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四章 欺瞒与爱怜

第一百零四章 欺瞒与爱怜


                如同夏尔所预料的那样,当夏尔拿着驻奥地利大使的信件到自己的家当中时,夏洛特果然喜不自胜。﹝〔“夏尔,看我说吧,弗朗茨皇帝果然还是看重你的!一听到你想要过去访问,他连忙就同意了。”

“正式的邀请还没有过,眼下还不能这么说。”夏尔只是微微笑了笑。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们还会反悔吗?正式的邀请很快就会过的。”夏洛特不以为然地摆了摆脑袋,“我现在先给我们两个准备一下行装吧,免得到时候启程的时候匆匆忙忙”

“交给仆人办吧,你现在需要的是静养,可别让自己太劳累了。”夏尔拉住了她的手,关切地看着她,“夏洛特,我最后再劝你一次,这次就让我一个人过去吧,趁还得及。”

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对头,但是他的这种关切确实是真心的。

虽然在外面的时候总觉得“以我的地位在外面鬼混又有什么关系”,但是当看到夏洛特的时候,这种想法却又悄然被愧疚感所取代了很多出轨的丈夫其实都有这种纠结的想法。

没错,他觉得对不起夏洛特,于是暗地里决心用加倍的温柔补偿自己私下里的不忠。如果是有经验的妻子,可以很快从丈夫的这种饱含着愧疚的温柔当中看出某些危险的端倪,可是夏洛特毕竟出身于一个从小就享受着各种逢迎奉承的家庭,所以她暂且看不出这种殷勤背后所隐藏的可怕真相。

“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不害臊了?!”夏洛特微微红了脸,貌似在呵斥他,却没有抽自己的手,“我怀了你的孩子,所以一下子就这么宝贝我了?在你的眼里我就只能派上这样的用场对吧?”

“夏洛特!别闹脾气了!”夏尔一把搂住了她,于是夏洛特隆起的腹部也轻轻地触碰到了他的肚子上,这种奇特,“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妻子。所以我会尽我所能地关心你,想方设法过得舒适听我劝告吧,这去奥地利可远得惊人。”

在夏尔诚恳的视线下,夏洛特稍稍动摇了。最后她垂下了视线。

“谢谢你,夏尔。不过,这次我还是打算去,长公主已经重病垂危了,如果我再不想办法见她一面的话。以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夏洛特轻声叹息,然后同样也揽住了他的腰,“还有,有些事情还是我亲自跟他们说明比较好看在我的份上,他们应该就不会太过分吧。”

还没有等夏尔再说什么,她忽然又展颜一笑,“再说了,能够让哈布斯堡的皇帝亲自邀请并且接待的机会能有多少啊?我可不能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啊!”

在夏洛特的笑容之下,夏尔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了,只好继续轻轻地抱住她。“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会满足你的心愿的。”

相拥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微微挣开了他的怀抱。“好了,别闹了,我得亲自准备去。你这个人看上去随和,可以要求可高了,我和你共处了这么多年,才知道你的生活偏好。要是别人帮你准备,天知道到时候这一路上你又哪里不满!对了,家里的事情我们也得安排一下。不能我们两个一走就没人管了。”

“你说得对,确实得好好安排,家里的事你负责安排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对妹妹的安排说过了夏洛特听。

一听到夏尔居然打算把芙兰派到南方去办理重要事务,夏洛特登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不过,她想想去,确实找不到比芙兰更好的人选,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反对既然都说了要尽弃前嫌。 (〔〔<那现在再一直为难她的话,总归是不太好。

“可以,我也同意这样的安排。”寻思了片刻之后,她同意了夏尔的做法。“她是我的小姑,也是我们家族的成员,我当然信任她了。”

“太好了,夏洛特。”夏尔十分高兴,于是将头微微向她的脸凑了过去。“,我们先为这一阶段的胜利庆祝一下!”

