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七章 慨然一击

第一百零七章 慨然一击


                好朋友虽然萝拉心里一直在冷笑,但是却不再表现出了。

对面既然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提议,那她也没必要再和对方争吵了,事实上,就连刚才的失态,也只是她在盛怒之下的失控而已,并不得体。

可是,把希望寄托在她能说服哥哥上面,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冒险呢?

“特雷维尔小姐,您这么自信,是因为有什么根据吗?”她迟疑地再问。

“我有我的根据,不过这并不方便告诉给您。”芙兰摊了摊手,“您就等着我吧,难道除了静候我顺利解决合格问题之外,您还打算做些什么别的什么吗?”

鬼才等着你。

听到她这个不靠谱的答案之后,萝拉决定自己今天就得研究一个备选计划,以免在她失败之后措手不及。

“我当然会等着您了,实际上我们的利益不是一致的吗?”她将自己的语气放软了一些,“特雷维尔小姐,既然您答应了我们,那么请您尽快去办吧,时间可不等人。另外,我相信您的才智足以能够让您在应有的地方活跃。”

萝拉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朝芙兰行了个礼。

在商言商,既然现在除不掉对方,那就不妨先虚与委蛇,这点萝拉还是十分清楚的。

“那么,我也衷心希望能和您一同活跃在那个舞台上。”芙兰也满面笑容地朝她行了个礼,然后拿起那些萝拉给她准备审阅的文件,慢慢悠悠地走出了萝拉的车厢。

等到她离开之后,萝拉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她走到了门口,毫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离开。

“你没事吧?”当芙兰走到了自己所在的车厢时,早已经十分担心的玛丽马上凑了过。

“我了不就已经说明没事了吗?”芙兰笑着答。“好啦,我们也收拾一下吧,很快就要到了。”

很快就要到了?玛丽心里一惊,然后把头伸出了窗户向外看去。顾影绰绰之间,一座城市的高楼已经若隐若现。

“呀!你说得对,我先去准备行李,要下车了!”

在汽笛的轰鸣声当中。慢慢减的列车停靠到了郊外的火车站当中。车上的旅客们拿着自己的行李纷纷地走下了车厢,而芙兰和玛丽也拿着自己的小旅行箱走到了车厢的门口。

大件的行李有人帮着她们拿,但是有些行李因为十分私密,她们只好自己屈尊拿了。

就在她们走下列车的时候,萝拉也慢慢悠悠地从列车上走了下。而和这两个人不同,她的行李都由身后的女仆拿着。

跟在她后面的有一群穿着黑色正装、戴着小礼帽、面孔十分严肃的人,他们互相之间不交谈,只是以恒定的步率跟在萝拉后面,这种整齐划一的步伐,给了他们一种肃杀的气势,以至于萝拉所经过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居然让开了路。

萝拉只是抬头看着前路,旁边自觉散开的人群她看也不看,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看着萝拉和她手下们目中无人的态度。芙兰和玛丽两个人也不禁暗暗心惊,在车上的时候她们还没怎么看到感觉到,现在一看,如果当时萝拉真的了疯要取她们性命的话,她一定是可以如愿异常的吧。

好在她还有一点儿理智,没有真干下这种疯狂事,两个人不安地对视了一眼。

当萝拉走到了她们旁边时,有一群同样身着正装的人也向她走了过。

为的是一个戴着礼帽的瘦削的中年人,他一走到跟前,就朝萝拉脱帽致敬露出了自己灰白的头。然后躬下了身。

“德博旺小姐,欢迎您莅临马赛,我十分有幸接待您。”

萝拉没有很快答,只是俯视了一下这个还没有抬起腰的中年人。

“给我准备好了没有?”片刻之后。她冷淡地问。

因为早就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所以这位德博旺男爵在南方的重要代理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异,他以一种不符合这个年纪的灵敏,快地抬起了腰,然后以讨好的笑容看着萝拉。

“您的住处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海边。最好的别墅,您肯定不会介意看看南方的海景”

“谁问你这个了?”萝拉微微皱了皱眉头,吓得对方重新躬下了腰,“我是说土地的准备!”

