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仪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仪


                像是展出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样,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带着自己的未婚妻闪亮登场。一看 而不出意料,这位少女很快就赢得了每个人的注目,以及惊艳哪怕夏洛特这么眼高于顶的人,也下意识地觉得这两个人十分相配,简直就像是童话一样。

在一脸肃然的侍从们以固定的脚步的引导之下,青年皇帝和少女公主亦步亦趋地向大厅中央也就是特雷维尔夫妇所坐的地方走了过,皇帝的脚步节奏缓慢,每一步的间距都好像被尺子衡量了一样,姿势也十分拘谨,带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而为了配合上未婚夫的步伐,公主的脚步则快了不少,看起倒是有些像是小鹿前行。

随着距离越越近,公主睁大了眼睛,视线不住地往特雷维尔夫妇扫了过,好像要用这种方式认清楚今天两个最重要的客人似的。

夏洛特和夏尔都对他们微笑以对,当皇帝和公主走到餐桌旁边的时候,夏尔还站了起,躬身向这对未婚夫妇致意。

“请允许我向您祝贺,陛下。你将让一位最美丽的公主成为皇后,她必将为您光荣的家系再添上新的光辉。”夏尔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夫人,“我的妻子同样觉得您得到了一位最为相配的未婚妻,她刚才几乎看呆了,现在只是因为怀有身孕才无法向您致以祝贺,请您原谅她”

他如此殷勤而又似乎自内心的赞誉,让原本就有心炫耀的皇帝变得更加开心了,于是他也不介意同样地恭维了一下夏尔。

“您同样有一个充满魅力的妻子,特雷维尔先生。特雷维尔家族也同样是一个辉煌的家系。”

而在两个人互相恭维的时候,公主也并没有说话,只是好奇地继续打量着夏尔和夏洛特。

接着,皇帝坐到了主位上,同夏尔坐到了一边,而公主则同夏洛特坐到了另一边。

就在他们落座了之后,宫廷的仆人们迅地将餐点摆了上。晚餐也就是随之而开始了。

在变得轻松了许多的气氛当中,人们也放下了刚才的紧张,而是三三两两地交谈了起,整个餐厅一下子变得喧哗而且嘈杂。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夏尔的心情,相反他觉得这种情况下反而能够更融洽地和帝国皇帝相处,拉进两边的关系。

夏尔一边和皇帝攀谈,一边给夏洛特使了个眼色,希望她能够和公主交谈一下。拉进和未的奥地利皇后的关系。

此时的公主,正因为皇帝的视线没有再放在她的身上而紧张不已,她现即使是在用餐的时候,她还是成为了大多数人瞩目的焦点,每个人都在一边攀谈的时候时不时地向她瞟一眼,好像在对她品头论足似的。

正因为如此,公主只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十分僵硬,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自己失去了仪态而让人笑话。然而,她如此紧张的模样。反而让人觉得更加心生怜爱。

“殿下,我们干一杯吧。”夏洛特把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果汁,然后向有些如坐针毡的公主看了过去,“我是个孕妇,您的年纪还小,我们两个正好可以用这个干杯。”

“嗯?!”像是被惊醒了似的,公主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了过,紧张地拿起了杯子,“好的。德特雷维尔,真的很高兴见到您。”

她的法语因为有德国口音而显得有些奇怪,不过依旧十分清脆。

因为紧张,杯子里面的果汁被洒出了一些滴落到了桌子上。不过夏洛特却装作没看到一样,和公主碰了一下杯子,就喝起了果汁,这种沉稳的态度和风度,让公主墓地心生羡慕。

“别紧张,殿下。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是光荣而不是灾难。”夏洛特喝完了果汁之后,笑眯眯地看着对方,“您的年纪还太小,所以可能有些不适应。不过等您以后成为皇后了,您差不多三天两头就可以出入这种场合,到时候您想紧张都很难了,恐怕只会觉得单调乏味而已。”

“也许您说得对,夫人。”公主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之后,终于镇定了许多。“您您是在巴黎,一定也是经常会出席社交界类似的场合吧?难道您觉得乏味了吗?”

