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别篇


                1862年2月7日,又是一场大雪。? ??? ? ??

这个冬天的气温比往年相比要低上不少,进入新年之后,气温并没有上升,反而寒意越越浓,雪一场接着一场,把整个大地都染成了单调的白色。

在绵延不绝的大雪当中,枫丹白露宫周围的森林和原野当中的积雪也越越厚,因为人迹不多的缘故,所以这片白色被保留得十分完整,以至于整座宫殿都好像成为了冰宫一样。

然而,虽然这座宫殿外表看上去和白雪一样平静,但是内里却早已经处于一片忙乱当中,火在雪中燃烧。

每个人,不管是随驾的廷臣还是宫中的侍臣侍女,脸上都是焦虑不安的样子,他们匆匆忙忙地四处逡巡,却看不出多少平日里的条理,宫殿内的空气都因为这些人的紧张而显得有些窒息感,仿佛一场灾难即将降临似的。

没错,对这个帝国说,恐怕一场灾难确实即将降临了。虽然没有一个人明说相关的消息,但是宫内的人们以他们特有的敏感性,早已经人人都知道了一个事实帝国皇帝拿破仑三世陛下,已经重症垂危,恐怕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他们在内心里面未必真的很在乎皇帝的生死,但是他们都十分在乎自己的未,而皇帝如果去世的话,那么他们的未就会蒙上一层阴影了,尤其是在帝国现在这种暧昧不清的政治局势下。

不明朗的政治环境,当然会带不确定性,现在每个人都不知道局势到底会走向何方,因此他们自然也就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做,才能为自己谋取到好处、或者至少保住自己。

此时,就连到底谁继承帝国的皇位的问题,也没有人能够完全说得清。

皇帝有合法的婚生孩子,但是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且女儿现在只有六岁,正处于一个还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仅仅这一点。就能够道出朝廷的不确定性到底有多大了。

本,按照法兰西的传统,女性是没有继承王位的权利的,卡佩王朝直系的最后一个国王查理四世就是靠着哥哥腓力五世死的时候只有女儿。而以王弟的身份登上王位的。

而查理四世在死的时候也留下了一个遗腹女,她还是没有得到王位继承权,王位被转移到了她的堂叔叔安茹伯爵手中,而这位安茹伯爵也被拥立成为国王,称腓力六世。瓦卢瓦王朝也由此正式建立。

有这么多历史先例,原本是不该有争议的按照历史传统,皇位应该传给波拿巴家族其他的男性成员,也就是皇帝的堂弟们。

但是,波拿巴家族向就有无视先例的传统,从拿破仑一世陛下开始就是这样。况且,当今的皇帝一直不喜欢他的堂弟们,而且还在之前有意无意地表露出了想要让自己女儿接位的打算,所以本明朗的局势就变得有些迷离起。

皇帝陛下眼看已经熬不过去了,他到底打算在身后怎么样托付这个国家。就成为了一件举国瞩目的焦点。在枫丹白露宫里面,每个人都在暗暗猜测谜底,揣测一直高深莫测的陛下的深意如果走运的话,这将有可能成为他们飞黄腾达的资本。

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比这座宫殿的主人更有资格答了。

然而,这座宫殿的主人,此时却只能躺在布置奢华的卧室里面,在半昏半醒当中看上去永无止境的病痛的折磨。他的头现在十分散乱,大片精心修理过的胡子也凌乱地长了起,眼睛里原本那些激情和野心。现在也只剩下了麻木不仁。

傍晚,就在大雪刚刚停下的时候,皇帝陛下再一次从昏睡当中苏醒过了。

为了能够呼吸到更加清新的空气,他自从去年年底病之后就一直呆在枫丹白露离宫里面。然而他所据为己有的皇位和帝国,享之不尽的荣誉和财富,统统都没有办法让他从病痛当中解脱,哪怕连让他轻松一点都做不到。

他在称帝之前,身体健康就因为寻欢作乐的私生活而大受影响,等成了皇帝之后。享乐无度所带的后果就是肾衰竭就越厉害,初时他还能勉强应付,但是等到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多种并症,病痛几乎成为了他生活的主旋律。