“那个那个我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完成了今天的交易的话,大部分的所需土地已经收购完成”这个中年人的声音稍微有些迟疑了,“不过,虽然大体上还很顺利,但是还有几个土地拥有者没有同意我们的收购条件,所以会影响一下我们的进度。不过我想这个问题很快就能够解决”

“很快是多快?”萝拉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爸爸不是事前交代过你的吗?要以毫不迟疑地行动处理问题,你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最基础的事情都没做好,那什么时候能完工?”

“抱歉小姐。”他的汗流得越越多了,“因为刚刚才转进这一行当,所以有些事情还在摸索的时候。”

“还需要什么摸索吗?铁路和金融有什么区别?还不就是要毫不迟疑地狠心?”萝拉微微俯下了身,在他的耳边叮嘱,“我们的事业,难道还能被几只虫子耽误拖延?他们不同意你就不知道怎么办吗?请你给我记住,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表完成进度的话,这一切的后果都由你承担!”

“是是,”因为有些惊慌,所以对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我一定尽快解决!”

“你知道就好。”萝拉重新站起了身,头也不地走到了不远处的芙兰旁边。“两位朋友,我想邀请你们去他们给我准备的别墅住下可以吗?反正你们应该还没有选好地方吧,我想海边的新鲜空气应该对我们的身体很有益。那地方很大,我一个人住起未免有些寂寞”

芙兰和玛丽又对视了一眼,她们弄不清萝拉的意思,但是心里知道不能轻易答应对方的请求。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们在之前已经电报通知过这边的亲友了,我想我想他们应该会会给我安排住处吧。”芙兰笑着婉拒了对方的请求。

正当萝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前面的人群忽然又出现了一阵骚动,在几秒钟的纷扰之后,一群身着制服的军人从人群当中走了出,然后循着列车向她们走了过去。

这群军人虽然步伐并没有之前那群人齐整。但是制服所带的压迫力,使得气势好像比刚才那群人还要重了几分。

然后,在她们的注视之下,穿着一身海军制服的亨利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和另一个6军军官,目不斜视地走到了芙兰的面前。然后躬下了自己的身。“特雷维尔小姐,很高兴能亲自迎接您,我希望马赛能给您留下一个难忘的好忆。”

亨利是特雷维尔家族的远亲,他是海军上将路易勒内勒瓦索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的后人。这些年他一直在海军任职,因为混得不大如意,在数年之前,还曾跑到巴黎,跟当时已经崭露头角的夏尔攀过亲戚。当时苦于党羽太少的夏尔,本着多一个反正比少一个好的原则,夏尔接受了这个远亲的投靠。并且还给了他一些关照,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成了特雷维尔家族的一个代理人,夏尔在派芙兰南方的时候,也特意打了电报,叮嘱这位在南方带了多年的远亲照料她。

虽说夏尔说得很客气,但是亨利可没敢真把自己当做保护人,他以被保护人的谦卑立场找到了这位大小姐,并且毕恭毕敬,丝毫不敢以亲戚和年长者自居。

而他旁边的这位身材高大的6军军官则是福莱上尉。是马赛城驻军的一个营长。

他很早就和夏尔结识了,虽然夏尔在6军任职没有多久,但是他并没有让自己的权力白白浪费,推荐提拔了很多自己认识的人。他也从少尉变成了上尉,并且成为了具有光明前途的军官。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也对夏尔十分感激,在得知了亨利收到的电报之后,他马上赶了过,想要在特雷维尔家族的小公主面前留个好印象。以便那位大人物还能够继续关照自己虽然他现在已经离开了6军部,但是人人都知道,他可是炙手可热的大人物,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让上尉享受不少好处。