“你真是恶心!都什么年纪了还这套!”夏洛特皱着眉头斥骂了他,但是却反而闭上了眼睛。“爸爸爸爸都要了,你快点儿!”

正当两唇即将相接的时候,小客厅的门口却传了一声轻咳声。

“咳,其实就算我了,你们还是可以继续的。”

听到了这突如其的话之后,两个年轻人骤然变色了,然后快地从拥抱中分开了。

“爸爸!你都了怎么不做声!”夏洛特满脸怒容地冲她的父亲、现任的特雷维尔公爵大喊。

作为新任的特雷维尔公爵、同时也是夏洛特的父亲,这位中年人到夏尔家中的时候自然是不需要经过通传的,所以夫妇两个没注意的时候,他已经应邀到了这里,然后不期然间看到了女婿和女儿的亲密秀接着不失时机地开了一个玩笑。

“我看到你们这么亲密,哪里好意思做声。”中年人促狭地笑了笑,“你们可以尽管继续,无视我就好。”

“如果不好意思的话,那就请不要在最后一刻出声。”夏尔平静地看着对方,“不过,您说的也对,我们没必要先理会您。”

“别闹了,夏尔!”

然而,当他再跟夏洛特凑过去的时候,夏洛特却一把推开了他,然后愤愤不平地向父亲走了过去,将自己手中的信交给了对方。“爸爸,这次可是我们最后一次无偿帮助您了!”

“别说得这么绝情嘛,我的好女儿!”公爵一边轻浮地笑着,一边从夏洛特的手中接过了这封信看了看。“啊,我们的夏尔最近这么受欢迎啊!”

“当我们有五十万大军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受欢迎的。”夏尔笑着答,“奥地利人原本痛恨我们,但是现在他们想要利用我们,所以他们乐于对我们殷勤。”

一边说,特雷维尔家族的三个人一边走到了装饰精美的茶几边,然后各自坐到了铺着红色丝绒的沙椅上。

“爸爸。接下我和夏尔会一起暗地里拜访一下长公主,跟她把我们家的具体情况说一下,然后请她通融。”夏洛特先将两个人的安排说了出,“我相信只要他们能理解我们的处境。那么应该就会帮忙的”

“这么说,这件事情已经有了转机了?”中年人很快就明白了过,“不过直接拜访长公主,这样好吗?”

“当然只能秘密去拜访了。”夏尔摊了摊手。

“那那夏洛特现在这样,怎么好去呢?!”中年人还是不太接受的样子。“夏洛特现在怀了身孕,这么奔波的,对身体可不太好”

“我这么奔波还不是因为你们!”一听到这里,夏洛特就没好气地喊了出,“都怨你们这样胡闹,我才不得不跑去人家跟前求情,丢了我们家的脸!”

“夏洛特,可别这么说啊如果不是没办法的话,我们也不想就这么拉下脸求情!”公爵苦笑了笑,“爸爸随口说句话是简单。?但是我们这些儿孙执行起可不是那么容易了,他把大部分财产都变成了固定资金,我们不能动,然后又叫我们去偿还欠款,老天爷,这哪里是那么容易做的事情啊!现在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哪能那么容易就拿出钱,这可是一大笔啊!你对王家有感情这我也能理解,可是我们总是要面对现实吧”

父亲的这一番话,说得夏洛特一时也哑然了。

没错。比起王家,特雷维尔家族毕竟要高上一层。

“我知道了啊,爸爸。”夏洛特叹了口气,“我们会把这些事情办好的。不会让我们家吃大亏。”

“你能守得住立场就好!”中年人也松了口气,“长公主殿下很喜欢你,你到她跟前求情的话,她应该会同意的,再说了,现在王家又没有什么复辟的希望。他们就算一下子搞去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你现在作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家长,好歹也是个旧世家,你的意见她不会不听的。”

