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梦想与实践

第一百一十五章 梦想与实践


                如果说法兰西的南方是丘陵丛生的种植葡萄的圣地的话,那么北方的乡村就是每一个农夫都会为之自豪的农田。

夏秋之际的麦田,犹如金黄色的海洋一般,绵延无际。触目所及之处,饱满的麦穗在微风当中轻轻摇动,真如画一般的景象。

在这大片的金色海洋当中,有一些屋子犹如孤岛一样矗立在农田当中。这些屋子非常幽静,墙壁斑驳,少有人踪,也许它本身就是上百年历史的寂寞无声的见证者。

如果是一个艺术家,他也许会对这一幕幕辉煌壮丽的乡村场景心神迷醉,徘徊徜徉在这些小屋当中,唯恐漏掉任何一点灵感,而对于那些不幸被强行带入其中的访客说,被囚禁在这单调的金色海洋当中,未免是过于枯燥的刑罚了。

一位梳着白色的分,身形微胖的老人就有如此感觉。在远眺了不知多久的麦田之后,他终于难以忍受那种漫无止境的等待所带的焦躁感了,他抬起腿,就想踏出这间屋子。

自从前两天被人秘密押送到这里之后,他们就一直被禁锢在这座被农田所包围的庄园当中。虽然生活待遇还行,但是自由被限制了,哪儿也不许去,每天只能在这座乡村宅邸当中四处逡巡,犹如是被软禁的囚犯一样。

“请站住,先生!”然而,旁边骤然响起的呼喝声,和那个人手中抬起的枪,瞬间掐断了他这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这个老人停下了脚步,却转过头怒视着自己的看守者,镜片后的眼睛,因为愤怒而微微有些脸色红。

“我抗议你们对我们的处置!如果你们想要对我们不利,那你们现在就该杀死我们,如果你们想要对我如同宾客,那么就应该让我行动自由!我抗议你们把我们拘禁起的做法!”

“先生,您尽管抗议吧。”他的看守者却一点也不在乎,“我得到的任务是让您一直呆在这儿。并且确保您的安全,至于对您的情绪,上面并没有要求,我也管不着。”

这略含讥讽的答。让老人更加愤怒了。

他这么多年在家里养尊处优,可从都不习惯于这样的待遇。

“让我去见特雷维尔!这这算什么话?!我有那么多事情要办,他居然能把我就抓到这里?这个混蛋!”气愤之下,他不管不顾地骂了起。“你们快去告诉他,我要见他。而且我没有时间再等待!”

“既然他已经把您抓到了这里,那么我想他就能把您抓起。”这个看守者给出了一个富有哲理性的答,“先生,您既然知道您已经被逮住了,丧失了自由,那么您为什么就还要以为您可以要求他做这做那呢?”

如此犀利的反驳,让这个老人一下子理屈词穷,他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行了,您还是等等吧。特雷维尔先生可不是那么好见的,您不知道他一天都有多少要事要做?”看守者笑了起,“反正这里除了女人和自由之外什么都不缺,您不如再看看风景算了?”

“我我”老人还想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从远方的麦田当中隐隐出现,犹如金色海洋当中的一个小黑点。然后,这辆马车向这边疾驰了过。

老人心里开始重新充满希望。

很快,马车就在屋子外面的空地上停了下,然后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丝绒礼帽的年轻人在两个拿着武器的随从的簇拥下走下了马车。

仅仅看他第一眼。老人就确定了这个高个子的金青年人一定是他在等的人,因为他太显眼了,而且年轻得过了分。

而这个年轻人,也饶有兴味地打量了一下老人。然后微笑地凑了过。

“别祖霍夫伯爵?”他试探性地向老人询问。

“是的,我就是!”老人以字正腔圆的法语,没好气地答,“那么您就是德特雷维尔先生了吧?”

“是的,我就是。”夏尔脱下帽子,朝他躬身行礼。“我很荣幸能够见到一位像您这样声誉卓著的贵族。”

“然而您却给了我们一个让人始料未及的欢迎仪式,特雷维尔先生!”老人的脸色一僵,然后以严厉的语气对夏尔说,“我原本以为您应该会对我们有足够的尊重。”

“哦,非常抱歉,您的要求十分急迫而且令人为难,虽然看在您的份上我勉强答应了,但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不得不采取一种必要的措施”夏尔一边笑着朝他又躬了躬身,一边又伸出了自己的手,“请您理解我一下,您想要让我把一大群人安全带进法国,虽然我相信您的信誉和保证,但是万一其中有什么人头脑昏,在法国造成了什么令人遗憾的事件的话我不可能不受到追究,我想请您理解一下我必要的谨慎,毕竟我真的帮助您让他们安全到了法国。”

夏尔彬彬有礼但是却不卑不亢的答,让老人又是微微一僵。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但只是轻轻一触就缩了。

“这样说您确实不打算将我们交给沙皇?”

