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女女节(?)特别篇

女女节(?)特别篇


                1869年的春天,阳光明媚。.

在绿意盎然的乡野之中,到处都是春光明媚的鲁象。树抽出了细细的丝,上面缀洁了淡黄色的嫩叶;小草带着泥土的芳香钻了出,一丛丛,一簇簇,带了春天的气息。

河沿着乡野的茵茵绿草,哗哗地前行着。在河道的一段,河面十分宽阔,宛如湖泊。绿色的小岛在河面当中耸立,岛上则矗着一座外表精美、被漆成红黄色的公馆。

这座公馆宏大而且设计精巧,一看就是名家手笔,被精心雕饰的窗户和大理石门廊炫耀着这座公馆的气派,又隐隐然透着一股傲慢。

这里是法兰西铁道联合会的理事会的一个专用的接待场所,是前几年才刚刚修建完成的,设施十分完备而且豪华,联合会有重要事务需要讨论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举行会议。

所以,虽然位置比较荒僻,但是它已经见证了诸多甚至能够影响国家历史的瞬间。

今天,又是一个举行会议的日子。

不过,今天并不是最高层的会议,而是大6铁路计划的新一次碰头会,因此的都是理事会理事们的下属工作人员和秘。

理事们位高权重,他们不可能经常抽出时间碰头,只能在最后需要拍板的时候进行磋商,因此惯例就是先让下属和秘们进行多次碰头会,取得前期的共识。

大6铁路计划是法兰西政府和其他几个友好国家政府所共同商定的铁路计划,也是欧洲大6上前所未有的庞大工程,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是难以想象的数字,因此最近以,在这里举办的碰头会也越频繁。

此时,一大群人三三两两地出现在大会议室当中,准备进行新一轮的磋商。

会议室里面的厚厚的波斯地毯,让人踩起犹如陷到了雪地当中一样,因此除了稀稀拉拉的交谈声之外,里面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夫人拟定的融资计划。各位理事们的反响如何?”

作为大银行家里卡尼希特公爵夫人的女儿和秘,丽安娜早已经到了会议室当中,她端坐着,表情十分严肃。而她旁边的助手们也不敢跟她多话,简直就像是身处宝座上的女王一般。

“有几位理事表示赞同,但是有些表示持保留看法,需要进一步的磋商。”她的助手小声地答,“特雷维尔女士那边反对。说要继续研讨下。”

“反对?为什么?”丽安娜有些好奇,然后,她扫视了周边一圈。“对了,女士的秘怎么还没有?”

“看样子还在路上吧。”助手也有些弄不明白。

“真是的,就要到时间了,怎么还不?”丽安娜有些不满了,“还有,妈妈为了这次的计划费了那么多精力,而且做得那么详细,他们还要迟疑反对什么?”

助手没有搭话。而丽安娜也值得愤愤不平地四下看着。

正当时间即将到开会的那一刻时,大门突然打开了,然后一群人快步地走了进。

“爱丽丝?”当看清楚了对面领头的人是谁之后,丽安娜出了一声惊咦。

者不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位秘,而赫然是她的妹妹爱丽丝。

而其他人显然也现了这个异常情况,一时间都停下了交谈,同时惊奇地看着爱丽丝。

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爱丽丝,微不可觉地深吸了一口气。8小说w?ww.

她湛蓝的双瞳里,满是初涉世界的惊喜和紧张。

“各位,很抱歉。特雷维尔女士原本的秘身体有些问题,暂时不能与会了。女士任命我暂作为她的代表人,参与今天的会议,任命我也带过了。请大家过目一下。”

自从新年前夜那天跟爸爸妈妈请求了之后,经不住她软磨硬泡的妈妈终于答应了她的请求,让她担任自己的私人秘,参与到了母亲的事务当中。

带着难以形容的欢呼雀跃,爱丽丝终于如愿以偿,参与到了她渴盼已久的大事业当中。她跟着妈妈以及妈妈的那些助手们。如饥似渴地学习着相关的知识,一心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成为家族中得力的成员,也成为父亲得力的助手。

她的话,犹如石子被投入到池塘当中,激起了重重波浪,人们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是窃窃私语。

人人都知道她是波茨坦亲王和情妇玛丽德莱奥朗女士的私生女儿,就连亲王本人都不否认这一点。因此,没有人敢于对她有什么不敬女士是想要提携侄女儿了?大部分人都在心里这么想,因此没有人明确说出质疑。

除了一个人之外。

“这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丽安娜皱了皱眉头,“您之前没有参与到我们的会议当中,对我们所从事的事务也懵然无知,仓促接手会不会给大家平添麻烦?”