“希望如此吧。”夏洛特也满怀信心地点了点头。

“说起这个,我倒是要谢谢你啊,夏尔,”说到这里的时候,公爵又笑了笑,“菲利普很满意你这么快就给他谋到了职位,他现在就在准备,马上就可以动身去图尔了,他说自己会向你学习的。”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夏尔也笑了笑,看上去十分欣慰的样子。“菲利普能做点正事,对大家都有好处。”

依照之前的约定,夏尔通过自己的运作,为自己的堂兄菲利普德特雷维尔谋到了一个卢瓦尔地区教产稽查员的职位。卢瓦尔省是一个十分富饶的地方,当地曾经城堡和修道院林立,教会的资产很多,在大革命和之后的时代牵扯起教产纠纷也很多,对一心谋财的菲利普说,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

可想而知,雄心勃勃的菲利普,一定也打算在那里“大干一场”。

这对夏尔说是好事,他越是积极行动,得罪的人就越多,对他说就越有利。

“谁说不是啊!”公爵也长叹了口气,“哎也怪我,之前对他太放纵了,结果他除了在外面浪荡,什么都不做,我哪里知道他居然还欠了那么多赌债,这个混小子!现在倒是好了,他还知道做点正事了,不管做得如何,好歹也算是个进步,以后也不用太让我担心了”

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会儿之后,他好像有些口渴了,“我说,你们这里不能弄点儿酒吗?我一路赶过,又说了这么多话,嗓子都干了”

“谁叫您不通知就进了!再说了,夏尔最近公事那么多,哪里还能喝酒!”夏洛特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我给你们泡点咖啡吧,你们先等等。”

说完,她直接站起身,然后一步步地离开了小客厅。

夏尔看着她再也不复之前轻盈的体态,心里则暗暗希望妻子在生育之后一定还能够保持住生育前的身材。

正当夏尔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他原本一脸疲惫的岳父,突然又愉悦地笑了出。

“好女婿,趁这会儿我们赶紧把话说了吧!”

原他居然是要支走夏洛特?夏尔微微一惊。

“什么话?”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我听说波拿巴先生准备任命一位行政长官,对巴黎的市容进行大整改。重建很多街区?”公爵一脸诡秘地看着夏尔,“有这事吗?”

“是有这么事。”夏尔迟疑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公爵兴奋地握了握拳头,“那么,短期之内。巴黎的房价必定会大幅上涨。”

“应该会吧”夏尔勉强地同意了他的看法。

他已经知道岳父想要说什么了。

“所以,我现在准备把钱都投在地产上面,我要在巴黎买地买房,等到时机一到我转手全丢出去!”公爵满面的兴奋,“那时候,我一定能够挣上几倍!”

从历史上看,确实如此。

还有什么比在房地产繁荣期到之前大肆购买房地产更挣钱的营生呢?夏尔心里一叹。

“我承认您说得有道理,不过这可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夏尔平静地看着公爵,“别忘了,就算再挣钱的营生。也有亏钱的人。”

“夏尔,我跟你不一样,你现在是国家要人,你没精力做这种事,所以你可能就会疏忽;但是我就不同了,如今我没有了行政职务,就连自卫军的差事也是可有可无,我有大把的时间盯着!只要我盯着,就没人能从特雷维尔这里讨到便宜。只要地产价值上涨的趋势在,这一笔我们就坐定了!”公爵还是一脸兴奋的样子。“再说了,我们还有你在。不管波拿巴选了谁当城建负责人,他肯定要和你交好,那那个时候。我们从他那里得到消息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他要先改哪个片区,我们就先买下那里的地不出几年,我们肯定会大财!”

笑了一会儿之后,他重新看着夏尔,“当然了,好女婿。你帮了我的忙,我会知道怎么做的,该有你的也绝对不会缺!”

