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顺人心意

第一百三十九章 顺人心意


                虽然夏尔很着意地哄了一下妹妹,但是也许是太过于想念兄长、并且心情过于激荡的缘故,芙兰好一会儿之后才止住眼泪,并且眼睛已经微微有些浮肿了。

“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无非就是送你一件小小的礼物而已”夏尔一边苦笑,一边将已经快要湿透的手帕给直接扔到了身旁的桌子上。

“我我从没有想过,您今天居然会这么温柔地对待我。”芙兰还是有些哽咽,“我太高兴了。”

“我只是和以前一样对待你而已。”夏尔笑着答。

“那您那您不再生我的气了吗?”芙兰小心地问。

“是啊,不生气了。”夏尔仍旧微笑着,“生气又有什么用呢?你终究是我的妹妹啊。”

虽然他之前对妹妹私下里做的那些事真的很生气,但是过去的终究已经是过去了,他总不能和自己的妹妹生气一辈子吧。

“好了,我们去吧,大家已经等我等得不耐烦了吧”他转身就打算离开。“你的眼睛有些肿,等下好好跟大家解释一下吧,不然别人我以为我又欺负你了”

“我我这样没关系吗?”芙兰有些迟疑,指了指自己胸前挂着的这枚勋章。“要不我先收起干脆我还是还给您吧,这对我说又没什么用”

这枚勋章虽然是奥地利人的,但是在场的人一定也有人看得出,她怕传出去对夏尔有影响。

“不,我已经送给别人的东西,从不会收。”夏尔摆了摆手绝,“不用怕,今天的客人都是些风雅人士,不会在这么无趣的地方大惊小怪。再说了,就算他们说了出去又怎么样呢?我不过是给我妹妹送了个无用的小玩意儿罢了,能让她开心的话倒是可以真让它派上用场了呢”

“噗哈哈哈”芙兰被他逗得笑了。“那好,那我听您的。”

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看着夏尔,“我我总感觉您这次变得不少,比之前要振奋许多,是在那里碰到了什么事吗?”

“哦。我和梅特涅亲王还有另外一位十分厉害的德意志人会见了,他们让我感觉我还有太多事情要做。绝对不能中途停歇。”夏尔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简单说,我看到了未,所以必须打起精神走下去。”

看着突然严肃起的哥哥,芙兰怔了一怔,她不太明白这个答的意思。

不过以她对哥哥的了解看,这个答绝对是发自本心的。

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位了,到底还有什么能够这么吸引他呢?他到底又想要做什么呢?

这已经不重要了。

“不管您打算朝哪儿走,我我都会跟在您旁边。和您一起走到那里的。”她抬起头,满怀热忱地说,“所以,我请求您,绝不要绝不要中途抛下我了,可以吗?”

“好。”夏尔重新笑了起,就像小时候那样。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可是我要告诉你,这可一点都不好走。”

“这对我说,越难越好因为,因为越难的话就越能证明我对您的忠诚,并且越能够让我感受到和您同行的快乐。”芙兰仍旧毫不退缩地看着他,“这将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这坚定的视线和热忱的激情。让平素一贯镇定沉稳的夏尔,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明明还这么小,偏偏都喜欢说一生!”夏尔转过了视线,然后叹了口气。

接着,他迈动了脚步,往外走了出去。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芙兰一边抗议,一边跟着他走了出去。

这一对兄妹重新出现在大厅的时候。马上就成了几乎所有人视线的焦点,在惊叹于他们的容貌之余,大多数人的视线瞬间就被芙兰胸前那一枚金光闪闪的勋章给吸引走了,然后有认出的人就窃窃私语。

夏洛特当然也认出了,然后满面不悦地向他们两个走了过。

“你怎么搞的?”夏洛特一边看着芙兰问,一边向丈夫伸出手。

“看到了她这一身打扮,我一下子了灵感,决定送一件礼物给她,为她的姿容更加添上几分风采。”夏尔伸手揽住了她的手,然后小声答。

“这不是在胡闹吗?”夏洛特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要紧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夏尔却不以为然。

“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这是皇帝陛下给你发的勋章,代表的是奥地利的荣誉!”夏洛特仍旧数落着他,“结果你满不在乎地转手就转手送给了人,你让别人怎么想?”

“我不需要管他们怎么想。”夏尔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反正这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转手送人也没什么,他们会理解我的,谁会为了这种小事伤了体面啊?要是奥地利皇帝知道我妹妹多漂亮恐怕他还会觉得我物尽其用了呢”

“你就是爱胡闹。”夏洛特仍旧气恼难平。

芙兰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两夫妇手揽着手争执,心里突然有些嫉妒难忍。面前的这个人,夺走了她的至亲,现在还怀了孕,还可以像理所当然地那样呵斥自己的哥哥你会有报应的!

