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章 钦定

第一百四十章 钦定


                在最初的小小风波之后,特雷维尔一家的晚宴如常进行,没有一个客人会不识趣地谈论芙兰胸前佩戴的勋章,也没有一个人谈论刚才这三个人在大厅当中的争吵,大家互相聊着天,传递着政府内外的消息,时而凑上几句俏皮话,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气氛如同年轻人的一般聚会那样热烈,不过芙兰如同自己之前所承诺的那样,并没有对谁假以辞色,无论是谁跟她搭话,她都只是不冷不热地应付几句,大家都是明眼人,没多久就心照不宣地明白了她的情绪不好,也就不再去打搅她了。

很快,时间快到午夜了,按照一般的宴会规矩,现在应该上一点夜宵,然后继续谈天,不到两三点宴会不会散,不过特雷维尔夫人却明显地表露出了疲态。大家都理解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所以很快就纷纷和主人家告别,到最后,除了芙兰之外,只有另外一个人留了下。

这个人是克莱芒莱钦斯基,他是夏尔在进入铁道部担任国务秘书之后的私人秘书,也是他在政府官员当中第一个纳为心腹的人。这个年轻人在他任职的时候鞍前马后地为他效劳,想方设法地巴结他,最后他成功了,他得到了夏尔的青睐。

做为自己临别时的赠礼,夏尔在离开铁道部之后不仅为他谋了一个高升到财政部的缺,还让部里上报,给他发了一枚勋章,今天他的胸前也佩戴了着这枚勋章到了这里。

不得不说,地位和习惯可以改变一个人,克莱芒莱钦斯基在高升之后,拥有了自己的下属和地位,部里人人都知道他是在上面有靠山的人,因而人人都对他礼敬三分,于是这短短一两年间他已经养成了一种高级官员特有的那种神气,再也不见了初任夏尔私人秘书时的畏畏缩缩。

然而,在他的恩主面前。他依旧是毕恭毕敬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地位自于何方,也知道他应该怎么保持和扩大这种地位,时常和特雷维尔一家往,自命为他们一家的助手。

在夏洛特的呼唤下,仆人们开始收拾各个桌子上的点心和其他器皿,等到他们收拾地差不多之后。夏尔夫妇和芙兰一起找了个桌子坐了下。

“克莱芒,过一下。”特雷维尔家族的三个成员坐好之后。夏尔朝克莱芒招了招手。

他的语气十分随便,但是克莱芒却不敢怠慢,连忙走到了桌子旁边,不过他并没有坐下,反而犹豫了一下。旁边就是特雷维尔小姐,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叫你坐下。”夏尔指了指对面的座位,“今天是私人聚会,你不用搞得那么拘谨。”

“好的,谢谢。”克莱芒连忙向夏尔道谢。然后坐了下。

“她,我不用跟您介绍了吧?”等他坐好之后,夏尔指了指自己的妹妹。

“不用了,先生。”克莱芒马上答,“德特雷维尔小姐的美丽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巴黎,我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她的容貌了。嗯,今天她更加是艳光照人。”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想你说的是实话。”夏尔禁不住笑了出,顺手恭维了一下妹妹,“今天我把你留下,是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征询你的意见。”

“什么事情呢?”克莱芒心里突然重重地咯噔了一下。

虽然秘而不宣,但是作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心腹,夫人的想法他是略有耳闻的。也知道特雷维尔小姐是如今法国最为炙手可热的未婚女性之一,突然被夏尔这么说,他不免心里泛起了一点点涟漪。

虽然他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地位天差地别,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肯定是瞎想,但是他心里在这一刻仍旧禁不住有些期待起。因为这位小姐实在太漂亮了,而且还拥有这么好的娘家。

就在此时此刻,他坐在特雷维尔小姐的身边。就感到老大有些不自在,余光总是忍不住向她的面孔和颈部裸露的肌肤逡巡而去。

然而,他片刻之间的心猿意马,很快就被现实击碎了。

“我的妹妹,现在想要参与到家族的事业当中而你知道的,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事业就是铁路和铁路相关的事业。”夏尔低声向对方解释,“我的时间很紧张,不可能一直在旁边看着她,所以我想为她找一个助手,让她明白这个行业的种种奥妙,以及怎样同政府和其他企业打交道。克莱芒,在铁路事业里面,你是我最重要也最信任的助手,所以我希望你能帮一帮我的忙,作为助手帮助她,可以吗?”

