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强迫与好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强迫与好意


                在大6深处的夏尔,当然不知道他又中了一枪,成为了某个人口诛笔伐的对象,他现在仍旧在和哈布斯堡皇帝,为了那位至关重要的问题进行交涉或者,按照那位导师的话说,耍弄阴谋。

经过他若有若无的暗示,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大致已经明白了一场英法针对俄国的军事行动也许已经无可避免,但是他对自己的帝国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则还在迟疑不决当中。

不过,这种迟疑当然不是自于对俄国的感恩,而是自于对自己实力的不自信。

夏尔并没有打算给他注入多少自信,反正就他看,奥地利参与或者不参与到反俄同盟当中并不重要,他没有必要强行逼迫奥国表态,反而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好感。

“我很高兴您能够尊重我们对和平的珍视。”沉默了许久之后,这位年轻的皇帝终于开口了,“而我,也十分尊重您和波拿巴先生,我乐意看到他恢复他家族往昔的声威。我想波拿巴先生应该也不至于排斥我们的好意吧?”

“波拿巴先生欢迎任何国家的好意,他也衷心地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每个国家得到应有的利益和尊重。”夏尔马上为波拿巴打了保票虽然他知道这肯定是假话,“另外,我以极大的荣幸告知您,波拿巴先生将会在年底就加冕称帝,成为法国正统的主宰,我想奥地利应该也会对此表示欢迎吧?”

“那是当然了,我们会为此鼓掌欢呼!”还没有等皇帝开口,冯波夏恩施泰因伯爵就开口了,“君主制是最伟大的制度,也是保卫欧洲文明之所必须,我们赞赏波拿巴先生毁灭一个共和国的努力和成就,只是遗憾他没有做得更加快一点。”

他这么抢先话,是为了不让他的皇帝尴尬,毕竟皇帝确实很不喜欢、很看不起波拿巴。

夏尔说波拿巴尊重奥地利。伯爵说皇帝欢迎波拿巴称帝,这当然都不是事实,但是在外交场合,人们也必须以最大的诚意说一些毫无诚意的话。这也是一种需要。

然而,夏尔并没有应伯爵的话,而且继续看着皇帝,等待着他表态。

皇帝不自然地倾了倾身体,显然有些不大自在了。

这确实是一种煎熬。这位年轻的皇帝。还没有锻炼出那种处变不惊的定力,也还不会随口说出一大堆违心的话,要让他亲口说出“我很欣赏路易波拿巴,衷心预祝他的成功”,确实有些让他为难。

可是夏尔就是想要为难为难皇帝,这既是一种示威,也是一种恶趣味。

“我认为波拿巴先生确实是他伯父的一个理想传人。”过了片刻之后,皇帝板着脸,像是念经一样说了出,“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们是可以把他当成是亲爱的兄弟的。不过,希望他能比他的伯父做得更好些,不要追求那样过于脱于人世的目标,而是和大家和睦相处。”

“谢谢您的告诫,陛下,我会一一转达给波拿巴先生的。”夏尔满面笑容,微微朝皇帝躬了躬身。“我想他也会十分珍视您的告诫。”

而皇帝则是垂下了视线,只是严厉地瞟了他一眼,显然心里对他的逼迫还是耿耿于怀。

“我们已经知道了,波拿巴先生将以什么方式登场。而且将以什么方式宣告自己的实力和威严,”伯爵继续了刚才的话题,“那么,这种宣示将是以什么方式展示出呢?或者说。您认为如今欧洲最值得忧虑的问题在哪里?”

这是最直接的试探了,他们想要问出英法是打算以什么方式教训俄国、又是在哪里教训它。

“在本质上,我认为只要各个大国平心静气、承认彼此的地位,尊重各自的君主,那么欧洲现在没有无法解决的问题,”即使明知道这些人已经被吊上了胃口。夏尔仍旧不紧不慢,“我们是怀有最大善意的,也不打算跟谁宣泄自己的愤怒不过,当然了,如果有些人一意孤行,非要无视我们口头上的告诫的话,我们也只能另寻办法。”

“也就是说,如果某些国家继续在目前的方向上作出一意孤行的扩张的话,那么就将只能自己承受法国的怒火?”伯爵马上听出了夏尔的暗示。“法国将会在某些国家明显地越界之后选择以正面相抗?”