这种绵延不绝的痛苦就像是有规律的潮汐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时而稍稍缓解,时而却以加倍的痛苦突然袭击而,最近这些日子以,这种难以忍受的折磨就越让他感觉痛苦不堪,以至于有时候甚至开始觉得早日离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但是即使病入膏肓,他精于算计的脑袋里面还是留存着一些理智,足以帮助他思考问题。而在这里养病之后,因为宫廷平常不再允许他人打搅陛下,所以他反而有很多时间思考思考那些他不在人世之后的问题。

这些问题中最重要的那一件,自然也就是人人都关心的那一件了。

没错,他也一直在考虑由谁继承他皇位的问题。

因为英格兰王以母系血统的缘故宣称有法兰西王位继承权,继而为了王位归属和法兰西打了令人痛苦的百年战争,所以自那以后,法兰西接受了教训,在王位继承上面严格实行萨利克法,剥夺了王室女性的继承权利,而他只有一个女儿。

本,皇帝陛下是不会把这些条条框框放在眼里的,一心想自己还有时间,还有机会得到一个合法的婚生子。

如果没有婚生子,他也想要将帝国传给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人会反对,但是他可以让每一个反对的人都闭上嘴,耐心地让女儿慢慢成长,接过他的皇位。

但是,在最近的久病之后,他慢慢地改变了主意。

他对自己还能活很多年不再抱有信心,而女儿却十分年幼。如果强行打破传统传位给女儿的话,那么她就要面临一个她无法处理的局面内有波拿巴家族亲王们威逼,外有共和分子反对派的进攻,而旁边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野心家没错。以那个连他都身为忌惮的人为。

那个时候,他可怜的女儿,该如何是好?恐怕自己交给她的不仅不是一个尊崇的皇位,而是一剂足以催人性命的毒药吧。两派人谁得势都会将她视作傀儡。折磨限制,甚至还要除掉。

于是,经过了痛苦的抉择之后,在几天之前,在难以忍受的病痛当中。他决定依照法兰西的历史传统,不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女儿,而是传给自己的堂弟。

让他们为了权力去撕咬吧,最好一起拼个柴尽火灭当作出这个决定之后,皇帝心想。

他明白,他这个决定一定会造成极大的纷争,而势同水火的两派一定会因此大动干戈,但是他不在乎了,只要自己的女儿能够安全脱身、置身事外就好。比较起,他宁可让他的皇朝断送给共和派革命党的手里。? 要看 书?????书也不愿意落到野心家的手里不管这个野心家姓特雷维尔还是姓波拿巴。

他嫉妒他的这个曾经的席副手。

这个特雷维尔能力卓,也精心培植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且他善于表现自己,几乎可以说是他朝廷当中最得外界瞩目的人。他知道这个人雄心勃勃,从都不喜欢屈居于他人之下。

这种嫉妒中又掺杂了十足的畏惧。这个人年轻得太过分了,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无法驾驭住他呢?

正是因为这种暗藏的恐惧,在几年前,借着一场针对是否对奥地利开战的争论,他将克尔松公爵配到了奥地利做大使。

然而也许是那个人刻意为之,也许是命运在作祟。在那个人离开之后,帝国迅地在一场经济危机当中难以自拔。在多次更换负责人之后,经济还是毫无起色,眼见民怨越越沸腾。他不得不把那个曾经的头号助手重新召了,违心地给他重任,让他挽救帝国摇摇欲坠的经济。

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那个人大刀阔斧的处理之下,帝国的经济终于很快重新恢复了正轨。然而,他并没有因此感激这位大臣。反而心里更增加了几分忌惮。

经济危机缓解之后,他很快就将当时任内政大臣和财政大臣、号称“副皇帝”的克尔松公爵夏尔德特雷维尔以体面的方式解除了职务,然后派到了阿尔及利亚担任总督,此时此刻,恐怕那个人还在阿尔及利亚享受热带的风吧。