当听完夏尔的话之后,克莱芒几乎能够听见心里的叹息,不过他也知道,现实世界毕竟没有那么瑰色。

虽然对方问的是“可以吗?”,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没有多少选择余地的。

“好的,先生,我明白了,我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她的,并且在之后的工作里面,给予小姐绝对不遗余力的支持。”

“那就好,谢谢你了。”看到对方如此恭顺,夏尔也点了点头,表示十分满意。

不管他是怎么样的人,现在他的妹妹只是民间身份而已,而克莱芒是政府官员,然而夏尔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指派他作为助手协助自己的妹妹熟悉业务,更奇妙的事情是居然没有人觉得这不合常理。权势确实能够扭曲常理。

“谢谢您,莱钦斯基先生。”芙兰也跟对方道谢了,“我希望我之后能够尽量少给您添麻烦”

“为美丽的女士排忧解难是我们每个人的义务,请您不要保留,尽管支使我吧。”克莱芒莱钦斯基连忙恭维。

“这样我就放心太多了告诉你一件事吧,克莱芒。”夏尔拿起了旁边的刨冰,随手挖了一勺送入口中,“过得不久,恐怕我又会是你的直属上司了,我很怀恋拥有你这样勤恳并且聪敏的下属的日子,那时候要轻松多了,不像现在。”

“什么?”克莱芒吃了一惊。

官员的天赋神经。让他敏锐地发现这应该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所以他打消了所有的其他念头,小心翼翼地听着。“您您是指什么呢?”

“过不了一两个月,共和国就正式完蛋了,法兰西将会多上一位皇帝嗯,这是全欧洲的意料中事,不会激起任何反响。”夏尔平静地说。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泄露的是机密事项,“在那之后。现在的内当然就需要改组,然后变成一个直属于陛下的内。没错,陛下将会亲自君临法国,不需要总理。”

克莱芒张大了眼睛,静静地听着夏尔给他的消息。

“嗯这些事跟你没多大关系,但是接下的就有了。按照陛下的计划当然我也在其中出谋划策了不少铁道部一切管辖事务将会和海运、水运等等一切方式,划归到一个部里面负责,也就是交通部,而我我打算在届时成为这个部的大臣。”夏尔再度给自己喂了一口刨冰。然后继续说了下去,“而我打算到时候把你再调,也就是说,到时候你就会再度和我共事了。”

“太好了!”克莱芒马上喊了出。“先生,我早就在期待这一天了,之前就是在您的卓越领导之下,我们的部才会一直发展得那么顺利。我一直希望能够再为您效劳。”

这一是为了表忠心,二也确实是发自肺腑,很明显这个部未会位高权重,而特雷维尔将他调去自然也会是高升的,到时候有实缺有大臣的关照,他就会是部里有数的大人物了。这如何能让他不兴奋?

不过理智很快就到了他的心头,“那那这个消息,迪利埃翁伯爵知道吗?他怎么看呢?”

伯爵是现任的部长,很明显是大臣的最佳候选人之一,所以克莱芒也想知道那边的反应。

“他”夏尔罕见地拉长了声音,“他现在还没有和我统一意见,可能舍不得这个位置吧。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他改变主意的。”

“是吗”克莱芒迅速地冷静了下。

伯爵和夏尔之前在一起共事过,双方的关系是十分好的,配合也很密切,他是亲眼见证过的,不过从特雷维尔先生这幅志在必得的样子看,他大概是不想留情面了吧。

政治家们确实是以利己主义作为导向的,再深的同僚情谊也不过如此而已嘛他在心里想。

不过,上层的斗争倾轧伤害不伤害感情跟他没有关系,他只要跟随胜利者去分享果实就好了。

“好的,先生,那我会尽快准备的。我在财政部现在负责的事务也不多,我会很快就准备好,到时候可以尽快交接。”

“哦,那真是太好了。”夏尔再度点头赞许,“克莱芒,你总是不会让我失望。”

片刻之后,他又指了指自己的妹妹,“那麻烦你尽快帮助我的妹妹熟悉情况吧,时间紧迫,等到你到交通部里面再做的话就不及了,而且难免会有闲言碎语”

