给俄罗斯,成立俄罗斯帝国治下的芬兰大公国,瑞典也就这样失去了芬兰领土,而古斯塔夫四世也就成为了最后一位还领有芬兰的瑞典国王。

如此一连串的失败自然极大地打击了这位国王的威望,丢失了波美拉尼亚和芬兰的损失,是贫弱的瑞典王国怎么也承受不起的损失。因此,瑞典的军官和大臣们就联合起。搞了一个阴谋政变,在1809年3月13日,阴谋者们冲进王国,逮捕了国王一家,然后宣布废黜掉古斯塔夫的王位。

古斯塔夫四世想要以传位给自己儿子的方式结束这场政变,但是政变者们不肯同意他的做法,而是强行将他全家人的王位继承权利剥夺。然后拥立了他的弟弟卡尔大公为王,也就成为了卡尔十三世。

而可怜的古斯塔夫一家则不得不被驱赶出了瑞典。只得到了瓦萨亲王的封号。

另外,在后,篡位登基的卡尔十三世身体十分不好,而且他的独子卡尔在1810年因为中风突然死亡,瑞典政府经过了一番讨论之后,竟然将当时的法国元帅、被封为蓬特科沃亲王的贝纳多特列为了****。

这位曾经的大革命宠儿、共和派先锋接受了****的头衔,然后带着全家到了瑞典,并且在1818年卡尔十三世死去之后继位,成为了卡尔十四世国王。瑞典也就告别了荷尔施泰因戈特普王朝的统治,进入了贝纳多特王朝。

1844年,这位时代的巨人死去,他的独子奥斯卡继位,成为了瑞典国王奥斯卡一世,现在他仍旧呆在王位上。

由此可见,如今瑞典国王的王系和这位亲王的王系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他的亲王头衔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昨日黄花,仅仅代表一个王族的血统而已。

这位亲王在幼年的时候就已经跟随着父王到了欧洲大陆,并且最后一路漂泊到了奥地利,他在成年之后,成为了奥地利王室麾下的一位军官。

在1830年他娶了自己的表妹,巴登王族的露依莎艾米丽公主。但是儿子出生即早夭了,只留下了一个女儿卡洛娜,而且更惨的是1843年,因为感情不和,这位公主还和他离了婚,只剩下他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

总而言之,这位曾经的王太子。自从1809年之后就没怎么走过运,什么坏事都撞上了。

时常被命运捉弄的人,要么会被锻炼得极其刚强,天不怕地不怕,就像贝多芬;要么就会变得谨小慎微沉默寡言,对一切都采取接受的默然态度就像这位亲王一样。

他空有亲王的头衔和王太子的“尊贵身份”,然而人生磕磕绊绊,几乎从没有得到过这些头衔的好处,金钱、荣誉和地位都没有跑到他的身边,只剩下女儿陪伴着他,而他的性格也就变得温顺和冷静,好像什么都能接受似的。

当然,见到了夏尔之后,他的运气也许就能改改了。

因为,夏尔将会将一次绝好的机会赠送给他,让他的一家就此摆脱窘迫的现状。

“请跟我。”中年人被夏尔打量得有些老大不自在,于是转身带路,带着夏尔和理查德再向自己的宅邸走了过去。

“先生您您的夫人呢?”眼看跟着走的只有夏尔,他有些好奇,“午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您干脆把您的夫人也叫上一起共享午餐吧,这里虽然简陋,但是您和您的夫人至少可以享受一下乡村的乐趣。”

“我想还是不用了,先生。夏洛特怀了孕,最好不要轻易动。再说了我不想让她参与到这种事里面,劳心劳力。”夏尔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打开了话题,“我想我的意,您是十分清楚的,所以我也不想让无谓的客套话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您说是不是?”