“这个我并不能断言,我所能做的只是一个保证:我们是相机而行的,只要别人不动我们就不动,我们不搞阴谋。”夏尔摊开了手,“这个原则是坚定的,而且是正大光明的。”

虽然特雷维尔的口中说出这些话似乎很无耻、很不可信,但是皇帝和伯爵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了。

时局已经很明显了,法国和英国都在做战争准备,而俄国如果再作出某些越界行为的话,两国将会联合起,以武力制止它也就是说,俄国人下一次和邻国战争的胜利,就将是它的丧钟。

如果他们不动的话,那么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不过想应该是很小的。

果然,外交界最惊悚的流言被证明了,战争确实在即,而且很有可能就在奥地利的家门口爆因为俄国现在扩张的重点就是在巴尔干半岛,有迹象表明他们新一次和土耳其人的战争又将会爆了。

如果那个时刻真的临,奥地利将会如何自处呢?两个人都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一时间房间里面陷入到了异样的寂静。

而夏尔则仍旧十分从容,拿起杯子继续喝着咖啡。

从字面上说,他什么话都没讲,所以他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论承担什么责任,一切都是奥国人自己在思考挥,没人能够说他在阴谋煽动什么。

而就实际而言,他已经将武力威吓摆在台面上了,不仅仅是在威吓俄国,也是在威吓奥国。他早就觉得,想要和一个国家保持友好,表示尊敬和善意是不够的。还要摆出威吓和实力因为大家都认这个。

至于奥地利接下应该怎么做,这个痛苦的决断当然不容易做,他也不指望皇帝和伯爵现在就作出什么决定,不过他确定。他已经用法国以及英国的可怕实力做担保,将这两个人都好好地吓唬了一顿,确立了法国现在的国家地位,同时确立了自己在外交界的地位。

“您和波拿巴先生的决断力真是让人钦佩,我衷心祝愿他和您的事业一切顺利。”因为感受到了夏尔给予的压力。皇帝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作为朋友我必须提醒您,迷恋武力是大忌。历史教训我们是必须汲取的,如果有谁追求压迫全欧洲的话,那么他只能自食其果。”

“关于这一点,我想我们的意见和您不大相同,陛下。辉煌的事业需要的是决断,是行动,我们一旦做起就是认真做的,而且会做到底。”夏尔先是微微一笑。然后握住了拳头,在虚处随意挥了挥,“我们是皇帝的传人,皇帝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行动派,做得多而且说得少,他要的是即刻的光荣并且立刻为止行动,他每次都是这么做的,所以他得到了无比的光荣。”

一说到这里的时候,夏尔敏锐地现,皇帝和伯爵脸色微微变了变。表情中尴尬和郁闷并存,他表面上一片庄严肃穆,心里则差不多都要笑出了。

拿破仑皇帝在1799年动政变自任第一执政之后,他18oo年就率军进军意大利。然后在马伦哥战役当中击败了奥国,由此巩固了自己的政权。而他18o4年称帝之后,18o5年秋天就率军进军奥地利本土,这个把奥国打得更惨,占领了维也纳,然后在三皇会战大胜之后逼迫奥皇求和。由此也走到了光辉的顶点。

所以他一说到“即刻的光荣”的时候,无异于当面揶揄调侃了奥地利人一番,也难怪他们一下子尴尬得不行。

带着一种奇异的愉悦感,他从容地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突然站了起,朝坐着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伸出了手。

“当然了,陛下,我十分同意您的另外一个观点。所以我们绝不打算追求压迫全欧洲,相反我们对所有人、所有国家都怀有无比的善意,我们已经把和平和繁荣以及国民的福祉看成了高于一切的光荣。”“我希望我们能够和奥地利一起携手,得到这种光荣。”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皇帝,笑容热情而又富有感染力,在如此炯炯的目光的逼视下,面前的这个金、瘦削的年轻人似乎不堪压力而别过了视线。

然而夏尔的手还是摆在了他的面前,动都没有动一下。

你的国家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实力,你需要别人的帮助,那么你真的愿意丢开我这样一个亲奥派的善意吗?

他知道对方会怎么选。

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微微涨红了脸,然后抬起了手,勉强地和他握了起,轻轻地摇晃了几下,这种蜻蜓点水似的握手,看不出多少热情,倒是显得有些可笑不过旁边的伯爵当然不会笑出了。

握了片刻之后,夏尔微笑着松开了手。

然而,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他内心却是十分激动的。

因为他知道,也许就是在这一时刻,经过了七月王朝的无为而治,经过了第二共和国纷扰的骚动,法国终于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努力下恢复了它原有的威信,再度让欧洲各个大国忧心忡忡倍加忌惮尽管这种威信其实不牢靠,其实有很大隐忧,但是威信总是威信,他的话在整个欧洲舞台都起作用了。

而这将只是开始而已。

这些国王,皇帝也不过如此而已。我和一个谈笑风生,吓唬了另外一个,还准备将另外一个装进捕鼠笼子里面套死。

吧,吧,有几个几个,我都能对付得了。我就喜欢你们讨厌我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想我们还是去吧,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皇帝带着一种无奈的神气说。“特雷维尔先生,我听说您在法国不太喜欢参加社交活动,希望今天的宫廷舞会能够让您满意。”

“无疑我会十分满意的,陛下。”夏尔毫不迟疑、满怀真诚地答,“就我刚才所见,奥地利的女子们比巴黎的可爱多了,我们那儿的虽然打扮漂亮但是总有些世俗气。”

“那么您就尽管玩得尽兴吧。”皇帝勉强地笑了笑,对他的客套话不为己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