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言与诗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言与诗人


                和皮埃尔别祖霍夫伯爵的谈判,以出乎夏尔预料的顺利结束了,虽然一直闪烁其词,但是他还是委婉地表达了想要支持伯爵事业的意愿,也借着这种方式侧面地承认了法国确实打算在近期就对俄国不利。 看

伯爵自然心满意足,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而且他提出的额外条件夏尔也全部答应了,他成为了夏尔的贵宾虽然可能永远不能宣诸于口。

在达成了这种秘而不宣的交易之后,夏尔邀请伯爵先去他家做客一趟,而伯爵也十分干脆地答应了。

于是,这位几个小时还是阶下囚的老人,很快就作为座上宾,和夏尔同乘着一辆马车坐上了前往巴黎的路。

因为早年在巴黎呆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这个老人一路上看到很多地方都觉得似曾相识,然后就会被勾起那种老人特有的时光流转的感叹,而夏尔则十分好心地陪他一起谈天说地,总算是开解了这个老人。

他们在入夜之后到了巴黎,然后一起到了夏尔的府上。

虽然是头一次到这里,但是这位伯爵毕竟是俄国也许应该说是全欧洲有数的富豪之一,因此他可算是见惯了市面,所以并没有对夏尔在从前朝亲王手中拿过又自己精心修缮的府邸之气派有多么惊奇,反而表现十分平常,就如同到某个老朋友那里去叙旧一样。

一到家中,夏洛特就如同往常那样亲自迎接自己的丈夫,然而看到夏尔突然带的访客,微微吃了一惊。“夏尔?”

“夏洛特,我亲爱的。”夏尔面带笑容,走到了她的旁边,然后亲了亲她的脸颊,接着伸手指向了伯爵,“这位是俄国的别祖霍夫伯爵,他是欧洲旅行的。这次特意拜访我。”

说完之后,他朝夏洛特眨了眨眼睛,示意其中有些内情,要她保密。

“别祖霍夫伯爵?”夏洛特又吃了一惊。她毕竟也听说过这位大富豪的鼎鼎大名。

夏洛特毕竟和夏尔呆了这么多年,马上心领神会,“先生,很高兴您能赏光驾临到我们家”

“夫人,我也很荣幸能够见到您。”伯爵朝夏洛特微微躬了躬身。

夏洛特显得肚子已经挺得很大了。随意行动不太方便,所以两边的人都并没有搞出什么特别的礼仪,只是淡淡地互相致意,不过夏洛特还是很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欢迎态度,并没有让客人感到失望。

三个人一边共进晚餐,一边寒暄着,气氛倒也算是轻松随和。

“法国的菜肴还真是让人赞叹!我们俄国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粗枝大叶了!”在品尝了夏洛特从娘家里带过的厨师所精致的蛋黄酱焗牡蛎之后,别祖霍夫伯爵口味大开,忍不住赞了一句。“这么多年了,每当想起法国,我最怀恋的还是这些!”

“您喜欢的话就多吃一些吧,我还可以吩咐他们再做点儿。”夏洛特笑眯眯地跟伯爵说,“其实我在巴黎碰到了不少俄国人,他们都和您抱持着同样的看法。也许这是因为俄国太冷了吧,把你们都锻炼得都太刚毅了,所以你们并没有兴趣在烹调上下功夫”

夏洛特虽然并没有什么精深地理知识,但是最基本的一些常识还是明白的,再加上在社交场上也锻炼了那么多年。所以应付起也算是轻松。

“哦,您现在在法国能看到的俄国人已经够软了!他们被巴黎的暖风都薰醉了,没有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伯爵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对夏洛特暗藏的恭维感到十分开心。“我们在国内的时候还要刚毅得多呢!”

“我也听他们说俄国的贵族经常决斗”夏洛特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边说一边喝下了一口汤,“比我们法国的贵族还要敢想敢拼。我听他们说多少年前你们的一位贵族诗人还曾经像我们的一位专业军人起了挑战?这实在是太有勇气了!”

听到了夏洛特无心的一句话之后,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了。

伯爵的脸色微微僵了一下,就连夏尔一时间也咬了咬嘴唇。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沉默了片刻之后,伯爵重新恢复了异样的平静。“而且他真的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诗人,也许是俄国有史以最好的诗人他的死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至今仍旧为他感到悲伤。”

夏洛特这时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有些不安地看了夏尔一眼。

她不知道普希金,她只是在社交场上听人说过这件事的大概而已,当时也没忘心里记只是当成了谈资而已,今天在饭桌上顺口提一提。哪里想到,居然会让伯爵听了在意要知道就连法国的诗人她都懒得去记几个啊!

“普希金先生的死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至今仍旧记得他写下的几篇诗篇,尤其是那拿破仑,真难以想象一个俄国人居然会这样客观地看待我们的皇帝!我小时候读到这诗的时候,真想向他致敬了。”夏尔连忙为妻子打了圆场,“虽然他是死于一场和法国人的决斗,但是我想,在他的死里面,沙皇的意志起了很大的作用吧”

“他给俄罗斯流下的血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么一点。”伯爵冷冷地说。

“真是真是抱歉,先生。”眼见伯爵还是有些伤感,夏洛特略微有些局促地向皮埃尔致歉了。“我想既然您这么说,您的朋友一定会是个优秀到极点的诗人的,我接下会拜读他的作品的,决不让他的遗留品被尘封”

“谢谢您,夫人。”伯爵又笑了笑,然后举起了酒杯,“为了两个伟大民族泯灭恩仇,干杯!”

