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歉意与礼物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歉意与礼物


                随着黎明的晨光从漆黑一片的天空当中慢慢浮现,天渐渐破晓了,大地此时还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一团银灰色的轻纱。 万籁惧寂当中,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

伴随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上天空,天与地的界限也在混沌当中变得分明起,广阔的原野和壮丽的宫殿,也在虚空当中归到了人间。

就在晨曦降临的时刻,夏尔和夏洛特在侍从的带领下,到了会客厅里,和弗朗茨约瑟夫陛下共进早餐。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面见这位年轻的皇帝了,等到早餐吃完以后,他们就将离开这座宫殿,踏上国的旅途。不过,他不是遵循着奥地利的原路归国,而将会经从德意志国,甚至还要绕个大弯,经由法兰克福国。

尽管对夏尔的表现评价不高,但是本着客套到底的原则,弗朗茨约瑟夫皇帝陛下一直都尽着地主之谊,礼数上对他们是没有任何亏待的,在他们即将离去的这个早晨,他还亲驾临,陪伴这对夫妇共进早餐。

因为被皇帝如此礼遇,再加上想到不日就可以国,所以夏洛特的心情很好,一直在跟皇帝陛下聊天,时不时笑出声,而夏尔却好像有些精神不振,郁郁寡欢地坐在他们两个旁边,自己不怎么说话,只是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为夏洛特帮腔。

这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夏尔的奇怪表现,所以他们也没有特意找夏尔搭话,倒是让他省了不少精神。

夏尔坐在座位上一直沉思着,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终于到了他离开这里的日子了,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恋恋不舍倒不是为了要离开美泉宫而恋恋不舍,是为了另外一个原因。

他偶尔插话,视线却一直在旁边游移,还经常偷偷地看自己的怀表确认时间。

在那两个人的谈话当中,时间渐渐流逝,太阳沿着自己的轨迹在高空当中徜徉。而夏尔的心却慢慢地平静了下。

“夏洛特,你跟陛下再聊聊,我去收拾一下文件。”

夏洛特略微感到有些疑惑,因为他们的行礼早已经在昨晚就收拾好了,不过她也没有怀疑,任由夏尔离开了房间。

夏尔出了门之后,在他已经慢慢有些熟悉的走廊上穿行而过。向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不过,有一点他是欺骗了他的妻子。因为他并不打算直接去。

当他到一处拐角的时候,他从旁边的楼梯上,顾影绰绰地看到了两个人影。

夏尔的眉头顿时就舒展了开,脸上也布满了笑容。

安吉拉冯施特赖姆用手指竖在嘴唇上,作出了一个叫他暂时噤声的手势。“请听我说完,先生,殿下好不容易才有空,您只有几分钟时间,所以我请您无论多么热情。最好也要快速地将您想要说的说完,免得为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她以极快的速度说完这些话,然后又略带嘲讽地嗤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而她的旁边,则站着一个比她矮小许多的少女,她正期期艾艾地站在原地,一副想要跟着安吉拉一起走的样子。

夏尔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了。他大步踏向前方,然后以近乎九十度的夸张形态垂下了腰,“殿下,我希望您原谅我当时的无礼!”

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公主,目光里面满是渴盼。好像就要热泪盈眶了一样。

夏尔如此恳切的样子,让公主看了未免有些害怕,她愈发显得动摇了。

“先先生,我真的不生您的气,您不用一直跟我道歉了!”

没错,夏尔是找她出道歉的。

也许是因为对自己之前的失礼行为很反感的缘故,公主殿下这段时间一直都躲着不见他。而夏尔几次想要找机会见她一面也没有能够成功,在他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帮手。

他以归国后帮助她收集大量作家的收藏品作为条件,取得了这个人的合作,然后,他写了一封信,向公主表示歉意。

这封信他写得十分浮夸,开头便是“亲爱的公主殿下,您如今将一个青年人的性命握在手上,他乞求您的原谅,却不知道如何告诉您,以至于形销骨立”这种言辞,恰好就是十四五岁的少女所难以招架的那种浮夸,十分激烈动人,而且很多地方他都故意写得歪歪扭扭,犹如是写信的时候心情太过于激荡所以手在发抖一样。

为了更加增加效果,他还用上了他的好朋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的招数,有意在信纸上洒了几滴水,冒充流下的眼泪。

那位皇太后陛下的使女安吉拉果然没有食言,把他写的这封热情洋溢的信件带给了公主,而且效果也如同夏尔所期望的那样,在公主的心里打消了对他的怒气,反而激起了歉疚感。

她现在的年纪,又一直被家里关爱有加,哪里领教过巴黎社交场上的学问,又哪里想象得到这世上的人心险恶!

