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杂草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杂草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大地在夏日的夕阳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辉。∈♀乡村宽阔的道路在原野中穿行,将它分割成一片片的区块,放眼望去,一个个庄园和村庄则散布在这些区块当中,犹如隐匿在汪洋中的孤岛一样。

在一个庄园当中,此时正有一群人骑着马四处逡巡,一边欣赏着乡野间傍晚的壮丽景色,一边确认着即将达成的交易。

奇怪的是,和一般的情况不同,这一群骑着马的人,领头的居然是三个妙龄女子,她们表情各异,但是都面孔姣好,打扮得也十分漂亮。

她们就是这桩交易的主导者。

一贯争强好胜的德-博旺小姐一马当先,骑在她们的前面,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宣示自己的优越地位,而德-特雷维尔小姐和她的好友玛丽则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明智地不与她争锋。

“就是这些地方了,我们刚才所经过的地方就就属于您哥哥买下的土地,而就要将这里卖给我们。”在一簇灌木丛组成的篱笆面前,萝拉勒马停了下,动作娴熟而且从容不迫,“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铺上铁轨,连接到土伦甚至萨伏伊去——而且是我们家亲自营建的。我想,您对此不会有异议了吧?”

她穿着一件并不适合骑马的金色纱裙,骑着一匹精挑细选的毫无杂色的白色母马,依旧和平素一样炫耀财富,态度也十分傲慢。哪怕骑着马,她也让自己显得像个王后。

“这么大的一片庄园。感觉卖给您家然后被拆掉怪可惜的,我倒想把这里留下。以后常看看夕阳……”她旁边的芙兰也勒住了马,然后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不过,好吧,既然我的哥哥已经答应了交易,那我没有异议。”

因为早年骑马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她的骑术并不算太娴熟,勒马的时候总显得费劲而且笨拙,不过因为穿着朴素而且长得很美,所以这笨拙的动作在旁人看倒显得有些意外的可爱。

“很好,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呢?”萝拉点了点头。然后她翻身下了马。“律师和公证人我今天都已经带过了,必要的文我也都带过了——我想,您应该也是一样做好了准备吧?”

“那是自然的,您可是特意交代了我呢!”芙兰笑了笑,然后自己也翻身跳下了马。“您放心吧,我只要有人教,做事还是很靠谱的。”

“我想也是这样。”

萝拉随手朝后边招了招手,示意那些跟在后面的人过。这些人里面,除了萝拉和芙兰带过的随从之外。当地的律师和公证人也被叫了过。两家人都打算速战速决,所以办事效率变得很高。

在两位小姐带过的所有文都确认无误之后,律师将正式的交易契约低了上,草草地浏览了一遍之后。她们都在几份契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而公证人也立即宣布交易生效。

将契约副本收下之后,芙兰终于松了口气。对自己第一次为家里干活就如此成功,而感到十分高兴。

从她如释重负的表情当中。看不到任何痕迹,可以看出她不久之前还亲手朝人开了一枪、并且现在那个人还被拘禁在她曾住过房间里面。

“这下您应该感到高兴了吧?毕竟您圆满地完成了别人交代给您的任务……”就在这时。萝拉突然看着芙兰,“然而,仅仅如此,就能够让您心满意足了吗?”

芙兰脸上的轻松,顿时就马上消失了,她轻轻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视线转到了不远处的旷野当中。“我想……我知道您在说什么。”

“是啊,您当然知道。”萝拉从马鞍上拿下了一把伞,然后轻轻松松地打开了,“上次我跟您说的事情,我想您这段时间应该考虑过了吧?”

“这个嘛……确实有考虑过。”芙兰的回答还是模棱两可。

一听到她这么回答,萝拉立即冲后面的人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再度离开。她带的人很快遵行了她的命令,而玛丽则稍微有些犹豫,直到芙兰作出了一个不用担心我的手势之后,她才转身走开了一段距离。

“那么,您到底有什么主意了呢?”萝拉撑着伞,微微向芙兰靠近了,“您虽然答应了我,但是很遗憾并没有告诉我您打算怎么说服您的兄长,这可让人有些难以放心。”

“您不相信我吗?”芙兰突然微笑起,然后反问。

“某种程度上,我相信您的头脑和意志力,不过……我们这行的人,向是不会将希望建立在对人的信任上面的。”萝拉当然不会被她蒙混过关了,相反,她反而愈发不高兴了,因为她并不喜欢别人以模棱两可的态度对待自己。“人终究是一种不可靠的生物,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难道不是吗?难道……”

当说到“难道我们之前不也曾亲密无间地合作过吗?”时,一股难以令人释怀的恼怒突然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再也说不出口了,眼中也闪过了令人惊悚的寒光。

并没有和她对视的芙兰没有察觉到这一闪即没的杀机,但是仍旧感觉到了萝拉很不高兴,所以她也笑了笑,“我能够理解您的想法,不过我想您应该多给我些时间,毕竟说服我的哥哥可没那么容易——尤其是,他现在还可能生我们的气。”

一听到这个妹妹再提到她的兄长,对这对兄妹的忿恨就让萝拉更加心绪难平了,她好不容易才抑制住怒气,“您的意思是我们接下就只能静待着您去发挥,祈祷您能够成功?”

