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互诉衷肠?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互诉衷肠?


                “它不会倒下的!”终于被萝拉激怒的芙兰,大声朝对方喊了出。

不过喊出之后,她就后悔了人家这么做就是想要激怒自己,看自己的笑话,真要生气岂不是顺了她的意?

不过,即使勉强收住怒气,她心中仍旧气愤难平。

被人这样牵着走的感觉实在太差了,尤其是被萝拉这样的人。

“请停下。”她瞪了萝拉一眼。“如果您只是为了让我生气的话,又何必做到这一步吗?”

“只是为了让您生气”萝拉禁不住再次大笑了出,“你到现在还是没有真正成长起啊,居然还这么自我中心?没错,我确实喜欢看到您生气的样子,但是这并不是我的主要动机,相反我现在倒需要您的帮助所以,请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停下呢?”

芙兰罕见地皱起了眉头,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对面显然是在等她恳求停手,而且如果现在她这么恳求的话,也许确实能够让那边的村庄暂时幸存下,甚至挽一些人的生命。

但是,她不愿意这么做。

“如果您觉得这样的要挟就可以让我们让步的话,那简直是滑稽可笑了,我之前没有怕过您,现在也不会害怕!”

“我也没有叫您害怕我。”萝拉浑然不在意地撇了撇嘴,然后看了看已经被自己用伞打得支离破碎的灌木丛,“现在我们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吧,我是十分认真地在办父亲交给我的事业,哪怕一路放火我也要做下去,而我现在十分需要您的帮助。那么您呢?难道您真的甘于就这样成为不起眼的小跟班吗?我看未必吧?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已经给了您推动力了,用不了多久外面人人都会传说我们两家人已经勾结起了,在您一家的授意之下,现在我们到处横冲直撞”

“我会否认的。”芙兰冷静地答。

“您否认也没用,其一。您的哥哥在人们心中的名声并不好,或者我该说非常差?”萝拉冷笑着收了自己的伞,“其二,人们就是认定您哥哥那样的人一定会丧尽天良干坏事。因为他拥有了人们梦寐以求的权力,人们觉得自己身处那个位置的时候也会这么干。”

“他们怎么想我不管,总之您休想用这种方式逼迫我表态,”芙兰却一点也不为她所动,仍旧坚定地看着对方。“我哥哥说过,受人威胁的时候决不能对威胁忍气吞声,不然的话新的威胁会接踵而,因为人家已经自觉把握住了你的弱点这话我觉得再正确不过了,如果您以为用造成既成事实的方式就可以达成目标的话,那我告诉您,您大错特错了!”

“你”如此不留情面的话,让萝拉脸色一暗,就连伞地不自觉重重地戳了一下地面,“您尽管自鸣得意吧!”

她如此生气。是因为那一天,有个人同样在她面前宣称自己不受威胁,然后还这家人确实傲慢冷酷得令人憎厌。

“我并不是自鸣得意,自以为是的人是您。”芙兰冷冷地敬,然后转身就往玛丽的身边走了过去,“别忘了,现在当权的人是我们,不是您!您有钱,但是您并非国家!”

“那好,如果您如此践踏我的好意的话。那么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让火光烧得更猛烈吧,我想他们的哀嚎是能够给我们带足够的愉悦感的。”萝拉被她说得心里也有些怒了,“如果我不能让您和我站在一起的话。至少您也演不了圣女了不是吗?”

“您憎恨我就是因为这个吗?”芙兰反问。

“我不憎恨您,恰恰相反,在我们还是同学的时候我就非常欣赏您,因为您的头脑才情足以同我媲美。但是您有一点确实让人难以忍受。”萝拉大声答,“我受够你总爱扮演出一副乖巧善良的样子了!从认识你开始,你就爱在老师和大家面前摆出这幅样子。你总爱这样,你一直都这样!人人都厌恶我,害怕我,其实难道我们不是一样的人吗?莫非你有个特雷维尔作为标缀就真的高贵了多少?明明血都是和我一样冷的,为什么要装作这样,平白把我们两个人应该共同领受的憎恨都抛到我一个人身上!”