虽然有很多人心有质疑,但是如此不留情面的话,只有她敢说出口了。丽安娜身为大银行家里卡尼希特公爵夫人的女儿,自然也得到了旁人同样的敬畏。

“从现在起,是我负责同诸位的交涉了,里卡尼希特小姐。”爱丽丝以自信满满当中又透着一股轻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请放心吧,为了接手我的工作,我已经进行了很久的学习,相信我已经能够胜任我的工作了。”

“这可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丽安娜还是有些怀疑,“我们要做的事情十分重要,您仓促接手的话……”

“并不仓促,小姐。”爱丽丝微笑了起,然后自顾自地找了一个和丽安娜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我是经过了细致的研究之后,才奉劝特雷维尔女士否决掉您这边上次提出的计划的……”

“什么?是你!”丽安娜登时心里就有些怒气,“我们这边是很认真地作出这个计划的,为什么就直接否决掉?特雷维尔女士……这……这也太儿戏了!”

“您不能无端指责一个长辈,小姐。”爱丽丝仍旧冷笑着,“另外,作为一个研究了很久的人,我承认您的计划十分完善,但是这份完善。是建立在完全利己的基础上的。如果按照您这边的方案执行的话,这次铁路计划,主要的融资方和债券的行方都将只会成为您母亲银行的盛宴,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我母亲有足够实力为国效劳。那么为什么不这么做呢?”丽安娜略带气愤地反问,“多方融资最后只能造成市场混乱而已,而且成立专门的机构负责融资有什么不对的?”

“我并不是说您的计划没有可取之处,但是需要重新再商讨一次。”爱丽丝仍旧不肯让步,“我们就要按照一个公平开放的原则重新确立一个融资方案。”

“公平开放!”丽安娜冷笑了起。“金融界哪有什么公平开放!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就早点家。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这个计划是我们讨论了多轮得出的结果,谁能够轻易一句话就否定呢?莫非太看不起人了吗?我拒绝重新讨论。”

“我再说一次,否决您计划的不是我一个人,这是女士的决定。”爱丽丝也沉下了脸,“而且我不觉得我的年纪给大家带了什么障碍。倒是您,真是粗野,无愧于您的出身……”

被讥刺了一番的丽安娜,脸色顿时变得煞白。.“野孩子也敢说出身?”

爱丽丝同样被戳到了痛处,立时就瞪大了眼睛。

“那也比杂种好!”她还是没有忍住。大喊了出。

“噗嗤”

眼见两个少女吵得如此凶,其他与会者的表情顿时就变得奇怪了起,有些人甚至抑制不住地笑了出。

当然,没有人敢站出制止她们。

……

“出去……”沉默了许久之后,爱丽丝横了旁边的人一眼。

她准备跟这个‘姐姐’翻脸了。

母亲说了不允许她在工作当中意气用事,她对此的个人理解是不要当着大家面脾气。所以,她准备单独和这个没教养又讨嫌的人骂上一场。

要是一出就表现出弱势,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所有人都给我出去!”而丽安娜也被引起了火气,她同样对着在场的人们怒喝,“走远点儿!我要跟她好好谈谈!”

其他人并没有反抗她们的任性。而是顺从地起身离开了他们已经看出了,这两个少女并不仅仅是在为业务吵,而是在做别的意气之争。而她们的背景历都太厉害,何必掺和进去。让她们先吵一架好了。

偌大的会议室很快放空了,而这时候,互相怒视的两个少女站了起。

“我知道您一直看我不顺眼,不过今天您可丢了脸了。”爱丽丝冷冷地看着丽安娜,“虽然原本就对您没什么期待,但是我真没想到您居然会在会议上这么表现。”

“丢脸的是您吧。轻轻易易就否定了我们的辛劳,然后还摆出这样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丽安娜同样敬,“另外,我也知道您一直看我不顺眼,不过没人教你怎么对待姐姐吗?就连起码的尊敬都不懂……”

“你不配做我的姐姐。”爱丽丝冷酷地说,“你只是爸爸一时偷欢后的产物而已,没人尊敬你,也没人在乎你。你身上流着的那卑贱的血脉,哪怕混合着爸爸的血也没有办法改变。”