“我会的,先生。”克莱芒马上应了下。

“对了,我有件事想要告诉您,先生。”就在夏尔和克莱芒交谈的时候,芙兰突然插话了。

“嗯,清说?”夏尔好奇地看着对方。

“我我在去马赛的时候,在列车上萝拉找过我,然后给出了一个提议”芙兰一边迟疑着一边说了下去,将萝拉的那个提议说了出。

“她想把你拉进企业里面,然后利用你扩张业务,排挤其他对手?”夏尔马上就看出了她的用意。

“也不能说单纯她利用我吧,反正这算是合作。”芙兰微微笑着,并没有夏尔那么严肃。

不过虽然表面上轻松,但是内心中她还是很紧张的,生怕哥哥不同意。

她自从和萝拉达成约定之后,这件事一直埋在心里,一直在等待机会,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她觉得现在正是时候,于是说了出。

夏尔皱起了眉头,他当然记得上次妹妹和萝拉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样不太好吧?萝拉是个狡猾而且冷酷无情的人。”

“至少现在她用得着我呀?在用得着我的时候她不会乱。”芙兰一见哥哥如同预料当中那样反对,马上就继续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再说了,虽然我并不是十分聪明,但是但是也不会是她就能随便摆弄的呢。”

“您太谦虚了,明明是您能压过她一筹才对。”夏尔冷冷地说,其中的揶揄和讽刺不言自明。

“唔呃啊”芙兰罕见地干笑了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您不是说了不翻旧账的吗?朝前看吧先生您看。现在有萝拉帮助我,然后莱钦斯基先生也可以帮助我。我不就可以很快就入手了吗?我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尽快成为您的帮手呢”

看到妹妹这么答,夏尔心里的气顿时居然就消了。

从理智思考看,妹妹确实也说得没错。

萝拉纵使再怎么恨他们一家人,至少现在不会翻脸,两家人的合作态势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对谁都有好处。

接下,就该看看你到底是空有志气还是真的是可造之材了。夏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望哪种结果,反正哪一种其实都好,或者说都坏。

“好吧。如果你希望如此,那就这样吧。不过我知道你们有些过节,但是请不要将那些过节带到工作上这是我的一贯宗旨,你能做到吗?”夏尔严肃地问。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芙兰就知道自己的愿望达成了,因而满心的喜悦。

“谢谢您,先生!”她近乎于欢呼起。“您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对兄妹的感情还真是融洽,简直融洽过头了,即使是兄妹,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感情这么好真是少见。

他总感觉有些奇怪,好像夫人是个局外人一样在旁边看着的莱钦斯基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然后,他眼角的余光不自觉地向夏洛特扫了过去。却发现她的面孔古井无波,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只是手紧紧地握住了杯子,好像有些发白。

天哪,还是什么都不要看为好,他马上垂下了视线,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发现。

“莱钦斯基先生?”正当他正襟危坐的时候。夫人突然却叫了他。

“夫人有什么吩咐?”他马上问。

“您您一直都是我们亲密的朋友,现在被我们委以重任,这是您的卓越才能所带的结果,我希望您能够继续帮助我们。”夏洛特静静地对着他说,“我们的妹妹,是一个聪明并且可爱的女子,现在我们把她交给您了,希望您能够不遗余力地帮助她您应该知道在社交界,得到一位名门女子的赏识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对吧?”

这种说法,有好大的歧义!

莱钦斯基还没有反应过,芙兰突然瞪了夏洛特一眼。

然后她又看着夏尔,好像等着他表态一样。

夏尔沉默了片刻,嘴角有些抽搐,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最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克莱芒,你是负责业务问题的,而且未会受到重用,我希望你要继续努力,不要把精力耗在社交界的无聊活动当中。您帮助她熟悉业务,但是仅限于此,请不要在别的事情上浪费两个人的时间了。”

这种近乎于明确表示的态度,让年轻人瞬间燃起的火就被熄灭了。

是啊,她姓特雷维尔,是夏尔德特雷维尔的妹妹,而我是什么呢?我只是个波兰人的儿子而已,有些事情确实不应该我去想的带着这样一种念头,他微微低下了头。

“是的,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先生。”

不过,他还是好奇,这三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