在这群军人们到之后,原本气焰嚣张的黑衣人们顿时就缩了下,因为不敢和驻军起冲突,他们慢慢地后退,结果让这群军人站到了三个女子面前。

这正是上尉带过的人,为了讨特雷维尔小姐的欢心,他有意给她摆排场。看书 要虽然这种事看上去不对,不过没人会因此而处罚他的本地的驻军司令实际上是军内波拿巴的反对派,是被配过的,自从政变之后就没人把他当事了,而其他上级军官,更加不会因为他讨好特雷维尔家的小姐而处罚他。

军官挥了挥手,后面的士兵们赶紧列成了队,然后举枪向芙兰致敬,宛如在接受检阅似的。看到这个场面,还没有走出火车站的旅客们顿时就把目光都聚焦了过,有些人还在窃窃私语,猜测到底是谁马赛,搞出了这样的排场。

芙兰一时还有些懵然,没有反应过。

“你们你们都是欢迎我的?”她有些惊异地问亨利。

“是的,小姐。”亨利点了点头,“他们都是向您致敬的。当然,您的美貌也值得他们致敬。”

“特雷维尔小姐,您的哥哥给了我们很多关照,也在军中十分有威望。”这时候福莱上尉也朝她行礼了,“我十分高兴能够机会一举两得,既报了您哥哥的恩惠,又讨得了您的欢喜。”

“是吗”他们的恭维话让芙兰禁不住笑了出。

他们的接待,确实满足了这个年轻女子的虚荣心。

最重要的是,他们把萝拉气到了。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萝拉身上,现那个人已经气得脸色白,因此心里的得意更加增添了几分。

说到底你们也不过是一群暗地里玩弄伎俩的,怎么能够和我们这样的家庭比?

等等,如果是哥哥的话。一定会反对这种毫无理由地讲排场的行为吧,他可不喜欢我们在外面高调行事正在这时,满是兴奋的芙兰,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事实上。就在离开巴黎之前,夏尔还叮嘱她一定要守密,不要一得到机会就在外面招摇

于是,她的激动就骤然被冷却下了。她暗暗懊恼自己虚荣心还是有些太大, 以至于忘记了哥哥给的叮嘱。

您说得没错。我们确实不该得意忘形,这些人在我们得势的时候会趋炎附势跑过奉承我们,等到我们失势的时候,他们还会吗?

如果不会,那这样的场面就算再盛大,也无非是过眼烟而已。

抱着这样的想法,芙兰心中的激动也慢慢平复了下。

“谢谢两位的接待。”她也朝这两位军人行礼了,“不过,我担当不起这样的接待,两位的热情我还是心领了。但是我觉得最好不要这么兴师动众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让两位和我哥哥一起遭到议论。”

她的这番话,让两个人听了都怔了下。他们这么兴师动众,本就是想要讨特雷维尔小姐的欢心,哪里却想得到她居然这样答复?

正当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芙兰突然又展颜一笑,“不过,真的很感谢你们的热情,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们这样的招待呢?只不过我不想承担我担负不起的殊荣而已我会牢记你们的恩惠的,下不为例就好。”

说到这里。芙兰将自己的帽子拿了下,然后一头金如同瀑布一下从头上飘散了下,她模仿了自己在画中看到的姿势,朝这两个军官以及他们后面的一大群士兵。挥了挥手中的帽子。

威武的将帅们的动作,被她学去了之后总显得有些柔媚气,然而这并不可笑,反而让他们看得眼都呆了。

多漂亮的女子啊,脾气还这么好,真不愧是名门出身的!