如此毫不留情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丽安娜,让她感觉浑身都几乎像是要燃烧了起一样。然而,愤怒越浓厚的时候,她的情绪反而更加冷却下了,就像冰块一样。

“没人在乎我?你错了,爸爸很在乎我,也很欣赏我。至于我血脉,我可是相当引以为傲的呢!”她冷笑着看着自己的妹妹,“我是妈妈精挑细选生下的孩子,妈妈和爸爸的优秀血脉都延续到了我身上,所以我茁壮,健康,聪明,我的头脑清晰敏锐。不光如此,妈妈给我的教诲,还让我通晓了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律,使得我脱于凡俗之辈头上!”

然后。她以瘆人的不屑状,瞟了爱丽丝一眼,“至于某些孱弱不堪,而且脑筋不清的人。就不要自吹自己多厉害了,无非就是个有缺陷的失败品而已,要是我,我早就扔掉不要了。”

随着血液快涌上头部,爱丽丝的脸瞬间红了。

“你在说谁?”

“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在说谁吗?”丽安娜仍旧冷笑。“告诉你吧,按照科学的理论,你……如此孱弱的你,无非就是个不合时宜的失败品而已,活该被淘汰被灭亡,精力充沛而且茁壮的我才是父亲的继承者!你整天拿着你的血脉论沾沾自喜之前,能不能正视一下自己?”

“什么鬼扯理论?你不要胡说八道!”爱丽丝怒喝。

“你不相信吗?”丽安娜冷笑着反问。“那个英国科学家,叫达……达什么着,他用自己精心研究的成果,告诉了世人一个现实所有的生物。都是在生存的斗争中,由低等到高等不断展变化的,落后的、不合时宜的生物就将被淘汰。

我妈妈一直认为,为了促进社会和人类的进步,必须对那些愚蠢、孱弱,但是又像虫子一样繁衍的废物们进行淘汰,这位英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了她的观点是的,宇宙的真理就是如此!那么,看看你呢?”

丽安娜冷笑着打量爱丽丝,眼中满是恶意的嘲弄和不屑。

自从达尔文将自己的进化论观点公诸于世之后。在欧洲学术界引了轩然大波,支持反对者兼而有之,而大银行家萝拉,却因为自己的特殊世界观而对这个学说青睐有加。大力支持和宣扬。

这位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大银行家,不仅赞助资金给那位英国学者的研究,还亲自将那位学者的著作引入到了法国和大6其他国家,公然宣称社会就是由进化出的高等人类统治低等人类的,而且有必要对某些最低等的人类进行淘汰。

因为自妈妈的极富偏颇性的教诲。进化论学说在丽安娜的心中也被展到了一个奇怪的方面。

“看看你呢!你不过就是个病秧子而已,苍白,孱弱,无力,多病,一看就是竞争中注定失败的产物。”丽安娜的话,就好像一根根钢针一样袭向爱丽丝,“区区的失败品,也敢这么自命不凡?你光是活着,长大到现在就已经是父亲温柔的恩惠了,居然还不知足……不懂得敬畏那些优于你的人!简直是可笑!”

面对如此重击,爱丽丝已经气得浑身抖了,她摇摇晃晃地看着丽安娜,眼中满是刻骨的愤怒。

“你……你……”

“我说错了什么吗?难道……”眼见对方如此恼怒,丽安娜的心里满是快意,然而当她继续在嘲讽的时候,突然爱丽丝扑向了她。

“你……你做什么!”

在惊呼声当中,丽安娜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到了地上,她的身体重重地撞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一瞬间的剧痛几乎让她晕了过去。

这已经不是事务上的讨论了,这变成了她们多年积怨的总爆。

地毯太厚了,以至于椅子翻倒都没有出什么声音。同时,因为遵照两位大小姐的命令,所有人都已经离得远远的了,因而并没有人冲进劝架。

爱丽丝碧蓝的眼瞳里面,此时已经满是令人心悸的煞气,她一声不吭,直接往下一扑,双腿压住了挣扎着想要爬起的丽安娜,然后坐到她身上,手就直接往她的脖子掐了过去。

刚刚受了重重一击的丽安娜,一时间没有气力竟然被她卡住了脖子,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用手用力地抓住了爱丽丝掐着自己脖子的双手。

两个人的双手纠缠着,原本坐在丽安娜身上的爱丽丝占着先机优势,但是过了一小会儿之后,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愈惨白,一副想要呕吐又吐不出的样子,手上的力度也越越松。看样子是用力过度一下子没缓过气吧。

哼,果然是个病秧子,说你废你还不承认!

