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震惊与奖赏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震惊与奖赏


                在秋日的一个静谧的午后,一辆从斯特拉斯堡的列车在巴黎的火车站停了下,旅客纷纷走下了列车,继续他们各自的奔忙生涯,极少有人知道,在下车的人们当中,有一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夏尔-德-特雷维尔和他的随从。@

因为他是秘密的私人访问,所以车站并没有官方的接送,他也不为己甚,直接就带着人坐上了马车回家。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这幢占地甚广的豪宅依旧巍然矗立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夏尔!你总算回家了。”得到了仆人的通报之后,夏洛特马上从自己的卧室里面跑了出,迎接自己的丈夫。

因为访问完奥地利之后,夏尔打算北上法兰克福去拜会梅特涅一趟,所以他就把夏洛特先送了回去,夏洛特在一个多星期回到了巴黎,然后一直在家里静养。

多时不见丈夫,她的心里十分想念,于是她一边喊,一边拥了上抱住了丈夫,高挺的肚腹也压到了夏尔的身上。

“是的,我回了,真想念你……们。”夏尔一边回拥自己的妻子,一边小心翼翼地又将手滑了下,放到了她的肚腹之上,他对她的热情既感动又担心。“我回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还是继续休息为好,没必要特地跑出迎接我。”

“没关系,我健康的很,我们的孩子也很结实,受得了这个。”夏洛特却不以为然,继续抱住自己的丈夫。“千里的路途我们都挺过了,你还要担心我们这点颠簸?”

“也是啊。我们的孩子,自然结实得很。”夏尔也笑了出。

“好了,我们就别在这儿一直站着了,惹人笑话。”夏洛特马上转开了话题,“你能按照电报的预告,今天准时回真是太好了……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厨师应该就准备好了,你再多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

“怎么。今天家里有事情吗?”夏尔有些意外。

“没什么,就是我宴请了一帮客人,都是些朋友,大家平常往往沟通沟通感情嘛,你平常就是太不喜欢应酬了。”夏洛特随口回答,“招待的事情我负责,你这个大忙人到时候露几面然后说几句话就行了,人家了还不是为了这个……?”

夏洛特一直都是个喜欢社交的人,自从嫁人并且搬到这座府邸之后。她经常举办各种宴会宴请各路朋友,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社交欲,二也是为了帮助夏尔广交朋友。不得不说这样也确实比较有用,夏尔在这样的场合当中也认识了不少人。交了不少朋友——这种朋友,自然是利益之交,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不过还是越多越好的。

自从夏洛特怀孕几个月、行动变得不便之后,这种宴饮的频率也低了不少。不过一直还是没有断过,夏尔没想到自己刚回的时候她就已经安排了一次宴会。

他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是既然妻子喜欢那应酬应酬也无妨。

“好吧,夏洛特,辛苦你了。”他低下了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后大踏步向餐厅走了过去。

“对了,你的妹妹也要。”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夏洛特突然说。

“什么?”夏尔顿时一惊,然后转回头看着夏洛特,“芙兰要?”

他确实十分惊愕,因为他结婚并且搬进这个家里已经快有一年了,但是夏洛特从都没有邀请过她这里。夏尔一直有心化解她们两个之间的怨恨,但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刚回家的接风宴会当中,夏洛特居然特意邀请了妹妹。

“是的,我邀请了她,如果她今晚肯的话就可以了。你不希望她吗?如果你不希望的话我可以现在就中止这个邀请。”夏洛特微微笑了起。“当初可是你说要我谅解她的啊。”

“不,不要这样,让她吧,你想想,小姑一年不能上门,外面该怎么传你?”夏尔连忙劝起了夏洛特。“好吧,这样很好,我会精神饱满地接待客人们的。”

“那好,那就请您到时候好好表现吧,特雷维尔先生。”夏洛特仍旧微微笑着,“可不要在您自己的妹妹面前再和平常那样心不在焉了。”

“她是我们的妹妹。”夏尔忍不住回答。

“不,她只是你的妹妹,我可不敢有这样的妹妹。”夏洛特的笑容里面多了一些凉意,“好了,赶紧去吧,先生。”

……………………

在夏尔洗完澡开始进晚餐的时候,客人们就已经开始次第齐聚了,夏尔很快就吃完了晚餐,然后本着广结善缘的态度跟着每个客人谈天说地。

在夏洛特的要求下,他今天也身着盛装,黑色的礼服外面还别着法兰西荣誉军团大十字荣誉勋章和自己刚刚从奥地利皇帝那里获颁的大十字利奥波德勋章,一副青得志的样子。

不过,虽然和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但是他的心神并没有放在应酬上面,而是在奇怪,为什么芙兰还没有。

在他的预想当中,妹妹能够得到为自己接风的机会,一定是会迫不及待地赶过见自己才对,结果等到现在她却还是没有过。

难道她心里还在生夏洛特的气,所以不肯过?夏尔心里十分疑惑。

正当他还在左思右想的时候,大厅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夏尔昂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

这是他的妹妹,但是又不像是他的妹妹。

因为她今天的打扮实在太有悖于之前的习惯了。

她穿着一件蓬松的长裙,上面用复杂的丝线勾勒出复杂的图案,同时点缀着花饰。裙子的领口开得并不是很低,但是足以将一大片耀眼的肌肤曝露在人的视线下。将她的颈部衬托得愈发修长。

她一头金色的长发被烫卷了,披散到了肩后。头上还戴了镶了珍珠的发夹点缀,而且脸上也涂了薄薄的粉,显得比平日里更加白皙几分,嘴唇上面也因为涂了口红而显得愈发娇艳。

看得出,她是为了今天过而精心打扮了一番,天知道她到底是抱着怎样紧张不安的心态妆扮自己的,但是现在才,本身足以见证她花费的心血了。

只是……只是……这么成熟妩媚的模样,实在是超出了他自己原本的预想。虽然确实十分漂亮。足以吸引绝大多数人的视线,但是……天哪,天哪!