如此直接的话,让这位亲王感觉更加不自在了,他局促不安地看着两个年轻人,夏尔是一脸的坚定,而理查德也耸了耸肩,示意这事全由他自己做主。

犹豫了片刻之后,仿佛是被头上的太阳所催促一样,中年人的额头出现了一些细密的汗水,最后点了点头。

这位法国的大人物神态有些倨傲,好像是屈尊到这里、只要自己一言不合就会转身离开不浪费时间一样,这让他这种性格的人感到愈发难受。

“好吧,先生我想我们可以谈。”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请跟我。”

看这种态度,应该是差不多有戏了。

夏尔松了口气,然后和理查德又互相相视一笑。

他今天找这位亲王。当然不只是吃顿午饭而已,事实上他是有求于这位亲王的他想要这位亲王同意将自己的女儿,卡洛娜,嫁给即将称帝的路易波拿巴,成为未的法国皇后。

在夏尔跟法国各个驻外使节下达了秘密为法国皇帝寻找皇后人选的命令之后,这些使节们虽然心里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但是还是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全欧洲各家王族当中到处搜寻谱系,挖掘合适的人选。

不得不说。他们的努力还是有些效果的,很快,各地的使节就提供了一些人选。其中,卡洛娜公主自然也赫然在列。

这位公主是1833年生人,如今刚好十八岁,正是最好的结婚年龄,而且她出身也算是很高,是德意志著名王族的后裔,祖父甚至还是国王。更妙的是。她们家现在失势了,过得很是落魄,对等级和王族血统说到底也不会那么在乎。

考虑到了这些“优点”,夏尔很快就将这个人选当做了最主要的候选人之一,然后通过驻奥地利大使馆的官员同亲王进行了私下里的接触在这个并不奉行自由恋爱的年代,得到父亲的同意也就意味着婚事就差不多可以定下了。

然而,在接触的时候。一切并不顺利,亲王殿下得知到这个消息时虽然最初高兴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陷入到了疑虑当中,没有轻易答应下。

首先,路易波拿巴本身就比他小不了几岁,年纪已经很大了。而且他是刚刚篡夺到了这个皇位,名声并不好,并且没人可以断言他到底可以在皇位上呆多久、到底会不会重蹈伯父的覆辙。

当然,这个顾虑并不是最为重大的,因为在此时,欧洲上流社会当中这种老少婚比比皆是,年龄差距比这更大的都有许多;再者说。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的努力下,法兰西已经慢慢地恢复了秩序,看上去能够执行一种长期化的统治。

但是,在其次,他顾忌奥地利皇室的观感。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托庇于哈布斯堡皇室的恩惠,他于情于理都不想得罪皇室。而皇室最初的态度确实是暧昧不清的,这也很容易理解,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陛下,确实和其他亲戚一样,不大看得起路易波拿巴。

在奥地利皇室不表示支持的情况下,亲王几番犹豫还是没有答应。

不过现在不同了,夏尔到了奥地利之后,大力跟皇帝陈说法奥关系友好的重要性,而且,他屡次直言一位亲奥地利的皇后有助于维护这种关系;而身为梅特涅的儿子,理查德也极力鼓动,向皇帝和其他人表示对这桩婚事的支持。

在这两个人的上下运作下,弗朗茨约瑟夫陛下的意志,和往常一样动摇了,最后半推半就地表示了乐见其成的态度说到底,法国皇帝要娶的又不是他家的女人,不会丢了他家的面子。

得到了这个其实有些模糊的态度之后,理查德没有闲着,他马上就和瓦萨亲王进行了联系,而这次,有了皇帝的背书,亲王的态度要积极了许多,看上去十分倾向于答应了。

于是,在离开美泉宫之后,夏尔让人安排了一次前往他们庄园的秘密旅途,想要借此机会一次性地将事情给敲定,免得浪费时间。

这次的旅途自然对外界秘而不宣,免得万一婚事告吹,法国皇帝和他的亲密战友反而成了欧洲的笑柄。

不过,当夏尔看到这个中年人的第一眼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这位中年人和皇帝一样,同样不是意志坚定的类型,也许倒霉的王族都盛产这种人。

他们很快就一路到了别墅里面的会客室当中。会客室的布置十分简朴,不过夏尔并不在乎,直接和主人在一张书桌旁边就坐了下。

“先生,不得不说,您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一坐下之后,中年人的眉头锁得更加紧了,“每一个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走入到一个最好的归宿里面而我。现在却对一切都懵然不清”