说起巴黎的时候,她的语气里面有些向往和羡慕,大概是受到什么家庭教师的影响吧。

“要说乏味前几年也有些吧。”夏洛特微微抬起了视线,好像是在忆自己之前的经历似的,“说您可能会觉得我太夸张,那时候我真的是社交界的明星之一。不过,在社交界出了几年风头之后,某一天我突然觉得风头出够了,而且老是在舞会里面跟人说些重复的客套话很没意思但是,再过了一阵子以后,我用重新找到了里面的乐趣和意义,于是不再觉得乏味了。”

“为什么呢?”公主好奇地追问,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她这种刨根问底的态度是社交界的大忌。

“因为,后我同我的丈夫结婚了,我不再是德特雷维尔小姐,而是德特雷维尔夫人。”夏洛特并不因公主的态度为忤,“我不再是为了自己去做这些事了,而是为了我的家庭,我要让其他所有人明白我们一家的威望和气派,也要为我的丈夫沟通好和别人的关系因为您别看他那么随和,他实际上实在是一个不太喜欢和别人交际的人。”

“原是这样!”公主恍然大悟,眨了眨眼睛,而后她有些佩服地看了看夏洛特。

她是从巴黎的社交界明星,而且是法国的名门世家的后代,态度还如此和蔼风趣,懂的东西也很多。

“看您十分爱您的丈夫,而且生活幸福。”她断言说。

“幸福不幸福现在还说不定”夏洛特笑了笑,然后再度喝了一口果汁,“但是如果我不爱他的话,干嘛同他结婚呢?”

“真羡慕您,我想要是我能和您一样就好了。”公主以毫不做作的语气,羡慕地看着夏洛特。“我也会尽我所能地爱他的,他是皇帝陛下,我怎么能不爱他呢?”

“我想您只会比我更幸福,毕竟您的丈夫十分英俊。而且可以用一个帝国爱您。”夏洛特仍旧微笑着,“应该是我羡慕您才对。”

“不,我是真的羡慕您啊!您即将做母亲了,而我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做。 看”公主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微微有些窘。“妈妈和别的一些人告诉我,我的义务就是延续哈布斯堡的家系,我真害怕自己没有做好。”

公主觉得夏洛特很成熟,并且生活幸福,正是她所向往的那种未之所在。也因为这个原因,她和夏洛特一见如故,简直是将夏洛特当成了自己的老师似的,所以居然很快就被夏洛特所引导,还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既然上帝已经赐予了您如此的美好,和如此善良的心地。那么上帝也会再赐予您孩子的,对此您不用担心,静静地等候上帝的礼物就好了。”夏洛特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果汁,然后再度向公主抬起了手,“为了您和您未婚夫的两个伟大家系而干杯吧!您会让它们传承下去的,而且用您的善良将它们扬光大。”

“谢谢您的祝福!”公主也给自己赶忙倒上了一杯果汁,然后再度和夏洛特碰杯。

又喝了一杯之后,公主的心情自然了许多,原本的压力和紧张已经被一扫而光。此刻的她容光焕,就好像被铺了一层粉一样。

年轻真好夏洛特心里不无艳羡地想。虽然她自己现在也不过二十四岁。但是和小自己十年的公主比较起,那份青春的活力简直让她有些侧目。

就在这时,她现公主眨了眨眼睛,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似的。

“殿下,您想说什么呢?”

“夫人,我想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可能有些冒昧,不过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公主有些歉疚地看了看夏洛特。“您能够原谅我的冒犯吗?”

“请您问吧,殿下。”夏洛特笑了笑。“没关系的。”

“人人都说特雷维尔家族是法国的名门家系,不过我学法兰西的王族世系时并没有查到您祖上和王系的关系”她有些不自然地瞟了夏洛特一眼,“哦,请您不要介意,我绝不是在质疑您的家系,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因为人人都这么说我却还不太明白为什么”

研究欧洲各国各大豪门贵族的世系是几乎每个贵族的必修功课,公主自然也要上这样的课,不过她毕竟是德意志的王公,所以对法兰西的世家们并不是特别了解。

“我们特雷维尔家族,家系可以追溯到加洛林王朝时代,在查理三世国王当政的时候,我们的一位祖先德特雷维尔伯爵娶了王族的一个女儿。”一直都以家谱为傲的夏洛特,当然可以完全从容不迫地答这个问题,“虽然后面卡佩家族取代了加洛林王系,但是王系的血液毕竟还是从我们的祖先那里流传了下,于是我们总算得到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名声。”

虽然嘴上说得谦虚,但是夏洛特内心当中的傲气却溢于言表,显然她一直都以这样的谱系为傲。

“原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公主终于了然了,然后不住地点头,“难怪他们那么说”

“他们是谁?他们又怎么说?”夏洛特敏锐地追问。

公主有些为难了,她迟疑地看着夏洛特,好像不太敢说一样。

但是夏洛特一直都看着她,最后她只能从命了。

“他们是指我父亲在巴伐利亚的一些朋友,他们经常到爸爸那里做客。而您的丈夫在我们那里声名不佳”迟疑了片刻之后,公主老老实实地答了夏洛特的问题,“他们都说他说他”

天哪,她还真的老实答了我?

夏洛特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她的丈夫在全国、乃至全欧洲的名声会是怎样,但是她没想到公主居然这么老实地在自己面前答了问题。

这该说是有意为之的嘲讽呢,还是该说不懂机巧的天真呢?