一想到这里,尽管满身病痛,陛下的嘴角还是微微地显露出了一个略带讥讽的笑容。

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是皇帝,我有权对不起你。

他知道,在他走后,这位公爵的境遇恐怕会更糟,因为他已经做了决定了,在他死后,他最大的堂弟约瑟夫波拿巴将会登上皇位,而他的这个堂弟,在仇恨特雷维尔这一方面,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就要死了,但是你你也开心不了。这种莫名的快意,奇迹般地缓解了一些他的病痛,反而让他的精神健旺了不少。

对了,约瑟夫怎么还没?皇帝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问题。

然后,他勉强地抬起了手,费尽了残存的力气,摇了摇床头的铃。

一位侍从官很快就跑到了他的身边。

“陛下?”

“约瑟夫约瑟夫了吗?”陛下吃力地问。

“之前的使者已经过去了,陛下,大概他们现在还在赶路吧,刚才下了大雪,马车恐怕赶路比较麻烦”侍从低声解释。

“再去叫他过!”陛下看着这位侍从,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解释似的,“你亲自去叫!路上碰到的话,你就带路!”

“陛下?”侍臣有些不太明白。

“去!”

虽然这声音不大,但是已经带上了不容置疑的威势,以至于侍臣一下子吓呆了。

即使濒死,皇帝还是皇帝。

“是,陛下。”片刻之后,侍臣反应了过,然后朝皇帝躬了躬身,接着领命走出了卧室。

有一辆马车从离宫当中驶出,而马车上的人当然不会现,在宫廷当中的一些角落里。有人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在一间房间当中,就有两个人站在窗户后面,静静地看着这辆马车疾驰而去。

这间房间,四壁张挂着色泽柔和的蓝丝绒壁毯。门窗也配上了和壁毯差不多色泽的柔软的开司米帘子。一盏镶着绿松石的银质吊灯用三根精巧的链子吊着,从天花板中央一个的圆形花饰正中垂下。天花板也围着丝绸,上有一条条折成褶裥的白色开司米长带,如星光般向四处辐射,然后以相等的距离垂在壁幔上。并用珍珠结子扣住。脚下是温暖柔软的波斯地毯,厚得象草坪,上面织着蓝色花簇。

即使在富丽堂皇的宫殿当中,这间房间的陈设也称得上是极为奢华,正配得上房间主人的身份。

然而,身处其间的两位女子,却没有一个人沉溺于这种奢华享受当中,反而个个紧锁眉头,若有所思。

“这是第四批了吧,皇后陛下?”沉寂了片刻之后。其中一位穿着蓬松的白纱宫裙的女子低声问。

这位金碧眼的女子正是在宫廷内外都享有盛誉的特雷维尔女士,她是克尔松公爵夏尔德特雷维尔的妹妹,她长得很漂亮,哪怕到了三旬的年纪也还是如此。不过她好像脾气有些古怪,虽然十分有钱,但是一直未婚独居,只是以赞助艺术为乐。

而她喊陛下的人,正是如今法兰西帝国的皇后。

听到了她的问题之后,皇后仍旧看着外面,仿佛若有所思。只是眉头紧锁着,暴露出了心中略微的不安。

“皇上还真是着急呢看他决心已下了。”仿佛是觉得自己说得还不够透似的,特雷维尔女士继续了自己的打击,“过得不久。也许您就不再是帝国的皇后了,而是新皇上的一个寡居的堂嫂您喜欢这样的结果吗?”

皇后还是没有答,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但是在视线之外,她的拳头却已经紧紧攥住了。

她知道,既然皇帝选择了这种做法。那么就代表他已经决定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堂弟了。他不想传位女儿让自己摄政,也不信任自己。

也许他有自己的种种考虑,但是在皇后看,这却是无法接受的结果。

“陛下,您还在等什么呢?约瑟夫波拿巴快要赶过了,如果您今天什么都不做,那么大概到明天您就将无人问津了,这种结果我可难以接受!”