丽安娜心里哂笑,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抓住了爱丽丝的手猛地一挣扎,然后把爱丽丝也推倒了,一时无力的爱丽丝也随之躺了下。

丽安娜原本是想要将她一把推开的,但是她这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刚才撞到椅子上的肩膀一阵剧痛,所以中途也失去了力气。两个人就这样压在了一起。

因为剧烈的动作,她们两个都难以抑制地喘息着。

她们的衣衫都有些不整,本领口就低的纱裙现在被套到了肩膀以下,而里面薄薄的衬裙也遮挡不住突然暴露的大量皮肤。

她们的胸口不断起伏着相贴。汗水所带的滑腻感,让肌肤几乎黏在了一起,就连呼吸也互相喷到了对方的胸口上。

不期然间,她们的身体都缓缓地热了,汗水也不住地泛了出。

“怎么……说不过就打人?真是没品。太没品了。”丽安娜忍住身上的痛苦,冷笑着对爱丽丝嘲笑,“你不是自夸有教养吗?这教养,真是……真是令人佩服啊……”

爱丽丝终于从全身酸软乏力的痛苦中缓过了,她没有答姐姐的嘲笑,而是伸出了手,继续向丽安娜的脖子掐了过去。丽安娜这次当然不会再让她得逞了,她抬手就拦住了对方,然后顺势往下面压了过去。

在地上贴在一起的姐妹,互不相让地推搡去。

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爱丽丝。如同疯虎一般不住地向对方撕扯着,生平第一次,她被人刺伤到了这种地步,而且偏偏是刺中了她心中最隐秘最痛苦的地方。

“嘶!”

伴随着一声轻响,丽安娜的裙子被撩到腰部以下了。

纯白的光芒好像覆盖到了整个视界当中,触目所及的是一片雪山,以及那粉红色的山巅。

好大!

爱丽丝一下子微微张大了眼睛,一时间竟然忘了再动手。

“怎么样?比你的那块平原好多了吧?你连这个都比不过我……”恼羞成怒的丽安娜,怒喝着嘲讽了她,然后也朝她一把扯了过去。“亏你还自命优秀!”

当爱丽丝同样也暴露在空气当中时,事实就很明朗了。两个人对比一下确实她居于劣势,不过说平原实在是丽安娜太不客观了。

然而,这种无谓的争执她们谁也没有兴趣继续下去。而是带着恼恨和怨念继续地撕扯了起,直到最后……

“嗯……唔……”她们在纠结当中,渐渐地出了少女第一次的呢喃。

“你这个杂种,等到我掌权了,迟早……迟早我会把你关到高塔里面,就像古代的女巫一样关押到死!”爱丽丝一边剧烈喘息着。一边以可怕的表情看着近在咫尺的丽安娜,“我会毁掉你的尊严,用永无止境的寒风毁掉你的容颜,用血和火毁掉你引以为傲的一切……那时候,你就算跪在我的脚下祈求饶恕,我也绝不会宽恕你……”

“而你,你这个白痴,你不会等到那一天的。”丽安娜一边用力和对方撕扯着,一边说着不成调的话,“等我掌权了……我……呜……我会把你……把你囚禁在最深最深的地牢里面,让你再也见不得阳光,让你变成惨白的妖怪模样!而……而在那个寒冷潮湿的地牢里,只有……只有老鼠才会和你作伴……没有人会救你,我会伴着你的哭泣和悲鸣欣然入眠……呜……”

在她们的对骂当中,“呜”“呜”的喘息和闷哼声慢慢地高亢起,渐渐地纠结在了一起,再也没人说得出话了。

衣衫都已经被撩开了,她们的手在同样滑腻的肌肤上游动不已,好像想要用这种方式惩罚对方,体现自己的优越地位似的。

纠结在一起的两姐妹,在地毯上滚滚去,到最后金的头和栗色的头融化在了一起。她们的手,都渐渐地被对方所染湿了。

“我会亲手宰了你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伴随着这一句诅咒,爱丽丝看着丽安娜酡红的面庞,出了一声宣泄式的闷哼。“呜……呜……”

“你……你会死在我的手里的!”丽安娜也在这同一时刻宣言,然后同样喊了出,“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