“是的,我当然不打算这么做了,否则我一开始就不会花费力气将您和他们带进。”夏尔马上点了点头,“虽然您可能对沙皇说是敌人,但是对我说绝不是。”

老人总算暗暗松了口气。“好吧,至少我的钱还是花得物有所值的。”

“我但愿您不要再跟其他人说这个。”接着,夏尔看了看四周,然后又笑着跟老人提议,“伯爵,要不我们去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谈谈吧?”

“正合我意。”老人挺了挺腰,现在他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说实话我本这次溜过就是想要见见您的,没想到您却用这种方式接见了我,真是让我始料未及。”

“见我?”夏尔停下了脚步,有些奇怪。

“是的。见您。”伯爵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睛,“虽然那些人被沙皇追捕,但是我并没有,我只是顺路过见见您而已。”

“这可真是让我意外。”夏尔确实有些意外。“这是我妻子陪嫁过的庄园。我平时懒得管这里,所以条件可能有些简陋,好在还是很安全的,我想您应该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

接着,在庄园的管理者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到了一间简陋的房间里面。

“那么您现在就可以满足我的好奇心了吧?伯爵先生,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您暂时放弃您在俄国养尊处优的生活,冒着生命的危险,法国见我呢?我想我个人是没有这种魅力的。”一坐下,夏尔马上就问了伯爵。

“您当然没有,我是为了理想而的。”伯爵没好气地答,“而您,对我的理想有帮助。”

“我想我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夏尔还是十分奇怪,“您为什么这么想呢?”

“您是法国外交界的新星,而且深得波拿巴的信任。另外您对沙皇政府十分不友好,而且据我猜测,您和波拿巴一起,即将成为沙皇陛下的最大敌人之一,仅仅因为这个,您都是我值得交好的朋友了。”伯爵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严肃,“是的,先生,我想我清楚一件事,您的法国将很有可能同俄国交战。”

“您”夏尔下意识地想要否认。

“先生。不要否认了,我们有我们的信息通道。”伯爵抬起手,制止了夏尔的话,“你们的血里面就有反俄的因子。更何况你们现在还得到了英国人的附和。”

夏尔一时没有说话,继续盯着这个老人,但是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动摇。

“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先生,这跟您跑过见我有什么关系呢?”他还是对和俄国交战一事不置可否,“我个人是深爱和平的。对俄国人也没有任何恶意,如果真的生什么事件的话,那也只能是命运在作弄我们了。”

“不管您出于什么理由和俄国交战,但是如果俄国输了的话,沙皇的威信必将大损,这就十分有利于我们的事业。”伯爵并没有理会夏尔无意义的辞令,径直地说了下去,“而我我乐意在让您和波拿巴成功打败他们的事业当中出一份力,至少对俄国的情况我是十分了解的,也有人乐意听我的话。”

因为十分惊诧,夏尔微微地怔住了。

别祖霍夫伯爵是俄国最大的富豪之一,肯定势力也十分庞大,他如果能够暗中帮助法国的话,无论是传递情报还是暗中搞破坏,确实有可能作出很大的贡献。

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他本身就是俄国的既得利益者啊?

但是说他在开玩笑又不像。

夏尔想了很多,但是还是抓不到头绪。

“先生,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您是说您打算卖国?”片刻之后,他抬起头问老人。

然而这个老人却并不为所动,反而直挺挺地看着夏尔,“我并不认为一个如同现在俄国一样,奉行令人窒息的****统治和农奴制度的国家是我的祖国,我爱俄罗斯,所以我需要推翻沙皇的统治。”

“可是,在他的统治下,您是贵族,而且据我所知是最富有的地主之一。”夏尔严正地指出了这个事实。

“没错,我是贵族,我拥有难以计数的财富,但是这并不能让我泯灭良心!”皮埃尔别祖霍夫伯爵大声喊了出,“我和俄罗斯任何一个有良心、有道德感的人一样,反对那些这个多少世纪以让我们民族血流不止的罪恶!而沙皇的****,是这种罪恶的集大成者,也是主要的保卫者,如果将它推倒,我们就可以将这个伟大民族从可怕的奴役当中解救出。”

“为此您乐意帮助外**队击败俄罗斯?”夏尔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我愿意如此。”别祖霍夫伯爵高傲地点了点头,“先生,也许您很难理解我的想法,但是我可以告诉您,如果有别的办法可以成功的话我不会这么做但是,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仅仅靠我们的力量是难以直接打垮沙皇政府的。我需要帮手,敲烂它的利爪,既然如此,不管帮手自于哪里。它都值得我去求援。”