“您以为我不知道您在想什么吗?”皇后陛下终于忍耐不住了,转过头冷冷地看着这位女士,“别摆出一副为我着想的嘴脸,您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底细,我可清楚。想要跟我求援就直说,别装得好像个救世主一样!”

皇后剧烈的爆,让女士先是一怔。

然后,她突然冷笑了起。看?书 ?????????

“对您说,难道我们不算是救世主吗?只有我们能将您从泥淖当中拯救出。”

“如果你们打算让我成为你们的庇护者的话,那您就得表现出敬意。”皇后陛下微微皱了皱眉头,“没错,我的处境艰难,但是您的处境也没有比我好多少约瑟夫接位,对我说是灾难,我没办法享有现在的权利了,但是对你们说,这是灭顶之灾!所以,你们应该明白,是你们恳求我才对!”

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大家的立场吗?

芙兰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

“您难道以为,没有您的合作,我们就会默不作声地接受一切结果,然后俯等死吗?您想得太简单了,告诉您吧,没有您帮忙,我们会同样地动手,无非是把声势搞大一点而已”

“你们想做什么?”皇后吃了一惊,就连脸色都微微白了。

她心里明白,特雷维尔家族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那自然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很简单,如果您不答应的话,我们就会直接动手,在南方动手,殖民地的人不消说是听我哥哥的,就算其他地方,难道有几个人喜欢约瑟夫吗?”芙兰的脸上还是挂着冷笑。“陛下没事,大家就安安分分当臣民,陛下要是去了,谁还会去给约瑟夫卖命?不信那您倒是看看啊?”

“你们想要当谋反?!”皇后怒气冲冲地喊了出。“你你跑得掉吗?”

“我们输了的话就是谋反,得上绞架,赢了的话可不会叫反贼,而是拯救国家的英雄。”芙兰却一点也没有不自然的样子,“至于我自己。既然我已经了,那么我不在乎。我会想办法再离开这里,但是如果命运真的抛弃了我,我也绝不会求饶,就让上帝裁决我吧。好了,我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了,那么您呢?皇后陛下,您打算怎么办?!”

她的目光咄咄逼人,真有些刺眼,以至于皇后陛下都下意识地转开了视线。

“您以为您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犹豫吗?”特雷维尔女士微微笑着。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暖意,“现在摆在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成为人人尊崇的皇太后陛下,那么就只能成为缩在角落里面无人问津的前朝皇后在这样的时刻,您的丈夫既然选择了约瑟夫,那么就代表他不信任您,那么从此刻起您就只能为自己的命运而战了,不是吗?”

“落到约瑟夫波拿巴手里和落到你们手里有区别吗?还不是做你们的人质。”皇后的语气已经软了下。

“和我们合作的话您可以当皇太后,服从丈夫的话您就只能到哪个古堡去隐居,您想怎么选呢。陛下?”芙兰仍旧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您不要忘了,为了不造成剧烈的动荡,我们是乐意继续尊奉您的女儿做皇帝的如果您不愿意接受的话。那我也只能深表遗憾了。”

“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依照诺言?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做了,到时候没人能够阻止你们做任何事了。”皇后冷静地问。

特雷维尔家族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让她的女儿接位,他们可以忍受,以代行摄政的方式统治国家;如果约瑟夫真的接位,那么他们就要冒打内战的风险血拼。而那时候如果他们赢了,那么对自己、对波拿巴家族他们就不会再有怜悯之心了。

不管怎么看,她的选项都不是很多。就算在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当中,约瑟夫都不得人心,在军队里面也是如此,哪怕她接受皇位旁落于这个人手里,如果真要打起恐怕他也不是特雷维尔们的对手。

成为皇太后,还是成为命运的囚徒?