虽然公爵说得十分兴奋,但是夏尔却并没有感染上他的激动,反而依旧平静。

难怪他今天这么小心翼翼,先要想办法支走夏洛特才肯跟自己说这个主意。

既然他可以在近期就拿出大笔的资金投资房地产,那么他“现在拿不出钱偿还对王家的欠债”的话,肯定就是谎言。而这一点,自然也就决不能让夏洛特知道,否则可能会打击夏洛特跟王家求情的积极性。

自己的岳父也确实够精明的啊夏尔一边寻思,一边打量着这个穿着精致、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因为保养良好而且精心打扮,现在看不出多少衰颓,反而就像是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一样。

“怎么样,夏尔?你看我这个主意好不好?”公爵眼见夏尔一直没有答,“一起做吧!我能投入大资金,你能给我们找到路,我们一起,几年就能把这个城市榨出汁!”

他需要阻止自家的人财而去讨好王家吗?完全不需要。

他可没有夏洛特那样的坚定价值观。

“我们不能亲自参与进去,不然我们的名字会遭人恨的。”沉吟了片刻之后,夏尔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把钱投入哪家银号或者公司做股本吧,然后让他们再去转手控制别的企业,然后以这些企业的名义再去投机房地产,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受指责了。”

特雷维尔公爵一阵大喜。既然他的女婿夏尔这么说了,那实际上就代表他同意了自己的意见了。只要有他参与进,这个计划还怕不行吗?

在他的预估当中,如果顺利的话,只要几年内,他就能够把自己以后的养老钱都整出,再也不用担心自己需要仰女婿女儿的鼻息至于自己身后怎么办,那就恕他懒得理会了。

“还是我的好女婿想得周到!”他满面喜色地笑了起,“头去我那儿吧,我那儿有很多上好的酒,我们两个可以好好痛饮!”

“这事不急,我们迟早会喝到那些珍馐的。”夏尔若有所指地答。

“你们在说什么?居然这么开心?”这时候,端着咖啡的夏洛特慢慢地走了进。

“没什么,我只是在跟他说你小时候的事情而已。”公爵马上接过了话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你在家里的时候,跟对夏尔的时候可是判若两人,夏尔都听呆了。”

然后,他直接从夏洛特的盘子里面拿起了咖啡,“就说这个吧,她以前在家里可是练了很久,但是在家里可谁都没喝到啊,她自己喝,喝不完就倒了,非不肯让我们也尝尝哎,那时候我就知道了,女儿啊,越宠爱就越不会把你当事,夏尔你以后有了女儿,千万不要学我那么宠啊”

“爸爸!”夏洛特脸色一红,然后睁大了眼睛怒视着自己的父亲。

夏尔也感到有些尴尬,所以什么都没说。

在夏洛特加入后,三个特雷维尔又聊了一会儿以前的趣事,直到深夜时分才离开。

夫妇两个人一直送公爵送到了门口,然后目送他的马车从黑暗当中消失。

“能暂且赖掉账,就这么让他高兴吗?”看着父亲的背影,夏洛特禁不住叹了口气,“那可不是可鄙的犹太人的账,是我们的王上的账啊!”

对贵族说这不是差不多吗?反正都是能赖就赖夏尔当然不会这样对夏洛特说了。

他只是端详着自己的妻子。

夜色下,她的脸白皙动人,尚且年轻的面庞散着令人陶醉的魅力。

这是一个十分坚持于自己的人,她耗尽心力当然,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世界观维持这个家族的财势和名誉,然而得到的支持却寥寥无几,没有人感激她,也没人觉得需要受她的桎梏,就连她的父亲,也暗地里提防着女儿,生怕她给自己带麻烦。

就算我就算我不也差不多吗?

这是个多么无用,又多么鲜明的人啊!

一种混合着惜悯,愧疚的情绪悄然涌上了他的心头,最后化成了一种隐含爱怜的冲动。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他,他忽然抱住了夏洛特,然后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夏洛特。

“夏洛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最后。”

夏洛特先是一惊,然后抬头看着略有些激动的夏尔,接着慢慢微笑了起。

“又在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