夏尔还是迷惑不解地看着对方,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别祖霍夫伯爵看着这个年轻人,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先生,如今的俄国大致是什么样,您应该清楚的。它名声不好,也不配享有好名声没错它就是个****和奴役的大监狱,除了一小群人在辉煌的大厅里面狂欢作乐之外,其他人都不得不在烈火中煎熬受苦。我的妻子,是一位公爵小姐,她嫁给我的时候,陪嫁是几座村庄,也许您觉得和您的妻子差不多,您不是也得到了庄园吗?但是您错了几个村子,它的土地、村舍。连同上面的人,都被作为嫁妆转给了我的妻子,这是合法的财产转移。您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吗?人同我们这些贵族同样流着血,会呼吸,会受伤,会痛苦的人,在我们俄罗斯,是一份可以继承可以转移可以买卖的财产,我们这样的人爱怎么对付他们就怎么对付他们,他们就像牛马一样得给我们干活上帝啊。如果他们想要为自由逃跑,那就是在犯罪,要被抓捕甚至处刑,尽管我们根本说不清他们有什么罪!”皮埃尔别祖霍夫伯爵的嘴角微微抽动。显然已经引动了心中的怒气,“特雷维尔先生,在帝国现在政府有无数的御用文人,他们会为这样悲惨的恶毒制度辩护,但是我可以告诉您,凡是为奴隶制辩护的人。不是心怀恶意的傻瓜就是嗜血成性的变态狂,也许两者都是。在俄罗斯不管出身如何,有良知的人都会承认这一点,否则我们就会把自己堕落到美利坚那些庄园主及其后代的地步了!既然这一切必须改变,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拖延下去,让罪恶延续更久呢?我应该为此努力。”

“我明白了,您是十二月党人。”夏尔好像恍然大悟了。

“不,我曾是,但是我现在不是了。”老人瞥了他一眼,然后高傲地抬了抬头,“我的那些朋友们,他们个个是十分可爱的人,但是他们不是真正能做成事的人。他们为了个人道德的圆满,宁愿抛弃一切,那种崇高的牺牲精神我十分敬仰,但是这种愚蠢的道德洁癖,这种光有理想却不肯脚踏实地的空谈,只会让他们的事业一事无成,不过他们中的有些人也许不在乎这一点,因为在他们看殉道者的光辉高过真正脚踏实地的革命者”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皮埃尔别祖霍夫伯爵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了,“他们不知道我的打算,如果他们知道,肯定会反对我的,他们要一次洁白无瑕的革命,哪怕成功的希望如此渺茫。然而,我不能这么愚蠢,因为我是他们的组织者,也是最为重要的人士之一,多年我花了无数的金钱和精力培育他们,他们可以去殉道,但是我必须让我的付出物有所值,没错他们想要一次纯白无暇的殉道,而我却想要一次粗劣肮脏的革命!”

“你既然在那个时候呆过法国,那您应该知道,我们在革命当中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而不会被几个热血的名词就闹得头脑昏。”夏尔依旧十分冷静地看着他,并没有被他所感染,“很显然,不管最开始的理想是多么纯粹,动机是多么高尚,最后鲜血和烈火总会不可抑制地烧起,直到把一切吞噬为止。”

“也许很多人会枉死,会葬身于本不该烧向他们的烈火当中,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如果他们需要道歉,我会跟他们不停道歉的,花我的一生时间去道歉然而,前提是他们要为之前帝国给人民带的痛苦和灾难道歉!那么多人一生下就失去了自由,早早在奴役当中丧失了生命,最后默默无闻地像一条狗一样死去,他们更值得要一个道歉,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也许是因为心情十分激动的缘故,别祖霍夫伯爵花白的胡子也一跳一跳地,眼神中似乎烧着火,“一个沾满了鲜血的正义,总比每天鲜血淋漓的罪恶要好。也许这个正义的到意味着吞噬很多无辜者的生命,但是它不会带一片白茫茫的废墟,在烈火燃尽一切之后,新生的草会从荒原当中长出,让它变成一片沃野”

接着,他斜睨了夏尔一眼,“至少,你们法国不就是这样的吗?虽然还有各种各样糟糕的问题,但是至少我觉得比现在的帝国要好,我并不指望我能把俄国变成人间天堂,从此再无忧患,但是如果俄国能至少变成法国这样,我就已经作出了无比巨大的贡献,至少足以让我安心进棺材。”

“您就是说,您想要帮助我们尽可能地打败沙皇的军队,给您创造动革命的条件?”夏尔终于明白了,接着,他又沉默了很久,“我承认这对一个实用主义者说,确实是一个富有逻辑的高招。”

“是吧?如果是您也会这么做的吧?”老人突然笑了起,然后摊了摊手,“但是我不会跟我的人承认这一点,他们要洁白无瑕的革命我就给他们。”

“聪明。”夏尔由衷地赞了他一句,“但是您有没有想过,比起革命,我们并不是十分厌恶沙皇政府。”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们的合作仅有这一次而已。”老人耸了耸肩,“至少现在您应该不会拒绝我的帮助吧?而且我们并不是想要皇室所有人的命,如果有人接受一个宪法的话,那么继续保留君主也并不那么难以忍受,我是个不那么讲纯粹的人。”

“也许不会。”夏尔点了点头,“可是在之后,如果沙皇陛下要求我们绞杀您的话,我想法国政府是不会拒绝的。”

“我感谢您的坦诚,特雷维尔先生,这实在让我吃惊。”老人朝夏尔笑了笑,“但是您要的话尽管吧!如果西方干涉,我到时候会组织义勇军抵抗你们。我们背靠国土,而你们是承担不起几千公里外大军的持续消耗的,法国人民的伟大实践告诉了我这一点,我不相信俄罗斯可以做得更差。如果那一天真的临的话,我将为这个得到新生的国家奉献一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