“你们能够保证娜娜莉的安全吗?”沉默了许久之后,她低声问,“我难以相信你们会甘心。”

“如果娜娜莉是男的,其实很麻烦,但是她是女孩子,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特雷维尔女士笑着摆了摆手,“我的哥哥的长子已经快十岁了,他很聪明,我想他有资格成为法兰西女皇的夫婿。”

联姻?皇后明白了。

特雷维尔家族打算以和平方式接掌政权。

“这怎么可以,他们”皇后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是最后却停住了口。

也许对她对自己说,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她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重新走到了窗口。但是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就在这样的夜幕之下,约瑟夫波拿巴的马车将离这里越越近越越近

没时间了。

我不能和一群要完蛋的人绑在一起。

就在这一瞬间,皇后做出了决断,接着,她摇了摇铃,叫进了一位其貌不扬的宫廷女官。“请您去照看陛下,记得注意门口,不允许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去面见陛下。”

女官没有任何质疑,直接躬身接受了命令。

皇后深吸了口气,然后慨然转过头看着特雷维尔女士。

“我们两个去接见禁卫军的军官,他们里面肯定有你们的人吧?”

“当然有了。”女士笑着和答。

“那好。”皇后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梳妆台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枚印章。“现在陛下在重病当中,我有义务维护国家的安定。我们赶紧去见吧,趁着还没人有准备,把不稳定的人都抓起。”

“您说得太对了”女士巧笑嫣然地给她行了个礼。

在漆黑的夜幕当中,约瑟夫波拿巴亲王乘坐一辆华丽的马车终于赶到了枫丹白露宫。

刚刚停下的雪现在又开始下了,寒风在四处飘荡,冷得人直透骨髓。

然而他的心情却极好。

陛下的身体健康状况在国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然而在这种时候。他却被陛下几度传召,焦急地叫到了枫丹白露。

这意味着什么?

就他看,这意味着陛下终于已经在继承人的问题上想通了。

走下了马车后,他在侍臣的带领下。急匆匆地往陛下的卧室走了过去。他在心里寻思着自己应该怎么样在陛下面前痛哭流涕,恳请上帝继续庇佑这位可怜的兄长。

然而,正当他心里还在无限遐想的时候,在走廊上他们一行人突然被一群士兵挡住了去路。

“陛下要召亲王殿下觐见。”侍臣以一种十分不悦地神气看着领头的军官。

然而,这位军官却没有任何让开的意思。然后吐出了一句让他们魂飞魄散的话。

“奉陛下的谕旨,你们被捕了!”

“胡说!是陛下叫我去带亲王殿下的!”侍臣连忙大喊。

但是军官身后的士兵们却一点也没有管,向这几个人围了过去。

陛下叫我过是要逮捕我?!约瑟夫一瞬间惊呆了。

难道他是想要把我关起,让他的女儿顺利继位?

就在这时,旁边也有一群士兵也赶了过,他们的神色都十分严肃,透着一股让他心寒的煞气。

“我是亲王,我要去见陛下!”他大喊了出。

但是没有人理会他,他们把约瑟夫团团围住,然后几个军官上抓住了他的腰。

“放开我!我是亲王!”约瑟夫的声音都颤抖了。“我为国家立过功,我为陛下流过血,我要见陛下!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

仿佛是嫌他太烦似的,一位军官干脆掏出了自己的手帕,然后塞到了亲王的嘴里。

就这样,在支支吾吾声当中,这位亲王被强行扯离了前去面见陛下的路,被一路推推挤挤拉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等到了这个房间之后,他才现,这里已经被关押了很多人。

有陛下身边的侍臣。有为陛下诊治的医生,甚至还有几位被五花大绑的禁卫军军官。

不是陛下要逮捕我,这是一场政变!他终于明白了过。

不知道从哪里蹿升起的力气,他转身就想要跑出去。然而。一把伞却骤然地挥动了过,重重地打到了他的腿上。

“唔”他痛哼了一声,然后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

他抬起头,然后看到了那个俯视着他的似笑非笑的中年女子。

一瞬间,他的眼泪继续都要流下了。完了,特雷维尔的走卒们已经控制住了皇宫。

他想要说话。但是口被堵住的情况下只能出呜呜声。

也许是嫌他吵了,毫不留情的一击再度打中了他的腰,这次他疼得趴了下去,再也说不出话了。

“今晚你们每个人都得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艾格尼丝悠然走到了亲王旁边,伞尖轻轻地点到了他的脑袋上,“谁要是想跑,他就是榜样!”