当向芙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之后,萝拉心中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畅快。

这些话在她心中已经隐藏太久了。

她打从见面一开始就在这位同学身上现和自己一样的气息了,然而对方却一直在用似乎天生的伪装掩饰自己。她最为不忿的也就是这样一点。

“您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从小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您是什么样的?您要什么就有什么,而我旁边却只有一个人照顾我!告诉您吧,您的傲慢早就让我难以忍受了,我过誓要让您自作自受结果我真的做到了!”芙兰怒视着对方,同样几乎是喊了出,“还有,您说我装?没错,也许是这样,但是您觉得这样很轻松吗?明明血是冷的强行让自己热起,对每个嘲笑过我的人、对每个我所厌憎的人都笑脸相迎,这是多么让人难受,您体会过吗?我这么做不是因为我喜欢这么做,我也多希望和您一样傲慢!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从小就会判断自己的地位,我知道我不能和您一样任性,只能嫉恨您的任性。更重要的是,我我的哥哥喜欢天使一样的我,那既然如此,我做一个天使又有什么错?您将这种伪装视作狡诈,我倒觉得这种伪装是一种牺牲,是多让我甘之如饴的牺牲啊说起这里我倒是有些感谢您呢,让我扮演不了天使了。”

这两个曾经勾结在一起,又曾经闹翻过的“朋友”,就这样,在霞和火光带的粉黄色辉光下互相怒视着,居然互相间第一次直抒胸臆。

片刻之后,萝拉的脸色终于慢慢地松垮了下。

这对兄妹,既让她觉得可憎,又让她觉得可怕,但是在内心深处,莫名其妙地又产生了一丝丝的羡慕。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打算杀死哥哥的啊。

“嘁,真是恶心,居然把那么疯狂的事说得这么光荣。难道您觉得我会祝福您?”

“我乐意。再说了,我也不需要您的祝福。”芙兰终于也冷静了下,“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您这么记恨。”

“您不也一样?”萝拉眯起了眼睛,然后转就往自己的马边走,“好吧,既然勒索无效,我对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请您按照承诺办好您应该办的事情,如果您办不成的话,请早点告诉我,因为我还会去找别的路子的。”

“我们不受威胁,您早该明白这一点了。”芙兰脸上微微浮现出了微笑,“另外,我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您也应该对我有信心,我会把一切都办成的。今天的事就算了,这段时间内,我请您安分一点,给我一点儿空间。”

“哼。”萝拉不置可否,骑上了马又朝后面奔驰,“今天我会把挡路的都踩个稀巴烂,明天怎样到时候再说!”

“芙兰,这是怎么事?”一跑过,玛丽就低声凑到好友的耳边问,她也被远处的冲天火光搞得有些震惊,“是萝拉他们干的吗?”

“是的,就是他们干的。”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地将萝拉的意图告诉了好友。

“真是过分!”玛丽也十分恼怒。

“她想要要挟我,但是她不会如愿的。”芙兰皱着眉头,“她刚才虽然说今天之后就暂时停手,但是我怕她说话不算话,得防着她一点。不然她到处闹事的话,我我就很难办了。”

“对,这个人确实应该防着点儿!”玛丽马上附和。

“你接下去去找人吧,让他们住手,不要再做这种事。”

“找谁?”玛丽问。

“找我那个亲戚,还有那个一同车站里面迎接我的上尉,他是我哥哥提拔的,而且我看他还想继续蒙受我哥哥的关照,所以他应该乐于听从我的命令。”芙兰以一种出乎预料之外的冷静对好友交代着,“既然萝拉他们敢这么做,警察是一定会被他们买通了,但是我想即使如此他们也不愿意对抗军队,所以只要我们足够强硬,他们就只能暂时收手。”

“如果军队出面的话,应该可以”玛丽陷入了沉吟,“可是,要不要告诉先生呢?”

“暂时别告诉他,我得自己办完!”芙兰突然说,“不然萝拉会小看我。”

玛丽仿佛是在看疯子一样看芙兰。

都这个年纪了还搞这种意气用事?

但是芙兰还是看着她。

“好吧,如果萝拉没有再闹事的话,我就暂时不告诉他,不过别人我可没办法保证他们不说。”玛丽苦笑着答应了。

“我会威胁他们的,不用担心!”芙兰轻笑了起。

接着,她也翻身上马,然后跑到了那天车站接送萝拉的那个高瘦中年人的身边。

“您给我听着,如果您想要命的话就不要跟着萝拉疯,我是拿她暂时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要您付出相应的代价,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接着,她纵马驰骋,离开了这片沃野。(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