这一次,夏洛特拿起了酒杯,干脆地一饮而尽了,然后脸色更加红地朝伯爵笑了笑。“伯爵,您的酒量真好!每个我认识的俄国人好像都能豪饮啊!”

“在俄国人当中。我并不是酒量很好的人。”伯爵也笑了起,“然而,今天,在这么美丽的夫人面前。我不能给我的祖国丢脸啊,这是一个俄国贵族的战斗精神在支撑我。”

“俄国人的战斗精神确实让人惊叹。”夏尔也适时地加上了一句恭维,“所以我想不会有人喜欢同俄国人民为敌。”

“我们也乐于同欧洲所有人民为友,先生,尤其是像你们夫妇这么优秀而且富有魅力的人。”伯爵也十分精乖地送上了恭维。“俄国人对敌人不会留情面。但是对朋友,他们是最好的人。”

接着,他拿起了杯子,朝夏尔摇晃了一下。“那么,我们再为美丽的特雷维尔夫人干杯!祝她永远如今天这样美丽!”

夏洛特毕竟已经怀了孕,所以她并不怎么喝酒,但是听到了伯爵的这句祝酒词之后,她仍旧又拿起了酒杯倒上了酒,然后和两个男人一起干杯。

“伯爵,您真是太会恭维人了。不愧在法国呆了那么久!”她的脸色越红了,在灯光的照耀下,似乎出了令人迷醉的光泽。

“虽然老有些人称我们是野蛮人,不过夫人,请您相信,我们俄国人同样能够感受到美尤其是母亲的美。”伯爵朝夏洛特微微躬了躬身,“夫人,我可以确定,这是您最美的时刻之一。”

这夫妇两个都明白,伯爵其实也是为了刚才让夏洛特尴尬而道歉。

寒暄了几句之后。伯爵这才选择了告辞,而这次,他在特雷维尔夫妇两个人当中都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真没想到俄国人里面还有这么通情理的人!”在他走后,夏洛特向夏尔惊叹。“这个老人太好了,我真希望能和他多谈谈。”

“他不止通情达理,而且充满了美好的信仰。”夏尔耸了耸肩。“可惜他不能在巴黎长待,我们也没办法长待了。”

没错,再过几天,夏尔和夏洛特就正式要动身。前往奥地利拜访那位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了。

“那在他呆在巴黎期间,干脆我把我们家里的厨师借给他使用吧?我看他好像十分喜欢法国食物的样子。”夏洛特提议。

夏尔微微有些惊愕,夏洛特平常可不是这么慷慨的人啊。

果然还是为了刚才的事心存歉疚吗?

“好吧,听你的。”夏尔笑了笑,然后抹了抹夏洛特鬓角的头。

“好了,那你休息会儿吧,我去给我们弄点咖啡解解酒。”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本夏洛特挺着肚子行动不便,夏尔是不愿意让她这么劳动自己的,但是夏洛特每次都坚持要自己做,所以多次之后,夏尔也不再拂逆她的一片好意了。

他走到了桌前,然后翻检了一下今天收到的信件。接着,他在一封其貌不扬的信封里面看到了一个标记,连忙拿起了那个信封。

信封上面没有任何题字和表示身份的标识,但是夏尔知道,这是玛蒂尔达寄过的。

“我父亲暂时不同意我的意见,非常抱歉。请再给我一些时间说服他,谢谢。请相信,我会为此竭尽全力的。”信上面写得内容也十分简单。

然而,夏尔却叹了口气。

果然,迪利埃翁伯爵还是留恋自己的权位,哪怕女儿劝说也不肯乖乖让位吗?

哼,也算是意料之中吧,等了再收拾你。他在心中暗想。

忽然,他的脑子里又闪过了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是玛蒂尔达的话,就会知道普希金的

这个念头盘桓在脑中,就一时难以散去。

过了片刻之后,夏尔突然又闪过了另外一个念头。

不过,就算犯错,就算不知道普希金是谁,但反正她是我的妻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然后,夏尔轻轻地摇了摇头。

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可能确实没什么文化,也不大看得起文化,可是这又有什么紧要的呢?离了文化我们照样可以生活。我不读诗也照样可以做我的大官,以及做未的父亲。

“喂,你在想什么呢?夏尔?”这时候,端着咖啡的夏洛特已经到了夏尔的面前,看着一直在呆的夏尔,她有些好奇地问。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些公务上的事情而已。”夏尔笑了笑。

然后,他手丝毫不抖地将信重新折好,塞到了信封当中。

“那好,趁热喝了吧。”夏洛特将咖啡递了过了,然后夏尔接过,一口口地喝了下去。

热流顺着食道,烫热了他的心。

“谢谢你夏洛特。”

他知道,平常的夏洛特,可不会那么好说话,就算得罪了谁,她也绝不会低声下气去道歉或者讨好的,她对伯爵这么殷勤,其实是怕得罪这个夏尔看上去很重视的人,影响到了丈夫的工作而已。“你不必为我委屈自己,不就是个破诗人吗?他一点也没有你可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