就在亲王被逮捕的同一刻,一场大搜捕也在枫丹白露宫同步展开,到处都是士兵们的呼喝声和军靴的踏动声,这喧嚣盖过了原野的寂静,也让风雪也显得微不足道。

到处都有人在巡逻搜捕,在积极服从的军官们的带领下,士兵们贯彻了皇后陛下的戒严命令,将离宫的每一个区域都隔开了,而且不允许任何人离开这里。那些不积极的军官已经被逮捕收押,已经习惯了服从的士兵们当然只有选择听从皇后陛下的命令。

“全部都抓住了吗?”在一片喧嚣当中,玛丽大声问旁边的一位军官。

“大部分都抓住了,包括约瑟夫波拿巴,但是还有几个人现在没有找到。”这位军官略有些紧张地答,“其中最主要的是公主殿下。”

这位公主殿下,就是热罗姆王的女儿、约瑟夫波拿巴的姐姐,玛蒂尔德波拿巴公主,她是皇帝陛下的堂姐。一直都很受信任。

如果让这位波拿巴家族的成员逃出去和巴黎的拥护者们见面的话,势必会造成重大的麻烦。

“该死!”玛丽咒骂了起,“你们赶紧去找,每一间房间每一间房间地搜!绝对不能让她跑了!谁第一个找到她。赏金十万法郎!”

“是!”听到了玛丽的呼喝之后,士兵们都激动地应和了下。

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转头看向军官,“马厩在哪儿?分些个人带我去。这冰天雪地的。没有马她一个人怎么往外跑?我们只要守住马厩,她绝对跑不了。”

“好的,请跟我!”军官挥了挥手,示意一群士兵跟着她走。

就这样,他们急匆匆地向马厩跑了过去。

“女士,我们这么大声势,会不会会不会惊扰到旁边?要是今晚走漏了风声”

“慌什么?你们是奉陛下的谕旨平定叛乱的,难道还怕别人知道吗?”玛丽厉声答,“只要今天把局面控制住,明天就是皇太后摄政了。你们为她排除障碍,难道不是有功吗?放心吧,等先生,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是太好了”在玛丽的解释下,军官慢慢地也信心更足了。

他知道今天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更加知道他是在为皇后和特雷维尔服务,反正皇上已经命在旦夕了,接下法国就是他们说了算,还用得着怕什么呢?

“你们知道有什么赏金在等着,那就给我好好打起精神今晚不能放任何人离开。绝对不行!”因为跑得很快,所以玛丽微微有些喘息,“听着如果欸!那里!那里!”

她突然抬起手,指着不远处。

在那里。正好有一个人影骑到了马上。

“就是她!拦住她!”玛丽一边高喊,一边冲了过去。

看到了这群人之后,马背上的人更加急了,她力催马,然后马一边嘶鸣一边向外跑了出。

“开枪!开枪!”玛丽大喊。

军官和士兵们都端起了枪,然后没有一个人开枪。他们都在犹豫。毕竟对面可是皇族的公主啊

眼见对方已经纵马走远了,玛丽心一横,一把从旁边一个士兵手里抢过了枪,然后端起就朝那边开枪,“管他什么公主,开枪!”

她并不精熟武器,所以这一枪当然没有造成什么打击,但是在枪声和她的示范的带动下,其他人如梦初醒,连忙也开枪了,砰砰砰砰的声音连续响起。

马悲鸣了一声,然后躺倒在了雪地上,而马背上的人也悲惨地被甩到了地上。

“我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军官略有些慌乱,但还是跑了过去。

玛丽没有动,只是在用枪拄着地面,大声的喘息着。因为心情太过于激荡,而且奔跑和开枪的体力消耗太大,她心中只觉得全身乏力。

“法国男人真是没用,连个女人都不敢杀!”看着跑过去的军官,她啐了一口。

“她没中枪,只是被从马上甩下摔晕了!”这时候,那边的军官喊。

“把她也一起抬去,关起!”玛丽低声下令。

在似乎漫无止境的喧哗声当中,皇帝陛下终于又清醒了过,这些日子里他清醒的时间越越短,他自己也知道恐怕拖不了多久了。

四周黑得可怕,好像没有一个人在。

医生呢?侍从呢?他微微张开口呼喝,但是没有音。

他只感觉口干舌燥,想要喝水,于是他费劲地摇了摇铃,但是还是没有人进。

怎么事?宫廷怎么了?