目前看上去应该是后者。

瞟了夏尔一眼,看着他微微变僵的脸色之后,夏洛特忍不住想笑了,然后故意继续追问。“他们怎么说我丈夫呢?请告诉我吧,我不会生气的。”

得到了夏洛特的保证之后。公主微微又踌躇了一下,然后稍稍侧身,向夏洛特这边贴近了一些。

“他们说,您的丈夫是个大坏蛋。是波拿巴那个坏蛋集团里面最坏的之一,所以深得波拿巴的信任和重用。”公主放低了声音,“他们还说,他败坏了法国最好的姓氏的名声和荣誉,完全不值得我尊重对待”

仿佛是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似的。公主很快就停了下,然后满脸歉疚地看着夏洛特,“天哪,您看我您看我都说了些什么话啊?”

夏洛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了,但是她并不是生气,反而是在忍着笑。

她眼角转动,又瞟了丈夫一眼,然后现夏尔的表情十分古怪。

她的丈夫和皇帝两个人交谈之余,一直在听着两个人的交谈,此时皇帝的表情是尴尬当中透着歉疚。而夏尔的表情则是尴尬当中透着无奈。

“他们说,我的丈夫是个大坏蛋,投靠了波拿巴那个坏蛋,跟着他做尽了坏事?”带着一种莫名的快意,夏洛特故意反问,也故意让自己的丈夫听见,“哦,他们居然这么说我的丈夫?这太让人吃惊了。”

“抱歉”公主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于是连忙向夏洛特道歉,“这只是他们私下里说的事情。我希望您不要介意,我觉得你们夫妇都是十分富有教养和魅力的人,绝不是什么坏人,果然有些事情只有亲身见证才能算是真实啊。”

有教养和魅力的人就一定是好人吗?孩子。别那么天真好吗夏洛特当然不会这么说出口了,她只是装作郁闷地低下了头,同时撇过视线欣赏丈夫难得一见的尴尬样子。

这就是你希望得到的“外交成果”,好好收着吧。

“对不起。”在四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弗朗茨约瑟夫皇帝终于打破了尴尬的沉静,“茜茜现在还小。她有些不太明白世故,特雷维尔先生,我希望您不要因此而介意。您得知道她的父亲,具有具有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主义精神,所以,他跟某些同您政见不合的人往,他们背地里也许会说一些您的坏话。不过请您放心,他们的意见绝不会影响到哈布斯堡家族对您的友谊。”

公主的父亲是个闲散王族,而且平日里具有自由主义思想,这一点夏尔是知道的。他更加知道,他和路易波拿巴在动政变之后,驱逐了很多法国国内的政敌和******,有些自然跑到了巴伐利亚去,这些人就更加不会说他的好话了。

不过,就算如此,也只有孩子才会这么跟人说话了吧,社交界怎么能这么实话实说呢。夏尔略有些郁闷地想。

更让他郁闷的是,这种话他居然没有什么办法反驳想必在整个欧洲,他的名声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

我就是个大坏蛋,投靠了波拿巴那个坏蛋,跟着他做尽了坏事。

然而,奇怪的是,虽然被人这么当面了一拳,但是夏尔并不生气。

玛蒂尔达的爷爷、那位已逝的老政客迪利埃翁伯爵曾经恶毒地嘲讽过当时还只是帝国继承人的弗朗茨约瑟夫,称他是“哈布斯堡这具已死的僵尸上一道新的脓疮”,夏尔说实话心里是深以为然的。

不过,对这位年方十四的少女,纵使知道她注定命运多舛,他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用恶毒的语言嘲讽,相反,他的态度反而极尽温和,就像是看个孩子一样。

谁会跟孩子置气呢?

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从小又是在温室里面长大的,想要让她懂得那么多人情世故,本身就有些太为难人了。夏尔悻悻然地心想。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您的葡萄酒特别好喝,所以在细细品味。”夏尔很快重新展露出了笑容,“我很荣幸能够成为两位的谈资。”

在夏尔的笑容下,公主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仿佛是在为刚才的失仪而致歉。

在皇帝和夏尔打圆场之后,宴会重新以亲切的气氛进行了,之后夏尔将夏洛特送房间。

“你先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和陛下面谈。”安顿好妻子之后,夏尔转身准备出去了,“吃饱了饭,大家都有精神讨价还价了。”

“你好像很喜欢她?”

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夏洛特突然问。

“什么?”

“得了吧,你的态度我看得出,就和当初看你那妹妹一样。从十几年前开始,你就吃这一套,现在还是改不过。”夏洛特不满地横了丈夫一眼,好像有些嫉妒似的,“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天使是在天堂里面,人间怎么会有?你被你妹妹骗得团团转,难道还醒不过吗?再说了,人家是未的皇后呢。”

“可是我早醒过了。”夏尔笑着耸了耸肩,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