“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殿下。”夏尔冷静地盯着对方,语气直接而又干脆,“但是我想我必须向您严正指出,这并不是一个难题,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您想想,法兰西的皇后。世上只有一位,这是多么大的尊荣?我认为。对世上的任何一个女子说,这都不会降低她们的荣耀吧?如果这都不是一个极好的归宿,那想世上也没有多少了。”

亲王默然垂下了视线,显然也并不反对他的话。

毕竟,如今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法国是欧洲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文化和商业最为繁荣昌盛的国家,它的皇后,自然也是全欧洲女性最为尊贵的头衔之一。反正不会辱没到了他的女儿了。

可是他也知道,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法国这几十年都动荡不安,已经换了好几个王朝了,天晓得接下的这个能持续多久呢?如果过得不久这个王朝就完结了的话,那他岂不是白白地让女儿受苦?再说了,波拿巴读起总是让人不是滋味。

“先生,我认为这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眼见他还在迟疑。夏尔也禁不住继续催促了,“请您相信我的诚意,我也是极为仰慕您和您女儿的血统,所以才特意这么请求您的,只要您答应,我甚至认为都没有必要继续选其他候选人了。”

他一边恭维这位亲王。一边则暗自威胁他,自己这边的候选人并不止他们一家而已,由不得他们一直浪费时间。

“谢谢您对我们的看重。”亲王微微笑了笑,“但是我想,这件事事关一个人的幸福,我必须谨慎考虑。”

“您自然可以一直考虑,但是请您想想吧。多好的机会摆在您的面前啊,难道您真的想要因为犹豫而错过它吗?”夏尔继续以他的坚定鼓舞着这位亲王,“您经历了太多的不幸,所以您想要让儿女能够幸福下去,这种心情我们十分钦佩,正是伟大的父爱让社会得以维系。但是,您也能亲眼看到吧?命运作弄了您,让您的父亲丢失了王位,让您丢失了王太子的尊贵,但是如今您的女儿却又有机会重新到了王位上,甚至是一个更加耀眼的王位!”

中年人的脸色越越白了,他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想起了太多东西。寄人篱下确实滋味让人很难受,尤其是之前还有希望得到一个国家的时候。

“法兰西的皇后!”,“法兰西的皇后!”这几个词,如同魔咒一样,在他的耳边荡。

如果他的女儿成为了欧洲大陆上最强国家的皇后的话,那么那些轻蔑自己、嘲讽自己的人,再也无法继续无视自己了吧?

而自己的女儿,也许就将成为一个未法兰西皇帝的母亲将自己的血脉延续到一个帝国的皇室里面去

这真的是他这个落魄王裔所难以拒绝的诱惑。

“您直说吧?同意,还是不同意!”夏尔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动摇,于是加大了力度直接催促,在他看,这大概已经成功了。“现在就告诉我吧,愿上帝保佑您!”

果然,在他的催促之下,中年人的眉头舒展了开,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看着夏尔,张了张口。

“爸爸!”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喊声,然后门口传同样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门被一脚踢开了。

一个个子不高、身材苗条,穿着碎花百褶裙子的少女出现在了夏尔的面前。

因为剧烈的举动,她的脸色有些发红,灰色的眼睛里面满是紧张,栗色的卷发也在微微颤动。她的鼻梁高而挺直,眼睛也十分深邃,显得温柔可亲,但是尖细而紧皱的眉毛和紧咬的嘴唇当中,看得出那种王后一般的倔强。

她扫了夏尔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惧怕。

“不要答应他们!”

中年人略微有些窘迫地退了一退,虽然表面上还维持着应有的尊严,但是内里却谁也能够看得出他的动摇。

他的脸阴晴不定,女儿成为皇后的荣誉,和另外的一些弊端,在他脑中不停地纠结,他几次张了张口,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

嚯,看我换了个敌人了啊,夏尔心里冷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