正当他还在迷茫地思索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门外的光线投了进,但是因为重病,他的视线一片模糊,看不清者是谁,但是看那种从容不迫的动作,应该不是侍臣或者医生。

“约瑟夫?”他鼓起力气轻轻喊,每一个字母都好像带走了他的一些生命力。

但是很快,那个人就走到了他的视线勉强能及之处。

上帝啊

他的手脚顿时冰凉。

面前这个冷冷地打量自己的人,居然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人。

“亲王殿下恐怕不了,陛下。”就在这时,女士突然开口了,“他因为阴谋反对陛下,已经被收押了。”

“皇后皇后”他一瞬间明白了,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完整句子。“你们你们”

他没想到,在夏尔德特雷维尔已经被逐出巴黎、甚至法国本土的情况下,他的党徒们居然也能够铤而走险,动政变。

皇后背叛了自己。

这个**,就为了个皇太后的虚名!

他喉咙一甜,想要吐血,却怎么也吐不出。

“她她不敢见我?”他努力催动残存的生命力,嘶声问。

“她没必要见您,您不是已经抛开她了吗?”女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仿佛很享受皇帝现在这个样子,“她要忙着对付乱党,还要忙着册立她的女儿登基,她很忙,只有我才有时间看看您。”

无可言状的愤怒和恐惧,让皇帝全身都在抖。

“你们你”他死死地盯着女士,仿佛想用这种方式诅咒她似的。

“我们只是在做您做过的事情而已。”女士仍旧冷笑着,“您种下的因,终于收获了果。您把我们当成工具驭使,自以为自己可以将我们随意摆布,您傲慢地对待了我们于是我们以同样的东西报!您,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陛下。”

“你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尽管知道这句话只能暴露自己本质上的虚弱,但是皇帝仍旧说了出。“我会我会看着你们死去”

“那么多谢观赏,陛下。”特雷维尔女士慢慢地往前走,然后走到了陛下的床头,“我们的下场,已经不是您能决定的事情了,而您的下场却已经被我们决定。原本您也许还能活十年,但是是我们让您的身体这么快垮台的。”

陛下睁大了眼睛。

“没错,您的身体急恶化,就是我们给您整治的,很开心吧?”女士微笑了起,但是这个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您那时候在利用我的哥哥为您效劳,摆平您自己因为治理不善惹出的经济危机,然后还想着过河拆桥!而我们我们怎么会默然忍受这种屈辱?我们反击了,于是您变成了现在这样,结果您还以为自己赢了,可以随意罢黜我们”

在她的笑声当中,皇帝痛苦地扭曲了脸。病痛和心痛同时交集,让他疼得都无法说话了。

“好了,我也不想跟您多说了,”随着她口中的话,她拿起了旁边的一个枕头,“您别觉得自己可以安心病死,被上帝收走。我说过的,我要亲手报复,为我们一家所蒙受的待遇做一个了结,您会死在我的手上。”

在躺在床上的皇帝看,白色的枕头离自己越越近。

就好像天堂一样。

“嗬”在天堂蒙到了脸上时,他只出了这犹如遗言的叹息。

“了结了?”当她走出的时候,玛丽马上凑了上去。

“是的,了结了。”芙兰点了点头,一点也看不出异常。

“太好了!”玛丽松了口气。

“我们去电报吧。”

“内容写什么好呢?”玛丽问。

“万事大吉,快吧,爱你。”芙兰笑着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