他看着妹妹这副模样,不自觉地目瞪口呆起。

“夏尔!”夏洛特发现了丈夫的异常,马上走了过,拉了拉丈夫的衣袖。“客人在跟你说话呢!”

“抱歉,抱歉……我有点事。”夏尔一边跟她道歉,一边径自离开了,直接向妹妹走了过去。

看到走向自己的哥哥。芙兰十分高兴,满面笑容地向他也迎了过去,直到对面的时候她才停下脚步。

“先生……好久不见!我太想念您了!”

“是啊,我也挺想念你的。”夏尔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向旁边的小房间里面走了过去,“你跟我一下。”

“嗯?”芙兰毫无准备,一脸惊奇。“怎么啦?”

夏尔没有说话。直到走进放进并且关好门之后,他才松开了手。“你……你怎么这样打扮了啊!?”

“不好看吗?”芙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我可是花了很大心思打扮的,光是挑裙子就挑了好久……”

接着她瞟了夏尔一眼。“这可是特意为了迎接您而打扮的呢。”

“……确实挺好看的,不过……不过实在是太成熟了吧?”夏尔花了很大的心思才镇定了下,“我感觉……可能不太适合你。”

“可是我已经快二十岁了啊?为什么不能打扮得成熟一些呢?”芙兰睁大了眼睛,好像不太接受的样子,“我再和一样一眼打扮才奇怪吧,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

是啊……她已经快二十岁了啊……如同一盆凉水一样,夏尔终于被浇醒了。

他刚才那一瞬间受到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忘却了一个事实——妹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个孩子了。

她长大了,自然就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方式打扮,别人无权指手画脚,哪怕哥哥也罢。更何况,这打扮确实还是挺好看的。

伊丽莎白公主的那一番告诫蓦地涌上了他的心头。

是啊,是啊,我不能再老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强求她了,不然她会活得多累啊。

“抱歉……抱歉……对不起。”仿佛是有什么感触似的,他突然道歉起了,“是我管太多了,这是你自己的权利。嗯,很好看,很好看……”

他这长吁短叹的样子更加让芙兰奇怪了,她好奇地打量哥哥,然后笑了出。“您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呢?我这么打扮本就是为了迎接您回,您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以后就不用了。其实我也不太喜欢这种打扮……”

“不,不,不必为我想那么多,你爱怎么打扮都行。”夏尔低声说。

接着,为了转移话题,他另外问。“对了,我就是想问问你,南方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办得很顺利,先生。”芙兰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事实上我今天就是想要告诉您这个好消息呢。萝拉办事很利索,她把交易很干脆地就完成了,也没有给我们制造什么障碍,所以我们很快就把事情办完,还在南方玩了几天,不久之前才回……”

“哦,那就好。”夏尔连连点头。

说实话这件事他其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当初只是为了满足芙兰的要求,让她顺手学学怎么经营而已,能顺利完成倒是意外之喜。

还在奥地利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不要再给妹妹任何压力了,她今天给予他的冲击让他差点忘了这一点,还好最后反应了过,他心里也在暗自庆幸。

“你做得太好了,我要奖励你。”他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将自己胸前悬挂的一枚勋章拿了下。这枚勋章,正是他这次访问奥地利所得到的成果之一,大十字利奥波德勋章。

这枚用红白相间的底座托起的金质勋章,此时在他的手中熠熠生辉。

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将这一枚奥地利皇帝授予给外国人的最高等级的勋章向自己的妹妹送了过去。

“,我要给你奖励。”夏尔的脸上忽然堆满了笑容。

“先生?”芙兰莫名其妙。

“为了表彰你的辛劳和努力,我要把这枚勋章送给你。”他随口解释,同时不由分说地将勋章向妹妹的胸前贴了过去。

“啊……?这不是奥地利的皇帝陛下奉赠给你的吗?”芙兰有些吃惊,张大了眼睛。

“是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它是我的了,我有权决定怎么处置它,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夏尔笑着回答,“再说了,奥地利皇帝送的勋章,也就配让女孩子戴戴了。好了,别动……!”

他一边说,一边小心地将这枚勋章别到了芙兰的胸前。

这枚红白搭配金黄色的勋章,在由她佩戴了之后,更加衬托得她富有魅力,同时还给娇小柔媚的芙兰,增添了几分干练之气,把原本艳丽的衣裙也拉得端庄了不少。

不得不说,奥地利人确实有本事,把勋章都搞得这么适合女孩子……夏尔一边打量,一边在感叹。“您看,漂亮极了!”

芙兰呆住了。

片刻之后,她突然抓住了夏尔的手。

“先生……”芙兰的语调已经有了一些颤抖。“您怎么老喜欢开人的玩笑呢……太……太恶劣了!”

“我没有开玩笑啊,这勋章送给你了。”夏尔不明所以。

“您就是恶劣,太恶劣了!”芙兰一边斥责,然后一把抱住了他,然后眼里突然滚出了眼泪。

她一边抱着夏尔一边流着泪,好像既高兴又伤感。

“您这次回国,变了好多……”

“不,我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护你,只是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而已。”夏尔任何妹妹拥抱自己,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手帕,“赶紧擦了眼泪吧,等下还要去见人呢,满面泪痕可不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