这些军人都带着这样的想法。站得更加笔挺了。

而看到芙兰这种做派,旁边的萝拉心里更是恼恨。

无论是在画室,还是在这里,她总是能用自己伪装出的那一面去博取大家的欢心。她最讨厌芙兰的也就是这一点,这是个狡猾的孩子,总是什么都想要。

可恨的是,从小到大,男人们就吃她这一套。而这一套,萝拉自己是怎么也不屑于学的。

你迟早演不下去!她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亨利,我们的住处有安排了吗?”看着萝拉离去的背影,芙兰浅笑着问旁边的亨利。

“前天就已经安排了,是一座很著名的旅馆。”亨利马上殷勤地答,“请跟我们走吧,很快就能到。”

“谢谢您。”芙兰和玛丽再度向亨利行了行礼,然后跟着他走出了站台,登上了早已经等候的马车,前往已经预定的旅馆。

一到房间,芙兰就扔下了手中的小行李箱,然后三步两步地走到了卧室的床边,松松垮垮地躺了下去。

虽然一路上她们住得都是十分舒适的头等车厢,但是毕竟是长时间的旅途,那种疲惫是怎么也抹除不掉的,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玛丽现在在跟亨利谈话,好像哥哥安排了什么私密的事务要她去办,虽然芙兰心里很好奇,但是一直没有主动问,她相信如果真的有必要,玛丽会告诉自己的,而她现在只需要休息就好。

正当她微微闭着眼睛,打算先睡一会儿的时候,门口却突然响了起。

“谁?”芙兰被惊醒了,一边问一边迷迷糊糊地向门口走了过去。

应该不是玛丽,她会说的,难道是旅馆的侍者?她在心中暗想。

当她打开门之后,她现对面的人确实一副侍者的制服打扮,然而他却绝对不是侍者。

因为这个人她认识。

巨大的惊骇瞬间打碎了她暂时的平静,她长大了口,看着面前的这个高大英俊的金年轻人。

“是您?”

“快一点,芙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他们很快就会现我是假扮的人,所以我们的时间并不是太多”伊泽瑞尔低声催促了起。然后自顾自地冲了进,并且把门关上了。

“您有什么事呢?”芙兰在他视线不及之处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带着他走进了房间。

“除了拯救您脱离苦海,我能有什么事呢?”这个久未谋面的年轻人,此刻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眼睛里是真正的关切。“您落入了那个暴徒的掌握,我得把您救出。”

“救出?您打算怎么救出我呢?”芙兰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如果足够冷静的话。伊泽瑞尔能够现她这种礼貌当中所蕴含的疏离感,并且现她对自己已经没有热情,但是因为对她的关心,所以他并没有现这种异常。

“我很抱歉,那家伙之前把你看得太紧,一直都没有找到好机会让您受了太多苦。”伊泽瑞尔有些悲伤痛苦地打量着芙兰,“直到打听到您独自要南方散心,我才抓住了机会,先您一步跑了过哦,我跟上帝誓。以后我绝不会再让您遭受这样的苦楚了!”

“可是可是命运的安排又有谁能够违背呢?”芙兰颓然叹了口气,“先生,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能服从长辈。”

“他只是您的哥哥,不是上帝,您完全没必要服从他!”眼见她好像丧失了斗志,伊泽瑞尔有些焦急地喊了出,“您忘记了您当初的热情了吗?孩子,不要害怕,继续抗争吧!”

“可是我还能怎么抗争呢?我什么都尝试过了啊”芙兰还是一脸是哀伤,“我失败了。所以只能服从命运,您别卷进了,这对您也很危险。您知道的,他什么事都做得出。”

“他当然做得出。但是我并不害怕他!”伊泽瑞尔加大了声音,“没错,他是国家要人,但是正因为是国家要人,所以他顾忌更多,而他的顾忌。正好可以成为我们的武器,真的,不要气馁!”

“武器”芙兰睁大了眼睛。

“是啊,我们有武器。”伊泽瑞尔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打听到了,这次和您同行的还有他的秘书和德博旺小姐,她们两个一定是为了什么不能见光的交易而的,只要你拿到了这样的证据,然后就可以同那个恶魔谈条件了!他要名声和权势的话,就得放您自由!真的,机会已经摆到了您的面前了,不要放弃啊,孩子!”

