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先行交易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先行交易


                在不置可否的外交辞令之间,夏尔用外交官们特有的模糊词句透露出了他对支持别祖霍夫伯爵的计划所提出的条件。

而伯爵没有经过什么犹豫就答应了他。

这不足为奇,虽然表面上说得豪气干,但是并没有人真的喜欢同欧洲列强一同作战,至少伯爵不会喜欢。他要做的是一个改造国家的活,在事业成功之前,他最担心的是外国的干涉,而不是干涉别国的事务。

“我对欧洲各国人民没有任何恶意,对法国人民更加是充满了好感,所以我本就不想同任何人为敌。”伯爵十分干脆地看着夏尔,然后扬起了手,“只要给我们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们会尽我们的一切努力,将俄国建设成为一个自由和繁荣之邦,一个对欧洲邻邦只有善意和帮助的国家,我们绝不会做那些有损于欧洲利益、或者像旧日的沙皇那样用枪炮威胁欧洲人的事情,所以我可以答应您的条件,我保证我绝不会让俄国参与到欧洲的无谓纷争当中去,它将只为保卫自己的福祉而战。”

在夏尔面前,别祖霍夫伯爵滔滔不绝地说出了一堆十分悦耳的话,保证自己一旦掌权,就绝不会让俄国再介入到欧洲的纷争当中,更加不会成为法国的阻碍。

不过,很可惜,尽管他说得如此动听,但是夏尔并没有照单全收。

俄国就是俄国,不管俄国是和以前一样的封建****政体,还是君主立宪制政体,抑或是共和国或者别的什么政体,俄国的基本国家利益还在,它固有的野心也还在。就伯爵说,也许他是真诚的,但是这种真诚在国家利益冲突面前,不会有多少意义。

只要俄国从战争和政治动乱的泥淖当中走出,恢复过去曾有的实力。它就不可避免地会想要向欧洲扩张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而到那时候,想要称霸欧洲的法国,就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正如法国今天这样看待俄国一样。

所以夏尔根本就不会跟对方提出什么“我支持你。 以后你一定要和法国永久保持友好”的幼稚条件,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不管别祖霍夫伯爵答不答应,都没有任何意义。

他所奢望的,也只是别祖霍夫伯爵造成的动乱。能够拖住俄国更长时间。

总结起,伯爵的事业能不能成功,对他说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他只希望俄国在战争中和战争之后的动乱党总遭受尽可能大的损失,以至于难以给法国未一段时间的行动造成任何阻碍仅仅为了这个,他也要大力帮助伯爵。

“我很高兴您能够拥有如此崇高的理想,伯爵。真的,我十分感动。”夏尔十分热忱地看着对方,“同您一样,我也希望能够为欧洲的福祉而作出自己的贡献包括俄国人民的。所以。我并不反感您的理想,并且并且乐于见到您的愿望成为现实。”

眼见这个小子终于吐出了一句着了边际的话,伯爵的心里终于一松。

“我可否将其视为是您的某种保证?”

“我只能说,这是一种假设性的保证。”夏尔并没有如他所愿的直接答应下,“假设,在未的某一天,法国在命运的作弄下不得不同俄国去战场上争锋的话,那么,为了胜利,同时当然也是为了俄国人民的福祉和自由。我们乐于接受和您一起,反对沙皇、希望解除一切可怕的奴役。然后,我希望那时候,一个新生的俄国。能够如同您所希望的那样,对整个欧洲怀有善意,也不希望再去掠夺和奴役欧洲其他民族和国家”

在夏尔平静地说出这一袭冠冕堂皇的话时,伯爵一直在观察着他,然而他却没有表露出任何表情,让对方捕捉不到自己的任何一点想法。

这个人看上去年纪轻轻。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如此老练!伯爵在心中暗自感叹。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的目的总算达到了。他得到了一个承诺,而且确定了和法国人的联系这种联系在未需要的时候,肯定是会对他的事业有极大的帮助的。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至少我们现在可以做朋友了?”既然切实的保证看无法得到,他退而求其次,先和对方达成某种私交。

“我想这是我的荣幸。”夏尔慌忙站了起,朝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对我说您是一个可敬的前辈和长者,您的理念和理想也十分让我敬佩。我确信您依靠这些能够让自己成为一个伟人。”

“如果我拯救了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话,我想我确实可以做个伟人。”老人并没有谦逊,而是同样站了起,伸手和夏尔握住了,“同时我谢谢您的帮助,尽管这种帮助并没有立刻到。”

两个人的手再次握在了一起,这一次他们握了很久。

“那么我现在能够为您做些什么呢?”