“好啦,您又何必说得这么严重呢?事情就我看没有那么糟糕。德-博旺小姐。”芙兰转过视线,然后朝她微笑着。“虽然现在这么说可能您不大相信,我对说服他十分有信心。毕竟现在他乐意听取我的意见啦。”

“是吗?那真是感谢您的恩情啊,特雷维尔小姐。”萝拉的脸色微微和缓了一些,然后她迈开了脚步,走到了一簇灌木丛的旁边,眺望着不远处的一个村庄,“不过我想……我应该还是有更好的办法吧…………”

这意味深长的停顿,让芙兰感到意外之余,又略微感到有些紧张了。

她的内心深处,对萝拉还是深为忌惮的。她已经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了,深知她什么都干得出。

“您……您想做什么?”她迟疑地跟了上。

萝拉一时没有回答,只是眺望着远方,而在她触目所及的地方,远处的金色落日正轻轻地悬在村舍的顶上,看上去犹如一幅画卷一样。

多美的画啊,光是看着它,就会因为感受到那种美感,升起一种兴奋感。

而一想到……一想到这幅画。这种美感,将会被自己亲手破坏,化为乌有,那种兴奋感就愈发升华。简直……简直让人陶醉……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

“我想做什么?”萝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副奇异的笑容,“我不想做什么。特雷维尔小姐,我只是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哈哈哈哈……”

这笑声。让芙兰更加心悸了。

这人发的什么疯?

“您……您要不休息一下?”芙兰低声问。

“我不用休息,我现在状态很好。不用担心我,特雷维尔小姐……”萝拉仍旧眺望着远处的村舍,就在她的视线当中,慢慢燃起了火光。

终于到时间了。

她满面笑容,然后转过头看着芙兰,灰褐色的眼睛里面似乎同样燃烧着火,一瞬间吓得芙兰说不出话了。

然后,她将手放在了耳边,做了一个手势。

“听!开场了!”

还没有等芙兰反应过,“砰砰”的密集枪声传到了她的耳中,然后就是嘶声力竭的惨叫声。接着,冲天的火光从远处的农舍冒出,浓烟飘荡到了半空当中,犹如黑色的雾一样,遮挡住了落日的余晖。

到底发生了什么?

芙兰睁大了眼睛,骇然看着萝拉。

“您……您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只是为了我们企业的顺利经营,进行了一次正常的业务活动而已。”萝拉冷笑着地看着芙兰,“除了您卖的土地之外,为了修建这条铁路,我们还要收集其他人的土地,而有些人却总是不明智,不肯将土地让出,不得已,我们也只好清场了……呵,这些人软硬不吃,我们之前好言相劝,他们居然还是不肯,居然嫌补偿金太低!还说什么补偿款只能用一时,土地能耕作几世的蠢话,既然用嘴说话他们不听,那么我们也就只好用其他方法说话了,这不是……很正常吗?他们不肯挪窝,那我就让他们窝都没有,这下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可找?”

一边说,萝拉一边满面笑容地看着远方的冲天火光。

在家里的时候,她早就对铁路征地的进度十分不满了,因此自己一到马赛,就亲自部署了用暴力手段将不肯服从的居民强制“搬离”的计划,还专门聘请了专业的人手,今天当着特雷维尔小姐面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芙兰一边看着远处的火光,听着混杂在一起的枪声和哭喊声,一边看着萝拉满面笑容的面孔,这原本白皙如纸面孔,如今好像被夕阳的金色光线和远处的火光染得通红。

“您……您真是太残忍了。”她像是斥责一般地说。

奇怪的是,虽然口中在斥责,她的心里却没有多少怜悯,那些惨叫声并没有激起她心中的慈悲。她冷静的头脑里,已经想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

“这……这就是您的办法?您……您非要选择今天,选择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这么做?”

按照一般的逻辑看,萝拉最应该选择在夜黑风高的时段做这种事,然而她今天却在自己的面前这么做了,她是有理由的。

“对,就是这样。”萝拉笑着点了点头,“我总是很欣赏您的聪明劲儿。”

这不仅仅是为了示威,而且还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制造一个“德-博旺家族和德-特雷维尔家族已经达成了默契”的印象吧。

而这个印象,还真不好洗清,因为两家人确实过从甚密,而且现在就在交易。

真是可恨……芙兰的心里久违地产生了怒气。

太阳即将隐没在山后面了。黑夜将会把一切吞噬,不会有人记得这里曾发生什么。

萝拉收起了自己的伞,然后重重地朝面前的灌木丛一挥,啪的一声,残枝四处纷飞。萝拉手不停地重重挥了下去,将这丛灌木打得支离破碎。

“有些人,他们是杂草,他们以为自己很强,他们以为自己可以和我讲价钱。他们空喊着平等,却忘记了人人生就不平等……”萝拉重新转过视线,看着远处的冲天火光,“这个国家有很多这样的杂草,没有头脑,只靠着虚幻的平等信条麻痹自己,自以为自己可以和我们一家等量齐观!这些杂草,很遗憾我没办法也没有精力去全部清除,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这些杂草挡在了我的路前,我就会让他们得到一个教训,我会让他们知道,哪怕法典上写了人人平等,他们也永远,永远不该这么想,哈哈哈哈!”

冲天的火光下,萝拉发表了这一通狂妄无比的宣言,却意外地极具震慑力。

芙兰的脸上先是震惊,然后是恼怒,最后却慢慢地重新变为了平静。

“如果您觉得我是杂草的话,那我向您发誓,这将是您犯过的最大错误。”在她身上,浑然无法找到一丝痕迹,证明她就在不久之前还亲手对一个年轻人开了一枪。“这个错误,您已经犯过一次了,我想您应该记忆犹新才对?”

芙兰知道该怎么刺伤这个曾经的盟友。

“不,您不是杂草,哪怕我现在心里恨您,我也不认为您是。”萝拉冷笑着看着她,“您是一颗大树上结出的最美丽的新果子,尽管这颗大树腐朽,外表却还依旧光鲜亮丽,还能将巨大的阴影投射到大地上……哦,这棵大树是多么令人敬仰啊!我真不忍心看到它倒下!”

“它倒不下的!”芙兰大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