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童话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童话


                离美泉宫的宴会已经没有多久了,人们三三两两地到了宽大的餐厅当中,而皇帝陛下在侍从们的引导下自己的换衣间更换礼服去了,留下的人们在餐点开始之前三三两两地互相交谈。

虽然德特雷维尔夫妇的访问更加像是具有私人性质的访问,弗朗茨约瑟夫皇帝陛下给他们的接待规格也并非,这位可怜的年轻人,就是在他父亲于09年居住过的那个房间去世的。

再算下,他的恩主路易波拿巴和奥地利的过节也不小,这位野心家年轻的时候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在奥地利控制下的意大利生活,还参与了反奥地利政府的烧炭党,最后他的哥哥还在逃亡中死去。

奥地利人既畏惧给自己无数次带失败和耻辱的波拿巴的名字,又蔑视这个没有历史渊源又喜欢攀龙附凤的暴发户家族,他们之所以能够礼遇特雷维尔夫妇,说穿了一是因为他们是奉行实用主义策略,就算蔑视也不明着表露出,二是因为特雷维尔家族毕竟是法兰西的著名门第之一,直到这些老顽固们以表面上的尊重对待。

历史积怨太多,背上的包袱太重。以至于夏尔和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交谈的时候干脆两个人都避而不谈历史,希望能够把不愉快的事情都绕过去而夏洛特的建议也是如此。

可是就算完全避而不谈,旧日的阴影真的能够就这么消散掉吗作为一个穿越时空的旅者,夏尔对这些家族的所谓荣誉和耻辱都没有特别的介怀。所以他能够以毫不在乎的心态,只做对现在有利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心里难受。

而波拿巴和哈布斯堡则不同,这两个家族都背负着难以想象的历史包袱,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姓氏本身就是意义所在,所以这两边的领袖,真的能够完全抛开历史积怨、以现实主义的态度互相交往吗

夏尔并没有把握。也许就算有他的努力,路易波拿巴和弗朗茨约瑟夫这两位皇帝,还是会选择以某种方式兵戎相见。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自己的一切努力会不会就此付诸东流

不行,绝对不行。不管是谁,决不能将我费尽心力所构建的一切成就,轻飘飘地就推倒重,谁也不行夏尔在心中暗想。

“夏尔”眼见自己的一番话让夏尔陷入到了沉思。夏洛特连忙喊了他。“你怎么又走神了”

“哦,抱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了而已。”夏尔收了思绪,然后朝妻子抱歉地笑了笑。

虽然并不知道夏尔到底想到了哪里去了,但是夏洛特觉得是自己无意中的一番话,让丈夫感到为难了,所以心里也有一些歉疚。

“夏尔,抱歉,你的公事我原本不该涉足的,如果我的话不对。你不用放在心上”

“不,你没有错。”夏尔摇了摇头,“相反,正是因为你说得太对了。所以我不禁对我的构想产生了一些疑虑要是波拿巴和哈布斯堡为了无聊的历史积怨不肯走向和解,那我的辛苦不就都是注定白费劲的吗”

“夏尔,患得患失可不像你。”眼见丈夫似乎有些气馁,夏洛特连忙为丈夫打气,“你是如此优秀,谁能够让你的努力白费呢只要你努力了。就一定会有成果的,而且,我和孩子们也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的。”

夏洛特的安慰让夏尔心里放宽了不少。

是啊,我不是孤身一个人在战斗了,而且既然我连现在这样丰功伟绩都能做到,又何必惧怕不确定的未呢

“孩子们对,对的。”夏尔心里一高兴,脸上也重新摆弄出了那种捉弄人的笑容,“那你觉得有多少个孩子比较好呢”

夏洛特湛蓝的眼瞳里面,顿时就充满了怒气,眼看就要发飙了,吓得夏尔连忙把头转了开。

就在这对年轻夫妇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大厅里面突然起了一阵奇怪的骚动。

这骚动让夏洛特终于记起了自己是在哪里,所以只是横了丈夫一眼,然后才看向骚动兴起的地方。

看样子是皇帝要了。

“陛下和伊丽莎白公主驾到”

在宫廷侍从大声的呼喝下,大门被打开了,然后年轻的奥地利皇帝出现在了餐厅的门口。

而他的身边,挽着一个少女。

这位少女穿着蓬松的白色宫裙,皮肤白皙,五官端正而又略带娇俏。她黑色的秀发犹如瀑布一样散落带白纱上,看上去就像是未曾沾染过尘世俗华的公主一样。

不,不是看上去就像,而是原本就是如此。

她看上去并不适应如今的场面,因此揽着皇帝的手揽得很紧。而且此时虽然脸上的表情绷得很紧,虽然目不转睛,但是却频频眨眼,一脸既紧张又迷惑的样子。为了跟上皇帝昂首阔步的步伐,她的脚步十分细碎,只有眼睛里面不断流动的视线,才勉强透露出一点属于这个年纪的狡黠和俏皮。

她看上去就像是个被自己的幸福压得不知所措的孩子,正被母亲第一次带到最盛大的舞会,并且明白自己即将成为舞会上的焦点一样。

也许实情也确实如此。

帅气的年轻皇帝,娇羞的美丽少女,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当中,这一幕场景,犹如一幅会移动的画一样,深深地印刻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

“上帝啊”夏洛特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然后不禁脱口而出。“他们真配”

比起已经目眩神迷的夏洛特,夏尔倒是要冷静很多,在最初的炫目之后,他很快就恢复到了那种异样的平静当中。

确实是一对金童玉女。

他真没有想到,心高气傲、自以为自己一族是欧洲最顶尖豪门因此从不服人的夏洛特,居然也像个2世纪的追星族一样看得目不转睛。

这大概是这个世纪当中最著名的一个童话了年轻美丽、心地善良的公主将嫁给最年轻最英俊的皇帝。

女性心中的梦,还有比这更美的吗

可是,她还是个孩子。

夏尔心想。

说她是孩子,这不仅仅是指她的年纪,更加是指她的心理。她从小就生于一个家境良好的贵族家庭虽然他父亲的头衔并不是顶级,而且血统上有纠纷,但是也算是王室成员,备受父母亲的呵护,从没有体会过人间的险恶。

等到了少女时代,还没有真正见识社会哪怕仅仅是上流社会,她就被弗朗茨约瑟夫选作了未皇后的人选,

她在还不知道成为皇后该是一份什么样的活的时候,就要被扔进哈布斯堡这个大坑里面,真是不知道算走运,还是算不幸呢

她只知道自己的幸运,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义务和命运在等待着自己。

年轻真好。

夏尔默默地心想。

而就在这时,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也带着这位公主,慢慢地向特雷维尔夫妇走了过。皇帝换了一身礼服,这绚丽的礼服将他的未婚妻衬托得更加清秀脱俗。

他笑得十分开心,仿佛是想要在夏尔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幸运似的。

真为你们感到心酸,两位孩子。

终有一天你们的童话将抵达终点,而我和我的妻子,将加冕为王。

带着令自己也十分惊诧的冷静,夏尔轻轻地拿起了酒杯。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