“先,我想要我的自由,因为我法国并不是仅仅为了见您而已,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伯爵并没有客气,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另外,您再给我安排一张护照吧,我在近期就要离开法国不过,我希望这次的护照,不要再有问题了”

“这两个意见我都可以答应。”夏尔没有经过任何犹豫,直接点头答应了下。

“其他的人也请放走他们,他们都是我信得过的人,而且对法国没有任何恶意,拘禁他们实在太过分了。”伯爵再度提出了他的要求。

“这个要求我真的有些为难。”夏尔朝他歉意地笑了笑,“要不这样吧,我可以给他们有限度的自由,但是他们只能在巴黎周边自由活动,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跟我的人报备,如果要离开巴黎则必须要我的人陪同。先生,我知道这种条件很苛刻,但是请理解我的顾虑。”

伯爵再度犹豫了一下,思索夏尔提出的条件,最后还是勉强地答应了下。

“好吧。如果您非得这么做,那么我也没有办法,我会跟他们说一下,让他们按照您的话办的。”

“真的十分感激您的大度。”夏尔由衷地笑了起。“那么您还有其他事情要我办吗?”

“我想让我的儿子安德烈以后长待在法国,让他负责我们的私下联络,这个可以吗?”伯爵继续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当然可以了,安德烈是个好人,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很喜欢安德烈。只要他想要呆在这里,没人能赶走他。”夏尔耸了耸肩,继续大度地答应着对方的要求。

“这个败家子儿,天知道他得多浪荡才会让你们都喜欢他的!”看到夏尔这么评价他的小儿子,伯爵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苦笑了起,“哎,我对这个小儿子就是太娇宠了,结果让他变得这么不成话!安德烈,安德烈。我真的辜负了这个名字啊”

“听上去那个安德烈是您的朋友?”夏尔好奇地问。

“是的,那个安德烈叫安德烈博尔孔斯基,是一位心地十分良善的爱国青年,他仁慈睿智,乐于助人,而且对谁都不坏恶意,对我也有很多帮助”伯爵叹了口气,好像忆起了什么。

“他现在还在吗?”夏尔随口一问。

“不,他死了几十年了。”伯爵平静地答,“从一八零五年起。他和你们的皇帝打了很多仗,最后死在了法国入侵俄国的战场上如果足够凑巧的话,可能还是您爷爷的部下干掉他的。”

夏尔突然感觉十分尴尬。“呃呃”

“您不用感到抱歉,打仗的事情谁能控制得了呢?子弹是不讲情面的。您也没有义务为几十年前的事情负责。我提起这个也不是想向您控诉什么。”伯爵还是出乎夏尔预料的平静,“另外,我为他的死感到光荣而不是惋惜,因为他是为了保卫俄罗斯母亲而死的,这种死法比在病床上哀嚎着死去要好一万倍。如果某一天,在外国对俄罗斯新一轮的入侵骤然临的话。我也会拿起我的枪,和我的这位朋友一样战斗,我希望命运能够赐我一个同样的死亡,让我为俄罗斯母亲必然得到的胜利添砖加瓦。”

“我我很欣赏您的爱国热情,不过我倒认为人活着比死了更好。”夏尔以笑容含混了过去,以避免和他进行有关于几十年前的那场战争的争论,不然的话他夸也不好贬也不好。

“是啊,是啊都几十年了我也没必要提了。现在我们得谈的是另一个安德烈。”伯爵也笑了笑,“我还想请您帮我一个忙安德烈不是一直承蒙您的帮助,往法国进口淀粉吗?我希望您能够帮助他把这份事业扩大一下,让他能够把我领地内的农产品尽量多地卖到法国的当然,我可以保证,我会给最为优惠的价格。”

这突如其的话,让夏尔一阵惊愕。

别祖霍夫伯爵刚才还是一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的样子,现在却突然提到了商业上的问题,而且还这么兴致勃勃,这实在让他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

“既然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了,我想这种惠而不费的帮助您是不会拒绝给予的吧?”伯爵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我已经看出了,您在法国的权势真的很大,港口的人也给您卖面子,所以如果您要帮忙的话,这点小事是能够做到的。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将互相之间的金钱和人员往隐藏在商业当中了。不光是我的人能法国,您的人也可以去俄国,用合法的农产口进口商的名义,有我在,没人会怀疑。”

呃这个说法倒是很有道理啊?夏尔不由得心动了。

“然而,您也可以从中获利颇丰。”他不由地又笑了起,“我还以为您更看重的是理想呢。”

“理想固然重要,但是要实现理想,钱是必不可缺的,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不是一个固执的人,反而喜欢脚踏实地。为了我的事业,我的开销可大得很,我必须想尽办法经营我的那些土地,才能够筹集到足够多的资金进行这场伟大的冒险。”伯爵一点也没有尴尬的样子,“别看我是一个糟老头,这些年我已经让我自己成为了一个足够优秀的经营者,很多人都效仿我。”

“那真是令人意外啊!”夏尔忍不住感叹了一句,“那好吧,我们合作愉快,伯爵先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