不行,不能将这种情绪表露出,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哥哥的原谅。她马上别开了视线,装作什么都没有注意到那样。

“好了好了,别为这种小事争执了,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呢。”夏尔终止了和妻子的小小争执,“我们先去和客人们谈谈吧。”

“等等。”夏洛特横了夏尔一眼。

接着,她迈动了自己蹒跚的脚步,拖着丈夫一起,走到了小姑的面前。“欢迎您到我和夏尔的家,特雷维尔小姐。虽然刚才我的丈夫对您作出了一些不太得体的举动,以至于我现在才能够跟您跟您致意,但是我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也许这些话并没有深意,也许有,但是毫无疑问。这更加让芙兰心中刺痛。然而她表面上还只能忍住痛楚,装作混若无事。

“谢谢您,特雷维尔夫人。”她以平静但是礼貌的态度答。“我对您的招待十分满意。”

“哦,那就好,毕竟您是第一次,我希望您能够满意。”夏洛特微微笑了起,“另外。我得说一句,您今天的打扮真是太漂亮了。超乎想象。”

“谢谢您的夸奖。”芙兰还是平静地答。

“这倒让我接下为您安排的事情变得简单了不少。”夏洛特慢慢踱步,离她更加近了,“啊,这么出众的容貌,想必谁都会动心不已的吧”

“您这是什么意思?”芙兰听了觉得有些奇怪。

就连夏尔也感觉到了这话当中似乎隐含的深意,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洛特。

“今天我邀请的大多数是年轻人,而且都是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外貌也都还过得去可都是我精心筛选过的人选,”夏洛特还是微微笑着。“你可以放心挑选。”

“挑选”芙兰的脸色顺便变白了一些,“我可不知道我今天这里是为了这个!”

说完以后,她马上看着夏尔,“先生这也是您的决定吗?”

“不我不知道,也没做个这样的决定。”夏尔马上答,然后焦急地看着妻子,“夏洛特。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爷爷的意思啊?他叫我帮忙物色一下合适做芙兰未夫婿的人选,我这几个月挑选了好些人,都已经上报给他了。”夏洛特有些疑惑地答,“不过,我觉得这种事还是要本人觉得合适最好,所以干脆今天借着帮你接风的机会把他们都叫过了。芙兰可以慢慢挑选我觉得她是有资本这么做的。”

“爷爷”夏尔又吃了一惊。

这倒也是,孙女儿到了这个年纪,他确实也该着急了吧,去年就已经动过这样的心思了,没想到现在居然都找到夏洛特这里了。

虽然他心里也知道爷爷和夏洛特这么做的用意,可是他却还是难以释怀。

“抱歉,我没有什么满意的人选。”还没有等夏尔开口。芙兰就马上开口拒绝了她,“有劳您费心了。”

“还没有看过就知道没有?”夏洛特貌似有些惊诧,而且因为这么不客气的答而有些心中不满。

接着,她压住了这些不满,尽量平静地看着对方,“您不用怀疑我的诚意,我真的是十分认真地再为您寻找人选的,而且每个人选都精挑细选。我知道我们以前有些嫌隙,闹过不少不愉快,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是秉承着同样的公心帮助每一个家族成员的。”

“我还年轻,不需要这种帮助,但还是谢谢您了。”芙兰不为所动,还是拒绝了她。

“也不年轻了,老人家可是念叨了好久了。”夏洛特不以为然。

“我会跟爷爷解释的,现在我还不想考虑这种事。”芙兰的语气愈发生硬了,“我今天这里是为了见我的哥哥并且为他接风,而不是做这些事。”

如此不客气的拒绝,让夏洛特有些恼怒了,她的眉头都皱了起。

“她如果不喜欢的话,那就算了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在夏洛特发作之前,夏尔连忙适时地打了圆场,“爷爷着急很正常,可是儿女们都有自己的想法,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按着老人家的想法办吧?夏洛特,别忘了,你嫁给我的时候都已经二十四岁了”

“我和你怎么一样?”夏洛特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我们两个不也是因为老人的意思才结婚?”

“好了,夏洛特,别为这种事情争执了”夏尔叹了口气,“既然是她自己的意志,我们应该尊重。”

“得了吧!”夏洛特还是没好气的样子。“你心里肯定比谁都不愿意见到这种事发生吧,谁不知道你啊”

“我怎么了?”夏尔感觉自己很无辜。

“你自己知道。”夏洛特没好气地答。

“你们两个还真是恩爱呢”两个人近乎于例行的争执,让旁边的芙兰更加不高兴了。“是不是我该避一下,等你们谈妥了再说?”

“不别这样。”夏尔连忙开口,“总之,这是你自己的私事,我尊重你的心意,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么就当做夏洛特没说过那些话吧。”

接着,无视了夏洛特恼怒的目光,他再度笑了起,“不过夏洛特说得很对,您今天漂亮极了。”

“我也觉得很不错。”芙兰转怒为喜。

“好了!”夏洛特掐住了夏尔手。“我们走!”

“等下我还有些事要和你谈先别去。”被夏洛特拖走的时候,夏尔还是叮嘱了妹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