“您的仁慈让我感动,然而我的良心却让我十分不安,让我非得到您的原谅不可。”夏尔仍旧激动地看着对方,“我不能带着遗憾离开,不然我一定会疯的!”

“好的,我原谅您了,请您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因为害怕有人看到,公主殿下一直很惊慌,夏尔这么一催逼,她就更加慌乱了,连声跟夏尔说话,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那一天的疯狂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因为您太美丽了,心地又是如此善良,让我几乎迷失了自己。”夏尔一边说,一边微微地又跟她凑近了,“您真的原谅我那一天的过失了吗?”

因为公主殿下在几级台阶上,所以她现在高过夏尔,俯身看着夏尔忐忑的表情,她发现自己实在无法生气了。又有谁碰到恭维时会感到生气呢?

这些法国人都是这样的吧,冲动热情。公主心想。

“嗯,我真的原谅您了。”她用力地点了点头。“上帝作证。”

“那真是太好了!”夏尔长舒了一口气,好像被得救的病人一样,“我真害怕我的疯狂举动会让您讨厌我,会破坏我们两国的邦交,让我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

“那您现在不用害怕了。”公主也松了口气,“好了现在我还有别的事”

正当她打算告别的时候,夏尔却突然笑了出。“想必您知道的吧。我将要离开这里了。”

“是的,祝您旅途愉快。”公主点了点头。

就是看到夏尔即将离开了。她才于心不忍,想要让他在离开之前心情好点的。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夏尔突然问。

“嗯?”公主对这个问题没有准备,一下子愣了。

现在他们两个应该算不上朋友,但是刚刚说原谅了别人,转眼间又拒绝,似乎又有些不近人情公主一下子又犹豫了起。

而这种犹豫,正是夏尔可以利用的,他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显得茫然而又失落这种表情。他在社交场上见得太多了,而且出乎意料的效果良好,除了那些真正久经考验的贵妇之外,女人们总是吃这套。

而这次也没有例外,公主殿下终归还是心软了。

“是的,我们是朋友了。”

“太好了!您肯定不会相信,您的一句话。简直都把我捧上天堂了。”夏尔马上重新笑了出,显得十分高兴的样子,“那么,作为一个朋友,我向您告别,并且真心希望能够以后再见到您。”

“是的。我也是如此。”公主半是违心半是真心地答。

“好的,殿下,哦,也许到时候我该称您为陛下了。”夏尔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拉住了她的手。

这突然的举动,更加让公主慌乱了。犹如着了魔一样,她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动弹不得,看着自己的手被他带着慢慢地往他的嘴唇边送了过去。

夏尔再度轻轻地吻了一下这只手,然后再以恭敬地态度送了去,就像是面对一位真正的皇后一样。“我真荣幸,我是第一个以皇后的礼遇对待您的人。”

“是吗是吗”公主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蓦地,她发觉自己的手中好像多了一样东西。

“这是?”

一只外壳镶嵌了钻石的珐琅怀表,静静地躺在她洁白的手中,钻石和金质的表链发出璀璨的光线。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想送一个礼物给您。”夏尔以不容置疑的笃定态度说,“另外,我之前跟您说过的,我十分感谢您对我的提点,并且愿意报您。考虑到我们大概一般情况下会天各一方,所以我想,在您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可能需要某种信物所以,这个就送给您了,当做信物,如果真的某一天您有吩咐的话,就让这个信物重新到我的面前吧,我会为您赴汤蹈火。”

夏尔说得十分激情,以至于他自己几乎都有些相信了自己的真诚。

“可是可是”公主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她并没有从夏尔的话当中发现什么漏洞,所以思路愈发混乱了。

“您的礼物实在太贵重了吧?”最后,她只为自己找到了这个抵抗理由。

“相比珍贵的友谊,这件并不珍贵。”夏尔马上就打消了她的疑虑,“您只要安心收下就好了,人生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的,没准您哪天真的需要帮助呢?不是我自我吹嘘,我嗯,我还是有些能耐的,想必能够为您解决一些问题。”

“好吧,谢谢您。”在夏尔如此恳切的解释下,公主终于被说服了,收下了他的礼物。

好吧,一切居然是如此顺利,还真是个孩子啊夏尔暗自松了口气。

“好了,两位,已经很久啦。”这时候,安吉拉突然窜了出,“虽然我看得有点感动,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们,时间到了”

“再见!”夏尔双手握住了公主的手,然后将这块怀表卡在了她的手心里,然后再摇了摇她的手,“愿上帝保佑您,殿下。”

接着,他不再纠缠,慨然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过得不久之后,他就要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了,但是他现在已经再也没有了遗憾。

只有仍旧还在震撼当中的公主,默默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手中不知不觉当中紧握住了他送给自己的礼物。

怀表的刻度以不变的速率移动着,忠实而又冷漠地记录下了人间的每一瞬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