“机会机会”芙兰喃喃自语,“您是说让我去威胁哥哥吗?”

“是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伊泽瑞尔马上答,“然后您就可以自由了,而我我会帮助您的,我会把他的把柄都握在手里,我在新闻界认识人,他没办法让我们都不能声,只能服从我们。”

“是这样吗?”芙兰好像不太相信。

“是这样的!”伊泽瑞尔继续加大了声音,“相信我吧,命运正在垂青您,我求您,求您把握住这样的机会,让您脱离那个暴君的掌握,夺您的自由吧!”

这热情是如此具有感染力,以至于芙兰都有些动摇了。

“是吗?是这样吗?”

他们两个互相对视着。

片刻之后,好像是从伊泽瑞尔坚定的眼神当中得到了某些勇气似的,她喃喃地开口了。

“好的,我明白了。可是可是您能从中得到什么呢?您冒着生命的危险啊!”

“我只是为了您的自由和幸福而战,为此冒什么风险都知道。”伊泽瑞尔满含深情地说,“对我说,您可以把我当成真正的兄长,像一个妹妹那么感激我尊敬我,这对我就是最大、最幸福的报偿我能得到这样的报偿吗?”

“哦哦,上帝啊!”芙兰的眼睛里出现了泪花,“我我太高兴了,我失去了一个哥哥,却得到了另外一个!”

“这一个,是永远关心爱护你的。”伊泽瑞尔的眼睛里也出现了泪花,但是他强行忍住了。“好了,我的时间不多,我先离开这儿,不过你放心,我一直都在这附近,随时准备支援你”

“不,等一下!”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芙兰却叫住了他,“我我想起了,我的哥哥在临走之前交给了我一些文件,这些文件他说是特雷维尔家族和德博旺家族的交易有关,需要我这个家族成员保管我,我不懂这些东西,不过我想问问您,这对您的计划有用吗?”

“有用!太有用了!”伊泽瑞尔的心里一阵狂喜,“把这些文件都给我吧,我今天拿去,重要的东西都抄一份,然后再还给你。哈,上帝让他了疯,我们就不能浪费这样的机会你很快就要脱离那个恶魔的掌握了!”

“是吗是吗?太好了,太好了”芙兰的眼角流出了眼泪,好像还没有接受这个突如其的现实似的,“那您等一下,我去把那些文件拿给您。”

接着,她跌跌撞撞地向旁边那个她放置行李箱的房间走了过去。

泪水依旧在眼睛里面流淌,但是其中的感情却已经慢慢地消失了。

她慢慢地走到了这个行李箱的旁边,然后伸手摸了进去。

很快,她就重新走到了卧室。

“你快点把文件给我吧,时间真的”因为有些焦急,所以伊泽瑞尔看着她的人影就催促了起,然后,他的话声很快就断掉了。

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芙兰握在手中的并不是什么文件。

他张大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根本没有理解事态,现实的冲击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芙兰也没有说话,而是冷静地向对方走了过去。

她手里拿着的手枪,是她的哥哥几年前赠送给她的礼物,确实很漂亮就像是个艺术品,然而即使是艺术品,它也还是凶器。她这次出远门,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拿了这件礼物,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

他知道的太多了,所以不能让他胡乱声,至少现在还不能。

她的步伐很慢,以防对方突然暴起。

但是,伊泽瑞尔并没有别的行动,因为他的意志已经被这一幕给摧垮了,以至于根本没有办法行动起。

“你你为什么?”

芙兰并没有跟他多说话的打算。她湛蓝的眼睛里也看不到任何犹豫和怜悯。

距离已经够了,就算以自己的枪法也可以尽量不打中致命要害。

如果真打死了,那就算你不走运吧。

她带着这样的想法,慨然扳动了扳机。

“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